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舆讯 据欧时大参报道 丹麦媒体近日一项调查显示,美国情报机构通过丹麦的电子监控系统对其最亲密的一些欧洲盟友进行监听,其中就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法国领导人和政府高官。31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美国和丹麦对被曝光的间谍活动作出解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华舆资料图)

在31日召开的法德政府联合部长级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马克龙表示:“此类行为在盟友间是不可接受的,盟友与欧洲伙伴之间更是如此。”

默克尔对马克龙的讲话表示赞同。

欧媒曝光:美国通过丹麦监听欧洲政要

法国《世界报》报道,人们常说,在情报工作中没有友谊。包括法国在内,美国的一些欧洲盟友正在经历这种情况。5月30日,丹麦国家广播电视台(DR)称,一份内部报告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利用与丹麦对外情报部门的情报共享协议,在2012年与2014年间通过丹麦海底电信电缆窃听系统对其欧洲的一些知名政治家进行了监视。

丹麦地处北欧咽喉要道,南与德国接壤,北与挪威、瑞典隔海相望。连接荷兰、英国、挪威、瑞典、德国的海底电缆有多个关键登陆站建在丹麦境内。

除了DR,瑞典电视台(SVT)、挪威广播公司(NRK)、法国《世界报》、德国《南德意志报》和德国NDR以及WDR广播电台也参与了此次调查。各国媒体团队发现,监视目标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分别于2009年和2013年落选的两位总理候选人:现任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和社民党重要人物佩尔·施泰因布吕克(Peer Steinbrück)。

除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现任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也在监视名单中。

除此之外,法国、瑞典、挪威等盟国领导人和高层政客也被直接监听,但暂无法确定具体名字。

据DR报道,这份名为“邓哈默行动(Dunhammer)”、长达15页的内部调查最早开始于2013年,由丹麦国防情报局(DDIS)完成。当时,斯诺登泄密事件揭示了NSA的工作方式,于是该部门希望了解NSA是如何利用丹麦的设备拦截情报的。

报告的结论是明确的:美国国家安全局利用其与丹麦的伙伴关系监听盟国,使丹麦也许在不自觉的情况下,成为监听工作的同谋。

据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利用盟友监听盟友,监听范围非常广泛,不仅可以截获手机短信和电话内容,还能获取互联网上的搜索内容、聊天信息等。

德国官方回应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发言人斯特芬·塞贝特3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德国联邦政府“已注意到有关报道,正在与所有相关的国家和国际机构联系以便予以澄清。”

塞贝特补充道:“原则上,你们已经知道了,我希望你们理解,联邦政府不会公开评论有关情报活动的问题。”

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则表示“不知道或不记得自己曾被丹麦特工部门监视过”。社民党重要人物施泰因布吕克称这是一桩“政治丑闻”,他表示:“友好国家的情报部门,真的在截获、监听其他国家高级官员的信息,这太荒唐了。”

法国:如果是真的,则极其严重

马克龙于31日表示,“我非常看重欧洲人和美国人直接的信任。这也是为何,我们等待彻底的澄清。”

法国负责欧洲事务的国务秘书博恩(Clément Beaune)31日回应说:“虽然我们并不是生活在童话世界中,但盟友之间,必须要有信任和最基本的合作。因此这非常严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法国负责欧洲事务的国务秘书博恩认为此事极其严重,“我们必须要对此进行核实,如果是真的,一定要予以谴责”。(推特截图)

瑞典和挪威的国防部长均表示会认真对待这一情况,并称已要求丹麦方面做出解释。

美国不断被曝监听盟友

这已不是美国国家安全局第一次被控对盟国领导人进行监听活动。

2013年,斯诺登的文件已经显示默克尔被美国驻柏林大使馆监视。2014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曾承诺,不再针对默克尔从事间谍活动。

《世界报》称,现在看来,默克尔显然不止在欧洲的一处地方被监视着。

当时,默克尔在得知手机被美情报机构监听后,还给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打电话,称这是“严重背弃信任”之举。

“维基揭秘”网站又在2015年爆料,美国国家安全局先后监听过法国三位总统希拉克、萨科齐和奥朗德,获取了关于他们施政的一些重要情报。

丹麦成欧洲“奸细”?

此次报告再次披露了情报界最秘密的部分:各部门间的伙伴关系。大约十年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和丹麦国防情报局(DDIS)之间的伙伴关系得到了加强,并在丹麦本土建立了一个大规模拦截海底电缆数据的系统。因为德国和瑞典等许多国家的互联网海底光缆登陆站都设在丹麦境内,所以丹麦可以追踪这些国家的任何数据。

“在这之前,我们在这里听一点,那里听一点。现在,大门完全敞开,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存储所有可用的数据,并进行操作。”一个丹麦情报部门的消息来源告诉DR。为此,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帮助下,位于哥本哈根南部阿马格岛(Amager)的丹麦情报设施内建立了一个储存中心。电缆中提取的数据会先到达这里,之后被过滤和存储。

由于斯诺登的披露,我们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已向其所谓的“第三方合作伙伴“提出了几项此类协议:美国提供技术和后勤支持,在伙伴国建立监听设施,美国国家安全局能够利用这些设施在截获的通信流中搜索自己的关键词。实施监控时,美国国家安全局能获得被监控对象的手机短信、电话和网络使用,包括网上搜索、网络聊天、网络短信等。

根据斯诺登泄露的一份文件,截至2010年,美国国家安全局同时维持着五个这样的伙伴关系。

在丹麦,因为这种合作关系被曝光,丹麦国防情报局的全体领导层于2020年8月被停职,其即将成为驻柏林大使的前负责人被召回。然而,丹麦没有将调查结果报告给任何欧盟盟友,其与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合作关系也在继续。(原标题:默克尔等欧洲多国政要遭美国监听!丹麦成“奸细”?马克龙:不可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