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把铁哥们的前女友给睡了

subtitle
黑金时代 2021-06-12 14:1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迄今为止,老刀依旧是我认识的朋友中,最混不吝,最特立独行的哥们,包括他的爱情和事业。

小月喜欢他,我们得知后都很惊讶,谁也想不通一个温文尔雅,冷若冰霜的冰美人怎么就会喜欢上这么一个粗糙的老爷们。

在外人眼中这两个人搁在一起一点也不搭,这显然有些说不通。

老刀的性格虽然和温文尔雅善解人意丝毫无关,但却胸怀宏图大志,还有一副比同龄人都要成熟前卫的脑子,这让小月觉得像是捡到一个宝贝。

大学毕业的散伙宴席上,我们轮流踌躇满志谈论各自将来何去何从。

而此时老刀正揽着小月的肩膀,喷着酒气,眯着醉眼对小月说:“我此生只愿得你心,白首不分离。”

说完众目睽睽下在小月的脸上打了个啵。

小月瞬间变的像个新婚燕尔的小媳妇,贴心地拿出纸巾轻轻地擦拭老刀嘴角的啤酒沫。

两人突然来这么一出,实实在在地给我们一群单身狗撒了一地狗粮,惊得大家嘘声一片。

小月后来跟我提及那天老刀的表现时,红着眼睛说:“星淳,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场景。”

02

毕业后,老刀在一家生产运动器械的公司跑销售。小月和我虽不在一个单位,但在同一个城市,同一个系统,自然见面的机会比较多。

小月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走上了讲台,不再像从前那样面容冰冷,她微笑的样子很美,衣着品味渐变成另外的一种风格,职业又不失优雅。

有时我见到她也难免会心动一下,老刀在商海混,出差是家常便饭,不像我们当老师的每天工作生活都很有规律。

他们两人一个固定在一个地方优雅绽放,一个在全国各地东奔西跑。

距离就像横亘在两人之间的河流,随着时间的冲刷着,变得越来越疏远。

我们这群老友还没有等来两人结婚的喜讯,等来的却是他俩突然分手的消息。

老刀悄无声息地去了外地,简单三个字“分手吧”,便把小月给打发了。

老刀做的很决绝,离开后便更换了联系方式,没有给他和小月的感情留任何后路。

其实,老刀不用那么决绝,小月只是想听老刀一个分手的理由,以我对小月的了解,她是个很有自尊心的女孩,她不会去纠缠老刀。

03

那个时候,小月找到了我,“让我陪她喝一杯吧?”小月说没有什么痛苦不是一杯烈酒不能忘却的,如果不能那就再来一杯。

我没有拒绝,尽管我不会喝酒。

我想小月一定是骗了我,一个月内我陪小月喝遍美食街的所有夜市摊,撸串撸得嘴唇都磨出了水泡,也没见她的痛苦减少几分。

她只字不问我“为什么老刀会和她分手?”

这个我已经想好答案来安慰,但她只顾着自喝着酒,并且在我面前喋喋不休地讲述她和老刀的事情。

我心头一惊,心想“这个女人看来是要清空她和老刀的一切过往。”

这时一个卖花的小妹妹突然喊到“哥哥,给姐姐买一束花吧。”我无意识地捂着桌角的钱包,抬头发现一个卖花的小姑娘正用祈求的目光望着我,怀里抱着玫瑰花。

我掏出十块钱递给小姑娘,并没有接她手里的花,我知道小月并不需要。

小月看着眼前的景象,默默地流泪。小月告诉我,有一次她跟老刀赌气说老刀不够浪漫从来没有送过她玫瑰花,老刀没作声。

过了一段时间,不知从哪里一下子突然抱回来四五盆花,气喘吁吁地摆到小月面前。

小月感动的要命,仔细一看觉得这花有些不对,这哪里是玫瑰花分明是月季花,于是拷问老刀这花的来路。

老刀嘿嘿一笑觉得自己像是占了捡了多大便宜一样“是单位迎接外宾用过的。”

小月气的直接想晕倒。

“不过那时,我们真的很穷,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但我很开心她为我做的任何事,我知道他爱我。”

小月继续说。“还有一次,我晚上上卫生间,手指不小心被门上的钉子扎出了血,疼的不行。

老刀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如临大敌般深更半夜非要带着我去医院检查,说是万一得了破伤风就麻烦了。

我执拗不过他,凌晨三点陪他去医院跑了一趟,最后医生只是擦了点酒精,免费送了个创可贴粘在伤口上算是了事。

我俩来来回回打车却花了一百多块钱。”“还有一次,还有一次……”

小月每讲一个故事,就喝一杯酒,最后喝的话也说不利落,哭成了泪人。

我猛然举起杯子,一扬脖,一杯白酒倾入口中,顺势把她揽入怀中。

那一夜,我们睡到了一起。酒醒后,我对她说:“跟着我吧,我不在乎你的过去。”

小月苦笑着说:“星淳,我觉得我一两年时间内不会再爱了,不!是不想再爱了。”

自从那次之后,她再没找过我喝酒。我主动和她联系,她总是客气地拒绝我。

半个月后,小月辞职回了湖南老家。

04

小月突然离去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我。

我赶到车站时,她已经上了火车,火车正徐徐启动,我愣愣地站在月台上,心中一片悲凉。

一年后,我收到了老刀的结婚请柬。老刀功成名就后衣锦还乡大办婚宴,地点设在本地最豪华的酒店。

我见到了老刀和他的另一半。“新郎,你愿意和你面前的这个女人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相扶一生,白头到老吗?”“愿意”“新娘,你愿意……”“愿意”司仪简单两句问话便更换了老刀昔日心中“白首不分离”的伴侣。

老刀知道小月离开了这座城市回了老家湖南,私下向我打探过,“她当时是不是很伤心?”

老刀当时私下一直偷偷和我联系,让我安慰小月,他怕她受不了情伤的打击做一些想不开的事情。

我摇摇头,没有作声。

我没有告诉老刀,小月用酒精麻痹自己的日子,就像我当年遵守了曾向老刀立下的誓言,“无论小月多痛苦,我都不会告诉他老刀的联系方式”一样。

至于我和小月的那一晚,我更是守口如瓶,这时老刀一副过来人的语气对我说:“星淳,你们当老师的体会不到赚不到钱的滋味,在社会上混,没钱到处受人白眼,那感觉太他妈的难受了,以哥们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怎么能寄人篱下,让人瞧不起,这一年哥们受的苦……”

我不置可否,但心里对他的说辞嗤之以鼻,他如果不是泡上公司老板的女儿,也没那么快咸鱼翻身。

我把小月编织好的手套围巾交到他手里,这是当时小月走时托人给我有朝一日送给老刀的。

新娘走过来,低声问老刀这个小月是谁,竟然送这么寒酸的礼物。

“是我和星淳的一个老朋友。”老刀笑得尴尬,双手不时摩挲着包装盒上小月的笔迹。

05

老刀结婚一年后的一个夜里,我接到老刀的电话,约我出去喝酒。

我赶到地儿的时候,老刀桌下已经散落了几个空酒瓶。

我落座后,老刀给我满上了一杯,和我碰了一下一干而尽。

“星淳,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报应吗?”我疑惑地看着他。“她背着我和野男人搞到了一起。”老刀一字一顿说着。“谁?”“还能是谁,我媳妇!哥们被扣绿帽子了。”

老刀的声音猛然提高八度,气愤至极。

“你怎么发现的?”我问。“唉……她背着我和前男友去了海南旅游,回来后,手机里照片和聊天记录没来得及删除,被我给看到了。”

“你打算怎么样?”我还是平静地的问。“还能怎么样,凑合着过呗,她只要不提离婚,我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你真是个十足的混蛋。”我忍不住骂他。

老刀叹了口气继续说“星淳,你又不是不知道,哥们能有今天,还不是仗着老丈人家的家族势力,吃人嘴短啊。”

老刀说出他的心里话。“星淳,你就等着吧,等将来老爷子两腿一蹬,家里的大权交到我手里,看我不出今天这口恶气。”

老刀恶狠狠补充道。

我被老刀的怨气和戾气给惊住了,半天没有作声,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那样做,值得吗?”

06

我给老刀续满酒杯。

老刀目光呆滞地看着酒杯,片刻后意味深长地说:“星淳,你知道吗,无论做什么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像我当年为了出人头地娶了给我带绿帽子的媳妇,失去了爱我的小月一样。”

此刻老刀眼眶红了。“小月确实是个好女孩,你当时做的有些过分。”

老刀继续说 “我罪孽深重,这可能就是我的现世报。”

我有些胆怯的说,其实我一直有一件事想告诉你,可是我没勇气,当时小月最痛苦的时候,你让我陪她,有一天我们都喝多了,不知不觉的竟然睡在了一起。”

“你……”此时的老刀脸色一惊,红着眼瞪着我。

“我是听了小月讲了她和你的故事后,爱上了她,你现在告诉我,她说的关于你俩的事儿我能信吗?”

我根本不在乎老刀的反应,慢悠悠地说着。

我直视着老刀愤怒的双眼,伸直脖子,我真心希望他一拳打过来,好解脱我心中这两年来莫名的难受。

“能信,她是个好女孩,她说的都是真的。”老刀喃喃自语,泪水溢满眼眶。

“可是你知道吗,那一晚小月叫的是你的名字。”我幽幽地说。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星淳……都怪我……”老刀瞬间打断我的话,趴在酒桌上嚎啕大哭起来。

我没有伸手去安慰痛哭的老刀,缓缓端起酒杯喝完杯中残酒,怔怔地看着桌上杯盘狼藉,就像是在打量我和老刀一地鸡毛的感情过往一样。

蓦然,我的眼睛也被泪水所朦胧了。

后来,老刀去了南方,走得依旧悄无声息,和我再也没有联系过。

至于他后来离没离婚,接没接手他岳父的家族产业,我觉得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俩都清楚,我们都错过了同一个好女孩——小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