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儿子杳无音讯19年,儿媳说他外出打工,其实是“躺”在自家后院

subtitle
汉宫寻飞燕 2021-06-09 16:4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昔日戏言身后事,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两口子过日子能不能长久很大程度要看两个人性格是否相近,一个急脾气对应另一个急脾气很容易导致两个干起火来,一个慢脾气对着另一个慢脾气的话,那日子很有可能过得十分的乏味,感情需要培养,需要彼此为了这个家庭的良性成长做出自我的牺牲和改变,可凡事总会有例外,有的夫妇二人成双成对携手到了白头,有的夫妻两口却因为种种原因最后反目成仇甚至于对着自己最亲的人痛下杀手。

“化粪池的白骨”

2020年10月6日,陕西省榆林市夏津县的一户普通人家的外围拉起了一层又一层的警戒线,警车,特勤车,消防车将这户平淡无奇的房子围得水泄不通,赵警官戴着口罩穿着胶靴跳进了吴某家的化粪池,连捞带挖的收集者死者李光浩的骨骸,距离收集尸骨结束还一支左腿的胫骨,犯罪嫌疑人吴某眼神慌乱中带着几分绝望地看着自己的丈夫从粪池中捞出,这一刻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为什么要杀了你的丈夫,说说吧!”审讯室里两位负责审查的公安人员正在加紧对吴某做着笔录,吴某显得很放松,来到这种场地在他梦境中已经预演过无数遍了,甚至还包括自己被押到枪决现场,或者被法警绑缚在死刑台上被化学注射的执行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已经做好准备了。“我不知道,我也忘了都过了19年了,好像是因为他打了我吧!”吴某低下头左手扣着右手的指甲缝,面无表情地回答着。

“除了打你之外还有什么原因没有?”两位民警并没有因为听到吴某这种理由而感到吃惊,这种巨婴性格的人群在现代看来不在少数,他们想尽快把笔录完成,将所有材料一并交给检察院处理,这个案子没有什么复杂的元素在里面,尽快提审完毕让罪犯尽快得到一个结果,某种程度上也能尽可能减轻他们的负担,知道这场审问快要结束了,吴某还是流露出了些许的悔色,她还是咬着下嘴唇并不果敢地说了句:“没有了,尽快判我吧,死就死了吧,早死就行。”

“他叫李光浩”

李光浩家里不算富裕,只能说不是很穷,父母俩人拉扯这个儿子长大很不容易,38岁才怀了这么个儿子,光浩的头上有个姐姐,母亲怀他那会儿查计划生育查得很严,为了不被发现自己就躲回了娘家,从5个月身孕肚子已经非常明显开始,就把自己关在家里哪都不敢去,形同坐牢,不为别的就想着给老李家生个小儿子传宗接代,传递香火的重任在光浩父亲这里算是完成了,1983年的11月光浩出生了。

2000年,读完高中之后,爸妈不打算让李光浩继续考大学,一方面家里留的钱只顾上给他娶媳妇,另外李光浩自己的学习成绩也不太好,往上继续深造的打算他也没有想过,就决定听从父母的意见,托媒人在乡里给他们说门亲事。光浩生性老实,高中时代班里很多同学都已经开始谈恋爱了,他始终觉着早恋不是什么好事情,还是父母给找得最靠谱,毕竟说到底门当户对的两口子,日子过得才不别扭。

2001年初光浩妈托付的媒人给他说来了一门好亲,女方也是榆林的不过家在山沟沟那头,所以有些远好不好都提议让李光浩带着礼物上吴家走一趟,老两口别提多高兴了,一天到晚又是给光浩买衣服又是理发买礼物的,就等着明天能成。光浩不懂,只懂得听父母的话如果父母都高兴的话那么自己也就是高兴的,他不知道他这个未来媳妇会成为终结他性命的凶手。

“吴某的性格”

该怎么形容吴某的性格呢?她的全身上下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黄土气息,不接地气,讲吃讲穿,初中辍学,和自己母亲的朴实作风对比之下完全是反义词,没办法,亲父母就是容易养出懒儿女,她们养了两圈的羊,父亲是当地的种粮大户,家境还算殷实,自小吴某女儿视为掌上明珠一直想着将来给她寻一门好的人家,无奈女儿不是嫌丑就是嫌矮,这回瞅见李光浩虽然听说家里条件不算多好,好在小伙子人长得浓眉大眼挺精神,想来想去一直挑可能最后只剩下更赖的了,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嫁到李光浩的前三个月,还沉浸在新婚带来的幸福感中,像极了刚刚陷入热恋的男女怎么看对方都是对的,甚至连缺点也会当成闪光点去看,可婚姻怎么可能跟爱情同比,过了三个月之后,矛盾就开始逐渐显出。

媳妇嫁到婆家什么都不干,每天最晚的起床饭端到脸跟前才会动筷子,什么活儿也不干全让自己的公婆来做,时间长了公婆公爹也后悔了,可是彩礼什么的都花完了也算是给儿子应尽的义务给尽到了,老两口受不了这气就收拾包袱回了老家,留下新房给光浩夫妻俩住。得知父母被气走的光浩从爹娘搬走之后就没日没夜地开始跟吴某吵起架来,每天两个互相都看不对眼,甚至觉着对方呼吸都是错误,终于在2001年11月冬天的一个晚上悲剧发生了。

这一天光浩喝了点酒回到了家跟吴某说日子没法过了,明天自己就跟同村的朋友准备去西安打工去,以后就留得吴某一个人轻松自在,得知此事吴某火冒三丈把这今天积压的情绪全部发了出来,对着光浩一顿骂。恼羞成怒的李光浩抡起巴掌打向了吴某,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打人,知道犯了错也不敢再逞强回卧室倒头就睡。

长这么第一回挨打的吴某,哭了一夜都消下去这恨意,一冲动就拿着根绳子悄悄摸进了光浩的屋子,使尽全身的力气把他给勒死了。连夜把尸体扔到了化粪池,半年后李光浩爹妈再来问时,她只谎称李光浩去外地打工并且两个人已经离婚了,爹娘都是老实人没有怀疑过什么,可是一连等了19年都没有得到过儿子回家的消息,知道状况不对之后,两口子找到了派出所报案。

19年后,当光浩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白骨喧天的搁置在裹尸布上时,已经悲痛欲绝,她后悔自己为什么当初要急着要给儿子找一门自己都没底的亲事,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婚姻是神圣的,但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不是因为年龄到了着急为了结婚就必须随便找一个根本不了解的人携手步入殿堂,即使后续不会有像上文说的那种惨剧,两个人因一时冲动感情破裂也是经常发生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7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