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云南野象集体北上40天后,最丑恶一幕发生了!

subtitle
北美留学生日报 2021-06-09 23: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周末开始,象群北上的事儿沸沸扬扬传开了。

先有杭州3只豹子出逃,后有云南西双版纳象群集体离家。

说2021年是动物出走元年都不为过。

虽然隔着大江南北,网民们仍是为这些动物们操碎了心。

根据最新消息,继6月2日晚上15头大象连夜进入昆明市晋宁区双河乡后

一路北上的象终于掉头向南了

食诱加上围堵的方式奏效了。

原本一起出走的总计有17头象,由于两只老象早早脱离返回了西双版纳,如今共计15头。

在象群北上的过程中,一度距离人类居住的主城区十分接近。

3日凌晨两点,昆明双河乡附近村民收到预警,象群离村子只有几百米的距离。

在双河乡通往晋宁区主城区的道路上,数十辆重型卡车严阵以待,准备阻拦象群行进。

新京报

昆明市邻近区域全面启动布防。

封路、交通管制,可见已是十万火急。

从西双版纳一路行进到昆明,

象群一路逛吃逛喝、自在撒泼,彻底享受了一把无人约束的“自由行”。

这事儿还有一个网传版本

原本是17头大象出走。

象群负责领路的老头象死了,新上任的小迷糊头象迷了路。

走到普洱,队里两头老象终于惊觉不对劲,也没喊头象,两头象独自就回了版纳…

剩下一群愣头青继续傻逛。

故事给吃瓜群众留下了无数想象空间。

象出没在云南并非新鲜事,但如此长距离的北迁还是第一回

新华社新闻

从4月16日它们进入玉溪元江县算起,一路象北,旅途40余天,沿路500多公里

一开始,大家还停留在远程吃瓜猎奇的阶段,

毕竟一场真实的象群奇幻之旅在上演。

直到后来,这场大象北上与人息息相关,

演变成一场随时可能失控的紧急事件

人们惊觉,这不是只存在于镜头里的动物世界。

它真实到,你出门的工夫,家可能就会被象闯入毁了…

沿路村民的农作物被肆意啃食、沿路的商铺仓库遭到破坏。

截至5月底,象群在元江县、石屏县共肇事412起,直接破坏农作物达842亩,初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近680万元

虽然人员被紧急疏散没有伤亡,屋舍损失还在持续扩大。

玉溪红塔区的新寨村箐沟,看管鱼塘工人的宿舍被“一锅端”

粮食都被象吃了,屋里的各种家具设置也都被破坏个精光…

6月1日下午,象群闯进山上一家康复院超过半小时,

69岁的康复院老人由于腿脚不便没能第一时间退至安全区,只能躲在床底不敢出声

这才是象出没后的真实样貌。

象群入村

别忘了,体量庞大的野生象,绝对不是人类的萌宠

当象群真的出没在人类起居的环境中时,再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恐怕也无福消受了。

昆明、玉溪两地投入应急处置人员及警力675人,应急车辆62辆,无人机12架,昆明储备象食10吨。

如何避免已经和人类距离越来越近的人象冲突,才是当务之急。

然而有人却先从这全民聚焦的事件里,看到了商机

象群北上的消息引发全民关注的热潮后,出现了一波追象的“另类主播”。

他们踩好了地点,一路尾随象群的脚步。

“来来来,菠萝拿来一个,我给你看一下,我们云南的菠萝是怎么吃的。”

说罢,捡起象群吃剩的菠萝,当场踩碎后食用…

先不说这样的吃相难看,作秀低俗。

追象拍吃播的行为,在安全上也存在极大的隐患。

万一遇到大象折返,有可能会引发人象冲突。

追象直播中,还有捡大象粪来博眼球的。

甚至当象群靠近村落时,不少人聚集在交通管制点附近围观。

从众者之多,达到两三千人。

直播行业追热点无可厚非,但只为满足观众猎奇心理的无下限操作,

却在带动更多的人向流量靠拢,传递这背后扭曲的行为逻辑

金钱面前,命可以冒风险。

当直播的播主发现追象真香,潜移默化中就会产生从众效应,更多的人开始模仿。

前有已故海南女子疑似阳台外高危直播,后有播主在印度皱眉喝下浮尸的恒河水…

图源:网络

当视频变成新的财富密码后,直播正在做一切观众不敢做不想做的事,来满足不同受众的猎奇心理。

罗翔老师有一句名言:

“你的身体如果完全属于你的话,必将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和欺凌”。

用在这里,不无道理。

然而弱者用身体来换取金钱的过程里,

为了流量蜂拥而至,做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

这样的价值观输出势必会造成一定的不良效应,也模糊了新闻焦点。

象群北上事件里,我们该关注的不是这些“以身犯险”来赚钱的人,

而是象的行为、以及如何让事态回到正轨。

野生象群究竟为什么要集体一路北上?

首先,西双版纳栖息地热带雨林覆盖面积减少的说法是不成立的

根据卫星地图数据显示,2020年版纳全州森林面积155.5万公顷,热带雨林面积只增不减。

但有说法称,正因为森林覆盖率和郁闭度提高,反而导致了亚洲象易取食的植物不断退化

简单来说,大象食草,森林茂密林子里却基本不长草了。

这或是导致象群外出寻觅食物的内在原因。

其次,由于象在增多,森林食物不足,它们的食性也在发生变化

一些象开始对农作物产生依赖,把农田农地当成新的栖息地。

和人一样,从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尝过农民种的苞谷、玉米,

一路吃过芒果、菠萝,翻食了村民家里的盐…

大象们找到了自己的快乐星球,更不想回到原来对它们而言“贫瘠”的森林。

景洪市林草局亚洲象检测员

大象是很聪明的动物,象脑的发达程度在陆生动物中仅次于人猿。

还特别认死理,一根筋。如果不是迷路,恐怕不找到新的栖息地不会罢休。

就这样,大象们越走越远,离保护区也越来越远。

而我们面临的人象冲突也越来越多。

在云南,每年都会发生野象伤人事件。

2017年8月,西双版纳勐海县野象攻击致母子二人死亡;

2018年2月,普洱市两名训象员被野象象群攻击,一人遇难;

2020年7月,16只野生亚洲象曾进到普洱市的大寨村,造成1人死亡;

2020年8月,普洱市澜沧县对外通报又一起野象肇事致人死亡事件;

那些桩桩件件外人眼里的猎奇,可能是当地人心里久难平的痛。

有人疑惑,为什么不早些强行人为介入,把大象运回去?

想让大象回到原栖息地,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如果大象们可以直接被麻醉、一头头运回版纳的话,如今也不会一路闯到昆明地界。

根据研究,大象记忆力持久,且极为记仇。不仅能记住伤害自己的人,也能记住伤害象群成员的事件。

一旦被大象记仇,几个月、十几年、二十年后复仇都不晚。

动用麻醉枪,象群成员很可能会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为此埋下之后的人象冲突

因此,想要移动象群,一般不建议采取强行转移或安置,往往会造成人员或是象的伤亡。

最理想的状态是,通过食物引诱、人为静态围堵等手法,

慢慢让象群修正方向,从而返回。

以最低的代价,最小的冲突,换取象群回家。

这也是15头仍在路上的大象们最好的归宿。

如今象群转向已经预示着好兆头,希望象群能够早日回到它们应在的栖息之所。

也希望这一路上,人与象可以保持安全距离。文明关注,互不相扰。

最后,停止搏命直播、哗众取宠的小丑行为吧。

围观笑客眼里的一则趣闻,可能是当地人一场实实在在的灾难

那些被野生象毁掉的家园里,也藏着心酸的眼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5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