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了抢着付242块饭钱,我付了8万的手术费

subtitle
果壳 2021-06-10 04:18

今年2月的一天,阳光温暖,岁月静好,我心满意足地靠上沙发,双臂平展,往沙发背上一搭,一阵刀割般的剧痛从右肩传来。我“嗷”一声叫了出来,把猫吓得钻到沙发底下,瑟瑟发抖。

三年前:为付242块饭钱伤了左肩

故事要从三年前说起。作为山东人,和闺蜜吃饭抢着付账时,不受点伤见点血,不足以表达诚意。我伸出左手拦阻,她强行突破,冲过去抢账单,我的左臂被猛地向后拉扯,顿时一阵剧痛从左肩传来。我“嗷”一声叫了出来,捂着肩膀瘫坐在椅子上。

闺蜜后来得知,因为242块饭钱,我付出了8万的手术费,愧疚不已,从此发誓,以后吃饭全都由她买单!

剧痛几秒后就消失了,我以为是肌肉拉伤,也没在意,一直隐痛,此时左臂尚能举过头顶。

第二次,洗澡时再次拉伤,剧痛无比,贴药皮肤过敏,疼痛未见缓解;热敷,反而疼痛加剧;护肩,感觉也没什么用。此时左臂只能抬到肩膀,歪着头尚能扎马尾。当时抱着侥幸心理,觉得静养一阵就会好起来。

第三次,收快递开门时不小心撞上门框,疼到钻心,手臂只能抬到腰部,马尾是彻底没法扎了,上厕所提裤子都成问题。稍微一动,就感觉手臂马上掉下来了,顿觉事态严重,披头散发到医院就诊,万幸遇到了一位专业负责的运动损伤专家。

主任初步诊断肩袖损伤,拍片后看到,肩峰上长了个骨刺,就像刀片一样,一个寸劲儿就把冈上肌肌腱割断了。

还有这种事?这不是自断筋脉,自废武功吗?疼痛从肩部延伸到后背、小臂及指尖,晚上睡觉只能平躺,经常半夜疼醒。

为了解肌腱断裂程度,又做了核磁共振检查,主任看了我的片子,第一句话就是:你这个问题有点严重啊……我干脆地说,那就做手术吧!提前查资料功课都做好了,不想去残联工作,更不想这辈子永远不能扎马尾,所以就手术吧!

我一伸手,啥都不戴就值8万

手术安排到了三天后。

主任简单介绍了手术方法和费用:在骨头上打2~4颗钉子,把断了的肌腱用线穿过,然后再挂在钉子上,让肌腱紧贴骨头,慢慢长到一起,钉子和缝合线都可吸收,一般两年之内就会完全吸收。麻醉是全麻,术后要不吃不喝平躺6个小时。一颗钉子1.5万,大约需要3个,其他的例如缝合线、钻头等等也是价格不菲,各项费用总计在8万左右。以后人家一伸手,戴了块8万的表;我一伸手,啥都不戴就值8万!

主任说,别担心,就在肩膀上打四五个眼儿,一个小时就做完了。

3号手术,凌晨开始不吃不喝,半夜疼醒,只睡了3个小时。3号一上午都迷迷糊糊,等到下午2点多,终于有人推着手术车喊:8床手术!上了手术车,医生过来确认姓名、手术部位、过敏药物等等。

我想拿手机给兄弟姐妹们发个上战场的微信都不让,就这样被骨碌骨碌推到手术室。躺在手术室走廊,像案板上“待宰羔羊”一样盯着天花板,真冷啊,手术室差不多20摄氏度出头,虽然盖个小被子,但还是冷。

主任从手术室出来说,别紧张,小手术!我说:不紧张,我相信你,你的博士学位又不是买来的!他笑着走了。

然而,手术室的电脑出问题了,我头孢过敏,术前备用的药竟然是头孢,主任在电话里大发雷霆。想想医生真不容易,那天主任15台手术,要记住每个病人的手术部位、过敏药物、是否有三高等等,手术再小也不能大意。

爬到手术台,躺下,心电监护贴到了胸前,各种针头扎进胳膊里,竟然还有一根超级长的针从我的锁骨下方穿进去,疼得我哇哇大叫,左手臂肌肉不由自主痉挛,这时,麻药起效了,我一下子失去了意识。

一直在做梦打王者荣耀

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声音,有人在喊我的名字。缓缓睁开眼,看到麻醉苏醒室里护士的脸,终于回到人间了!我一开口,说了句:打游戏好累啊。

护士莫名其妙:什么?

我有气无力地说:手术时,我一直在做梦打王者荣耀,我玩孙尚香,被人包围了,蔡文姬就站在草里看着,不管我。

看她一脸茫然的表情,估计以为我还没清醒。

半小时后,我又被骨碌骨碌推进病房。从手术床移到病床,需要几个人扯着床单抬,肩膀手术,上身半裸,我怕走光,强烈的羞耻心让我厉声制止了护士、护工的帮助:我能行,我自己爬过去!妹妹帮我捂紧衣服,坐起来,用右手撑着,一点点挪到病床上。

我醒一会儿,睡一会儿,麻醉还没完全消退,基本感受不到痛,左肩包着厚厚的纱布,像个木乃伊。妹妹一直按医生要求冰敷,促血管收缩,消肿止痛。因为手术和之后的护理都到位,换药时,伤口一点都没有出血。

第二天查房,主任拿起我的左臂,慢慢帮我举过头顶,直到和身体成一条直线。天啊,太疼了!缝合线勒着肉,肩关节里面甚至小臂上的肌肉都疼,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反弓起来,像只掉进油锅里的虾。

主任说,手术成功只能算成功了一半,后期的康复更重要,加油吧!

手术之后,可以在家做康复,也可以到康复科做,懒得每天跑医院,便选择了前者。事实证明我错了,后果就是受了二茬罪。

“钩状肩峰出问题的概率会大一些”

一个月后复查,主任说:你这完全不达标啊,还是去康复科吧。

康复科医生检查后说:粘连了。

我怯怯地问:那咋办?

医生说:咋办?拉开就行了。

顿时,我感觉一万颗雷在脑袋里炸开——不要吧,太疼了!真想站起来逃之夭夭。可是,为了后半生的幸福,我开始了二次康复,每天的流程是热敷——按摩拉伸——冰敷。我的粘连尤其严重,每次拉伸都像上刑,疼得嗷嗷叫。

当然,我这么疼可能是因为个人对疼痛比较敏感,希望大家看了这篇文章不要吓得不敢做手术。

一个半月后,我的左肩功能基本恢复,但还有僵硬、屈伸角度受限、肩肱节律失调的问题,不会影响正常生活,不用再去做医疗康复了。

术前,我能背后双手合十,术后却很难做到。为追求完美,我又进了健身房,找了一位懂运动康复的私教,开始了肩关节稳定性和力量训练。半年后,左肩就恢复到术前状态,除了肩膀上5个针孔的疤痕外,没有人能看出曾经做过手术。

虽然从手术到康复,各种疼痛一直伴随着我,N次想放弃,但是N+1次又鼓起了勇气。经过这一年的康复和锻炼,我矫正了不良体态,体脂率降低,基础代谢率提高,困扰我的颈椎病症状也不知不觉缓解了,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一年后,复诊时再次见到主任,他对我的康复效果非常满意。我忽然问:我的右肩不会也出问题吧?

主任平静地说:有可能,因为你是钩状肩峰,出问题的概率会大一些,不过也不是所有人两边都会出问题。

什么?钩状肩峰?奇怪的知识增加了,又要逼我去学习了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肩关节专家Bigliani提出三种肩峰形态

第三种就是钩状肩峰|科学网

三年后:是祸躲不过

回到2021年的3月,X光片显示右肩肩峰上有骨刺。我的右手背到身后,只能抬到腰部,再往上就会疼痛难忍,不会又是冈上肌损伤吧!

核磁共振检查预约到了一个半月之后。鬼使神差地,我多问了一句:主任,我的右髋隐隐约约疼,很久了,都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的。

主任一脸沉重检查了一下,说:有可能是盂唇撕裂,做个核磁看看吧。

盂唇撕裂又是什么?我忍不住感慨人生多艰:为什么总是我?

核磁共振结果出来,冈上肌肌腱有磨损和轻微撕裂,但还没有断,可以考虑先保守治疗。髋关节盂唇撕裂,有少量积液,未来有可能会演变为关节炎。

汲取了三年前的经验,我坚决要求做手术。

我问:那盂唇撕裂手术可以跟肩关节的同时做吗?

主任说:可以,只是盂唇撕裂手术后要卧床21天。

天啊,右半个身子不能动,就算有人照顾,也太不方便了,右手和右髋同时做康复,太难了!万一摔倒了可咋办?最好一个个来,肩袖损伤疼痛严重,对生活影响比较大,先做这个!

打定主意,敲定手术时间,疫情期间,不让家人陪护,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笃定很多,自己拎着生活用品就去办了住院手续。

手术前,我叮嘱主任帮忙拍照片,我要给果壳病人投稿。

断了的肌腱丨作者供图

肩峰成形术后的肩峰丨作者供图

缝好的肌腱丨作者供图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病情轻的原因,这一次手术疼痛感少了很多,出院后,我一颗止疼药都没吃。

出院后我马上就去康复科报到,再次见到熟悉的医生,他一眼认出了我,继而哈哈大笑。笑归笑,我相信全世界的医生应该都讨厌回头客吧,而我恰恰就是最奇葩的那个。

医生告诉我,有钩状肩峰的人不适合做手臂高过平面的运动,例如游泳、羽毛球、网球、篮球、高尔夫等。天啊,这话要是三年前听到,打死我都不会做开合跳了。我在家做开合跳,一次就是200个,右肩也是咎由自取啊!

奇葩总会和奇葩相遇

康复科里,遇到好多肩袖损伤的病友,经常互相打个招呼,交流下康复心得。

那天,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拿着根木棍儿(肩袖损伤康复的必备武器),走到我面前,问:“你也是肩袖损伤?”

“是啊,你也是?”

“对啊,我3月8号刚做完右肩,等到6月8号,我还得来做左肩呢。”

我吃惊得下巴都脱臼了:“你两边都要做手术?”

“咋啦,不会你也是吧?”

“我三年前做的左肩,4月8号做了右肩。”

“哎呀妈呀,太有缘分了,来来来,咱俩加个微信吧。”

医生说,自己从医以来只遇到三个左右肩都做过手术的病人,其中两个竟然奇迹般遇到了。

看吧,世界真奇妙,奇葩总会和奇葩相遇。

虽然我的工作是编剧,但是这样的剧情,真编不出来。

医生点评

孙亚英|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运动医学科住院医师

肩袖是由四根肌腱组成的袖套样结构,包裹肱骨头(大臂骨的最上端部分),是维持肩关节稳定、协调关节活动的重要解剖结构。肩袖撕裂是常见的肩关节运动损伤。文中作者是由于突然的外力牵扯,导致左侧肩袖撕裂。撕裂部位会引发疼痛,关节活动受限,很难自愈。

肩袖撕裂治疗手段可分为保守治疗和手术治疗,其中,只有手术治疗可以对撕裂的肩袖进行修补。作者接受了手术治疗,术后通过积极的康复锻炼,最终“恢复到术前状态”,这不仅与主刀医生精湛的技术有关,也与患者没有讳疾忌医、一拖再拖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发病后及时看医生,谨遵医嘱,严格执行术后康复策略,才能保证疗效最大化。

在临床工作中,还有相当一部分的患者是慢性撕裂。经年累月的活动对肩袖造成磨损,引起疼痛和活动受限,所以,许多中老年人常挂在嘴边的“肩周炎犯了”,其实也可能是肩袖撕裂。

肩周炎又称冻结肩、五十肩,虽然和肩袖撕裂都有肩关节疼痛和活动受限,但二者却有本质上的不同。肩周炎是肩关节囊的无菌性炎症导致的疼痛和关节僵硬,治疗手段主要以消炎止痛为主,并且要多拉伸肩关节,缓解僵硬;而肩袖撕裂后,患者要尽量避免活动,减少加剧撕裂的风险。

在中老年人群中,大部分肩痛的患者其实都是肩袖撕裂,而肩周炎的比例并不高。因而当肩膀出现持续疼痛时,及时就医,明确诊断,才能争取治疗的最佳时机。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单雅莉

编辑:路畅

本文来自果壳病人(ID:health_guokr),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health@guokr.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84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