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调查表泄密后,我的秘密终于曝光了

subtitle
横竖是个王 2021-06-10 17:3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18岁的女孩单薇薇考上了杭州某大学计算机系。因能歌善舞和书法好,单薇薇入学不久就担任了系文娱部长,并很快成为众多男生热烈追求的目标。

但单薇薇直到大三认识本校研究生陶明辉才怦然心动,并很快坠入爱河。

这年7月,学程序设计的陶明辉硕士毕业后,应聘到杭州某银行信息科技部。这时单薇薇因各方面发展全面,她所在的计算机系也将她列入保送读研的人选,两个已经同居在一起的年轻人开始憧憬着幸福的未来。

这一年,媒体上不断出现各种机构发布的性调查报告。9月中旬,单薇薇所在大学也以“关爱学生性健康”的名义搞了一个调查,向各个系的学生发送了千余份有奖问卷。

单薇薇也接到一份这样的问卷,她本来有点不好意思填写,但发问卷的那个女生方艳与她很熟,她极力鼓励单薇薇说:“你是我们系的文娱部长,在关键时刻要发挥带头人的作用。”

单薇薇是个很热衷于公益活动的女孩,但对于这次活动,思想比较传统的她还是有所顾虑:“万一我写的内容被别人知道了怎么办?”

“不会的,绝对不会,因为问卷内容是绝对保密的,不会外泄,何况问卷上根本不用填姓名。”方艳信誓旦旦地说道。

单薇薇拿过问卷看了起来,见上面有几道这样的题:“你多少岁告别童贞?你有过一夜情吗?你第一次亲密接触的对象是谁?你有过几个性伴侣……”

虽然单薇薇也觉得这些提问过于隐私,但想到问卷只要求写上年龄、性别、年级和系别,不要求披露班次和真名,而且方艳承诺绝不会外泄,所以她放心大胆地填写起来,然后把答好的问卷塞到学生会专设的信箱里。

一个月后,这个性调查结果在学校宣传栏里公布了,立刻在校园引起轰动,不管是参与没参与的学生都在热烈地讨论着这个话题。

然而,单薇薇发现部分学生似乎对性调查所反映的性现状和性健康,以及由此折射出的社会、教育问题不怎么感兴趣,却喜欢带着无聊的心态臆想那些敏感答案后面的“艳情”故事。

这个结果是单薇薇没有想到的,她隐隐有些不快,心想,幸好是匿名调查,否则就会被人耻笑了。

陶明辉也很快得知了这个性调查报告,他问单薇薇有没有参与调查,心直口快的单薇薇如实告诉了他,但她并没有将性调查问卷里自己填写的详细内容说出来,因为她知道陶明辉有些小心眼,很在意她的“贞洁”。

2

11月中旬的一天深夜,单薇薇所在大学的学生会办公室失窃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和抽屉里放置的几百块钱被偷走,还有一些性调查问卷被小偷从档案袋里翻出来扔得满地都是。

次日上午,等勘察完现场的J察走后,几个学生会干部开始打扫办公室,看见一些性调查问卷被踩踏得不成样子,又想到这个调查已经结束,再留着没有多大意义,他们就把地上弄脏的问卷一股脑儿塞到了办公楼下的垃圾箱里。

其中有两份问卷没有塞好,从垃圾箱里掉出来,被风刮到了路边。

中午12点,两个上完课的女生经过这里,看到地上的性调查问卷,好奇地拾了起来,拿到寝室里到处传阅。

这两份性调查问卷一份答得比较保守,另一份却答得十分大胆,而且答卷人的字体是很飘逸的行书,也许是为了增加美感,时不时还出现几个繁体字。

问卷上面还有答卷人的年龄、性别、年级和系别。除了一手少见的漂亮行书,答卷人“21岁、大四、计算机系”这个特征也引起了一些女生的注意,因为那一届计算机系的女生非常少。

于是一些好事的女生开始用排除法来推测这个“大胆”的答卷人是谁。

很快,她们就通过秘密“调查”获悉了答案:这份性调查问卷是计算机系的文娱部长单薇薇填写的,因为她大四正好是21岁,而且她在学校举办的书法大赛中以一手漂亮的行书获得过一等奖!

几个女生还悄悄找来单薇薇的一个课堂笔记本,经过仔细比对,发现和那份性调查问卷的笔迹一模一样,并且都有掺杂繁体字书写的习惯。

尚蒙在鼓里的单薇薇万万没有想到,方艳承诺过她绝对不会泄密的性调查问卷,就这样不胫而走了!

3

单薇薇在那份性调查问卷中承认自己失去童贞是在19岁那年,第一次和她发生亲密接触的对象是一位大学老师……

美丽大方、才艺出众的单薇薇在学校里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她的优秀在吸引了一大批男生追求的同时,也引起了某些女生的嫉恨。

单薇薇的男朋友是曾经在本校读研究生的才子陶明辉,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单薇薇进大学后,从没见她和陶明辉以外的男人走得很近,那么,那个夺去她童贞的大学老师是谁呢?一些好事女生又展开了丰富的联想。

这年10月,单薇薇被学校保送上了研究生,曾令班上几个竞争保研资格失败的女生强烈不满,有个曾和单薇薇发生过小争执的女生甚至早就散发过单薇薇和班主任章老师关系暧昧的谣言,但因无凭无据,大家并不怎么相信,但单薇薇的绝对隐私泄密后,那个散布谣言的女生如获至宝,拿着这份“铁证”大肆渲染单薇薇就是靠着向章老师“奉献”肉体的无耻行为才获得了保研资格。

章老师是个30岁出头的青年教师,其妻子也是本校教师,目前正在悉尼一所大学进修。虽然单薇薇在班上的成绩并不是最好的,但她经常参加社会实践,热心集体活动,技能发展全面,章老师认为学校需要的正是这种复合型的人才,而不是那些高分低能的学生,因此在确定保研人选时,他才不遗余力地推荐单薇薇。

在一些人的想象中,独自留守的章老师肯定“身心寂寞、后防空虚”,单薇薇为了达到自己保研的目的“趁虚而入”,这一切似乎都在“情理”之中。

经过一些好事者的添油加醋和捕风捉影的渲染,有关单薇薇的流言短短几天就传遍了整个计算机系,而单薇薇本人却浑然不知。

12月初,单薇薇和班上几名女生在排练圣诞节演出的节目时,一个女生心不在焉,边排练边拿着手机不停地发短信。

作为领舞的单薇薇批评了那个女生几句,那个女生就跟单薇薇顶撞起来,最后竟奚落单薇薇说:“你装什么正经,谁不知道你的保研资格怎么来的,不就是跟老师说出来的吗?!真不要脸!”

单薇薇气愤不已,一把揪住那个女生,非要她说个明白不可。

那女生讥笑着说:“你还好意思说我冤枉你,那些肮脏事是你自己写在性调查问卷里的!”

单薇薇当即愣住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她想起自己确实在那份问卷里承认自己第一次发生性关系是跟一个大学老师,但被保密的性调查问卷怎么会让无关的人知道呢?别人又怎么知道是她填写的呢?

极度震惊和羞愤的她径直找到方艳,疯了似的捶向她,捶一拳就哭问一句:“你不是说绝对不会外泄的吗?你不是说绝对不会外泄的吗?”

自知理亏的方艳痛得捂着脸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最后闻讯赶来的辅导员拉开单薇薇,方艳才免遭进一步的“报复”。

4

其实在和男友陶明辉谈恋爱之前,单薇薇确实有过性经历。

那年暑假,她没有回家,就在杭州市区边打工边到一所大学找一位姓丁的音乐老师学习民乐,因为她想参加学校的民乐队。

丁老师30多岁,看上去儒雅潇洒,他不仅在大学音乐系当副教授,还在校外办了一个音乐培训班,在教单薇薇学二胡的过程中,他垂涎单薇薇的青春美色,经常给她特殊照顾,而单薇薇从小父母不和,嗜赌的父亲经常和母亲吵架,对她的成长漠不关心,所以单薇薇很感激丁老师这种“父兄”般的关怀。

有天夜晚,丁老师借太晚了回去不安全为由,执意要单薇薇留在他家里住宿,当时其妻子在外地出差,涉世未深的单薇薇就答应了。但半夜丁老师竟蹑手蹑脚地走进单薇薇住的房间,将无力反抗的她奸污了。

事后,丁老师跪在单薇薇面前痛哭流涕地认错,求她不要报案。因爱面子,单薇薇在狠狠扇了那个衣冠禽兽几个耳光后就默默咽下了这枚苦果,从此再也没有接触过这个伪君子。

和陶明辉恋爱后,因为知道他特别在意女友的“贞洁”,为了不伤害两人的感情,失去童贞的单薇薇巧妙地选择了女性每月的特殊时期和他发生了性关系,“瞒天过了海”。

那份性调查问卷泄密后,“性丑闻”缠身的单薇薇只得去找章老师,哭着要求他出面澄清真相。

恰好这时章老师的妻子从澳大利亚进修回来,见丈夫被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孩子叫了出去,满心狐疑的她很快就展开了调查,终于从同事那里得知了丈夫和一个女学生“有染”,两人开始发生冲突,闹到要离婚的地步,学校领导只得出面进行调解。

章老师的妻子声称,不管丈夫是否跟那个叫单薇薇的女学生有暧昧关系,她都不能容忍单薇薇被保送读研究生,否则她就离婚并且调离本校。

学校领导经过“慎重”研究和调查,从稳定师资队伍的“大局”出发,以单薇薇成绩不够突出和随意殴打学生会干部,性质恶劣为由,突然取消了单薇薇保送读本校研究生的资格。

这时已是毕业在即,别的同学早已联系好了毕业去向,只有单薇薇因为保送读研从来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努力,而现在突然取消了她的读研资格,没任何思想准备的单薇薇精神几近崩溃。尤其是取消她保研资格的一条重要理由居然是她动手打了方艳,更令她悲愤难消。

7月初,单薇薇带着对方艳和母校满腔的怨恨及浑身的创痛,告别了自己的大学时代,暂时回到家中。对这一切,她的男友陶明辉毫不知情。

5

两个月之后,单薇薇最害怕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不相信女友是自己放弃了读研机会的陶明辉到母校去了解情况,终于闻听了那段“性丑闻”。

他气急败坏地给单薇薇打电话,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单薇薇只好撒谎说,那份性调查报告是随便写着玩的。

陶明辉不相信她的话,疑窦丛生的他决定将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早在两人交往不久,陶明辉就曾发现单薇薇手机里有几条暧昧短信,追问之下,单薇薇说是在外搞家教时认识的一个家长发给她的,她很讨厌那个有妇之夫,并当着陶明辉的面打电话把那个男人痛骂了一顿,当时看到单薇薇对那个男人深恶痛绝的样子,陶明辉没有追究下去,但多疑的他还是悄悄记住了那个手机号码。

这次,陶明辉找出那个手机号码,瞒着单薇薇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个男人。陶明辉恐吓说:“我女朋友单薇薇已经把你跟她的事都告诉我了,我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你看怎么解决吧!”

接电话的正是丁老师,他以为单薇薇真的把被他奸污的事告诉了男朋友,为了不影响自己的事业和家庭,他声称愿意和陶明辉私了。陶明辉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虚张声势果然钓出了“鱼”来,心中真不是滋味。

一天,陶明辉强压住心中的妒火,来到和“情敌”约定的地点,一见面,他才发现这个陌生男人根本就不是他曾见过的章老师,而是姓丁的。

陶明辉很聪明,他以静制动,装作什么都知道了的样子,把惶恐不安的丁老师的话都套了出来,他这才明白面前的这个男人曾经以暴力手段奸污过单薇薇。

但获悉真相的陶明辉还是选择私了,经过讨价还价,丁老师答应付给他两万块钱的“贞操损失费”,几天后,这笔钱被如数打到了陶明辉的账户上。

钱打出去之后,丁老师还给单薇薇发了一条“两讫”的短信。

虽然单薇薇是在暴力之下不幸失去童贞,但陶明辉还是愤恨难消,他认为单薇薇当初留宿那个丁老师家就是极其轻佻之举,后来还伪装处女骗他更是不能容忍,他终于提出了分手。

失恋的打击令单薇薇痛不欲生。为了摆脱痛苦,她决定尽快找份工作,在忙碌中忘记陶明辉,但因为一直无法从阴影中走出来。

10月28日,单薇薇的一个同学出差来看她,单薇薇问了很多同学的工作情况,最后她问到了方艳。那个同学压低声音说:“她现在在读研,你那个名额后来给她了。听说学校还打算让她留校。”

顿时,积压在单薇薇心中所有的新仇旧恨一起翻涌了起来,她坚信那份性调查问卷是方艳故意泄的密,目的就是毁掉单薇薇,争夺她的保研名额!

强烈的妒意和恨意让单薇薇心中萌发了一个罪恶的念头:一定要让方艳失去的比她更多。

11月3日,单薇薇给方艳的寝室打了个电话,约她第二天到杭州文一路上的一家西餐厅见上一面。方艳因为害怕,推说有事去不了,单薇薇于是把时间又往后推。

直到推到11月9日,方艳实在找不到不去的理由了,才硬着头皮答应赴约。

6

11月9日一大早,单薇薇就赶到了杭州。她在这个曾经见证了她大学时代的辉煌和落败的城市游荡了整整一天,手里紧紧握着那瓶从宁波带来的浓硫酸。

晚上7点半,她准时来到了约定地点。方艳直到8点差5分才磨磨蹭蹭地走进了西餐厅。她看到单薇薇的眼睛时,不禁打了个寒噤。

“方艳,今天我们之间一定要做一个了断。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想干什么。我虽然不能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但是我可以让你失去不该属于你的东西。”

单薇薇说着就拿出了那瓶浓硫酸。还没等单薇薇的手举起来,方艳就吓得尖叫一声,站起来用胳膊蒙住了头。

单薇薇愣住了,她举着瓶子的手一直停在空中,迟迟没有行动。旁边的两个男服务生迅速跨过来,夺下了她手中的瓶子。餐厅的大堂经理赵强准备报警,但被方艳制止了。

惊魂未定的方艳用颤抖的声音说:“她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之间有一点误会,但是已经解决了,我现在想回去休息一下,求求你们不要为难她。”

赵强将方艳拉到一边,详详细细地问清楚情况之后,立即安排了一辆车,将方艳送回了学校。随后,赵强回到方艳的位置,在单薇薇对面坐了下来。

“小单,我想可能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当不可抗拒的事件发生之后,最明智的做法是接受事实并超越过去。一味地追究过去,只会使你的痛苦更深。

那份调查报告的泄密,是谁也无法预料和控制的,这世上比这更严重的不可抗拒的事情太多了,比如海啸、地震,如果件件事情都要追本溯源,讨个公道,那那么多死难者的家属向谁去讨呢?

那件事,方艳代表学生会组织性调查没有错,你如实填写问卷内容没有错,小偷把它们扔在地上合乎逻辑,同学把它们扔进垃圾桶合情合理,风要把它们吹到路边谁也没办法,捡到的同学有强烈的好奇心也可以理解,你说,你跟这么一件不幸摊到头上的事情较劲,有意义吗?你为什么就不能放下过去,超越自我,开始一段新生活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