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3岁离婚后,她用5年时间种出100万株绣球开满山谷:种花亦是疗愈

subtitle
有品生活 2021-06-09 19:5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 | 借宿

ID | jiesu2021

34岁那年,孙敏在成都近郊找到了一片荒地。

她和两个擅长种花的小伙伴一起,在近500亩荒地上种下了70多种绣球。

去年5月,历经4年的养护,山谷里的绣球花开满了山野。

来到山谷里的姑娘们脱掉了高跟鞋,赤脚踩在花间小道的苔藓上,露营、画画、看露天电影、开不插电音乐会······

大家亲切地称呼孙敏为「谷主」。没有外出工作项目的时候,她大部分时间都独自住在山谷里的小院子里。一个人画画、看书、或是搞自己的艺术创作。

只要来过鹿野花塔的人,都会羡慕「谷主」的生活。

但事实是,她也曾面对失败和低谷。直到高压的城市生活、漫长的高强度工作,让她的双腿积劳成疾。她决定放弃北京的生活,回到乡村之中。

一路走来,她并不后悔自己做出的每一个人生选择:

「除了身体病变的痛苦,其他痛苦都是价值观造成的,都是不存在的。 至于精神的困境,可以通过缓慢而坚定地做一件事而获得‘出口’。」

1。

租下一片山谷

安放自己后半生的梦

早些年,孙敏在北京从事时尚摄影行业,经常为一些国际品牌拍摄艺术创意片。

2015年秋天,因为离婚等一系列的变故,她放弃了曾经的时尚摄影事业,回到成都重新成为一名独立摄影师。

33岁,一切从头来过。

刚刚离开北京的那段时间,她曾患上了轻度的抑郁症。一个人在乡村的夜晚,她读到宁远文章里的那句: 「沉重的事,要轻轻放下;而温暖的事,要郑重举起。」

那一刻,虽然眼角有泪水流过的痕迹,但她不再感到悲伤。

为了尽快走出低谷期, 她决定去做一些温暖的事。

她和朋友们一起,以在成都三圣乡的一个小院子种花为起点:从欧洲月季到无尽夏绣球,再到现在许多小众品种的美丽绣球。

植物给人的疗愈作用是惊人的:

她一边享受着小院儿给她带来的温暖,一边谋划着要找一个更大的地方,造一个更温暖的梦,安放自己的后半生。

经过一年多的寻觅,孙敏在距离成都1.5h车程的龙门山,发现了一片荒芜的山谷。山谷中有一小片沼泽地,里面也长满了浮漂草,水质浑浊。

但在暮光之中,她登上了山谷高处。从山顶往下看,山谷的地形像极一个鹿角的形状。

「鹿生于野,而心澄明。」 在她的人生历程之中,「鹿」一直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代表着与世无争的宁静,也指引着她内心世界的重构过程。

那天傍晚,她在山顶站了很久很久,望着眼前的野花、杂草、泥沟,下定决心要让这片荒地开满花朵,并给山谷取名为「鹿野花塔」。(花塔是山谷原本的名字)

△ 开荒、播种

山谷整体占地接近500亩。种下的绣球一共有70多个品种。花苗一部分是在疫情前几年从国外进口的;一部分则是自己培育的。

开垦、播种、日常维护的工作量巨大。但她并不着急。因为对她而言, 这不仅仅是重建山谷的过程,更是她自己的一次「自我重建」。

在开荒、种花的同时,她也没有停止自己的影像艺术创作。

作为一名女性摄影师,她的拍摄对象大多都是女性。不同于以前的时尚摄影作品,她不再追求外界对时尚的定义;转而更加关注女性精神的视觉表达。

无论是知名女性、国际超模,还是普通的女性,在她的镜头下总能展现出连模特本人都未曾见过的一面。

△ 孙敏在成都的摄影展

比起本身容貌美丽与否,她更关心人物和周围的环境是否融合,并在快门按下的那一瞬间产生微妙的化学反应。

在她看来,人,是可以和自然对话的:

「我从小成长在乡野,天空的云层,雨后的花朵,清晨的光线,从野草里闻到的气息,都是我创作时灵感的来源。」

△ 后期作品《归乡》与早期的时尚摄影作品风格迥异

2。

种花的5年

是孤独又疗愈的5年

孙敏喜欢绣球花的花语—— 「爱与永恒」 ,便决定在一整个山谷之中都种上绣球。

为了不破坏生态,山谷里原生的植被被保留了下来。

刚开始的一两年,由于土壤的营养状况不佳。种下去的绣球一直都处于小幼苗的状态,孙敏和小伙伴们只能慢慢改良土壤,培育花种。

在后续花朵的养护过程中,她们也坚持原生态种植:不使用化肥和化学除草剂,坚持人工除草,用草木灰进行堆肥来为土壤提供养料。

△ 人工除草

山谷中心有一块沼泽地。从上游流下来的水源并不干净,水池长满了浮漂草。她们从源头开始梳理水网,并在水池里种上了可以净化水质的植物、石头。

沼泽就此变成了清澈的湖泊,湖心还多了一个水滴形状的小岛。

孙敏说:「这是山谷的一滴眼泪。」

不过,眼泪并不一定代表着悲伤,也可以是看见美好的事物而留下的泪水。

△ 俯瞰小岛:鹿角花海中流淌的一滴眼泪

有会茶艺的朋友来,岛上便会有一场品茶雅集;有会厨艺、会拍照的朋友来,岛上便会搭起帐篷,或是摆起餐垫······

山间小道多泥泞,她便让村民们在路上铺满野生的苔藓:

她希望来到这里的女孩们,都能脱掉高跟鞋,忘记城市里的一些束缚,光着脚丫和大自然零距离接触。

在等待鲜花绽放的日子,她还等来了自己在三圣乡的院子被拆除、膝盖受损的消息。

医生说:膝盖的问题,很有可能在之前她每天连续10几个小时工作的那些年,就埋下了隐患,只是近些年才爆发出来。

于她而言,「种花的五年,是孤独又疗愈的5年。」

这里的孤独不是一种负面的情绪,而是感觉到自己需要断舍离掉一些声音,需要跟这个世界保持一种美好的距离。

△ 孙敏独居的山谷小院

秋冬季的时候,她一个人住在院子里。

有一天早上,气温只有零下一两度,她推开自己小院的房门,只见整个山谷都被白雪覆盖。一些花朵已经变成干花,被封存在厚厚的白雪之中。

那一幕让她想起一句话: 「如果你也曾独自面对过生活,你可以去看看那些度过了冬天的花草。你会发现,即使在严冬之中,它们也是在奋力呼吸的。」

3。

虽然我一无所有

但山谷的生长必须

顺应自然的次序

去年6月,绣球花开满了整个山谷,成群结队的蝴蝶也被花朵吸引而来。

有男孩特意在花海之中布置了一场浪漫的晚宴,只为了给心爱的女孩一场完美的表白。

络绎不绝的女孩也在无意间发现了这片宝藏山谷,穿上了自己最美的那条连衣裙,手捧比自己还大的绣球,在草地上奔跑·····

△ 图片来源:小红书@萱

到了晚上,只需一场露天的电影,就能让寂静了好多年的山谷在夜晚也热闹了起来。

虽然绣球花四处都有,但像鹿野花塔这样一整个山谷近500亩地都开满花的地方却并不多见。

这里的绣球品种达到70+多种,是西南地区最大的立体绣球花基地。

无尽夏新娘花期较长,颜色非常淡雅;虽然花朵比较淡,但好在从头到脚的枝丫都能开花。

花手鞠属于重瓣绣球,花开得浓密且大。颜色也更加艳丽,多为蓝色或是粉紫色。还有舞孔雀、还有像万华镜······

今年的夏天来得比较早,绣球花盛放的花期提早到了5月15日到6月15日之间。

孙敏在山谷里守着满山谷的绣球,每天跟想来看花海的朋友们报道绣球盛开的情况。

除了要解答大家的问题,她还得一遍又一遍地跟大家解释:

「山谷里没有住宿,其他的一切配套都还非常朴素。露营只能白天,因为晚上这里既没有洗漱设施,也不能使用明火。」

目前,她在山谷里的小院子还在重新修缮。提供给客人的住宿配套设施完善也还需要一定时间。

因为满山绣球而来的客人慢慢多了起来,很多大型文旅、地产公司看准了时机希望完成一条龙服务。

但这5年来,除了鲜花和花苗的售出之外,山谷并没有增加如酒店、餐饮等商业消费项目。关于山谷的营收,孙敏并不着急。因为她相信:只有可持续发展,才能让山谷走得更远。

她还贴心地给客人们制定了山谷周围吃喝玩乐的攻略,给山谷周围的业态「引流」: 「我只是一个种花人,还是需要老老实实先把花种好再说。」

附近的村民们不仅是把土地租给她的「地主」,同时也是花谷里的「侍花人」:

「他们会对比自己种地,和把地租给我们种花,然后来这里工作的经济效益。慢慢地,他们也开始尝试吸收一些美学上的东西;我们也从他们的身上学习到了很多。我很喜欢这样的相处状态。」

除了和村民们的日常接触,时刻陪伴在她身边的只有她养在院子里的3条狗狗。

其中,默先生是她从当地村民手里买下来的。当时,村里有个农家乐想买一只看门的狗。孙敏不想让几个月大的默先生一直被拴在门口,便说:「我想带他去山里。」

或许是因为她给了默先生自由;默先生便用亲人般的陪伴,守护在她左右。

天气不好的时候,她的膝盖疼得厉害,只能坐在轮椅上工作。默先生会在清晨和傍晚的时候自己去山谷里巡视一圈,确认没问题之后再回到院子里。

△ 在山谷里巡视的默先生

若是她自己的腿好一点,想去山谷里看看,默先生便会成为她的拐杖,让她支撑着自己的背走路。

△ 这是去年的花朵,今年的绣球比去年更大、更美

最后,她在电话那头对我轻声说道:

「这两天,山里的花都开好了。

走在自己培育出来的花海之中,

我时常觉得自己是被这个世界爱着的,

也希望把这份爱意传递给更多来到山谷里的人心中。」

文中图片来源:孙敏、柴生摄影事务所、丸家、远家

文娅、PPengjin、成都周边游、小红书用户@萱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比喝可乐还容易胖的酸奶,好多人却拿它们减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7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