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有“关公再世”之称的南北朝第一猛将,是个失败者

subtitle
发带月亮 2021-06-09 19:3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公元573年形势图

南北朝的关羽

公元573年,南北朝。

南方陈国派老帅吴明彻率军北伐,目的是夺取淮河控制权。

四月,在秦州与北齐援军相遇,双方摩拳擦掌,大战即将开始。

北齐军来势汹汹,前锋营都是大力士,人高马大,号称“苍头”、“犀角”、“大力”等,不用打,这绰号先吓死你。

最出名是有个西域胡人,神射手,弓硬箭长,百发百中。

陈军听到这一帮人这么厉害,胆气先去了一半。

吴明彻深知三军夺气的道理,只有灭了这支部队,才能提振士气,击败敌人。

他把猛将萧摩诃叫来,鼓励道:“如果能干掉这个胡人,敌军士气必衰,将军你就是关羽!”

萧摩诃说:“给我指明这个胡人在哪,我必为元帅斩杀此敌!”

两军对阵,降卒给萧摩诃指出那个胡人:“就是他!”

吴明彻亲自倒了一杯酒给萧摩诃,他一饮而尽,飞马直冲齐军阵营。

那胡人也冲出阵前十来步,正引弓搭箭,摩诃手一扬,一枚铁鋧——就是飞刀——闪电般击中胡人的额头,应声而倒。

齐前锋营十几个大力士冲出来,只见萧摩诃跃马挺枪,疾风骤雨般飞驰而过,拼杀数合,那十几人全部被他斩于马下!

陈军齐声呐喊,斗志百倍,吴明彻趁机发起总攻,齐军将士见萧摩诃天神般勇猛,无不丧胆,全线溃败。

吴明彻乘胜前进,七月,拿下仁州,进逼淮南重镇寿阳。

吴老元帅用兵高明,发现齐人斗志不强,立即加大攻击,亲自披甲上阵,鼓舞士气,陈军一鼓作气,攻克了寿阳。

至此,陈军成功占领淮河两岸,不再北进。

北齐与宿敌北周打得不可开交,无暇南顾。

南线暂时无战事。

吴明彻、萧摩诃这一对将帅的完美组合,名震天下。

萧摩诃

千闻不如一见

550年,南方是萧梁的天下,爆发了侯景之乱,大将陈霸先起兵讨伐侯景。

十八岁的萧摩诃在这场乱战中横空出世,总是单骑出战,锐不可挡。

几经周折,年轻的萧摩诃被陈霸先手下侯安都收为部将。

南征北战几年,萧摩诃已成为勇冠三军的先锋猛将,斩将夺旗,英名远扬。

556年,北齐军杀过了长江,陈霸先率军在钟山与之对抗,杀了上千只鸭子,和米煮成鸭肉饭,用荷叶包上,作为最后一餐干粮,与齐军展开决战。

侯安都对萧摩诃说:“你骁勇非凡,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今天可要努力!”

萧摩诃笑道:“一定让将军您看一看我的本事!”

双方交上手,仗打得非常艰苦,乱战中侯安都摔下马来,齐军四处围上。

千钧一发之际,萧摩诃一人一马,声如雷鸣,势如狂风,直冲向齐军,挡者披靡,杀开一条血路,硬是把侯安都救了出来。

南军陈霸先亲自上阵冲锋,人人奋勇,终于大胜。

齐军死伤无数,高级将帅四十六人被俘,士兵渡江逃跑被淹死的,尸体流到京口,把水面都遮满了。

这一仗打下来,南方稳定,陈霸先的实力更加强盛。

第二年(557)替代梁朝,建立了南北朝南方最后一个政权陈国。

南北交战的转折点

北周与北齐拼了几十年,终于在577年,北周灭掉了北齐,一统北方。

南陈趁着北方没安定,再次由吴明彻挂帅,北伐,攻打军事重镇彭城,萧摩诃又是军锋。

他故伎重演,只率十二骑精兵,直杀进北兵营寨,亲手夺下北周军大旗,周军胆破,望风披靡。

主将梁士彦退入彭城,婴城固守。

陈军战船顺淮河到达,挖开清河的水,困住彭城。

外围修成大偃,战舰林立,团团包围了彭城,形势大好。

周军派大将王轨率军增援,王轨没有正面交战,而是虚晃一枪,率军直接插到淮河与泗水的交汇——清口,在两岸筑城,水里竖起大木头,又把上百个大车轮用铁链拴起来,沉入水底,要切断陈军水军退路。

这一招好毒辣,陈军得到消息,大为慌张。

萧摩诃急急忙忙对吴明彻说:“王轨锁了下游水路,现在敌军在河岸筑城。趁他们还没完成,请元帅派我率军攻打,不让他们站住脚跟,水路保住,才是上策。要是敌军城修筑成功,我们就只能做俘虏了!”

陈明彻百战百胜,名震天下,这些年自我膨胀。

人一骄傲就特别听不进别人的话,那几天背上老毛病发作,痛得坐卧不安,听了萧摩诃的话,焦躁起来,吹着胡子喝道:“冲锋陷阵,是将军你的事!长算远略,是老夫我的事!”

你少给我多嘴!

这话绝情,萧摩诃变了脸色,退下。

十天后,周军下游的城修筑完毕,水路断了,形势大逆转。

淮南大败

后周看到局面好转,增援兵力不断到达。

陈军将军们纷纷建议:准备撤退,先挖开围堰,靠着水势巨大,把船冲到淮河下游。

萧摩诃再次请命:请吴明彻率大军先撤,萧摩诃率精骑兵来回护卫,一定可以顺利撤军。

吴明彻明白自己贻误战机,就对萧摩诃说:“老弟你这个计策,是不错。但我军步兵多,我是三军司令,必须率军殿后。你还是率领骑兵先走,不得延缓!”

摩诃连夜率八十精骑为先锋,骑兵全部出发。

第二天,吴明彻破偃放水,船只顺水下行,到清口水势渐缓,被铁锁车轮拦住。周军占领有利地形,步步逼近,陈军全军崩溃。

精锐部队三万及无数辎重装备都被周军一口吞下。

只有萧摩诃等几个将军率的数千骑兵逃回。

吴明彻成了俘虏,北周人很敬重这个老帅,还封他个郡公。

吴老将军忧愤羞愧,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没多久死了。

这次战争,南陈先胜后败,南北方原来势均力敌的平衡被打破了。

北周军越来越强,连战连捷,南陈局面越来越局促,丢掉了淮河防线,退守长江。

自古守江必守淮,困居江南的南陈,被灭是迟早的事了。

国破家亡

581年,后周权臣杨坚夺权,建立大隋国。国力蒸蒸日上,对南陈形成压倒的优势。

公元581年形势图

582年,陈宣帝去世,陈后主陈叔宝继位,弟弟陈叔陵叛乱。

关键时刻,萧摩柯出马,带几百人,就把叛乱人马平定下来,斩了陈叔陵。

陈叔宝封萧摩柯骠骑大将军,把陈叔陵的财产全部赏给他。

过了几年,589年,隋军看到条件成熟,几十万大军全军进攻南陈,大将贺若弼渡过长江,进取钟山。

萧摩诃建议:敌军孤军深入,乘其立脚不稳,快速进击,一定能胜。

但陈叔宝就是不同意。

等到隋军主力过江,陈军才摆出几路人马应战。

萧摩诃又得到消息,陈叔宝和他的妻子私通上了,更是不想打。

几场战役打下来,陈军全败,萧摩诃被俘。

萧老将军已快六十了,贺若弼见到闻名天下的勇将,要试试他的胆,喝令推出斩首!

老将军百不改色,从容自在。

贺若弼佩服,改容以礼相待。

陈叔宝也被捉了,萧摩诃请求贺若弼:“我是个囚徒,只希望见故主一面,死而无憾!”

见到叔宝,摩诃跪地大哭,又取来食物献上,告别而去。

隋文帝杨坚听说后,很感慨:“真是壮士!一个人能做到这样,真是难能可贵!”

于是封萧摩诃仪同三司,跟随杨坚第五个儿子杨谅到并州。

死于战场

隋文帝对萧摩诃这类降将,总体不错。

萧老将军的儿子作乱,有关部门要追究他的责任,文帝说:“一个年青人,被人蛊惑利用罢了,和萧摩诃没有关系。”

放过一马。

萧摩诃郁郁寡欢地过着无聊之极的日子,不知会不会想起当年金戈铁马的战斗生涯?

604年,文帝去世,太子杨广继位,用杨坚的名义给杨谅诏书让他进京。

杨谅当年和老爸有约定:如果我用诏书征你进京,会在敕字旁另外加一点。——这是暗号。

杨谅看诏书没有暗号,知道是假的,决心不服杨广称帝,起兵造反。

他很看重萧摩诃,问他的意见,本来心有不甘的老萧将军,虽然七十三岁了,还是赞同。

只是此一时彼一时,杨广统治着整个强大的国家,区区一个并州,不是对手。

几个月的时间,并州兵就被隋军大将杨素灭了,萧摩诃被杀。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