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唉,太失望了

subtitle
陀螺电影 2021-06-09 15:38

在熬夜看完《招魂3》后,失望难以言表。

于我而言,温子仁执导的《招魂》前二作不仅是出色的恐怖类型电影,而且也是在迷影生涯中对我起到了极大启蒙作用的作品。

正因如此,这部系列最新续作在水准上的巨大滑铁卢让我很难接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招魂3》海报

当然,在这之前,“招魂电影宇宙”中一部接一部毫无看点的流水线烂作早已将观众的信任挥霍殆尽。

温子仁作为这盘大棋最初的策划者,在完成两部正传作品后就转型去拍好莱坞超A级制作,此后的所有“招魂宇宙”恐怖片,温子仁都只挂名监制。

/ 温子仁

在他退居幕后的同时,实际的导演工作则交由他亲自提携的一众新人导演来具体落实,如温子仁原本的御用摄影师、也是《安娜贝尔》的导演约翰·R·莱昂耐迪,《安娜贝尔2》的导演大卫·F·桑特博格,《修女》的导演科林·哈迪,以及《哭泣女人的诅咒》的导演麦克尔·查维斯——这部砸招牌新作《招魂3》的导演,也正是此人。

/ 麦克尔·查维斯

这些招魂系列衍生作品的共同特点是,虽然它们并非温子仁亲自执导,但在作品中却处处充斥着温子仁的“鬼影”,或者说是“既视感”——

导演们总是致力于模仿甚至复刻温子仁的风格,试图达到温子仁作品的那种震撼力,但因为导演水准的无可逾越的差距,这些尝试通常以自取其辱式的失败对比告终。

/《招魂3》剧照

查维斯便是招魂宇宙系列作品导演中典型的“温子仁wanna-be”,无论是他的前作《哭泣女人的诅咒》,还是如今这部《招魂3》,都有着非常明显地对温子仁作品的模仿痕迹。

因此,要想深入分析《招魂3》究竟为什么是一部极度失败的续作,自然首先要将它与前两作的成功之处进行对比。

/《哭泣女人的诅咒》海报

首先,温子仁的作品都是面向观众的标准类型片。

他的恐怖片,不管是“潜伏”系列、“招魂”系列还是《死寂》,都并非扎扎实实营造氛围、从而在心理上使观众感到畏惧的那类作品,而是穷尽各种手段惊吓观众,给予观众酣畅淋漓的两个小时观影体验的娱乐之作。

人们半夜抱团去影院看这样一部电影,心态正如去迪士尼乐园坐过山车一样,为了享受一段惊险刺激的旅程。

/ 《死寂》海报

而这,也正是温子仁的电影如此受欢迎的原因。他后来执导的大片,诸如《速度与激情7》《海王》,虽然看似与之前的恐怖小片有着巨大的类型转变,但其实,它们的内在机制是一样的——落脚点就在一个“爽”字。

“爽”的实质就是通过各种方法调动观众的情绪;而在恐怖片中,最能集中反映这一点的就是“jumpscare”的设计。

(编辑注:“jumpscare”大意是恐怖片中那些突然冒出来吓你一跳的设计)

/《速度与激情7》《海王》海报

温子仁显然深谙其道,他非常擅长使用欺骗性的视听语言来转移观众的视线,借以暂时掩盖jumpscare的爆点,而后再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和时间点猝不及防地惊吓观众。

《招魂》的捉迷藏,《招魂2》的修女画像,都是这样的段落。

/ 《招魂》剧照

虽然他的作品都靠jumpscare来直白地吓人,但这些恐怖桥段的创意都是独一无二的,观众从不会在温子仁的作品中感受到“套路”和敷衍,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

/ 《招魂2》剧照

这也是狗尾续貂的《招魂3》所恰恰欠缺的,它不仅充斥着流水线恐怖片中常见的模式化内容,而且在模仿温子仁进行jumpscare设计时,因为导演镜头设计和场面调度能力的不足,呈现出的效果非常僵硬。

温子仁招牌式的jumpscare设计是:制造一个虚假的视觉焦点,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而后虚晃一枪,让观众以为事情已经结束,再突然杀个回马枪,从另一个角度完成惊吓。

/ 《招魂3》剧照

这最经典的一招,在《修女》有着明显的借鉴。

《招魂3》也同样使了这一招:Arne在墙上看到一个黑色地老鼠洞,他不断的试图看清里面的东西,镜头此时也在老鼠洞内部向外的视角和Arne向墙内看去的镜头之间来回切换,此时,观众提醒吊胆地看着这一幕,生怕老鼠洞里会钻出来什么东西,而没想到男主角一回头,鬼竟然从身后出现。

这其实是对《招魂》的背后拍手镜头的idea的模仿,效果却差之千里,显得相当刻意。

/ 《招魂3》剧照

而将讨论范围缩小至温子仁自己执导的《招魂》两部曲,情况又有所不同。

《招魂》系列电影开头的那段黄色的“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字幕卡,可以作为整个“招魂”宇宙的噱头和卖点的精妙的概括,也就是电影中的恐怖形象与真实事件之间的联系。

作为男女主角的Ed和Lorraine夫妇,在现实中有着同名同姓的人物原型。

/ 电影中的Ed和Lorraine夫妇

有着真实事件改编的加持和束缚,《招魂》的剧本写作便有别于一般恐怖类型片的异想天开的情节发展方向,而呈现出一种扎实严谨的态度,人物行动的逻辑更加紧密,塑造也更加立体真实。

而在利用恐怖事件作为类型元素惊吓观众的同时,电影也准备了一个纪实性的切入视角:我们可以看到这对“驱魔夫妇”调查恶灵附体事件的具体过程,录音、测温、一场场谈话,直到最后的驱魔,叙事详细地在受害家庭、驱魔人、教会等各个层面充分展开。

剧作发生的主要场景被牢牢地限制在了闹鬼的家宅之中,电影对宅内各个空间进行了详实地刻画,并在之后的恐怖段落中一一利用它们。

/ 《招魂3》剧照

空间上规整的同时,《招魂》的时间也非常规整:电影的开头就提出了“附身”的三个阶段,并在之后严格地随着闹鬼事件严重程度的不断加深来划分剧作的幕与幕,情节在良好的节奏把控中稳步推进,氛围和情绪一步步叠加,走向最后的高潮。

《招魂3》与之相比,就显得毫无章法。

电影中出现太多毫无存在必要的场景、人物和其它叙事内容,严重干扰主线的清晰性。

而同时,查维斯又采用了太多彼此之间联系不甚紧密的恐怖概念,如水床、浴缸、停尸间、地下室等等,又大范围地滥用了特效合成的视觉奇观,如身体浮空、肢体扭曲、僵尸、鬼脸等等。

/ 《招魂3》剧照

回想《招魂》的前两部,温子仁基本只在关键时刻让鬼怪现出真面目,这样才能保持它们形象的冲击力。

如此五花八门地展现奇观,又能有什么真正的力量?相反,它们游离在剧作之外,成为致命的干扰因素,让电影的风格变得混乱。

在《哭泣女人的诅咒中》,同样的问题也存在,查维斯太想设计出一个精彩的恐怖桥段,在很多地方用力很猛,桥段都已经脱离了整体,反而弄巧成拙。

而全片概念的中心支点——女巫的黑魔法——也像是为了剧作强加出来的设定,全无前两部中那种严谨的神学理论进行铺垫,显得杂乱而虚假,与“真实事件改编”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驰。

/《哭泣女人的诅咒中》剧照

在这一部中,我们甚至看不到“驱魔夫妇”进行任何严肃的调查和取证,亚裔助手只在片头和中间出现了几次,主线不顾一切地轻浮地推进,一如廉价的青少年恐怖片。

最可怕的是,为了继承前两作的“亲情”母题,《招魂3》加入了大量人物间的情感关系:

Arne和他的女友,Lorraine和Ed,甚至还有女巫和她的神父父亲。

/ 《招魂3》剧照

在前两作中,这些人物情感关系总是很自然地与剧作的主旨统一起来,比如《招魂》中母亲被附身想要杀死孩子是影片最惊心动魄的一层转折,而母爱的苏醒自然也成为高潮的最终节点;

《招魂2》中Ed和Lorraine之间的互相拯救关系,同样是深层文本的一大架构。

/ 《招魂》剧照

而《招魂3》呢?

设置了三对情感关系,唯一真正在剧情中发挥了作用的也只有驱魔夫妇,而且还是重复一遍前两作已经使用过了的idea——靠爱唤醒被附身的人。

如此累赘的设置之下,就算加上了Lorraine和Ed的闪回回忆,也比不上《招魂2》结尾的动人情感释放。

总之,太失望了。

/THE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