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人的生,日本人的死,都在曹县

subtitle
酷玩实验室 2021-05-31 10:55

这年头,北上广的户口本已经不值钱了,年轻人有了一个新的梦想之地——

曹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到这,估计大部人已经明白了,没错,这就是最近爆红的“曹县梗”。

什么“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浦东一套房”;

什么“有人在曹县漂泊了五年,实在是觉得压力太大,想回纽约老家”;

还有什么“地球分为南半球和曹半球,世界分为八大板块:太平洋板块、欧亚板块、非洲板块、印度洋板块、南极板块、南美板块和曹县板块”;

等等等等……

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笑哭的那种。

除了玩梗,不少网友也提到,曹县这次红了可能只是一阵风,很快就会过去

毕竟,互联网的记忆是短暂的,爆梗的速度也在日益加快,莫名其妙的红,再悄无声息的消失,这是互联网的常态。

“曹县梗”或许很快也会被世人置于脑后。

5月17日,曹县县委副书记、县长梁惠民对网上热度很高的“曹县梗”做出回应。

称“家乡的变化确实大,甚至有点让大家不敢相信”,同时她也说到“欢迎到曹县来走一走,看一看,看一看我们真实的曹县。”

真实的曹县到底啥样?

时间若是往前追溯个二十年,曹县的“成绩单”不仅不及格,甚至只能称之为“吊车尾”。

没错,曹县人均GDP在整个山东省排倒数第一

以大集镇为例,全镇32个行政村中,省级贫困村2个,市级贫困村有14个,曹县因此常年躺在全国贫困县的名单里。

但2020年最新的数据来看,曹县已经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63.82亿元、全市第二的好成绩,人均GDP超过3.2万元,是仅次义乌的第二大淘宝集合地,位列全国百强县县域经济榜单

“曹县梗”的爆火,一下子把曹县置于媒体的“聚光灯”下,从“贫困县”到“富强县”的逆袭,曹县的这份“成绩单”依然亮眼。

但若是仔细了解一番曹县的发展史,你会发现一件让人起鸡皮疙瘩的事,那就是曹县的火,绝非偶然

而曹县,也正在利用这股“火”,布一场“翻天覆地”的大局。

01

人命各不相同,有人投胎富庶人家,一出生就站在别人的终点,有人投胎穷困人家,需要后天努力才能收获财富。

曹县,就属于后者。

地处豫鲁两省交界处的曹县,是黄河进入山东的第一站。

早些年,黄河历次决口泛滥,灾难频发,加上离海较远,也没啥矿产资源,这里的百姓只能看天吃饭。

人口虽多,但大部分都外出打工,几十年下来也没有积累什么突出的工业基础。

穷,是自然而然的事。

在曹县,有许多像大集镇这样的地方,穷的连路灯都修不起。

一到夜晚,黑暗中只有影影绰绰的土房,阴森森,惨兮兮,有些村甚至被人们称为“鬼村”。

在这片土地上,人虽活得很难,树却长得很好,尤其是泡桐树。

泡桐树是一种落叶乔木,可以生产出桐木,于是这就成了曹县人所能赖以维持生计的唯一资源。

他们将桐木应用在地板、家具之类的制作上,以木材加工为生,赚点辛苦钱。

许多曹县人,老实本分的靠着这个手艺,一做就是好几代,但也只是勉强糊口。

高中毕业后的李如启,就从父亲手里接下了这一棒,做了木匠,而他的父亲也曾经是这样从爷爷手里传承了这门手艺。

1985年,李如启和蔡休芳结为夫妻,一个做木工,一个做雕刻,两人开启了夫妻作坊式的创业模式。

直到2000年,他们才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山东省曹县云龙木雕工艺有限公司。

公司虽不大,但接了很多外地订单。

有一天,一个日本棺木厂负责人在别人的推荐下找到了云龙,希望他们能帮忙做木工雕刻。

彼时,日本经济结束了高速发展的时期,棺木厂的利润日渐下滑,而工厂雕刻师的工资依然每天高达八九百,实在是难以维持。

相比之下,云龙木雕的师傅一天的工资只要10元。

突如其来的日本订单,让李如启夫妇又惊又喜,但很快他们就冷静下来:

这次的订单和之前的代工并没有什么差异,甲方说降价就降价,说不合标准就不合标准,时刻被牵着鼻子走。既然我们有工人有手艺,那为什么不自己干?

刚好那会儿上海正举行一场华东交易会,趁着这个机会,李如启就把自己的产品带了过去。

云龙做的棺木质量媲美日本厂家、价格还更低,一下子就吸引了前来参展的日本品牌商,他们当下就和李如启签订了棺木协议。

至此,曹县的棺木正式打入日本市场。

随后几年,当地很多木企都转型做日本棺木。

2006年,做了20年木材加工的德宏木业,业务转向日本,大恒木业也调整成日本棺木。

曹县人在日本棺木的基础上,把实木升级为更轻的空心桐木——同样一立方木材,实木只能做三四口棺木,空心木却能做几十口,生产成本大幅下降。

而且曹县桐木颜色清淡、容易燃烧,更符合时下日本人对棺木的要求。

日本棺木厂开始由生产商转型成为销售商,一些厂家甚至远道而来曹县,和当地企业合作开发空心杨木等新工艺棺木。

2017年,日本节目《不可思议的世界》专程来到曹县采访。

当他们进到云龙木雕的车间时,被码放的整整齐齐的棺木惊掉了下巴。

他们不敢相信,这个外表平平无奇的中国小镇,里面竟然生产着如此精良的“艺术品”。

如今,这些企业的棺木出口量日益增多,德宏木业年出口量高达20万套以上,云龙木雕的销售额也有2亿元左右。

除了日本,曹县的棺木还远销到韩国及欧美地区。

做棺木最出名的庄寨镇,截止2018年底,拥有木材加工企业2569家,林木个体加工户5000户,产值500亿。

“吊车尾”的曹县人,找到了自己致富的“赛道”,靠着人人避讳的棺材,逆袭成了“高富帅”。

但对曹县人来说,这还不够,“造富神话”远不止如此

02

棺木已经做出了圈儿,殡葬一条龙服务自然不会落下。

寿衣、寿被、骨灰盒以及其他相关的各种配件,曹县人通通包揽,产品线覆盖整个殡葬产业。

而曹县人,又从寿衣行业中,慢慢积攒出了完整的成衣制造线,以及制衣手艺。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始做戏服,街边开始陆陆续续演出服、影楼戏服店,但零零散散,收益并不明显。

直到2008年,一个叫费敬的曹县小伙从务工地回到家乡,开了第一家淘宝店。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费敬决定在淘宝店上卖些影楼摄影服。

曹县安才楼镇一直都有加工影楼摄影服的生产线,费敬因此能够拿到第一手货源,没成想物美价廉的摄影服很快就卖光。

销量一打开,费敬的生意一发不可收拾。

于是,他开淘宝店的事便在大集镇丁楼村里一传十,十传百,人尽皆知。

一根网线就能把衣服卖到全国各地,村民们不清楚互联网具体是什么,但明白,总归是比靠人力运到县里去卖来的方便。

于是,整个村都干起了淘宝,自己开工厂,自己生产,自己销售,场面红红火火。

也就是这个时候,做戏服才开始赚钱。

但村民自发做的淘宝店,没有注册公司,没有品牌,也没有像样的管理,难成规模。

2013年,曹县政府下乡考察,无意中发现了丁楼村的电商模式。几经讨论,最终确定举全县之力切进电商赛道。

政府成立了大集镇淘宝产业发展办公室,出台了很多电商优惠政策,引入资金、人才,对电商产业从基础设施到产业园区建设,进行了全面升级。

那段时间,“网上开店卖天下,淘宝服饰卖万家”的口号响彻全县。

雪球越滚越大,曹县的戏服顺着网线去往全国各地,成为国内最大戏服加工基地。

横店影视城的戏服,湖南卫视、河南卫视、辽宁卫视等地方台的春晚演出服,甚至全国大大小小影楼的古装戏服,都来自这里。

每到下午四点,镇中心的十字路口,就被来往的车辆堵的水泄不通。

这其中有快递车、面料运输车和私家小汽车,鲁西南的小镇在这一刻拥有了北上广同款晚高峰。

2019年,曹县光大集镇就有近2000家表演服饰有限公司,生产业务涵盖表演服、民族服、节日服装、摄影道具、舞蹈鞋等。

仅这一年演出服销售额就超过60亿,占全行业电商平台网络总共销售额的70%。

截止目前,全镇共有1.8万个淘宝店,80%的村民都在从事演出服饰加工及上下游行业。其中,有2万人受益于曹县政府“电商+产业+贫困户”的模式,实现精准脱贫。

在阿里研究院发布的2020、2019年淘宝村百强县名单中,菏泽曹县已连续两年排名全国第二,成为仅次于义乌的全国第二大淘宝村集群。

由于曹县服饰产业的热销,阿里巴巴开始注意到了这座山东小城,积极和曹县进行资源合作,这其中就包括各种木制品产业。

至此,互联网电商模式帮助曹县形成了东南服装产业,西北木制品产业的格局,两个赛道齐头并进,曹县一下翻身成了“尖子生”。

如果说棺木产业的发展,是曹县人因地制宜,凭自己的手艺致富,那戏服产业的兴起,就是曹县人敏锐的站在“淘宝电商”的风口,乘势而上。

2019年,有人预测汉服市场将会迎来爆发。

以戏服生产起家的曹县人,想要切到这个赛道,并不难。

面对已经做到极致的棺木产业和戏服产业,这一次,曹县人还要不要“赌”一把?

03

2019年以前,汉服已经在成都、杭州等地兴起,而汉服生产地也主要集中在广东、浙江和四川三个省份。

广东,赢在发达的服装工业;四川、浙江,则靠浓郁的文化底蕴,吸引了一大批汉服爱好者。

从2019年度汉服品牌top50的排行榜中,其实也能窥得一二。

那些规模较大的汉服品牌,大多都集中在广东、四川和浙江。

对于入场较晚的曹县来说,这还怎么玩?

汉服和其他衣服不大一样,做工复杂,形制多样,加之做的量不大,大工厂不愿意接单,小工厂又做的不好,一番下来,往往成本就很高。

做工稍好的汉服,均价在300—500元,品质上乘的更是一千以上。

(来源:网络)

对于新入圈的人来说,这都不是一个很容易接受的价格。

曹县人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一点。

在多年积累的成衣制作线和广泛的电商经营平台协作下,短短一年时间,主攻“年轻人第一件汉服”的曹县就异军突起。

《2019年汉服产业报道》显示,选择100—300元价格汉服的同袍比例最高,达到41.78%,而这一价位的汉服,大多来自曹县。

这个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县城,正聚集着数百个汉服加工企业。

当地经电商渠道卖出的汉服占全国线上汉服销售额的三分之一,大有与成都、杭州“汉服三分天下”之势。

可是没过多久,曹县人就收到了一纸诉讼。

早期的曹县人,不懂什么制式,也没有什么版权意识,很多汉服多多少少都有其他爆款的影子,甚至还有全盘抄袭的现象存在。

2019年,汉服知名品牌汉尚华莲直接带着律师团来到曹县,状告其抄袭现象,将一众汉服商家诉诸法庭。

最终,汉尚华莲赢了这场官司,同时也给曹县人好好上了一课。

既然选择了汉服这条路,那就一定要做出真正被认可的汉服原创品牌。

胡春青、孟晓霞夫妇应该算是曹县汉服里小有名气的一对,在他俩身上,除了“汉服”,还有着“博士生”“学霸”的多重标签。

2014年,两人看好曹县电商模式的发展,毅然从外省返乡,做起演出服的生意。

到2019年,演出服的利润越来越低,他们开始转型做汉服。

汉服的规制和审美标准都远高于演出服,销售对象也从演出群体变为个人玩家,这要求衣服的品质应达到更高的标准。

孟晓霞大学是从美术专业毕业,每天闲暇时候,她都会拿起画册研究中国传统花纹和文化。

凭着自己深厚的美术功底,她设计出了一款单价为168元的斗篷,一经上市就卖出5000多件,成为爆款。

此后,曹县汉服的知名度也给胡春青的公司吸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外省人才,他顺利招聘到了合适的设计师以及服装生产团队。

如今他们夫妇俩的公司先后设计出42款汉服,获得12个原创美术创作版权专利。同时,公司的发展也带动附近十几家工厂生产服装,为四五百人提供了工作机会。

而像胡春青这样转型成功,或正在转型的企业,曹县还有很多。

菏泽一汉服工作室打造的原创汉服 来源:曹县信息港

平价并不意味着劣质。

为了制造更好品质的汉服,当地政府也在致力于完善配套生产车间设备和技术,曹县也正逐渐摆脱以往外界对其山寨、品质问题的质疑。

随着人们品牌意识的觉醒,越来越多的原创品牌开始涌现。

2021年,曹县已经拥有了2000多家汉服企业,原创汉服加工企业也超过了600家。

那接下来,曹县的汉服产业会怎么走?

一切又回到了“曹县梗”。

尾声

“曹县梗”爆红不久,曹县县委书记、县长梁慧民就对此立马做出回应。

很多网友都在感叹,政府的反应速度也太快了吧。

为什么快?因为是有备而来。

曹县深耕互联网电商多年,加之汉服产业的兴起,吸引了很多年轻人返乡创业,而这批年轻人他们最懂直播和互联网。

去年3月,还是这位县长梁慧民,就已经带着曹县小火了一把。

她出现在一个汉服直播间,亲自身穿汉服直播带货,成功卖出3000件。

2021农历新年之际,她又身着汉服给网友拜年,获得大量好评和点赞。

互联网流量的能量是巨大的,如何让这股能量反哺当地的产业,曹县人一直在为此做准备。

曹县的火是一种必然。

面对这股火,曹县人从上到下对此都很清醒。

在县长对“曹县梗”做出回应后,曹县就举行了一场关于返乡创业的座谈会,很多人对此很关注,给人社局打电话,也有很多人从外地赶回来参加这个会。

无论是棺木、戏服,还是汉服,人才引进才是创新的源泉,而创新才能让一个产业做大做强。

从只能依靠泡桐树,到发展棺木产业,再到戏服产业,如今曹县已经将赛道拓展到了汉服,每一次赛道切换,都是整合现有资源,在前一个产业基础上的跃升。

这个过程中,曹县政府在其中穿针引线,紧随时代变化,把握住每一次乘风而上的机遇。

曹县人的命运,或许从来都只掌握在自己手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