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水浒原著中的方腊,才是彻头彻尾的大反派

subtitle
邵叔娱乐社 2021-06-12 03:11

受不少水浒影视剧的影响,方腊留给观众的印象都很硬气,反而把宋江衬托的奴颜屈膝。

甚至在央视版水浒中,还有方腊当面怒斥宋江出卖梁山好汉,只为了自己能够当官的桥段

以至于宋江的风评直线下滑,梁山好汉的战死都算在了他头上,据说有人还愤怒地砸了电视。

但这仅仅是影视剧的再创作而已,在原著中的方腊压根没有那么高大上,反而人设是猥琐的一批。

没错,作者本身就是把方腊当反派描写的,而不是把他当成英雄去塑造的,乃至于其轰轰烈烈的起义,也是被作者嘲讽的“重灾区”。

不信咱们就看看水浒原著,是怎么把方腊刻画成跳梁小丑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方腊起义得不到百姓拥护!

跟电视剧中方腊那种一呼百应,起义之后深受百姓支持不同,原著中方腊的叛乱完全不得民心。

在宋江平定方腊起义的九回内容中,只有一起方腊获得外部支持的例子,那就是开篇的陈将士送粮事件。

小人是此间扬州城外定浦村陈将士家干人,使小人过润州投拜吕枢密那里献粮准了,使个虞候和小人同回,索要白粮五万石,船三百只,作进奉之礼。

看着是不是有点获得支持的意思,其实这跟立场支持与否无关,纯粹就是一场政治交易而已。

陈将士之所以愿意给方腊集团送粮,压根不是他深明大义的支持壮举,仅仅是想从方腊那里捞个官职而已。

并主入陈将士官诰,封做扬州府尹,正授中明大夫名爵。

假设方腊集团不愿意给他官职,试问陈将士还愿意反水吗?他是有钱粮在家里烧得慌啊?

相反,自陈将士送粮事件之后,方腊统治的江南地区的士绅百姓,几乎都对方腊厌恶至极。

他们提起方腊最常用的一个词就是“残害”,方腊及其统治集团可没少残害江南百姓,所以百姓是完全站在方腊对立面的。

简单举几个例子:

宋江领兵攻破常州城后,镇守城池的方腊将领们四散溃逃,城中百姓立马痛打落水狗。

那时百姓都被方腊残害过,怨气冲天,听得宋军入城,尽出来助战。

是吧,百姓们可没有被方腊集团当人看,相反在方腊集团统治下活得更不爽,巴不得宋江赶紧打进城来。

而润州统制官赵毅,则直接被当地百姓捉住,献给宋江当做进城礼物:

赵毅躲在百姓人家,被百姓捉来献出。

再比如不战而投诚宋江的秀州守将段恺,就表明自己并不想跟随作乱,就是被方腊集团裹挟了而已:

恺等原是睦州良民,累被方腊残害,不得已投顺部下。今得天兵到此,安敢不降?

人家本来良民当得好好的,方腊来的非得逼迫段恺跟着混,您说这样的集团能得人心吗?

再比如给宋江在乌龙岭指路的老汉,作为被方腊集团通知的平头百姓,他是真巴不得朝廷赶紧平定方腊。

老汉祖居是此间百姓,累被方腊残害,无处逃躲,幸得天兵到此,万民有福,再见太平。”

能把老百姓残害到无处躲避,方腊和他的手下还真有一手,您说朝廷和方腊百姓选择谁?

再比如那个给时迁指路的老和尚,老和尚立场应该挺中立的吧?但是他对方腊集团也看不下去:

此间百姓,俱被方腊残害,无一个不怨恨他。”

可以这么说,方腊集团对于统治区的百姓,压根没有什么怀柔政策可言,百姓的生存态势,甚至还不如被宋朝的官府盘剥。

毕竟你再盘剥他们,也不至于被盘剥的无处躲避吧?更不至于弄得统治区天怒人怨吧?

您要问方腊集团是怎么残害百姓的?他们刮地皮的手段可比宋朝官府牛多了,基本上就跟明抢没有区别了。

比如向宋江投诚的袁评就愤恨地说:

我等皆是大宋良民,累被方腊不时科敛,但有不从者,全家杀害。我等今得天兵到来剪除,只指望再见太平之日。

方腊统治集团对于统治区百姓的横征暴敛,可一点不比宋朝官府仁慈多少,动不动就是全家上刑场。

我寻思着宋朝地方官府再无赖,也不至于征收不到钱粮物资,就挨个抄家斩首吧?他们还是讲点大宋条例的啊。

方腊集团可不跟你讲这些。

所以但凡是被宋江收复的城池,永远不缺百姓对方腊集团下黑手的事,百姓心里想着谁还用明说吗?

2、方腊的文武官员几近于草包

我们说到方腊集团很厉害的时候,总是会说他们对梁山造成的损失,好像方腊集团很无敌一样。

但我们好像忽略了一件事,梁山集团只是损失过半,但是方腊集团却被全灭了。

方腊集团里的确有几个猛人,诸如邓元觉、石宝、厉天闰这些,但大部分都是炮灰的存在。

咱们看他们跟梁山好汉厮杀的时候,很少有直接阵斩梁山好汉的人,反而是动不动就被梁山斩于马下。

大部分梁山好汉不是死于乱军之中,就是被各种意外情况所害,诸如陷坑、瘟疫、毒蛇等项。

硬挺挺直接战死于敌将之手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仅有雷横等少数几人,方腊集团的武德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爆棚。

相反其实方腊集团的武将虽然众多,而且动不动就是扎堆出现,但基本上也是扎堆被干掉。

梁山战将的武力值,是完全盖过方腊集团的,毕竟他们是刀口舔血过来的。

况且就算有几个能打猛人又怎样?

这些人真的就只能靠回合数刷存在,整个九回的对抗内容中,方腊集团的武将没有贡献过,任何一个哪怕是拙劣的计策。

梁山对于方腊集团,完全是平推的优势,宋江与卢俊义兵分两路,对方腊集团形成钳形攻势。

方腊的一票武将中,就只会伸着脖子挨砍,无论宋江的兵马打到哪里?

方腊的武将只有三个应对之策:

其一、出城对砍;其二、据城死守;其三、拍马跑路。

随着方腊部下的节节败退,其武将永远都在想着如何防守,从没有任何一个人进行过反攻。

哪怕只是口头提一下也行啊!

抛去常州守将金节、秀州守将段恺的投诚不说,方腊集团武将的凝聚力,更不配跟梁山一众好汉相提并论。

往往城池被攻破以后,方腊集团的武将立马做鸟兽散,他们只会干两件事,回家带着亲眷跑路,或者自己一个跑路。

你说怎么不去保护主帅?主帅的死活跟他们关系大吗?反正保护自己活着就完了呗。

比如方腊的儿子南安王方天定,别看是方腊集团的大太子,也别看他手下配置有多豪华。

宋江带兵攻进杭州城之后,方天定立马成了孤家寡人,身边连一个武将都没有:

方天定上得马,四下里寻不着一员将校,止有几个步军跟着,出南门奔走。

堂堂太子遇难都找不到人追随,你说方腊集团是铁板一块?那方天定不是白死了吗?

至于方腊手下的文官,出场比较多就是左右两丞相,左丞相娄敏中和右丞相祖士远。

咱就按下这俩人的出身不谈,他们两位丞相的存在也是聊等于无,娄敏中甚至都有卧底的嫌疑。

他不光把卧底柴进、燕青介绍给方腊,还把诈降的李俊等人保举方腊,方腊真是得好好谢他。

祖士元的存在感更为薄弱,除了救援乌龙岭几乎没有任何表现可言,救援的也是一塌糊涂。

至于那位一挑五的尚书王寅,看起来是个文官职衔,其实方腊就是拿他当武将用的。

因这两个颇通文墨,方腊加封做文职官爵,管领兵权之事。”

王寅猛确实够猛,但是谋略也是稀碎了一地,劫营能被朱武反将一军,镇守歙州能被卢俊义强攻下来,也是一言难尽。

总体来说方腊手下文武都不够看。

3、方腊本人毫无德行可言

跟影视剧中方腊痛骂宋江不同,原著中俩人压根没有打过照面,见面的时候方腊已经是阶下囚了。

他哪来的闲心慷慨陈词啊?

原著中设定的方腊就是一个阴谋家的形象。

正史中方腊之所以起义,是因为徽宗在江南征收花石纲,《水浒传》中纯粹是方腊没事找抽,有一股子唯恐天下不乱的感觉。

此人原是歙州山中樵夫,因去溪边净手,水中照见自己头戴平天冠,身穿衮龙袍,以此向人说自家有天子福分。

就因为他在水中看到自己穿龙袍,所以到处说自己能当皇帝,然后撺掇一票人马起事了。

反正别人也没看过他水里倒影,有还是没有不都凭他那一张嘴吗?鱼腹帛书、篝火狐鸣这一套还不会玩吗?

甚至方腊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搞事到最后居然能够成功,一步下占据了江南半壁:

却说这江南方腊造反已久,积渐而成,不想弄到许大事业。

方腊自己都有点意外了。

这也是为什么百姓厌恶他的原因,别人太平日子过得好好的,他起来反叛引发战乱。

最后遭罪的还是无辜百姓,关键他统治百姓也没道义可言,论残暴程度赵官家都矮他一头。

而且这货任命文武官员没有底线可言。

就不说那些出身贫寒且带有投机性质的武将,就单单说他对外来投诚人员的对待,只要他看着有眼缘的,加官进爵绝不含糊。

比如去当卧底的柴进,因为拍马屁拍的足够好,当即就被方腊提拔成高官了:

方腊见此等言语,心中大喜,敕赐锦墩命坐,管待御宴,加封为中书侍郎。

这让方腊手下的其他文武看了啥感觉?

我们辛辛苦苦跟着打天下,到头来给个芝麻大小的官职糊弄,柴进几句好听说出去,直接就成中书侍郎了?

你说方腊在自己集团中,还有威信力可言吗?他有一点明君圣贤的形象吗?就算宋徽宗那么喜欢呼延灼,也没有说直接提拔他当节度使吧?

赵官家提拔人也是讲基本法的啊?

再比如面对李俊等人诈降,方腊亲自接见有股子礼贤下士的感觉,关键是他完全就不设防啊。

李俊见方腊再拜起居,奏说前事,方腊坦然不疑。

额,面对不明不白的战场投诚,连王伦都知道搞个投名状测试吧?方腊居然示好不作怀疑。

这是该说他心大,还是说他没脑子呢?

另外方腊能够拿下江南半壁,跟他本人的文韬武略没有任何关系,也就是手下足够卖命了。

因为这货没有丝毫的大局观可言。

就以味邓元觉防守乌龙岭为例,邓元觉兵马不够只能够防守正面,侧面及小路等地无法设防。

所以他打算找方腊请兵助阵:

亲往清溪大内,面见天子,奏请添调军马,守护这条岭隘,可保长久。”

如果宋江大军攻下乌龙岭,那睦州就没法防守优势,方腊的老巢清溪洞也垂手可得。

结果呢?

邓元觉加上祖士远好说歹说,把乌龙岭的胜负利害说得很明白了,但方腊就是不派一兵一卒。

理由是自己手下只有三万御林军了。

方腊不听娄敏中之言,坚决不肯调拨御林军马,去救乌龙岭。

要是保不住乌龙岭的话,有三十万御林军也不当用啊?这玩意差点没有把邓元觉给气死。

火烧眉毛了还想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不愿意拿出自己的家底堵漏洞,这心态跟地方军阀有一拼了。

所以从水浒对方腊的人设来说,这货身上几乎没有任何闪光点可言,反而是把自私虚伪写在了脸上。

仅从原著的人设上来说的话,方腊的人设跟宋江提鞋都不配,宋江的光芒不知道盖他多少倍。

(一家之言,求同存异,感谢您的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