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汉江伟哥超标,韩国年轻人:没有未来,不如及时嫖娼

subtitle
酷玩实验室 2021-05-31 10:26

最近几天,韩国在国际上露了一次大脸——

韩国的“母亲河”汉江,被检出“伟哥”超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不是段子,而是首尔市立大学环境工学系教授金铉旭,在韩国学术刊物《科学报告》上发表的调查研究。

对于这一现象,金教授解释,这和韩国的“色情”产业有关:“阳痿治疗药物可能是未经妥善处理,也可能是民众服用后通过大小便排出。”

韩国色情行业到底有多发达,才能让河水中的伟哥超标?

早在2002年,调查数据显示,韩国一半的成年男性有买春经历。20岁以上男性,有20%每月至少嫖娼4次

而女性从业者,可统计的至少33万,实际人数或超百万!占到韩国女性总人数的1/25。

而韩国学校一个班的平均学生数,都不到24个人。

色情行业,一度贡献了韩国GDP的4.1%,超过农林牧副渔总和。

然而,如此钟爱“房事”的民族,却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消失的民族

这也不是段子,而是2006年牛津大学教授David Coleman的研究成果。他的主要依据是,韩国每年新出生人口越来越少,死亡人口越来越多。

韩国这个民族,倒计时还有多长时间?

2014年,韩国国会立法调查处发布的一项报告称,700多年后韩国人将在地球上消失。

而通过客观数据来看,韩国可能等不到那个时候

2020年7月联合国人口基金发布的《2020世界人口状况》报告显示,韩国的总和生育率在世界19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倒数第一

韩国独居人数超过900万,占全国人口的17.5%

韩国的结婚率也是全球倒数第一,并且还在不断刷新自己的历史新低。同时,韩国的离婚率高居亚洲第一、全球第三。

据韩国统计部门数据,2020年韩国出生27.6万人,死亡30.8万人,死掉的人比出生的人多了3.2万。

这些数字,对于一个只有5200万人口的国家来说,都不是小事。

畸形繁荣的色情服务业,与持续低迷的婚育,看得出,这个国家的民众,活得很压抑。

事实上,韩国人活得的确很压抑。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房价居高不下

根据韩国统计数据显示,56.0%的年轻人的住房面积小于40平方米,狭小的空间只能放的下一张床。

在1444万20岁和30岁的人中,只有14.1%的人拥有低层公寓单间;只有10.7%的人在高层公寓中拥有一个单间。

有的人甚至干脆在楼顶搭帐篷。

很多年轻的韩国人表示“要孩子就得买房子”或者“换一个大房子”。因此,超过三成韩国人表示即使结婚,也不会要孩子。

除了房价高不可及,韩国年轻人的另一大困扰就是“就业难”。

截至去年7月,韩国失业人口已经超过114万

并且,韩国人已经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根据《首尔经济》调查,韩国人有6成认为自己处于“中产阶层以下”。

韩国历史上最强硬的总统文在寅,找到了韩国的病根——财团垄断

韩国的土地、房子、就业,全是他们说了算。

文在寅上台后,就对财阀进行打击。

但是,韩国的房价,不降反升,甚至爆发了民众抗议游行。

那么,一个国家为了让年轻人有尊严的生活,和财阀斗,到底有多难?胜算又有多大?

01

韩国的故事,不止发生在韩国。

2013年1月,网上疯传一篇题为《李家的城》的作文,文章提到“香港就是李家的城”

“四大家族”的李嘉诚家族、郭氏家族、李兆基家族、郑裕彤家族,同时也是地产“四大天王”。他们靠着飞涨的房价迅速积累巨额财富,建立起无法撼动的地产霸权,绑架了政府和购房者。

这些香港财团俨如领主贵族般高悬于社会顶层。

四大家族除了拥有充裕的土地储备之外,还广泛涉足公共事业,如电讯、公共交通、能源、电气、超市等多个行业,支配着香港人的衣食住行,增加了与政府谈判的筹码。

如今的香港,拥有全球最高的房价。

第一届香港特区政府雄心勃勃的制定“8万5”政策,即每年提供85000个住房单位,以期加大房屋供给、抑制房价。

政策一出房价暴跌,却引发已购房者的强烈不满。面对房价下跌,没有房贷压力的房东的感受或许只是房子贬值,而背负房贷的购房者面临的是巨额的债务,房价跌了但是贷款不会降。

最终,在50万房主的抗议下,“8万5”政策宣告失败。

房价重压下的香港年轻人,自称“对未来不抱任何希望”。电影《反贪风暴》一句台词,道出了香港年轻人面临的形势:香港年轻人的“唯一出路在牢房”,因为“住宿免费,吃也便宜”。

香港的未来,就这样毁在了财团之手。在《李家的城》里,作者说“万物都是李嘉诚创造的…力量远超人类”。不过,要是跟韩国的财阀比起来,香港的四大家族应该被称为“业界良心”才对。

2009年3月,韩国女星张紫妍上吊自杀,留下50页血泪遗书,揭露自己生前被迫为31人提供近百次惨无人道的性服务,甚至在父母的忌日也要被迫接客,并且被逼吸毒、结扎。

在她列出的“陪睡名单”中,年近百岁的乐天集团创始人辛格浩,和他的儿子辛东彬,赫然在列。

在法庭上,辛格浩甚至直接用日语喊出“谁敢判我!”。

要不是因为在30天内超过20万韩国民众联名上书,这俩父子完全可以无视此事,继续歌舞升平。

结果,辛格浩虽然名义上判处3年有期徒刑,却因“健康问题”免于拘捕。法庭判了个寂寞,而乐天集团的业绩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行贿案件涉案金额高达两亿美元,然而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最终仅仅被判处了两年的缓行处理。

韩国有一个说法,叫做“三五定律”。涉及到韩国财阀的案件,通用的流程是:一审判五年;二审判三年,最后“缓刑五年”。

在韩国,财阀,是凌驾于政权和法律之上的存在。

很难想象,韩国能够跻身发达国家行列,靠的居然是财阀

韩国排名前30的财阀,总资产规模占到韩国GDP的95%,前10大财阀的资产就占到GDP的85%,三星独占20%。

截至2020年3月,仅三星电子就几乎占了整个韩国综合股价指数市值的34%。《华盛顿邮报》把韩国称作“三星共和国”,并称韩国人一生都逃脱不了三样东西:死亡,税收,三星。

从出生到死亡,三星统治了韩国人一生。路透社记者曾形容三星前会长李健熙:“说话轻声细语……但只要他咳嗽,韩国就会感冒。”

财阀们最大的“猎场”就在韩国首都:首尔。

韩国总人口5200万,相当于北京、上海、沈阳三个城市的人口总和。而首尔都市圈(首尔、京畿道、仁川)就汇聚了约 2400 万人口,全国近一半的人口聚集在了首尔圈,密度比北京还高。

作为韩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首尔虽然只占据了国土面积的0.6%,却容纳了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口

三星的总部在首尔;现代的总部在首尔;LG的总部在首尔…

财阀齐聚首尔,高等学府集中首尔,因此,韩国人唯一的出路,只有首尔

韩国劳动社会研究所稍早前的一项调查显示,在348.4万名20岁-30岁的年轻劳动者中,大约160万名属于非正式工,占比高达45.9%。

也就是说,韩国只有一半年轻人能找到全职工作,另一半不得不从事收入毫无保障的兼职或者雇佣工的工作。

进入财阀的企业,意味着能拿到相对较好的工作。然而,在找到全职的那一半人中,只有五分之一能进入财阀企业

即使成功给财阀企业打上了工,只要你准备买房,就要把从财阀那里挣到的钱,再还回去

“吃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

首尔都市圈将近1.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高度集中于财阀和政经社会名流手中。财阀控制着价值超340亿美元的房产。

目前,首尔市的公寓平均售价首次超过了1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80万元),七年来,这座城市的房价翻了一番。

为了买房,不仅要把挣到的钱还回去,还需要向财阀们贷款

2020年9月13日,国际清算银行和国际金融协会公布了对44个国家的《家庭负债占GDP比重》的报告。其中,韩国家庭第一季度负债率高达97.9%,远高于美国的75.6%、英国的84.4%、日本的57.2%和中国的58.8%。

韩国财富不断向富人聚集,贫困人口不断增加,中产阶级不断萎缩,唯有富人不动如山。

美国《新闻周刊》曾这样描述:

“在首尔,中午成百上千的白领涌出三星大楼,看上去个个衣着光鲜志得意满。然而就在距离大楼仅一个街区之隔的地铁地下通道里,聚集着大量乞丐。他们身上衣服单薄破烂,蜷缩在脏兮兮的纸盒子中,向每一个路过的人祈求一点施舍。”

难道韩国政府就眼睁睁看着财阀毁掉韩国吗?

02

2017年5月10日,64岁的文在寅以绝对优势当选韩国第19届总统。

成为韩国总统后,文在寅干成了很多他的前辈“干不成”的事,比如消除了2017年潜在的战争威胁;在2018到2019年间,推进了特朗普和金正恩的三次会面;并在2020年成功领导韩国人民应对冠状病毒;甚至敢于跟美国说“不”。

文在寅还启动了韩国有史以来对财阀最强硬的反击,针对乐天集团,重启张紫妍案;针对三星,进行了50多次扣押搜查,对相关的110多人进行了430多次传唤调查,历时4年的艰辛调查和审判,终于将三星太子李在镕拘捕,判入狱2年6个月。

然而韩国人民对文在寅的最大期待,在于遏制房价。

他在上台前就提出要对房价进行调控。为表决心,文在寅还卖掉了自己的房子。他的核心承诺,是为所有韩国人提供一个“只要勤奋工作就可以养家糊口、买得起房的公平社会”。

文在寅更要求部会首长以身作则,强迫部长卖掉“多余”房产,只保留一套用来居住。总统府秘书长卢英敏、财政部长洪南基,以及金管会主任委员尹成洙都公开声称要卖掉自己名下的房产。

上台近4年时间,文在寅发动了25轮房市调控政策

上任刚一个月,便颁布“6·19房产新政”,宣布把按揭比例和家庭负债收入比分别下调10%。

为了打击炒房行为,推出了被称为“综合房地产税”的房地产持有税,最高税率从3.2%提高至6%,几乎翻了一番;名下有多套房产的,购买下一套住房需要缴纳12%的印花税;购买后不到1年就卖掉房子的话,房东需要缴纳高达70%的房产交易税,而不到2年要缴纳60%的交易税。

若多套房持有者在调控区域内交易,那么需要在转让税现行税率基础上加征10%,两套房持有者的税率为20%,三套房持有者为30%。在首尔部分地区购买900万人民币以上的房产,必须全款;540万人民币以上的房产,也下调了贷款额度。

在打击炒房的同时,文在寅政府为年轻购房者提供大幅税率优惠。约人民币88万元以内房子的首购族,契税全免。

洪南基调高有囤房税性质的综合房产税之后,在首尔拥有市价1700万人民币的房主,每年需要缴纳25万人民币房产税;市价3000万人民币的房主,需要缴税59万人民币。

文在寅还积极推动扩建房屋,以求解决目前首尔房地产市场长期的供需矛盾。

政府计划在首尔附近的高阳和富川,继续建造新型卫星城市,并试图将首尔公寓的高度限制从35层提高至50层,将最大容积率从300%提高到500%。

文在寅甚至还计划将一些军事用地和国有房产转为住宅区。计划全国将在2025年之前新增83万套住房,其中包括首尔的32.3万套新住房。

在压制房价的同时,文在寅政府还调高年轻人的基本工资,最低时薪提升16%,达到近43元人民币,是北京、上海的近2倍,韩国将有近四分之一的工薪族因此受益。

一顿操作猛如虎,最后一看啥也不是。

文在寅对财阀挑战,完败。

张紫妍案不了了之,对乐天集团的打击不疼不痒;三星太子入狱不到半年,5大财阀联名写信给文在寅,要求“请总统为国运考虑,释放李在镕!”,再加上美国政府对文在寅的施压,不到一年三星太子微笑着走出监狱。

抑制房价的努力,同样完败。

文在寅就任期间,房价出现了韩国历史上第二轮暴涨潮,涨幅超过50%;政府公务员也跟文在寅对着干,明知最近严打,但是炒房之心不死。

提高最低工资门槛,虽然让在职的韩国人受益,却带来了百万失业人口的历史新高纪录。

高房价导致中产阶级负债大增,光是家庭负债就逼近全年GDP 的八成,韩国家庭已经成为亚洲负债王。

2021年1月12日,文在寅照例举行新春致辞活动。他走出青瓦台主楼二楼的总统办公室,一脸肃穆。面对媒体,他深鞠一躬,开口说道:

“对那些正在为住房问题而苦恼的民众,我表示深深抱歉。”

如今,文在寅不仅没有打击到财阀,反而还失去了民心

03

韩国人已经对房价调控失去了信心。

恐慌性购房潮不减,韩国民众怨声四起。短时间内,文在寅的民众支持率迅速从71%断崖式下滑至35%左右。

文在寅的房价调控政策,被戏称为“打补丁式的调控措施”,只起到了“按下葫芦浮起瓢”的效果,不仅没能控制住房价,反成推高房价推手。

而首尔楼市诚不欺韩国民众。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首尔楼市就开启了“传奇回报”的神话。1977年,一套位于江南区中心,狎鸥亭的1000平方英尺的公寓约为14000美元;到了2020年,同一套公寓的价值已经超过200万美元;其净回报率为14286%!在43年间的年化回报率为330%。

沉重的住房负担挤占了育儿费用,也降低了韩国年轻人的生育欲望,最终导致韩国政府扭转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努力化为泡影。

文在寅的努力,失败似乎已成定局

韩国企业部曾预测,如果韩国就业环境无法改变,到2021年韩国将新增130万失业青年

在高房价的压力下,韩国的生育率在进一步下降

自2019年以来,韩国年轻人的失业率就长期保持在10%以上的高位,远超社会平均失业率。而没有工作,就买不起房子,买不起房子,就很难结婚,不能结婚就生不了娃...

韩国的现状,给了我们很多启示。如果不遏制房价的上涨势头,年轻人生育的意愿将会越来越低。

好在,中国的房价虽然也在涨,但是国家调控的手,一刻也没有放松过。抑制房地产市场过热的行动,从20年前就开始了。

2002-2004年房地产出现过热苗头,中国全面展开房地产宏观调控。

2004年10月10日,央行首次提高购房信贷利率,随后每年不断加息,2007年更是创纪录的1年6次加息。上海、深圳等地银行叫停“一年内转按揭”,要求短炒卖家必须先付清银行贷款。

第一轮的调控,成功的抑制住了投资热,土地市场购置面积增幅逐年下降。

房价疯狂上涨的势头得到了缓解,一线城市房价进入稳定期。疯狂抬高房价、炒短线的温州炒房团,倒在了监管的枪口下

2010年,通过上调首付,适当增加中低价位、中小套型住房和租房用地供应,落实到2013年保障房建成470万套、新开工630万套任务等措施,房价过快增长的势头被遏制住

2016年,国家首次提出“房住不炒”,更是各种雷霆手段不断:

  • 7月政治局会议提出“抑制资产价格泡沫”;
  • 8月底,央行为去杠杆重启14天逆回购,随后又重启28天逆回购;
  • 国庆前后,房地产调控政策密集出台;
  • 9月30日晚间至10月6日,短短七天时间,北京、天津、苏州、成都、合肥、南京、深圳等多个城市先后发布新房市调控政策
  • 随后珠海、东莞和福州三座城市重启限购限贷……

经过这一轮调控,一二线房价和销量迅速降温。

中国在2021年的政府工作汇报中,有142个字提及房地产。

4月14日,央行罕见的发表了一篇论文,引发舆论热潮。

也就是说,高房价逼走了年轻人的同时,也成为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的原因之一。

任何人再想通过炒房收割年轻人,都必然受到严惩

近期,政府一举端掉了深圳最大的炒房团——深房理,重拳打击了房地产证券化。

而从近期,国家一系列反垄断治理手段来看,任何与民争利、加大工作压力的商业行为,也都会遭受打击。

毕竟,我们的结婚率、生育率,也不太景气。

尾声

香港已经做出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榜样。作为全球房价最高的城市,香港年轻人面临着巨大的经济挑战:工资没有增长,就业市场竞争日益激烈,而房价却仍然在飞涨。

看过电影《一念无明》之后,你会觉得在香港,年轻人住在一间有窗户的房子都很难得。香港人均居住面积只有约16平方米,最小的屋子只有2平米!简直就像郭德纲相声里说的,整个屋子放一张床,就全占满了。年轻人住的“棺材屋”,吃喝拉撒都在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

韩国正在步香港的后尘。

而且,不管韩国也好、中国也好,炒房之心是永远不死的。这不,深房理刚刚被查处,深圳又出现了用水果打暗语进行炒房的行为。

一套建面117平方米的房子被标上“2个榴莲和3根香蕉”,暗号表明这套房源价值为2300万元,单价近19.66万元/平方米。

随后,南山住建局将处理情况通报辖区各中介,要求各房地产经纪机构和经纪人员严格执行二手住房成交参考价格,引导理性交易,不得违规推广。

如同威廉·配第所说,“土地是财富之母”。

打击房价,是一场长期而艰难的战斗。

好在,这里在中国。我们相信,就快有答案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3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