打开

17年,撤换50个内阁大臣和14个兵部尚书,皇帝你这能坐稳江山吗?

subtitle
里里杨 2021-06-12 14:40

明朝将近300年历史,从开国皇帝朱元璋四处征讨杀伐开始,到亡国皇帝崇祯上吊结束,共有16位皇帝,除了开国皇帝朱元璋和朱棣励精图治之外,其余的皇帝可以说各有各的奇葩,而且这里面还有一部分人是根本不想或者不适合当皇帝的。然而,从秦始皇到清王朝,其集权统治所坚持的原则是为了保证权力的完整延续,即位的人必须属于一个家族,即使是出自这个家族的枝干。所以,即使是这个人是“歪瓜裂枣”,在继承制度的推动下,他也会大臣们被推向皇帝这个宝座。

就如明熹宗朱由校,这个16岁就即位的皇帝,十有五而志于学,是大臣喜欢的未来继承人,可朱由校却有两个奇葩的癖好,一是16岁了还离不开他的乳母客氏,二是对于皇帝这个职位他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将国家大事交给太监魏忠贤,将家事交给客氏,自己只沉迷在小房子里做他的木工。就算是这样,大臣们仍然没想着将他拉下宝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一次明熹宗坐着船游玩不慎掉入水中,虽然最后被救了上来,但他因此受到惊吓,从此一病不起,然而,这一年,熹宗才23岁,连个接班人都没有,于是他将皇位传给了弟弟朱由检。

朱由检即明思宗满心欣喜地从哥哥手上接过皇位,然而,这至高无上的权力却不那么美妙,因为,此时的大明王朝充满了动荡与不安。

首先,明政府最大的威胁是满族人的铁蹄。在朱由检即位的前一年,皇太极继承了努尔哈齐的首领之位,继而带领着他的铁蹄军队一路南下,疯狂地吞噬着大明王朝的领土;同时,对明政府的将军和大臣以行贿和招抚的手段,试图从明政府的内部上瓦解大明王朝;而在他所管辖的区域进行积极的改革,从制度和文化上对接明政府的统治。

其实是兵变。兵变是在蓟镇、宁远和固原,兵变的原因大体都是朝廷欠发军饷,士兵们因饥饿做出抢夺、焚烧武器弹药和绑架杀害驻地军官等事情。当然被牺牲的是一些高级官员,虽然军饷他们不是克扣的,但他们却是具体的执行者。

除此之外,还有农民的暴动。其实,老百姓的要求很低,即使忙碌一整年的收入仅仅够糊口,他们也能顽强地生存下去。然而,明政府却不顾百姓的生死只一味地摊派军饷。虽然大家也都理解军饷对明军反击满族人的侵犯是多少重要,但是,田间的农作物的生长不是无限的,一年的收成就那么多,而且,农民们早就已经被征的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交纳的了,明政府却仍在追加军饷,而小官小吏又肆意地敲诈,农民们就更没有活路了。要么饥死要么反抗,于是农民揭竿而起。

在外患和内忧的双重打击下,明政府摇摇欲坠。那么,明思宗是如何做的呢?

国家内忧外患的紧急形势,朱由检当然也是看在眼里的,然而,对他来说,首先要做的还是将权柄握在自己手中,这才是重中之重,因为只有巩固自己的权力他才能有所作为,而此时控制明政府重要部门的却是魏忠贤,一个被称为“九千岁”的太监。

朱由检很快找到发作魏忠贤的由头,将权力收拢在自己手中,然后风风火火地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

朱由检不追求生活奢侈和享乐,勤于政事,他不像他的前几任皇帝将奏折扔给太监,而是亲自批阅,常常忙碌到深夜。他会为了解决一些严峻的问题一再征求大臣的意见,还破格提拔了很多有能力的官员,朝廷一时也表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然而,也许是因为内忧和外患的双重压力过大,导致了他的情绪总是处在焦虑和烦躁之中,他动辄就挑剔或斥责大臣,对有过失的大臣,不管事情大小,也不管原因如何,一律处以极重的惩罚:怒斥、问罪、砍头、凌迟,其残忍和冷酷与魏忠贤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有京官记载崇祯二年(1629年):“素行不谨冠带闲住者一百人,泄露降一级调外任者四十六人,才力不及降一级调外用者十七人,贪酷革职者八人,罢软无为冠带闲住者三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司法机构为了迎合他的口味也跟着他的节奏来办事——加大惩罚力度,将杖刑改为戍刑,将戍刑改为辟刑(死刑)。

朱由检还有一个致命的缺点——生性多疑。这一缺点在朝堂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因为不相信文武百官,朱由检还频繁地调整官吏,在位17年间,他竟然换了17个刑部尚书和50个内阁大学士,杀了7个总督和11个巡抚。造成国家人才匮乏,有心报国的志士既不肯也不敢请缨效命。

崇祯十二年(1639年),因清军入塞导致帝国失陷城镇达六十余处。崇祯帝震怒异常,一口气处死了包括蓟镇总监中官郑希诏、分监中官孙茂霖、顺天巡抚陈祖苞、保定巡抚张其平、山东巡抚颜继祖、蓟镇总兵吴国俊、陈国威、山东巡抚倪宠、援剿总兵祖宽、李重镇等在内的36名责任官员。

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刘鸿训,因在朝堂退下来时说了一句“主上毕竟冲主”,意思是皇帝年轻,做事不够成熟老到,朱由检便记了仇,寻着机会将他流放。汤显祖之子汤开远因上疏指出皇帝对待文武官员态度不一,便差点被革职。兵部尚书陈新甲因松、锦失守而引咎请辞,朱由检不批并让他暗中与清军议和前提是要保密,但议和事情却被泄露,一时弹劾陈新甲的奏折成山,朱由检唯有勒令陈新甲做检讨,陈新甲拒不配合,两个月后陈新甲便被折于市。

当然,这些人的遭遇在与朱由检对待袁崇焕的问题上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朱同检即位那年,袁崇焕被任命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袁崇焕刚去辽东那一年,宁远便爆发兵变,便是前面所讲的朝廷拖欠军饷问题。袁崇焕一边强行镇压一边向皇帝要请饷。然而请饷这一动作却引起朱由检的不满,他认为一个有德有才的人,是能够在道德上使士兵信服而不叛变,却闭口不谈军饷之事,甚至他还怀疑这是袁崇焕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借以中饱私囊。而后来袁崇焕先斩后奏杀死皮岛守将毛文龙更是加深了朱由检对袁崇焕的不信任。

这些事情朱由检都忍了下来,最终让朱由检忍不下去的是:袁崇焕在未经他的许可擅自率师回京并且要求入城休整。这在朱由检看来尤为可疑,而袁崇焕这么做却是有充足的理由的,皇太极率军从蒙古绕道入关,遵化失守,袁崇焕率师回京救援并在广渠门外打败了清军。在大多数人看来,袁崇焕千里奔走救援只有功而无罪,但朝中以魏忠贤为首的大臣却认为是袁崇焕放清兵入关,纷纷诽谤袁崇焕与清军有勾结,同时皇太极也设离间计,说袁崇焕与其有密谋。朱由检疑心病发作,直接下令将袁崇焕下狱。

崇祯三年(1630年)八月,袁崇焕被凌迟处死,家人被流徙三千里,并抄没家产。

朱由检的心胸狭窄可见一斑,由此也埋下了明帝国倾覆的伏笔。

对于明王朝的倾覆,朱由检是不愿意相信而一直以为还可以有扭转的机会的,但是,直到李自成的军队涌进来紫禁城之时,他也没有找到转机,于是,他上了景山,在一棵歪脖子的槐树上结束了生命。

朱由检是如何从一个世间最风光的人到世间最狼狈的人的?善疑,是朱由检与大臣之间不能顺利沟通的最大问题,在一个政局动荡的时代里,他为自己的江山稳定增加了许多不安定因素,虽然他出发点是迫切地想拯救王朝于水火之中,可他既无治国之谋,又无任人之术,太过于急功近利,反而导致了王朝以更快的速度崩溃。同时,明帝国内部制度的腐朽更是加剧了这一速度,当然,这便不是朱由检一个人的问题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