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南京掉队了

subtitle
创业家 2021-06-11 02:4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查志远 南风窗长三角研究院研究员

编辑 I 谭保罗

来源 I 南风窗(ID:SouthReviews)

南京,一座“什么都有”的城市。

论历史,她有着2600多年的建城史,6朝古都;论地位,她曾是中华民国首都,东南之胜;论财力,她更是新一线城市,是GDP十强城市。

南京又是一座“什么都缺”的城市。

论“存在感”,南京在经济上远没有苏州那样耀眼,“弱省会”的标签一直难以摘掉。论“风头”,南京更没有杭州那样网红张扬,缺少新兴互联网巨头。

近来,南京又因为“人”备受关注。

先是人口总量被隔壁的合肥超越,后是落户政策继续放宽并延长三年,这背后无不反映南京对于人的渴望。

‍‍‍‍‍‍‍‍‍‍‍‍‍‍‍‍‍‍‍‍‍‍‍‍‍‍‍‍‍‍‍‍

01

南京缺人吗?

南京当然缺人。

对于一座城市来说,人口总量能否迈过千万,是衡量综合实力和发展前景的重要标志。

最新公布的七普数据显示,南京总人口931.5万,过去十年人口增长131万,增量排名仅位居长三角第7位。增量不仅没有跑赢苏州,也跑输了杭州、苏州、合肥、上海、宁波,甚至跑输了金华。

如果再和全国主要中心城市相比,南京的增量就更排不上名号了。在GDP十强城市中,上海、北京、深圳、广州、重庆、苏州、成都、杭州、武汉、南京,也就只有南京人口没有过千万。

作为强省会、作为中国经济第二大省会,人口未破千万自然是“心头病”。

南京,一座将历史遗产和政治文化资源高度集聚的城市,自三国孙吴建都于此就积攒了丰厚的家底,可谓人声鼎沸。如果拉长时间的维度,南京人口的变动更有着复杂的历史与现实原因。

1948年底,南京人口达到135万。

新中国成立后,人口稳步增长。

在计划经济时期,由于经济建设迅速发展,城市职工增多。1956年后城市范围不断扩大,农村人口不断进城,城市人口迅速增长。到了2000年,江宁六合等并区使得南京城区人口一下子突破600万。

到2020年,南京常住人口达到931.5万,70多年来人口增长了近7倍。从纵向维度来看,南京的人口增长并不少。

过去十年,人口增长逐步掉队。

过去十年中国城市竞争格局经历了大洗牌,一方面南方沿海城市快速崛起,北方城市整体“失声”;另一方面GDP万亿城市争夺日趋激烈,人口能否过千万成为衡量城市综合实力核心指标。

人口是经济发展的第一要素,在过去十年的人口争夺赛中,南京无疑是落后了。GDP顺利跻身全国城市前十,但是人口增量在全国主要城市中只能排在第22位,不但与深圳、广州等一线城市超过600万量级差距甚远,也不及同为二线的成都、西安近500万的增量。

02

房价与落户

新一轮城市对人口的重视始自2017年武汉推出的“百万大学生留汉”计划,主要是放宽落户条件,争夺本科以上的高学历人才。

自此以后,西安、石家庄、南昌、重庆、长沙等省会城市也加入这场争夺战,落户门槛一降再降,基本上是来者不拒,来了就可以落户,而且还可以拖家带口。

南京在2018年也加入了这场抢人大战,但是同其他城市相比,南京不仅是动作慢了半拍,实际效果也并不尽如人意。

抢人政策上“狠”不过西安、长沙等中西部省会城市。

这几年,南京在人才落户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

细数这些人才政策,南京在放宽落户方面明显有着学历和年龄的限制,包括40岁和本科学历两个门槛。对于其他城市来者不拒的落户要求,南京这一落户门槛在当时比广州、深圳的落户门槛都高。

在抢人方面自然就抢不过别人。

不过,落户门槛高的唯一好处就是,南京的人口学历素质非常高,在全国主要城市排名中,仅次于北京,高于上海和广深。

事实上,作为强省会的南京,人口竞争力一点也不比成都、杭州、长沙、武汉、西安差,只是南京的落户条件,限制了它的人口增量。

高房价带来的生存压力让很多年轻人望而却步。

安家首先得有房,在这种朴素的生存逻辑下,在一个地方能否买得起房就成了年轻人是否愿意留下的主要因素。

“我在南京落户两年了,当时在南京和长沙之间犹豫。面对南京的房价,我现在有点后悔。”

针对此次南京将落户政策继续放宽并延长三年的举措,一位网友的评论似乎反映了年轻人对落户南京的纠结。

目前,南京住房均价早已突破3万,仅次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不仅如此,从普通人的视角来看,南京在工资水平上同杭州和苏州相比,也少了点大气。

可见,综合房价和收入,普通人要想在南京安家落户并不容易。

大学生数量全国第8,留人成为关键。

南京并不缺人,至少不缺年轻人。根据现有数据,2020年,南京在校大学生数量为75.7万,全国排名第8,长三角地区第1,每年毕业生人数也有近30万。而南京2015到2019年这5年间人口增量仅为28.94万人。

显然留住高校毕业生是南京破解人口增长难题的重要发力方向。

跟同为省会城市杭州相比,南京在年轻人才吸引力上明显处于下风。杭州流入的大学生特别多,2020年新引进35岁以下本科及以上人才达43.6万人,2019年为21.2万。两年光是年轻人的增量就接近南京十年人口增量的一半。

又到毕业季,今年南京也主动向毕业生发出留宁邀请,如果是你,你会留下吗?

03

千万人雄心

其实从目前南京经济发展以及人才落户政策上来看,南京距离千万的门槛只差临门一脚。

从政策上来看,今年4月份,南京“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未来5年,南京常住人口突破千万,经济总量突破2万亿。

今年以来,南京在放宽落户留人上也一直在努力。

2月份南京全面放宽了浦口、六合、溧水等城镇地区的落户限制;4月份又放宽40周岁以下大专学历人员的落户限制。此次人才落户新政继续放宽限制,本科学历人才从40周岁放宽到45周岁,并且放开亲属投靠落户。

可以看到,南京落户的门槛已经从此前的本科,降到了大专。

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南京的政策举动,算不上着急,只能说是在大的基调下稳步推进。在落户门槛上还是有所保留,不像其他城市那样大踏步放宽。

没有完全放开落户限制,南京应该说是有底气的。

去年南京成功跻身GDP十强之后,今年南京都市圈的获批无疑又给南京带来了更多淡定从容的资本。

从经济基本面来看,今年第一季度,南京GDP在省会城市中排名第4,在“强省会”、“都市圈”、“城市圈”等战略支持下,南京获得了更多发展机遇。

但也应该看到,南京对于年轻人的吸引能力确实要弱于杭州和苏州,这背后深层次原因其实还是在于产业。

相比南京,过去十年,杭州迎来多个高光时刻,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杭州抓住了互联网风口,数字经济和相关产业的发展给杭州带来大量年轻人才。

制图:陈明泉

不同于杭州,南京产业发展主要集中在电子、芯片、软件等实体行业,这就是为什么南京对于年轻人的吸引力弱于杭州。

不难发现,南京人口增长缓慢,有着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原因。

如今南京逐渐放宽人才落户,凭借着在高等教育上的优势,作为六大高教中心的南京,想要快速增加人口,并不是什么难事。

新消费创业者,欢迎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