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号称“万物互联”的鸿蒙,到底下了一盘什么棋?

subtitle
酷玩实验室 2021-06-04 10:4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昨天,华为举办鸿蒙操作系统及全场景新品发布会,磨练两年的鸿蒙HarmonyOS,正式走到了台前。

华为终端特地发了一条微博,欢迎进入万物互联新时代

一个初生牛犊的国产操作系统,凭什么敢说“万物互联”?

酷玩以前写过介绍鸿蒙的文章,由于专业知识有限,经常会有人表示,很牛批,但看不懂。

狗哥做过一期科普操作系统的视频,也经常齐刷刷地出现“跑题了”、“听不懂”之类的弹幕。

坦白说,辛辛苦苦码字、做视频,最后大家都说看不懂,多少有点打击积极性。

但是今天,我还想从操作系统的“进化”,再讲一讲鸿蒙对我们到底意味着什么?

某种程度上说,操作系统就像一个“翻译”,是人和设备(电脑、手机、智慧终端)沟通的一种工具。

你需要设备做什么,首先需要通过操作系统“翻译”,才能下达指令,完成操作。

从这个角度来看,PC互联网时代,Windows让普通人用上电脑成为可能;移动互联网时代,Android和iOS则让普通人操作智能手机成为可能。

而下一个时代,将是万物互联的时代。小到手环、体脂称,大到汽车、电视机,世间万物都可以通过一个操作系统,与每一个普通人发生联结。

这个操作系统,就是HarmonyOS。

在未来,鸿蒙将会重新定义人、设备和场景之间的关系。

酷玩一遍又一遍地写鸿蒙,不是因为我是花粉,而是因为,我是中国的高科技粉。

只有掌握高新科技,才能站在是食物链顶端。

对于未来中国高科技的发展来说,做一个比安卓、微软更领先的,属于全新时代的操作系统,意味着在下一个时代,我们也许可以,悄悄地改变世界。

01

提起Windows,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应该是一幅画。

蓝天、白云、草地……这是Windows XP的经典壁纸,名叫“Bliss(极乐)”,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10亿台电脑屏幕,曾展示过这幅画面。

另一个数据是,XP系统正式运行了13年

Windows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时间回到1985年的冬天,微软刚刚交出自己的第一款图形界面化操作系统Windows1.0。

在此之前,电脑的使用者都是具备计算机知识的专业人士,通过命令行方式控制电脑。

你可以理解成,需要靠一串一串的代码来命令电脑,才能完成操作。

对那些聪明的程序员来说,依靠代码操作电脑,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但对普通人而言,光是想想就令人头秃。

而Windows则相当于把电脑指令甩到你面前,使用者通过鼠标,就可以完成操作。

这种“傻瓜式”操作,听起来非常容易上手吧。

但是很多划时代的产品,一开始总是很难被理解和接受。

就像汽车刚刚问世的时候,英国制定的“红旗法案”,要求机动车必须由3人驾驶,其中一人必须在50米以外摇动着红旗开道……

Windows1.0也没有人买账,大家纷纷抱怨,你微软不去搞复杂的命令行建设,反而去做简单的鼠标和图形界面,这不是自降身价吗?

幸好,微软顶住了压力,一边不断迭代,让Windows可以兼容各种软件,一边不断降低系统的复杂程度,让Windows覆盖更广阔人群。

1990年,Windows3.0问世。在内存上,他支持多任务处理,就像你可以同时运行Excel和Word,这一操作,被30年后的我们,熟练地运用到了办公室摸鱼上。

曾经的摸鱼神器蜘蛛纸牌

同时,Windows3.0推出了“开始”菜单的雏形——程序管理器,并很快推出多语版本,半年之内卖出200万份,打破了所有操作系统的销售记录。

1994年,英特尔奔腾CPU的问世,更是为Windows运行提供了保障,次年问世的Windows95,简化了“开始”菜单,增加了web服务器,可以拨号联网,与IE浏览器绑定。

时间来到1998年,互联网发展的东风,让集成了IE浏览器的Windows98一战成名,95和98双雄并列,微软一度占据了个人电脑超过90%的市场份额。

“Windows 就是上帝,一切都必须兼容 Windows。”

Windows也让比尔盖茨在世界首富的位子上,连续坐了13年。

随后的XP、Win7以及今天的Win10系统,都曾长时间“霸占”过人们的电脑。可以说,Windows改变了人与电脑的联结方式,以一己之力,将计算机从极客们的“玩具”,变成了人人可用的“工具”。

直到今天,微软仍是一家伟大的公司。

但唯一的遗憾在于,由于过度依赖Windows的成功,微软轻视了千禧年之后移动化的浪潮,以至于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变成了另一家公司:

谷歌。

02

1999年,36岁的安迪·鲁宾卷着铺盖,离开了风头正盛的微软。

这位后来被称作“安卓之父”的大神,曾在苹果供职,开发出了历史上第一个软Modem。所谓“Modem”,调制解调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猫”。

他还造出了今天智能机的祖师爷PocketCrystal——这台1994年发布的手机,就有触摸屏,可以收发电子邮件。

甚至还造出了交互式互联网电视WebTV,今天的互联网电视,依然得叫一声爷爷。

但由于产品过于超前,大神的很多产品无法被生产商和通讯公司接受,最终大都被市场判了“死刑”。

1997年,安迪入职微软,折腾出了一个装着摄像头和麦克风的机器人,在微软大楼四处游荡。不说了,又是祖师爷级别的存在。

有一天,控制这台机器人的电脑,突然被人“黑”了,虽然信息没有被泄露,但还是惹恼了微软的安全小组,他们没收了这台四处闲逛的机器人。

快乐没有了,大神每天抠着手心,想不出自己还能在微软做点什么。

1999年,安迪想通了,既然给谁打工都受限,那不如我自己去创业。

安迪是个技术大牛,却是个商业小白,创业第一站,搞出了一台能连接网络的数码相机,又在这个相机中加入了键盘、无线通讯模块——可上网,可拍照,可打电话,这不就是一台智能手机吗?

这台不确定是相机还是手机的东西,最终同样因为过于超前,GG了。

但安迪不撞南墙不回头,他和朋友又成立了一家名叫“Android” 的公司,照样给数字相机做系统。

“Android”一词来源于法国科幻小说《未来夏娃》,其中有一台外表像人的机器人,就叫“Android”。

不出意外,“Android”眼瞅着也要凉凉了,这个时候,谷歌来了。

2005年,谷歌收购“Android”,连人带产品,“一锅端”。

只不过,谷歌还没想好Android定位的时候,2007年,乔布斯带着iPhone出现,惊醒了世人:手机还能这样做。

手指点点,仿佛就能解决一切。

安迪终于回过神来。

苹果的iOS蛮牛,但封闭性较强,而Android则是基于Linux开发,开放性极强。

虽然早期的Android有点卡顿,但由于超强的开放性,大家可以自由发挥,而且价格也更低廉。

于是乎,Android上连高通、英特尔等硬件制造商,下接移动、电信等通讯运营商,顺便“勾搭”上三星、摩托罗拉等手机厂商,和iOS开始抢市场,一不小心搞死了塞班系统,还搭上了诺基亚半条老命。

当时,摩托罗拉是第一家生产销售Android智能手机的公司,其推出的Droid在2010年第一个季度,就卖了230万台。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Android开始在市场方面全面碾压苹果,到2014年Q3,Android系统已经拥有了全国智能手机市场的83.6%份额,而苹果所占的市场份额,只有12.3%。

据说,现在的00后模仿打电话的手势,已经变成了将手掌直接放到耳边,而80、90后的习惯性动作,依然是岔开大拇指和小指,比一个“6”——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通过重新定义人和手机的联结,改变了一代人对手机的认知,这就是Android和iOS最大的意义。

更重要的是,Windows和Android、iOS带来的,不仅是盖茨、乔布斯的成功,他们带动的,是PC时代的微软、IBM、惠普的成功,是移动互联网时代谷歌、苹果等巨头向全球征伐的脚步。

这些高新科技公司,带来了硅谷的鹊起,由此带来了美国技术的发展。

曾经,美国站在那里,可以对任何一个他看不惯的人颐指气使。

在万物互联的今天,轮到我们来改变世界了

03

2009年2月,西班牙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华为带去了一台搭载Android系统的手机,这也是中国大陆企业的首台安卓机——

后来它有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叫做“C8500”。

“C8500”2010年上市百天后,光在中国就卖出超过100万台,全球销量过200

那一年,华为全球销售总收入达到1491亿元人民币,净利润183亿,成为了全球仅次于爱立信的第二大通信设备提供商。

而华为员工,也成为了人人艳羡的高知、高收入群体。

形势不是小好,是一片大好。然而,从1998年哈工大毕业就加入公司,在华为已经待了10年的王成录博士却不太开心。

原因是他刚接到个“俏活儿”。原来,华为高层内部经过几轮讨论,得出个不太乐观的结论:

“如果把全世界电子信息产业比作一棵参天大树的话,那么中国优势领域集中在下游应用和终端品牌上,也就是这颗树的枝叶部分;


而这棵树的树干和根部,比如操作系统,编译器,开发框架,数据库,编程语言,芯片这些环节,中国要么是非常弱要么是干脆没有,这个根基不稳的状态将对华为未来发展构成巨大挑战。”

华为一向喜欢未雨绸缪。

于是,当即决定要建立起一套能自主掌控的体系。

这套体系就包括了后来的华为方舟编译器、ADS自动驾驶系统、人工智能框架,以及昨天刚发布的由王成录博士担任总负责人的:

HarmonyOS 2。

虽然今天已经是管理着2000多人的“鸿蒙一把手”,可当初公司把战略担子架到他肩膀上时,王博士却犯了难,因为他觉得:

“重复造轮子不是伟大的成就。单纯做一套能代替Android、IOS的新系统,机会不大,意义更不大。”

2021年1月下旬,《晚点 LatePost》采访他时,曾问过一个“刁钻”的问题:百度、阿里都做过操作系统,为什么却失败了?

王成录认真地答道:做一个操作系统,一定要跟产业的发展节奏匹配上。如果产业不发生转型和升级,新系统就不会有机会。

“产业转型升级”的机会终于还是被王成录等到了。2016年,“鸿蒙”正式在华为内部立项。

大家注意下这个时间,网上有人黑“鸿蒙”是华为被特朗普制裁后,因为无法再使用Google的安卓系统更新和GMS服务,才拿出来的应对方案。

可比对下时间,懂王宣誓就职是2017年1月20日,比华为提出自主体系晚8年,比鸿蒙立项晚1年,谣言完全不攻自破。

王成录口中的产业升级机会,就是“万物互联”。那么,什么是万物互联?为什么又会突然出现这个机会呢?

这都要从5G诞生说起。

4G时代相信大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去看球赛、演唱会或者在很挤的地铁站里,看着信号是满格,可就是什么也发不出去。

这其实是因为4G网络每平方公里大约只能容纳2000个设备联网,超过就卡住了,所以别说“万物互联”了,多一个,2001个互联都不行。

但5G就不一样了,5G网络每平方公里大约可以连100万个智能设备,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这个世界将发生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各种设备普遍变得智能后,就如同现在的手环自动检测血氧、心跳,我们的马桶能检测肠道,牙刷能检测口腔,床能检测呼吸系统,那我们每天起床挨个查看一波这些设备就非常麻烦了。

所以,未来需要一套崭新的操作系统,它能适用于“万物”,能把这些零零总总的设备统一管理起来,就像现在IOS管理着全球苹果手机,Android管理着全世界安卓设备一样。

把这些所有设备无缝连接,统筹管理起来后,再为开发者提供在这个“全能设备”上进行开发的环境,这就是HarmonyOS2。

可以说,鸿蒙对于中国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如果能成功,往近了看,这是中国最有希望在操作系统领域打破西方垄断和卡脖子的一次机遇。

往远了看,中国将有可能在信息产业领域构建起独立自主的生态体系,这个体系向上能承载中国各类软件应用的繁荣发展,向下也将滋养中国半导体硬件的发展。

04

但是很显然,国外科技巨头必然不会把这个机遇拱手相让。

事实上,谷歌已经在做它的万物互联操作系统了,叫做Fuchsia,而苹果最近做的一系列举动,比说在imac和ipad上推它的M系列芯片,也是为了能从系统底层实现更好的互联互通。

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关键就在于看谁能先给出一个最优解——一个关于“人类如何高效顺滑地跟万物进行交互”的最优解。

就像微软图形界面化操作之于PC,像乔布斯引入电容全面屏+多点触控之于移动设备,“万物互联”的时代,我们该如何进行人机交互?

鸿蒙现阶段给出的答案,可以用两个关键词来概括。

一个关键词是,“碰”,就是当我们看到一个设备的时候,想要去操作或连接的时候,只需要拿手机去碰它一下。

比如说,你现在想把正读的这篇文章投屏到家里电视上读,只需要用手机碰下遥控器。

第二个关键词是,“划”,在鸿蒙系统里面通知栏和操控栏是分开的,从屏幕左边向下划出来的是熟悉的通知栏,而从屏幕右边往下划出现的则是周围所有连上的设备。

这有什么用呢?

比如想调一下耳机的降噪模式,你需要做的事就是右划,找到这个耳机,然后在手机屏幕上操作就行,不需要再下载这个耳机对应的app,也不需要每次进行蓝牙配对,因为它是一直连着的。

这个动作跟之前那个碰是相互补充的,看到一个可以实体互动的设备就碰,想到一个可以远程互动的设备就划。

当然了,HarmonyOS 2要拥有以上这些特性,需要建立在不同设备之间的连接能如丝般顺滑的前提下,表面上连了但实际上网络卡成狗肯定不行。这背后就显出真功夫了:

华为在5G网络和操作系统领域,有着深厚的技术积累和大量人才储备。

按照华为之前对外公布的数据来看,HarmonyOS 2目前已经可以实现10ms延迟了,这是个人类感觉不出来的时间差。

而且据王成录所说,未来还会把这种延迟进一步缩小到微妙级别,也就是现在延迟的:

万分之一。

尾声

昨天“HarmonyOS 2”发布会上,余承东反复提到过一句话:

“万物互联时代,没有人会是一座孤岛。”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是英国诗人约翰·多恩,在1623年,写于伦敦爆发瘟疫期间的一首诗。

1940年,海明威引用诗中“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叫,它就为你而鸣”,创作出了著名的长篇小说《丧钟为谁而鸣》。

在过去几年中,这首诗也是华为处境的真实写照:在被美国反复制裁3000多次,被孤立,被质疑,被抹黑后,华为不仅没有自怨自艾,反而自强不息。

现在,又带着更大的理想回到了舞台中央,并且要和全世界共同分享鸿蒙,真可谓是: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关于未来“万物互联”的交互方式,华为已经交出了一份入局者的答卷。但鸿蒙能否成功,说实话,谁也不敢打这个保票,因为没有人能预知未来。

但我只知道的是,在微软开始一统PC的90年代,我们小学课本中写的是“西方人有的东西,我们也要有”,美国在某项技术上领先了我们多少年,要奋起追赶;

在IOS和Android开始统领移动设备的2000年初,我们由于电子信息产业起步晚,甚至连跟对方掰掰手腕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今天,我们终于有了能跟西方齐头并进的机会,“万物互联”未来将撬动的是十万亿级别的市场,我们第一次有了主动站在星辰大海面前的机会。

在中国神话传说的远古时代,传说盘古在昆仑山开天辟地之前,世界是一团混沌的元气,这种自然的元气叫做鸿蒙,那个时代被称作鸿蒙时代。

现在,又到了一个等待劈天地、见天日的新“鸿蒙时代”,好在,你知道这回抡斧的有自己人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