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炮兵计算兵,战争之神的大脑,战场上协同指挥的重要环节

subtitle
烽火南疆铸军魂 2021-06-11 08:50

作者:李浩森

作者简介:李浩森,湖北省黄石市人,1960年5月生,1978年3月入伍,1981年入党。广州军区炮一师26团一营指挥连计算兵,一营部计算班班长,1979年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火线荣立三等功一次,1982年退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浩森戎装照

1979年对越作战已经过去42年了,有人说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是杀鸡用牛刀,虽然完胜但牺牲太大。站在这一维度说话的人,不是对这场战争的否定,而是一种对真理标准即实事求是的呐喊!我的经历告诉我,此时,此地,此战需要杀鸡用牛刀。

这场战争对我国此后的几十年发展,特别是对我国军事发展意义重大,影响深远。至今还将有现实的、长久的指导意义。就战争论战争而言,我们都来不得半点虚伪、迟疑、自满和骄傲。笔者作为亲历这次战火洗礼的炮兵计算兵,有许多感慨,尤其是感觉到计算兵也是战场上协同指挥系统的重要一环。

我是1978年从工人队伍中踊跃报名入伍的。新兵下连后,分在炮一师26团一营指挥连侦察排计算班,当了一名计算兵。炮兵部队有五大专业:侦、通、炮、驾、炊,计算兵属于侦察专业。

炮兵号称战争之神,是陆军的主要火力投送力量。炮兵又是技术兵种,大部分作战都是炮打翻山,炮击远在距离几公里、十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之外的目标。试想一枚弹丸几十公斤,远距离命中目标,没有强有力的技术保障是做不到的,首先有气象兵的高空弹道气象数据保障,测地兵的大地精密测量,建立炮兵控制网,还要有侦察兵发现、确定目标坐标,计算兵精确快速确定射击诸元,通讯兵清晰无误传达射击口令,阵地炮手准确执行射击命令,才能完成射击任务。

战场上,侦察兵发现目标后,确定目标性质,坐标、高程。指挥员向阵地下达射击口令,阵地执行射击任务,瞄准手在火炮瞄准装具上装上射击诸元,即:表尺、方向。怎样把侦察兵确定的目标坐标变成标尺、方向呢?这就是计算兵的专业了。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还没有计算器之类的电子工具,全靠人工操作,但是,时间也非常快,以分秒来考核计算兵。计算兵是炮兵的大脑,没有计算兵的计算,炮阵地就没法装定射击诸元。

计算兵使用的计算工具有:图板仪(长1米,宽0.6米,配有游动标尺)、计算盘、对应表也叫对数表、射表、指挥尺、坐标梯尺、射击口令记录板等。

计算兵决定射击诸元的方法有:简易法,精密法,成果法,弹测法。

计算兵的计算原理、公式、方法十分复杂,本文就不进行讲解了,在实际作业中,都是将复杂的计算过程通过计算工具、流程,分工协作完成的。平时训练时要求每一个计算兵,必须懂得计算原理,计算方法,会操作使用每一种计算工具,无论是哪种决定射击诸元的方法,简易法还是精密法等等,都要单兵完成全部作业,得出准确射击诸元。

战场上的程序是:侦察兵发现、确定目标坐标后,上报指挥员并传到计算中心,计算兵根据侦察兵报告的目标坐标,在图板上定好敌方的目标坐标,与我们的炮阵地坐标连线,量出距离和方向(即以基准射向的左右),再根据当时的风速、风向、气压、气温、炮目高差、药温、地球自转形成的偏流、弹药批次,炮弹的装药号数等因素决定敌目标射击诸元(表尺、方向)。

计算兵确定射击诸元后,向指挥员报告,有射击指挥员向阵地下达射击口令,负责摧毁目标。

计算盘

1978年12月中旬,炮一师开赴广西边境,我连驻地在龙州县龙北农场六队。然后进行战前应急训练,到了1979年2月份,战争气氛越来越浓,上级已经明确任务,炮兵第一师26团,配属42军125师,从水口关方向攻取越南高平省复和县。

开进中的炮兵26团

1979年作战时,我们班在计算图板仪上设固定坐标,即阵地坐标固定在图板仪的下方位置,观察所与阵地的距离是固定的。目标坐标确定后,图板方格网中能通过游动标尺读出目标与阵地的距离,读出基准射向的偏差量。计算盘手根据图板数据转动指示尺,就能在计算盘底盘上读出火炮仰角、方向角射击诸元及修正诸元。查表手根据对应表,翻出相应页码就能读出射击诸元和修正诸元,计算盘和对应表相互验证无误差,就可以决定试射诸元。试射目标炮弹落点,即炸点坐标确定后,根据成果坐标加以修正。

战争爆发前夕,在团首长的带领下,就在群观、阵地选址上狠下了一番功夫。根据我团领受的任务,这一条攻击路线上的地形地貌;根据群指预先设定的炮击目标和预判可能炮火打击的目标等。必须考虑炮观距离、炮目距离、观目距离、炮目高程、炮目夹角等诸多因素,选择好阵地和观察所的位置。经过多次冒着危险,实地查勘,最后选择边境线上“大炮台”作为团指挥所,并配有团、营双层指挥建制,非常切合实际。为各专业协同指挥、交替指挥、不间断指挥打下了基础。建立了坚实的、完整的协同指挥系统。

26团侦察股组织侦察,计算协同作业

大炮台海拔高程596米,位于水口大桥西南方向2㎞的制高点上,是清朝中国军队驻守边关的军事要地。当时中国称越南为蛮夷,大炮台和著名的友谊关一样,是边境重地。大炮台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军事要塞,是水口关隘的一道屏障,无论是往返于水口大桥上的人和物,借助望远镜就可以清晰辨认是敌是友。桥下几十米河面,有任何动静都可以一览无余,更可以清晰地观察到越南境内十几公里的复和县城。大炮台至今还遗存有地下工事,可用于屯兵、储器和防敌炮火攻击。有环形、梯次战壕,面向越南一侧,用方石垒成了壕壁并留下了明显的古战场痕迹。可以说大炮台作为我团36门重炮的群观是不二之选。

战时炮一师26团装备36门152mm口径加榴炮,先后配属125师、162师,在水口方向,进攻越南的复和县。2月16日,26团路风发团长带领团指挥所和其他分队成员几十人,一营安纯光营长带领一营指挥连侦察、计算、通讯部分骨干率先驻扎在大炮台上。大炮台就成了炮一师26团的指挥大脑和一营观察所。有侦察千里眼,计算中枢神经,通讯顺风耳,哨兵铁护卫其局部指挥系统。指战员们进入各自战斗位置后,整个指挥系统和保障系统,就成为了一个完整的协同运转体系。

笔者有幸成为大炮台上计算兵中的图扳手,驻扎在第二道战壕,面向越南一侧的石垒战壕里,距侦察兵炮队镜最近,便于接收观测目标和数据。

作者在战区

参战的计算班全体人员:

班长:陈英(河北沧州人,75年兵)

副班长:盘承东(广东阳春人,76年兵)

邓林昌(广西象州人,76年兵)

李浩森(湖北黄石人,78年兵)

刘运生(湖南沅江人,79年兵)。

计算班的战友们尽管不动声色,但心中明白,我们是协同指挥中的重要一环,决不能因为我们的误差贻误战机,影响效力射。什么叫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什么叫祖国人民等待我们,首长和战友们等待我们,军中的大炮等待我们。此时此刻,需要我们发挥最大的效能,此时不拿出精准数据更待何时,此时不发光发热更待何时。射击诸元快速、准确才叫计算兵,才叫抓住了战机,才能让重炮像长了眼睛一样怒吼!才能让重炮在战场上展现王者的身姿,我们全班抓紧时间,对所有的计划内目标进行了又一遍重新计算,直到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为止,这时已经是17日零时。

战争爆发前的深夜,大地静得出奇,静得可怕,震惊世界的战争,就要在我的面前爆发了……(未完待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