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淮海战役最惨烈一战,27小时敌我拼光7个团,战壕里血水浸湿裤腿

subtitle
原廓侃历史 2021-06-10 16:08

1948年12月9日下午5点,淮海战役中最关键的大王庄战斗打响了。这里是国民党黄维兵团司令部核心阵地的关键性屏障阵地,驻守在这里的是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第18军中,最精锐的“老虎团”——11师33团。为了拿下这个关键性阵地,华野投入了7纵的两大主力团——20师58团和60团。
强强相遇之下,一场超乎当时所有人想象的、被称为淮海战役中最惨烈和残酷的大王庄战斗爆发了。在不到21个小时的时间里,双方围绕这个小村庄,连番血战,并不断投入新的生力军。最终我军取得了胜利。此番血战,敌我双方在这里拼光了7个团的编制,更吓得驻守在附近小王庄的一万多国民党军直接向我军投降。

1948年12月初,淮海战役进入到第二阶段——双堆集战役阶段。

为了尽快歼灭被我军围困在双堆集的黄维兵团,我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一部集中兵力对敌人发起了强大的攻势。

作为国民党军在中原战场最精锐的部队之一,黄维兵团下辖号称“五大主力”之一的第18军,其下属的11师又是陈诚的起家血本,因此特别受到关照,部队的装备很好,老兵数量也很多,素质较强,从红军时期就一直是我军的劲敌。

国民党18军“老虎团”据守大王庄

在淮海战役的关键时刻,敌人为了能扭转颓势,咬着牙把这支王牌投入了决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淮海战役是三大战役中规模最大,歼敌数量最多的一次战役

在双堆集的南面有一个不大的村子叫做大王庄,这里是拱卫着黄维兵团司令部在双堆集核心阵地——尖谷堆和平谷堆的关键性屏障。

黄维特地把号称“老虎团”的18军11师33团放在这里,而把号称“威武团”的10军114师54团放在尖谷堆。第54团之前也是18军的,后来才调入第10军的战斗序列,这也同样是敌人的王牌部队。

黄维最后就寄希望在这两支王牌部队上,幻想靠他们能挡住我军的攻击,等待南线的敌人赶来增援。

这2支敌军不仅仅是战斗经验丰富,装备好,而且不同于其他敌军的是,他们对修筑工事相当在行。

国民党军常年与人数和装备都远不如自己的我军作战,多数部队养成了不善于修筑工事的习惯,而18军不一样,敌人在占据双堆集后,在很短的时间里就依托地形修筑了一整套完整的防御体系。

解放军虽然在三大战役之前已经极大地改善了部队的装备,但是和国民党军还是有较大的差距

敌人把村子四周的圩沟挖深,然后把挖出来的土用于加高加固圩墙,随后在圩沟外又大量修筑了所谓的“梅花堡”,这种防御工事每5个火力点组成一个梅花状的独立作战单元,火力点之间由交通沟连接,每个单元除了布置了正面火力之外,还有侧射和倒打火力。

各单元既能独立作战,相互之间还能配合,因此很难对付。在一年前的南麻临朐战役中,华东野战军就曾经吃过大亏。

但中野在长期与拥有优势兵力和火力的敌人作战过程中,逐步总结出了一套以土工作业破坏敌人的防御和火力体系的战法。

中野在刚刚包围黄维兵团的时候,就发动全军在敌人的外围挖掘壕沟,一方面在敌人的优势火力下保存自己,一方面则造成敌人突围的困难。

在敌我反复拉锯,敌人已经无力突围的情况下,我军就进一步将壕沟逐步挖掘到敌人的阵地前,以最大限度降低在敌火力严密封锁的开阔地上接敌的伤亡。

在华野也加入围攻黄维兵团的战斗后,参战部队也很快就从中野的兄弟部队那里学到了土工作业这一手。

为了防止敌人的炮击和轰炸,我军的堑壕总是挖地弯弯曲曲的,而且上宽下窄,壕壁也构筑地非常整齐。堑壕两侧还挖掘和修建了很多地堡、防空洞、掩蔽部和指挥所。这些工事还使用木料进行了加固。敌人无论是炮击还是轰炸,都无法对我军造成严重的杀伤。

有了这可靠的接敌渠道,我军决心对敌人核心阵地的发起总攻击!华野7纵20师的58团和60团首先在强大的炮火支援下对大王庄的敌人发起了攻击。

但“老虎团”果然是名不虚传。当我军的第一梯队3个营顺着堑壕迅速冲过敌我双方的开阔地,突入了敌军的防线后,33团不但没有像其他敌人那样迅速崩溃,反而在军官的指挥下立即对我军实施了反突击。

拿着冲锋枪、卡宾枪和轻机枪的敌人喊着骂着冲了过来,和我突击部队展开了混战。

战壕里的血水能浸湿裤腿

在激烈而残酷的近战中,“老虎团”和我军展开了逐街逐屋的争夺,双方阵地反复易手。敌人在迫击炮、轻重机枪、火箭筒和火焰喷射器的掩护下对我军不断实施反击,而我军则以刺刀、手榴弹、爆破筒和炸药包给予敌人以沉重打击。

双方的伤亡都非常大,大王庄这个不大的村子,很快被双方密集的火力变成了一堆废墟,而后又一点点地,在继续在丝毫没有减弱的炮火下,变成了一片平地。

敌33团终于抵挡不住我军的凌厉攻势,被一点点地挤出了大王庄。但黄维岂肯善罢甘休,在他的严令之下,“老虎团”又补充了预备队的人员,随后在团长的指挥下,在纵深炮火的掩护下发动了夜袭反扑。

国民党军主动发动夜袭,实在解放战争史上都非常罕见的。当晚,敌人用猛烈的炮火切断了我军与后续部队的联系,然后像潮水般地又冲向大王庄。替换58团和60团坚守阵地的我军59团,与敌血战、寸步不退。

但敌人被击退一次很快就又冲上来一次,连续冲锋竟达15次之多。最后敌人的“老虎团”已经所剩无几,但我军也几乎全部拼光。

战至10日早晨,伤亡殆尽的59团只能暂时撤出阵地,国民党军以高昂的代价夺回了大王庄。而敌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我59团、60团与前来支援的中野6纵46团,就一同又杀进了大王庄。

于是更加残酷的战斗爆发了。据幸存者回忆,战壕和工事内的尸体叠了三层,战壕里的血水能浸湿裤腿。

在最后关头,黄维亲自下令从18军11师抽调1个整团,连同118师所有能用的兵力,甚至把兵团司令部的司机、勤务人员、伙夫、马夫等残存力量都全部拼凑起来交,给“老虎团”团长孙竹筠组织预备队向大王庄反扑。

同时,敌人还集中了全军的山炮、榴弹炮、连同85军的野炮营,倾尽全部弹药轰击大王庄。在炮击后,密密麻麻的敌军向我军发起了最后绝望的冲锋。

而我华野7纵也派出了纵队最后的预备队,齐装满员的纵队司令部警卫连,150多名勇士义无反顾地向垂死挣扎的敌人猛扑过去。

在最后的碰撞中,“老虎团”终于被我军彻底击溃。战至10日晚8时,敌33团团长孙竹筠被打成了“光杆司令”,狼狈地逃回了师部报信。但华野7纵的警卫连也只剩下17人。

战后据有关统计,敌我双方在大王庄战斗中共拼光了相当于7个团的编制,各自伤亡均高达5000人。

来自解放区人民的独轮车大军,成为了我军取胜的坚强后盾

而驻在附近小王庄的敌85军23师万余人,在见识了这场27个小时的血战后,被吓得肝胆俱裂。他们再也鼓不起一丝斗志了。

虽然逼向他们的中野6纵46团已经精疲力竭,但大批敌人还是毫不犹豫地放下了武器,乖乖地走进了我军的战俘营。

我“洛阳营”“襄阳营”合力拿下尖谷堆

大王庄的敌人崩溃后,1948年12月12日,我淮海战役总前委发布了《促黄维立即投降书》,要求被包围的国民党军不要再作无畏的抵抗,应爱惜官兵的生命,尽快放下武器,向人民解放军投降。

但黄维和胡琏虽然感到我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但总觉得部队尚能一搏,因此拒不投降,企图以拖待变,等待南线敌人的增援。

大王庄被解放军攻占后,当时黄维的12兵团就只剩下尖谷堆这最后一个制高点和屏障了。尖谷堆位于一个平缓的小坡地之上,在一望无际的黄淮平原上,这是个极为重要的制高点。

虽然这里的高度只有25米,但控制了这里,就可以对周边数十里的情况尽收眼底,敌人的炮兵观察所就设在这里,由敌“威武团”防守。

之前我军曾经对此发起攻击,但敌人在空军、坦克和炮兵的掩护下拼命反击,我军损失很大,因此上级最终决定调华野3纵和中野6纵合力对这里发起攻击。

敌军丢弃在战场的美式榴弹炮

华野3纵经过3天的强行军,在12月13日黎明前抵达了预定集结地点。随后纵队、师、团和营指挥员迅速到中野6纵的指挥部听取兄弟部队的情况介绍。

中野6纵司令员王近山向赶来的华野3纵司令员孙继先等详细地说明了情况。此时我军已经围攻黄维兵团达10天之久,敌人外围阵地被全部占领,但敌人仍然不肯束手待毙,欲做困兽之斗。

为了打掉黄维的最后一张王牌,我军决心以华野3纵23团1营,即著名的“洛阳营”和中野6纵49团1营,也就是“襄阳营”,2个营的部队合力攻击“威武团”。

敌我双方都是精锐之师,这场战斗将决定淮海战役中最关键一场歼灭战的胜负。

12月14日,华野参谋长陈士渠指挥华野3纵和中野6纵,对双堆集东北的国民党军集团工事发起了攻击。我军的主要攻击矛头直指敌人重兵设防的尖谷堆。

为了掩护“洛阳营”和“襄阳营”能顺利实施攻击,陈士渠特地将3纵炮兵团的3个炮兵连和8师的炮兵营组成一个炮群,专门用来直接支援对尖谷堆的突击。

14日傍晚时分,我军炮兵开始向敌人的工事实施炮击,为攻击部队扫清障碍。在天刚擦黑的时分,一颗信号弹从尖谷堆西面升起,攻击开始了!

“洛阳营”抢先发起攻击!我第一梯队的爆破组在对外围的圩沟的鹿砦和铁丝网实施爆破后,发现圩沟不太深,步兵完全可以直接突破。

于是“洛阳营”立即发起攻击。1连的1排直扑敌人的核心工事,3排则负责攻击位于我军冲击线路侧翼的梅花堡,2排则作为预备队跟进。

我军在堑壕中布设了展板,战士们在观看展板的内容

“洛阳营”的教导员孙即明带着2连紧随其后。见1连突入敌人的阵地,孙即明立即命令2连:“同志们,跟我前进!”

但右前方梅花堡的敌人以猛烈的火力实施侧射,挡住了2连,也封锁了我军面向敌人阵地方向的堑壕出击口。我军的迫击炮随后连续向敌人的梅花堡射击,很快就将敌人的火力压制。但孙教导员却不幸中弹牺牲,临终前,他仍然鼓励大家:“同志们,勇猛前进,坚决消灭敌人!”

3连随后投入战斗,对右前方梅花堡里的敌人实施攻击,以确保后续部队能顺利投入战斗。

在“襄阳营”的突击方向上,战斗同样进入了白热化,双方弹丸互射,刺刀对拼,战斗一直很惨烈。担任尖刀连的同样也是该营1连。

1连3排在撕开突破口后,就立即遭到了敌人部署在纵深预备队的2次反扑,虽然最终将敌人击退,但3排也只剩下3个人了。幸亏2连2排及时跟进。

在击退了敌人的反击后。“襄阳营”的部队沿着南圩墙向西实施攻击,并且与“洛阳营”1连1、3排胜利会师,双方合力将敌人防线上的突破口撕得越来越大,并且彻底动摇了敌人的整个防御体系。

行将覆灭的“威武团”哪肯认输?黄维和胡琏亲自坐镇在平谷堆的指挥部里指挥战斗,这两个敌酋拼命地在电话里为部下打气鼓劲,并且尽可能地把手里能够收罗的部队全部都投入了尖谷堆这个决定12兵团生死存亡的战场中去。

国民党军使用铁路运输部队

在最高级指挥官的压阵下,敌人的王牌展现出了罕见的顽强与疯狂。不善白刃战的敌军也多次对我军发起了白刃反击,甚至一度在反击中割裂了我2支英雄部队的联系。敌人还妄图将我军赶出阵地。

但我军沉着应战,没有被攻势暂时受挫所吓倒,而是死守着每一小块阵地,绝不后退一步!人人奋勇,个个争先。

谁都知道,如果自己把更多的敌人兵力和火力吸引在自己面前,其他兄弟部队就能更好地向敌人的纵深发展。这块阵地是敌人兵团司令部的最后屏障,只要攻下来,敌人的末日就到了!

虽然在敌12兵团和18军的最高指挥官的亲自督战下,“威武团”的攻击一轮高过一轮,但是我军后续部队从“洛阳营”和“襄阳营”联手撕开的突破口处源源不断地涌入,很快就将反击的敌人重新压了回去。

“洛阳营”的3连在敌人组织反击的同时,继续向敌人纵深穿插,并且一举端掉了“威武团”的团部。敌人在失去直接指挥指挥,顿时士气崩溃,有的逃往平谷堆的兵团司令部,有的在绝望中投降,还有的则想混入人群逃跑。

前线的国民党军官兵

这时华野23团3营9连也投入了战斗。“洛阳营”的营长张明立即命令9连向西北穿插,以切断企图逃回平谷堆的敌人的退路。

9连利用敌人慌乱之际,向敌纵深迅猛穿插,很快就将尖谷堆和平谷堆的敌人的联系切断。不到一刻钟,就完成了断敌退路的任务,并且打出了3颗红色信号弹。我军的炮火立即向纵深延伸。

见覆灭在即,12兵团的所有敌军指挥官全都乱了手脚,18军军长杨伯涛亲自指挥军部特务营、工兵营,并且将已经打完炮弹的炮兵都组织起来当步兵使用,试图向我军反击,以夺回尖谷堆。

在反复的拉锯中,敌人最终耗尽全部的突击力量,崩溃了!士气崩溃,无心恋战的国民党兵,在包围圈中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战场上毫无方向地乱逃乱窜。我军则从四面八方向敌人扑去,无路可逃的敌人。

在尖谷堆被我军攻占后,12兵团的司令部、榴弹炮阵地、临时机场、通讯中心等重要目标已经全部暴露在我军的兵锋之下,覆灭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狗急跳墙的黄维咬着牙将12兵团最后的残余部队,包括兵团司令部警卫营,还有14军的1000多尚能一战的人员都组织起来,全部给杨伯涛指挥。

杨伯涛则亲临一线督战,对于胆敢后退的军官,一律就地枪决。杨伯涛在12兵团最后崩溃的前3天的时间里,竟然枪毙了4名团长!

我军突击部队沿着墙根前进

但无论是什么样的挣扎都无法阻止我军的强大攻势了。

12月15日下午16时,我军对12兵团发起了总攻击。走投无路的黄维和胡琏命令部队炸毁重武器、电台和辎重,各自突围!我军则利用夜暗,在敌人的空军、装甲部队和炮兵战斗力大大下降之际,对敌人展开了最后的围歼。

最终将第12兵团全部歼灭,并且俘虏了包括黄维在内的大批敌军官兵,赢得了淮海战役最关键的一战!从而奠定了南线决战的胜局!

参考资料:

《星火燎原》第10卷---《双拳砸烂老虎团》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国解放战争史》第4卷

《陈粟大军征战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