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河南这个地方居然是楚国国都?丨豫记

subtitle
豫记 2021-06-14 09:0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又是一年端午节,纪念屈原的节日。在2000多年前,屈原因为郢都被秦将攻破而在绝望中投汨罗江自尽,而此时在位的楚王,正是楚顷襄王熊横,他在逃难时,将城阳作为了他的临时国都,这个城阳就是信阳。

直到今天,你依然可以在信阳看到楚文化留在这里的痕迹。

信阳有个地方叫楚王城,而且早餐也吃热干面,这里出土了许多楚地古墓,可在行政区域划分上,它却在河南。

那么问题来了,信阳,到底属不属于河南?

星芒| © 撰文

洛阳纸贵| © 版式

01

河南的“信阳”

作为一个信阳人,出门在外被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你真的是河南人吗?

嗯,这个问题确实让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信阳人一时语塞。

毕竟信阳的早餐大多数时候不是胡辣汤而是热干面,而且很多信阳人工作和看病第一选择就是武汉,甚至连信阳东站都是直接划去了武汉铁路局……

在我记忆里尤为深刻的是,大一刚开学,就收到了来自漯河和平顶山舍友的灵魂吐槽:

你怎么一个星期七天中午都在吃米饭?

身为信阳人的我流下了心酸的泪水,学校的面条虽然香,可是米饭真的很好吃啊!

原本以为,豫北舍友吃面条是地域的原因,可直到那天和同为豫南地区的南阳同学聊天才知道,竟然真的只有我们信阳主食是米?

再加上许多河南人永远不能理解的另一件事——热干面怎么能当早餐吃呢?

我默默抱紧了手中的热干面碗,不敢说话。

依然记得我们院的一位信阳籍老师在课上,讲到兴起时冒出来了几句信阳方言,班里只有我能接下他的话茬,其他同学都是一脸茫然……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02

信阳的“河南”

但是你要因此说,信阳不属于河南,我这个土生土长的信阳人倒是要和你辩上一辩了。

我在北京旅游时曾发生过一件趣事,因为颐和园太大,在游玩时不小心迷了路,一位热心的老大爷把我领到了出口,路上我们交谈了几句,虽然我自认为自己的普通话还算标准,可在我向他道谢时,他还用着地道的京腔问了我一句:

是从河南来旅游的吧?河南可是个好地方啊!

我至今也没有想明白这位老大爷是如何看出来这一点的,可能这就是信阳和河南的奇妙联系吧。

这种奇妙的联系,还体现在信阳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逢年过节亲戚聚会,餐桌上总能见到胡辣汤配油条。

而在夏天,捞面条同样是信阳人必不可少的美食,酸豆角炒肉丝是我们家吃捞面条最常见的配菜。

其实细细追究,历史上信阳也总是和河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妈妈是固始人,叫姥爷一直是“俺爷”,我以前觉得这样好奇怪,后来查了一些资料才发现,原来用“爷”来叫爸爸居然也起源于河南?

以“爷”称呼父亲,最早起源就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中原地区。

我们耳熟能详的《木兰诗》中有这样一句话:

“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这一句中,“爷”指的就是父亲。

而武汉对于父母的称呼则为“老特儿”、“老俩”,这和信阳话还是区别很大的。

而且信阳作为中原的“南大门”,在历史上大部分时间是被划分给河南的,如《汉书》记载:

汝南郡,高帝置,莽曰汝汾。分为赏都尉。属豫州。

当时汝南郡的辖境相当今河南省颍河、淮河之间,京广铁路西侧一线以东,安徽省茨河、西淝河以西、淮河以北地区。

从地图就可以看出,信阳此时正属于汝南郡治下。

而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地图,还能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信阳离武汉极近,而襄阳在直线距离上离洛阳也并不远。

信阳的南关,现在的小南门,曾经的名字就叫郢门,只因为这里可以远眺到楚国的国都郢,这可真是细思极恐……

03

“豫风”,信阳的主旋律

大家都说,信阳是“豫风楚韵”,但是每一个信阳人在介绍自己时,说的最顺溜的还是那句:

“我来自河南省信阳市。”

毕竟从音乐的角度来说,风是音乐的主旋律,而韵是副旋律。

可是为啥大家都会觉得信阳和河南这么格格不入呢?

先看信阳的地理位置,信阳位于河南省的南部,东边是安徽,南边是湖北,三省交界,文化自然也在此汇流,所以是“豫风楚韵”。

其次就要说到信阳的地理环境了,淮河从信阳流过,给信阳带来了丰富的水文资源,亚热带季风气候的加持让这里成了水稻种植的好地方,袁隆平超级杂交稻“y两优1号”的示范片商城县就在这里。

还有就是历史原因,明朝李自成“三杀河南,九洗光州(光州指信阳地区)”,清朝时江西填湖广,很多江西人在这个时候迁至信阳,因此信阳的方言发音不像河南话,和江西方言的发音更接近,比如“老表”这个词,其实就是江西话。

记得那些和舍友的相处时光里,尽管在方言发音上差距甚远,但是却不妨碍我听懂她们和家人的聊天。

虽然我是个不会说“河南话”的河南人,但是对于听懂河南话,我是十分有自信的。

正如信阳热干面,虽然有着武汉热干面的外形,面条所用的材料却实实在在是“豫北血统”。

在武汉上学的高中同学,回来时总和我说,“吃不惯武汉的热干面”、“武汉的夏天太热了”,我在郑州倒觉得适应良好,甚至在郑州的老碗面里吃出了一股久违的家乡味道。

这或许因为基因里,我就是个河南人吧。

信阳从未在文化里里缺少“河南”,河南的地图里也永远有信阳的一席之地,这,就是河南的“信阳”。

(图片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