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沧浪之水》:时代变了,我们还能不变吗?

subtitle
一位书生 2021-05-30 10:10

《沧浪之水》,是近十余年来唯一持续畅销的当代作家原创长篇小说之一,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再版了66次,销量破百万。不能不说明某些问题,开头部分的精彩,不能说是毫无功劳可言的。

这部小说的开头十分耐人寻味,给人设下了好些个悬念?一是他为什么会保留着他父亲的相片呢?为了寄托思念,还是为了怀念呢?二是他的死为什么被说成“这个事实真实的虚幻”呢?似乎他的死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为什么人们不能接受他已经死了的事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开篇就挖了这么多坑,让读者读了开头欲罢不能,预知后事如何,往下读之,极大引发了读者的阅读兴趣。这就不得不说好的小说开头是多么的重要了。

社会这个大熔炉里的人,一定可以在这部小说里找到自己的内心和设定,悲哀,埋怨,心机,行动,献媚,甚至理解,同情,付出,捞回,比较,平衡……等等,全都是真真实实地存着,而且每天在同事在工作中上演,都想带着面具的演员努力的演绎着自己的状态,看着这些清高会使人鄙视他们,可他们的姿态又会使人羡慕他们,总是在不断地纠结中努力的做着自己,可确实也觉得这可能也是被别人耻笑的人生。

原来卑鄙与伟大,恶毒与善良,仇恨与热爱,是可以互不排斥地并存在一颗心里。一般人都不是他们想要做的那种人而是他们不得不做的那种人。其实人生只有一种方式,就是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既然社会上的人参差不齐,生活也不该千篇一律。

崇尚自然,便归园田居;习惯了稳定,就安于朝九晚五的重复;想搏出一番天地,就得去承受创业的压力。生活方式没有好坏之分,自己喜欢的才能问心无悔。

如果心向往之,就义无反顾地实践。如果乐在其中,就会心安理得地追求。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屈原被放逐后,在和渔父的一次对话中,渔父劝他“与世推移”,不要“深思高举”,自找苦吃。屈原表示宁可投江而死,也不能使清白之身,蒙受世俗之尘埃。渔父走了,唱出了上面的几句歌。

到底是坚守自己的内心,还是与世界妥协,确实是一个难题。

《汉书新注》有言:“君子处世,遇治则仕,遇乱则隐。”你若是清水,他人就用你来正衣冠。你若自弃做了浊水,旁人就拿你来洗脚。似乎我们可以从中找到答案。

读这本书的时候,一直被一种复杂的心绪莫名左右着,无法纾解内心的压抑。池大为在一次又一次被生活和官场抽了几记耳光之后“幡然醒悟”,放下自己内心认为最珍贵的东西,迎合世俗,步步高升,如鱼得水。

我们能说他错了吗?似乎不能。他的妻子、孩子,亲人随着他在底层挣扎、沉浮,如果他坚持做遗世独立的君子,承受痛苦的一定不是他自己。毕竟,他不得不争之后,也确实做了一些忠于自己内心的选择。

我们能说他是对的吗?似乎也不能。他心计越来越深,踩着别人的痛苦,一步步走向他自己的高峰。金钱、权术、甚至是女人。他的亲人们也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在欲望里越陷越深。

他在好人与坏人之间挣扎,最后选择做了一个灰色的人。命运似是有一双无形的手,让他一直挣扎,不得解脱。

我们在妥协、坚守,坚守、妥协中反反复复。所有在红尘中打滚的人啊,谁又能真正做到独善其身而不悔、不恨、不伤,不遗憾?

在九十年代独特的大环境中,作为一个良知深入骨髓的知识分子,大为经历了千百次的心理斗争,最终打败了从前清高的自己,妥协给了这个飞速前进的时代。飘在云上,没有饭吃,星空仰望久了,最终还是得下来低头走路。而这一去,就不能再回头。

大为从贫苦农村走出来、被父亲用一生教育要当个好人,相比较而言,城市孩子从小就眼界开阔、早已明了处世之道。所以小曼他们,虽然有些东西也要学,有些心理斗争也要做,有些不适应的地方也得适应,但是毕竟不像大为一样,非得生生把血倒流,才能重新做“人”。

半本书都在写大为的难,读得让人憋闷,恨不得让他赶紧黑化,但是当他把自己拧过来了,跟爽文一样步步高升了,却又替他难过。这个过程中,丢失的是什么,得到的又是什么,孰轻孰重,谁又说得清楚。这本书里,没有顺应时代改变自己的人,都没有特别完满的结局。

池大为、胡一兵、刘跃进,这三个好友代表了官、商、学三界,三个人都没有逃得掉时代的裹挟。就连晏老师,这个表面的闲人、背后的高人,也得靠池大为高升才解决了女儿的工作问题。在其位谋其政,爬到高处才能做更多事情,如果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就已经很难得了,毕竟,时代变了,我们还能不变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