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和准老公恩爱3年,直到陪他去了一趟医院,我的噩梦来了……

subtitle
黑金时代 2021-06-12 14:1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我发誓,从今往后,除了生离死别,没人能把我们分开!”

杨平单膝跪地,眼神真挚又充满爱意。

和大部分被表白的女生一样,谢芸芸沦陷了,这一刻,所有的顾虑都被抛之脑后,她只想跟这个跪在她面前的男孩好好在一起。

见谢芸芸答应了,杨平直接跃起抱着她原地转了好几圈。

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激动,杨平觉得,他对芸芸的爱,就像是自己手上的红玫瑰,肆意又张扬。

02

谢芸芸大了杨平5岁。

俗话说得好:女大三抱金砖,谢芸芸是抱了一块半的金砖。

两个人是在一场活动上认识的。谢芸芸的公司是甲方,她是那场活动的策划,杨平是乙方公司的对接人,活动上的一些流程还有大小事宜都是两人敲定,共同完成。

是杨平先动的心。

工作中,谢芸芸在琐事上一丝不苟,细致又认真,哪些地方有错误她都会仔仔细细的跟杨平掰扯清楚,杨平每次在活动现场看着谢芸芸较真的样子,简直觉得可爱的要命。

面对杨平突如其来的热烈追求,谢芸芸着实有点被吓到了。她觉得自己长得并不够好看,工作中甚至有点古板,而现在杨平却表白她,还就喜欢自己认真工作的样子。

谢芸芸都快30岁了,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猛烈地追求。

只要下班比谢芸芸早,杨平都会绕好几条街过来接她。遇到下雨天,他会温柔的询问可不可以背她淌过积水的路面。感冒了,他会请一整天的假照顾她。

杨平为她做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其实谢芸芸对杨平也是有好感的,只是自己大了杨平这么多......万一不合适,耽误了人家怎么办。

她想着,只要自己不回应,等杨平觉得自己无趣了,应该就不会再喜欢自己。

可是谢芸芸发现,自己越是刻意疏远杨平,他越是追的更紧。

她想,如果最后她注定要和人结婚生子,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杨平。

03

杨平再一次跟谢芸芸表白,她答应了,但是是要以结婚为前提。

于是两个人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刚在一起的时候,和所有小情侣一样,两人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

娇滴滴的谢芸芸更是为了杨平学会了做菜。

杨平下班回来的时候,她会钻进他怀里,左闻闻右挠挠,问有没有妖精勾引他。

杨平笑的宠溺,除了你这个妖精,谁还能入我的眼。

时间过得很快。

恋爱第三年,这一年谢芸芸33岁,她想结婚了。

杨平计划带她回家见父母,谢芸芸很紧张,她害怕男友的父母会不喜欢自己。

是杨平不断地开导和安慰,她才稍稍放下心来,好在杨平的父母很随意,尊重儿子自己的决定,也表达了对谢芸芸的喜欢。

但是谢芸芸的父母对杨平并不满意,一是觉得杨平小了女儿5岁,不懂得照顾人,二是杨平的家境不好,还是农村户口,怕女儿跟着他会吃苦。

也不是没有棒打鸳鸯过,奈何谢芸芸吃了秤砣,铁了心要跟杨平在一起。硬是顶着父母的压力,跟杨平谈了好几年。

知道两人有结婚的想法,谢芸芸的母亲孙萍放话了。

“要想娶芸芸可以,房子必须有,没有房子,免谈!”

杨平算了一下自己的存款,想着再问亲戚那边借一点,付个两室一厅的首付应该没问题。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谢芸芸会拿出自己的存款,给他买房。

“反正以后都是咱两住的地方,谁付多付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要有自己的小家啦!”

杨平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把谢芸芸紧紧地搂在怀里,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让她过上好日子。

求婚的那天,杨平单膝跪地,对着早已热泪盈眶的谢芸芸许诺:

“我会保护你直到白头偕老,努力让你过上好的生活。珍惜你,尊重你,相信你,直到永远。”

“芸芸众生,我不想要众生,我只要你。”

“谢芸芸,嫁给我吧。”

谢芸芸哭得泪眼迷蒙,一个劲地说着我愿意。

只要和杨平在一起,她什么都愿意。

04

为了给婚期腾出假,有更多的时间和杨平度蜜月,谢芸芸主动揽下了公司去外地出差的活,为期一周。

就在两人憧憬着未来美好生活的时候,一个电话,几乎把杨平击垮。

原来杨平的父亲几个月之前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为了杨平结婚的事情,一直没有说。前几天在家里干农活,突然昏倒了,才送进医院检查。

是胃癌。

医生建议切除肿瘤,就是要切掉三分之二的胃,杨平的父亲才有可能活下来,之后还有各种化疗。杨平母亲打电话过来,情绪几近崩溃,手术费要六十多万,对于一辈子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农民家庭来说,这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

杨平想到躺在重症监护室的老父亲,明明张着嘴,想说点什么,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几乎找遍了所有的人脉关系,杨平借到的钱还不够三分之一,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他的钱都用来买房了,身上哪还有钱......

想到房子,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要是把房子卖了,手术费不就有了吗?

到底要不要告诉谢芸芸,杨平犹豫了。他不怕谢芸芸不同意,他是怕她父母知道后会不同意,于是杨平决定,在谢芸芸回来之前,先什么都不告诉她。

05

杨平的确足够了解谢芸芸。

知道杨平卖了婚房,谢芸芸整个人都不在状态。但是一听说自己未来的公公患了癌症,危在旦夕,她哪里还在乎杨平卖了婚房的事情,当然是人命更重要了。

她生气的点是,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杨平没有第一时间告诉自己。

杨平解释是怕她家里人多想。

谢芸芸也怕自己爸妈知道了会怪罪杨平。

于是两个人商量着,这个事情先瞒着谢芸芸父母。

但终究纸包不住火,杨平父亲情况恶化了。

杨平之前打回去的钱所剩无几,而父亲接下来还需要放疗,化疗。每一步,都需要花钱。

谢芸芸陪杨平去医院看望他父亲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病床上那个靠呼吸机维持的老人就是杨平父亲。上一次见面,明明还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而现在,却被病痛折磨,瘦的脱了相。

这段时间,杨平也累的不像话,因为没有好好休息眼睛布满血丝,体重迅速地往下掉。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身边的朋友能借的都借了,只能跟谢芸芸说能不能去求一求她父母。

如果不是急需用钱,杨平绝对不会开这个口。

谢芸芸真的心疼男友,她想着爸妈只有她这一个女儿,自己亲自跟家里说肯定能帮杨平借到钱,就带着他回了家。

知道杨平把两人的婚房卖了之后,谢父怒不可遏,直接指着谢芸芸的鼻子骂没出息。虽然怒气没有撒到杨平身上,可杨平听着,比骂自己更难受。

为了不让男友难做,谢芸芸只能让杨平先回去,自己再慢慢跟父母说。

06

杨平前脚刚走,谢母就勒令谢芸芸分手。

“你还没嫁过去,人家招呼都不打就把房子卖了,一旦你嫁了,还能有好日子过?”

“他爸这个病花了这么多钱还没有治好,后续的治疗费用就是个无底洞!”

谢母恨铁不成钢,她从一开始就不同意女儿跟这个什么杨平在一起,穷小子一个,也不知道给她女儿灌了什么迷药,还就非他不可。

“他们家当了一辈子农民,他爸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这个病再治也是浪费钱!”

“趁着你们现在还没有领证,赶紧分手!还有你买婚房掏的钱,也给我要回来!”

这么多年的感情,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谢芸芸没有想到,自己的父母其实从来都没有真正接纳过杨平,之所以同意他俩结婚,也只不过是自己执意坚持。现在杨平家里出事,就要求自己像丢垃圾一样把和杨平的感情丢掉,恨不得从未有过交集。

谢芸芸不敢告诉杨平,她不认同自己爸妈的说的话,但是她也找不到理由去跟杨平解释。

07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谢芸芸知道自己在父母这肯定借不到钱,她只能去找以前的同事,朋友,还有同学借钱,能借多少算多少。

等她满心欢喜去找杨平的时候,杨平对她的态度却冷了下来。

原来自己让杨平回去,杨平就站在门口没有离开,谢芸芸爸妈说得那些话,他一句不差,全入了耳。

杨平看谢芸芸的眼神,就像是冰冷的刀子,刀刀剜人心。

“我可真是找了个好岳母啊,是我高攀你们家了。”

“你什么意思,能不能不要这么阴阳怪气?”

谢芸芸很委屈,但更多的是害怕,杨平从来没有和自己这么说过话。

“谢芸芸,在你妈看来,我爸是农民,命就不值钱是吗?”

杨平红了眼眶,他没有想到自己从小敬爱的父亲在别人眼里如同草芥,他更没想到自己对谢芸芸的一片真心,在她父母面前,什么都不是。

谢芸芸想解释,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自己父母的确说了很多伤人的话。

父亲生病,杨平疲于奔走,心力交瘁,女友父母的话就像是一颗闷雷,往看似平静的湖水一扔,嘭。爆炸了。他把这些日子的委屈,情绪不管不顾的通通都发泄到了谢芸芸的身上。

谢芸芸也委屈啊,一边是父母,一边是男友,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夹在中间快要喘不过气来。

两人爆发了在一起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争吵,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08

谢芸芸和杨平吵架,正是她父母想看到的。

为了让女儿尽快忘掉杨平,两个人还自作主张,给谢芸芸物色了几个相亲男,用绝食逼着她去见。

谢芸芸被逼的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

可是她心里乱的一团糟,脑子里全是杨平,杨平,杨平。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去相亲的时候正好被杨平的同事看见,拍了照,问杨平,是不是和女朋友分手了。

杨平看着那些照片,怒火中烧,打电话质问谢芸芸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在乎过自己。

“谢芸芸,你和你妈的如意算盘打的真好啊,我家刚出事,你妈就迫不及待给你找接盘侠了!”杨平气的口不择言。

接到杨平的电话,谢芸芸前一秒还很开心,后一秒就被劈头盖脸的质问。

她只不过是想过去告诉那些男的,她已有男友,并麻烦她们转告自己的父母,她非杨平不嫁。

可杨平却不愿意了解前因后果,只一味地责怪自己。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吗?杨平,你摸着自己的良心,告诉我。”

“我没有......杨平我爱你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谢芸芸在电话那头声泪俱下,语无伦次。

看到女友这么痛苦,杨平心痛的无法呼吸,他想到家里出事之前,他连一滴眼泪都舍不得让谢芸芸流。现在害她这样的,竟然是自己。

芸芸爱笑,笑起来两只眼睛弯弯的,特别好看。可是这段时间,她哭得次数比笑还多,更多的时候,她会一个人静静的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有自己叫她,她才会勉强给他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如果自己还继续跟芸芸在一起,就意味着她要跟着他一起吃苦。而自己父亲的病能不能治好还是个未知数,他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他觉得自己不该这么自私,谢芸芸值得更好的生活。

他不想看他的女孩受苦。

他要她做天上的骄阳,他不想让她跟着他去过没有光的日子,他舍不得。

09

杨平提出了分手。

他说,芸芸,我累了,我现在只想以一个儿子的身份,陪在我爸身边。

我和你之间,隔着斩不断的血脉亲情,就像隔着千山万水,我迈不过去,也不想再坚持。

他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工作也辞了,打算回老家那边发展。

谢芸芸心有不甘,一直试图联系杨平。

但谢母因为忧心女儿,精神恍惚,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病床上,谢母告诉谢芸芸,如果还跟杨平有往来,那自己宁愿下身瘫痪,一辈子躺在医院里。

谢芸芸看着自己的母亲情绪激动的样子,自己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他们做到这个份上,何尝不是为了自己。

她笑的像马上要哭出来。

“放心吧。妈,我以后不会再见杨平了。”

10

谢芸芸在36岁这一年结了婚。

丈夫对她很好,很温柔,也很体贴,他们也有了一个小小芸。

两年后的某一天,谢芸芸的好友给了她一张银行卡,告诉她卡是那个人给她的。

她怎么会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她问起好友,那个人近况怎么样。

原来当年杨平为了能更好的照顾父亲,回了老家。

在家人的悉心照料下,杨平父亲的情况逐渐好转。

为了给父亲治病,杨平把老家的房产抵押给了当地的银行,贷了款。

因为没有及时还款,银行收走了杨平老家的房产。杨平父亲的病虽然好转,一家人却不得不寄居在亲戚家里。

在最艰难的那段日子,杨平更加不后悔跟谢芸芸的分开,他想,这些苦,自己一个人承受就好了。

后来杨平挤出来一点钱,承包了一个鱼塘,做起了养殖生意。虽然前期很艰难,但杨平挺了过来,这几年也慢慢的还完了债,靠着水里的活物,还小赚了一笔。

谈起两人的过往,朋友唏嘘不已。

“你们那个时候实在是太苦了。”

“那时候你不是还让我给杨平送过钱吗?还不让我告诉他。”朋友说“杨平早就知道了,还说这笔钱他一定会还给你。”

谢芸芸扬了扬手中的银行卡,笑得温温柔柔“所以他履行承诺了。”

11

后来得空的时候,谢芸芸查了一下银行卡的余额,是她之前拿钱给杨平买房,还有给他父亲看病的两倍。

其实那天朋友告诉谢芸芸,杨平从老家回来了。朋友问要不要安排两个人见一面,她拒绝了。

她现在有家室,有个爱她的老公,有个可爱的孩子,她觉得很幸福,也很满足自己现在的生活。

她和杨平是有一段难忘的过去,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也就慢慢释怀了,她只想过好当下的日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