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杭州杀妻案开庭,被告人许某免除死刑的几率有多大?

subtitle
冯律师法 2021-05-25 22:30

2021年5月14日,备受社会关注的杭州杀妻下水道沉尸案在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本案涉及两个重要问题,一是许国利会如何被定罪量刑,二是许国利将如何赔偿被害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许国利将会被如何定罪量刑

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许国利与被害人来某某系夫妻,二人因感情、经济等方面原因产生矛盾,许国利对来某某心生怨恨,陆续购买美工刀、切割机等,决意杀害来某某。2020年7月4日晚,许国利在其家中向来某某睡前饮用的牛奶内投入安眠药,待来某某饮用后昏睡之际,采用胶带纸封口、枕头捂压口鼻的方式致来某某死亡。之后许国利将被害人尸体搬至卫生间,使用事先准备的工具将尸体肢解,后分散抛弃。作案后,许国利编造虚假信息,谎称来某某失踪,逃避侦查。7月22日,公安机关筛查小区化粪池发现部分人体组织,于7月23日将许国利抓获归案。

公诉机关指控,许国利在故意杀人过程中有如下情节,属于情节严重。

首先,许国利的行为属于有预谋的犯罪。他是有预谋地准备了美工刀、切割机等犯罪工具,并非临时起意的激情杀人。

其次,许国利的事后编造了虚假信息,逃避侦查。

第三,许国利对被害人尸体进行了肢解,属于杀人后为掩盖罪行或者出于其他卑劣动机分尸、碎尸、焚尸灭迹的特别恶劣的情节。

许国利及其辩护人则主要通过如下方面辩护,希望许国利能够获得从轻、减轻,最主要的是免除死刑立即执行。

第一,许国利认为自己并未有预谋犯罪,犯罪工具并非为犯罪特别准备,属于临时起意。

第二,被害人来恵利对造成今天的后果也有过错。许国利陈述了4点,其一为日常积怨在心;其二为一处许国利分到的房屋,需要夫妻共同签字,但妻子来惠利不愿意签字,且许国利分到的房屋的燃气、水电等都登记在了妻子名下;其三许国利表示,“她曾做过错事,我无法放下”但他并未具体就此展开;其四为俩人婚生小女儿的教育问题,许国利称小女儿此前成绩优异,后成绩出现滑坡,妻子却不让他插手。

第三,许国利愿意进行附带民事赔偿。

第四,许国利的小女儿书写了谅解书。

第五,许国利精神有问题,可能患有精神疾病,并申请司法鉴定。

最后,许国利虽然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具体细节有异议,但对犯罪事实本身愿意认罪、悔罪。

那么,许国利有可能免除死刑吗?我认为可能性极小。

首先,本案经过媒体曝光,社会关注度极高,且许国利在媒体面前夸夸其谈,给人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全社会都认为许国利主观恶性大。

其次,许国利在本案当中的杀人碎尸行为,属于故意杀人罪中的特别恶劣情节,已有的司法判决书基本都是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再次,许国利没有获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也并未主动赔偿。来利惠被害后,有权对许国利提起附带民事赔偿的除了来惠利的大女儿、小女儿以外,还有来惠利的父母,许国利并未主动对来惠利的大女儿、小女儿(也是许国利的小女儿)及来惠利的父母进行赔偿。许国利除获得了自己小女儿的谅解书,但来惠利的其他近亲属都没有出具谅解书。

第三,关于许国利及辩护人提出的许国利并非预谋犯罪的观点,在客观证据前显得毫无说服力。许国利申请精神鉴定的申请,被人民法院未予理会,实际上等于被驳回。也就是说,绝大部分辩护观点法院均未采纳。

所以,许国利的命运基本已经注定,许国利可以通过上诉延长判决的生效时间,但逃脱不了死刑立即执行的命运。

二、许国利将如何赔偿被害人

被害人来惠利的大女儿、小女儿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

许国利赔偿各项经济损失合计271万余元。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九条的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辅助器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七十五条规定被害人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有权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一般不予受理。

根据以上规定,被害人近亲属提起的赔偿要求应包括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但应该不包含精神损失费。

三、来惠利的大女儿、小女儿为什么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据新闻报道,许国利除了小女儿之外,与前妻还有一个儿子。许国利与来惠利之间的矛盾就和许国利的儿子有关。许国利和来惠利一共有两套房产,一套是50多平方,一套110多平方。其中110多平方的房子,许国利想给儿子做婚房,但来惠利不同意。来惠利的两个女儿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我认为有如下考虑:

首先,来惠利的大女儿、小女儿有权利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这是她们的法定权利,这是毫无疑义的。

其次,来惠利的大女儿、小女儿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因为她们(尤其是来惠利的大女儿)料到许国利必死无疑,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可以阻止许国利的儿子继承许国利的财产。即使许国利通过遗嘱将遗产交由儿子继承也毫无作用,因为许国利的遗产需要首先赔偿被害人亲属。

如果许国利真的是因为房子的问题谋杀了自己的妻子,最终却发现他不但没有为他的儿子争取到任何福利,而且让儿子事实上丧失了对他财产的继承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