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认为印度医疗不错的中国旅店老板,入境遭印军逮捕后被怀疑是中国间谍

subtitle
观察者网 2021-06-12 09:12
原标题:认为印度医疗不错的中国旅店老板,入境遭印军逮捕后被怀疑是中国间谍

【文/观察者网 杨子江】据印媒12日报道,印度边境安全部队10日在该国和孟加拉边境上逮捕了一名试图非法越境的中国人,印方怀疑他是间谍。巧合的是,此人去年4月曾接受中国媒体采访,表示自己在印度经营旅店,认为印度的医疗是“比较不错的”,印度总体“还是不错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旅店老板韩俊炜遭印军逮捕后被搜身

《印度斯坦时报》12日报道称,一名36岁中国公民在证件不齐的情况下进入印度,随即遭印度边境安全部队当场抓获。根据被捕后的审讯及其随身携带的物件,印军表示,这名被捕的中国人被确定身份为湖北人韩俊炜。据悉,韩俊炜试图越界的马尔达地区属于印度西孟加拉邦,该邦境内的西里古里走廊为战略要道,最窄处仅23公里,是印度东北部与本土唯一陆路通道。

印军从韩俊炜身上搜出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两部苹果手机,一张孟加拉的电话卡,两个U盘,数张银行卡,以及一些现金,主要是美元,以及印度和孟加拉的当地货币。印军通过审讯韩俊炜了解到他还有一名共犯,这位音译为孙江的中国人,据报道已被印北方邦反恐警察抓获。

“审讯还在进行中。 我们正试图查明,他是否为任何情报机构,或者任何与印度敌对的组织工作”,印度边境安全部队一名军官对《印度斯坦时报》表示,“在审讯中,他说他在古尔冈拥有一家酒店,自2010年起至少来过印度4次,曾去过海得拉巴、德里和古尔冈。 我们正在核实他的陈述。”据悉,韩俊炜提到的这些城市在印度都是大城市或其近郊,都有可观的旅游资源。

红框标记出的马尔达地区位于印度战略要道西里古里走廊以南,与孟加拉接壤

根据凤凰网2020年4月28日微博,“疫中人”栏目采访了一位正在印度新德里的华人旅店老板,而这位受访者正好是此次被逮捕的韩俊炜。视频中介绍到,韩俊炜原为外派到印度工作,后选择下海创业,自己在印度经营旅游项目,包括一家为中国游客提供服务的酒店,在印度生活已超过10年。

在接受采访时韩俊炜表示,印度当时的抗疫措施强硬程度超乎想象,个别邦甚至允许警察开枪。而且印度政府公布封城措施得十分突然,导致大量民众难以应对。他那时已经将家人送回国内,自己选择留在印度。在他经营的旅馆内,已经滞留有超过20名中国游客。

韩俊炜接受采访时的截图

“网上一些媒体总是喜欢说印度的负面,其实真实的印度并没网上说的那么糟”,韩俊炜同时表示,如果觉得印度只是脏乱差,那是因为没有真正在长期待下来,因为印度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他举例说,“这边医疗是比较不错的”,而从印度的总体来讲,韩俊炜“觉得还是不错的”。

据印度卫生部门6月10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过去24小时,印度新增新冠确诊病例约9.4万例,死亡病例猛增至6148例,创下该国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纪录,也是截至目前世界上一国单日新增死亡病例数的最高纪录。

推荐阅读:

才宣布6天 印度又不用李宁了,撕毁奥运赞助合约

印度的“自尊心”又开始作祟了。

8日,印度奥委会以“照顾本国民众情绪”的理由,宣布单方面解除与中国品牌李宁的奥运赞助商合约,而李宁宣布成为印度奥运官方服装赞助商参与东京奥运会才仅仅过去6天而已。

虽然印度奥委会主席巴特拉和秘书长梅赫塔都未正面明确回答,采取了静默的方式。但9日印度当地媒体《印度快报》引用印度奥委会的一段声明称,“我们很清楚粉丝们的情绪,印度奥委会决定退出与服装赞助商的现有合同。我们的运动员、教练和后勤人员将穿着无品牌服装参加东京奥运会。”

从印度奥委会的声明看,奥委会明显受到了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下做出的决定。毕竟印度奥委会和李宁并非第一次合作,双方早已经在数年前便开始了合作。李宁是印度2016年里约奥运会时印度奥运代表团的赞助商,之后双方又延续合作,2018年,李宁包揽了印度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201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及东京奥运会周期为印度参赛选手提供比赛训练服、休闲装和运动鞋。

从去年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以来,印度政府为了转移国内激发的阶级矛盾,不断在中印边境制造摩擦争端,在国内发起了“印度制造”全面抵制“中国制造”的浪潮。

从互联网产业的阿里、小米,到日常生活用品,印度右翼激进分子开始疯狂吹嘘“印度造”,移除华为5G项目、推迟各港口中国产品的清关、封禁59款中国APP、禁止任何中国公司或与中国公司合资的企业参与道路建设项目等全面“排华制裁措施”。

政治即“真理”,体育界自然不能避免。

其实从去年开始印度奥委会就一直向外放风称将要重新考虑与李宁的赞助合同,印度奥委会秘书长梅赫塔也不止一次的表示“对我们而言,国家是第一位的。”从目前路透社披露的消息看,印度政府部门及其他所有人在解除合约一事上达成了一致意见,印度奥委会正在努力寻找新的赞助商。

对于李宁而言,印度体育一向拉胯,本身曝光度的价值就不高,至于想通过赞助打开印度广大的人口消费市场,鉴于印度人均消费水平远低于中国国内,经济利益影响很小。但印度奥委会单方面违约,对于违约金的赔付,李宁也要做到让印度奥委会“一个都不能少”。

“照顾民众情绪”不过是说辞而已,从内心本质上还是印度的自尊心在作祟。印度一直以北方的邻居为参照物,一心一意企图在各个“战场上”与中国扳手腕,幻想着成为南亚次大陆乃至整个亚洲大陆的绝对霸主。有信心有雄心是好事,不过印度从国力、经济、军事、人才等方方面面都被中国吊打,全面压制无望的情况下,极端煽动的民族“自豪感”便被抬上台面。

从去年5月开始,印度官方便喊出了让“自力更生的印度”成为“13亿人的口头禅”的口号。不仅印度总理莫迪多次在全国电视讲话中提到让印度成为“自力更生”的经济强国,当地官方媒体和智库也开始上纲上线,“自力更生的印度”更是长期占据印度社交媒体热门话题排行榜前十。

莫迪更是提出了“自力更生的印度”的政治解释,即:“自力更生不是闭门造车,而是更开放地发展,减少印度对世界经济的依赖,让印度成为世界经济复苏增长的新动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从莫迪政府出发点而言,莫迪试图改变目前印度的经济结构环境来续命。事实上,从2018年开始印度经济已经出现进入明显的下行区间的态势,经济增速放缓、政府债务比例持续升高、失业率长期高于正常水平,随着未来印度的人口红利逐步消失,未能完成产业链升级的印度将不可避免的走向衰弱。但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印度隐藏的危机同时爆炸,印度政府的“骚操作”更是直接将印度经济打入深渊。

生产活动陷入停滞,国内民众生活质量呈现跳水式下降,莫迪政府急需通过推动国内产业发展的方式来重新启动经济增长的引擎。因此,印度政府必须“排外”资本,为国内资本留下生存的空间,西方资本莫迪不敢动,就只能不断“碰瓷”中国。

减少对外依赖,鼓励本地化生产和采购,尽快完善全行业、全产业的发展布局的目标是正确的。但问题在于印度的“自力更生”更多地变成了“自给自足”的模式,甚至绝大多数产业链连最基本的“自给自足”都无法满足的,当年尼赫鲁和英迪拉·甘地所推行的“自给自足”直接让印度贫困人口在独立后30年内增加了一倍。

新冠疫情的暴发,印度多个行业对于中国产业链依赖的短板,原料药、汽车零部件、电子产品组件等长期依赖于中国的产业链。

印度国内也不断有声音传出,“自力更生的印度”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既想融入全球供应的价值产业链中,又想减少对外依赖和进口。印度的全球竞争力指数排名仅为第68名,根本支撑不起来一个内循环的经济体,但印度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如今已成骑虎难下的态势,右翼组织不断施压或呛声莫迪政府,要求排除中企参与某些商业项目。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印度还会有更多类似于“照顾民主情绪”的理由将中印之间正常的商贸合作政治化的倾向,从短期来看,用损害中国企业的合法利益来实现对印度企业的扶持,满足了印度国内民众民族“优越感”的宣泄,稳定了目前莫迪政府的统治基础。但长远看,任何一个毫无道德底线的国家,一旦国家信用破产,将会对整个国家带来灭顶之灾。

印度当真能离开中国制造?就像印度网友说的:即便不与中国服装品牌合作,印度运动员们也会使用OPPO、小米、vivo等中国手机来纪录赛场上的精彩时刻。说是照顾老百姓的情绪,倒不如直说是害怕印度政客脆弱的心理防线轻易“破防”。印度果然还是原来的那个印度,但中国早已不是曾经的中国了。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190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