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沈阳的鸡架大爷与武汉牛骨头苍蝇馆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一位爱吃的大爷,沈阳鸡架一下子打出了全国性的知名度。前些年去沈阳出差,当地老铁就带我啃过鸡架和熏肉大饼,对这个旅游景点只有盛京皇陵的重工业城市,印象颇深,宛若失落的“钢的琴”。

关于沈阳鸡架的文,我看过最精彩的是《鸡架之路丨奉天格勒的夜与雾》,有网友还特意考证了鸡架的来源,“其实沈阳鸡架基本是从上世纪80年代末才出现,因为沈阳有东北地区最大的国营养鸡场,就在大苏区往奉集堡一带,当年在那上班也是很牛的,尤其在当地村花面前会仰着头说‘我是养鸡场的’。所以分割鸡肉以后剩的下脚料很便宜,而沈阳抻面汤底无法用虾干,扇贝等调汤大姨们选择了便宜的鸡架,好歹也是鸡汤。而剩下的烀鸡架自然成了下酒隽口的不二之选。而著名的铁板鸡架则是源自于铁西,XG在家的大哥顺了厂子里的铁板,和哥们一起用改装的电炉子烤鸡架,挣点饭钱。结果就成就了一道代表奉天的美食。”

看完这考证,我忽然发现这跟武汉堤角的牛骨头非常相似。堤角牛骨头的兴起,与地理位置上靠近武汉肉类联合加工厂和武汉牛羊加工厂有关系。取了牛肉后,牛骨头大多是当作废弃物扔掉的,但弃之可惜,于是便拿来熬汤下粉,最豪放的吃法是卤牛骨头与牛骨头火锅,麻辣鲜香,在前些年,堤角牛骨头达到了顶峰,大大小小的店比比皆是。如今高峰过去,蔡甸牛骨头占了上风,君不见很多人去蔡甸,就是为了吃一锅方红军的牛骨头。

记得两年前,两次跟朋友去蔡甸,恍然昨日,翻检起以往的笔记整理一番。

头一回,是国庆到蔡甸茂源街去寻何记鳝鱼面首家店,没想到店面狭小,和它在市区几家分店的宽阔敞亮完全不相称嘛!品类呢,大抵与市区相似,无非是鳝鱼面、田鸡桂鱼面、财鱼面、黄骨鱼面,去时已是中午,只剩塘蛙面,没有选择余地啦!面是普通细面,关键是汤底和浇头。

汤底一吃便知是用鱼骨汤熬制的,色泽乳白,香气浓郁,回味悠长。塘蛙是微微包浆的,给的特足,怀疑有一个蛙那般多,这完全是市区的两三倍啊!价格是三十元一碗,小奢侈。

随后,我们又到一旁的便民小吃吃泥鳅面,遇到了那年最好的两碗面,泥鳅面与腰花面。

泥鳅是现杀现做,我亲眼看到了阿姨杀泥鳅的经过,从水中捞出来跳跃的泥鳅,放砧板上,泥鳅死倔,试图逃跑,却被阿姨捉回,大刀砰砰砰,切段处理,非常新鲜,残血在地。清洗,先过加蒜油炒一遍,再煮面。这个季节的泥鳅是多籽的,满满当当如黄米粒般。泥鳅嫩,汤底鲜,真好!

腰花面,腰花脆嫩,用料酒处理过,胡椒味要淡一点。

老板是一对退休的夫妇,在蔡甸茂源街开的小店,已经十五年啦!滚滚红尘,夫妇已老,而味美如初。

那一天,两碗面,自此种在了我的心里。

第二回印象最深,自驾蔡甸张湾中学桃园(雨麓河谷)进行一次摘奉化水蜜桃郊游,提前过一过理想的退休生活!

午餐,从何记鳝鱼面打包一碗牛蛙鳝鱼面,31元。牛蛙鳝鱼份量十足,婷姐大爱。

湖北人喜食鳝鱼面,特别是大荆州地区的荆州、洪湖、潜江各有特色。在武汉,都可以寻到这几种风味之作。

何记鳝鱼面是洪湖味道,可随意双拼,汤底是鳝鱼骨熬制的,鲜美乳白,面条上覆盖青菜,配上油条与泡萝卜,真是风情无二。

在紫沙路和沙湖路吃过潜江鳝鱼面,浇头是一锅锅大火现炒的,给了青椒和西红柿,大体是潜江做法,鳝鱼是当天起早杀的,不是隔夜的,入口是脆弹带一点鳝鱼骨的,汤底好,可以一口气喝完。值得一提的是,沙湖路的周记鳝鱼面老板是江西人,鳝鱼面的手艺是在潜江荆州学的。

付记鳝鱼面,有五家分店,做的也很早,但现在是最差的。一个是吃鳝鱼面见不到鳝鱼骨,鳝鱼也够新鲜,估计是别个杀好送货来的,品质上难以保证。一个是鳝鱼浇头不是大锅现炒,是提前准备好的。再一个,给了大把的鸡精,有次我点了一碗,都没拌开,真是扫兴。吃完后,需要大口喝水,无比口干。时乎时乎不再来!

就餐是在便民小吃,依然是那老年夫妇在做,我说我之前来吃过泥鳅面,念念不忘!老爷爷笑了。

片哥点炒菜!全部踩雷!刁子鱼,抱歉,鱼不新鲜,腌制放置了许久,有点发臭。丝瓜炒蛋还比较清脆。点了两份黄瓜,原因是老爷爷没听懂美食一姐想吃哪种黄瓜,直接做了炒黄瓜,明白后,又做一份刀拍黄瓜,我们索性都要了…买单120元,还不贵…

我看不够味,再点一份泥鳅面。现杀现做的泥鳅面果然不负所望!鲜美!我都想连汤底喝掉……只是佳佳开启的喝啤酒事儿将肚子填满了。看来这样的小店,还是吃面靠谱,要求再多一点点,就是实属过分了。

饭后,没吃饱的佳佳再来一份炸鸡,补充蛋白质,啤酒炸鸡,不需要减肥只有70斤的她,要不要做炸鸡代言人?

午餐后,我们抵达桃园,好山好水好桃子!还带了三个蔡甸西瓜!收获满满后,特意转到方红军打包牛肉、牛骨头,以解许久以来的念想。结果,导航过来,发现居然打围了!断壁残垣里,弯绕进去,还好,方红军还在!

不知从何时起,武汉人开始喜欢上了牛骨头。武汉牛骨头分为两派,堤角牛骨头与蔡甸牛骨头。堤角牛骨头的兴起,前头说了,类似沈阳鸡架的爆红。

蔡甸牛骨头主要是新农派系,总店是牛肉牛骨头系列,还有牛肉饼卖得俏,牛肉粉面则从蔡甸开到武汉市区,成为武汉牛肉粉面的一霸。连锁之外,最有名的就是方红军牛骨头。之前就听朋友讲过,她大老远开车到蔡甸,就是为了吃碗牛肉粉,带一包牛骨头回家。

再说方红军的牛骨头,简陋桌椅摆在外面,里头光线黯然,这就是地道武汉风格的苍蝇馆子,城乡结合部的破败迷人感。一侧是下牛肉粉,一侧是一整柜的卤菜,牛骨头、牛肉、牛筋、卤蛋、牛肚、猪尾、鸭肠、鹌鹑、毛豆……我都记不清楚有多少品种了。

采桃一行,各自买了牛肉牛骨头鹌鹑等上车,婷姐的车发动了许久,终于开始了蜗牛般飞驰的归程,两个小孩子迫不及待吃起了牛肉牛筋等,下午茶在车上开启了……

吃只是形式,谈才是重点,萌萌发挥她相声表演艺术家的幽默风趣,佳佳讲她小时候洋洋洒洒400字从苍蝇角度来思考苍蝇从屋内飞出屋外的故事,片哥将桃园人家的三个西瓜分三批次搬走(这是什么鬼!?还好,片哥说,我付钱了),婷姐的车半途出了点小事故,黑皮赶回市区上课迟到了,被萌萌拿来作梗戏谑……

后来,将蔡甸寻牛骨头之事发布网上。结果,没想到众多热心的蔡甸网友提供了牛骨头趣味和好店,汇总下发在这里,下次可以直接去啃牛骨头啦!

几位网友留言如下:

作为一个蔡甸人,蔡甸的噶星,燕子,蚊子,国国,胡氏,小梅等均表示不服新农的牛骨头……

国国牛骨头,嘎星牛骨头,同心菜场牛骨头,刘一手牛骨头,新庙变电站牛骨头,柏林牛骨头,马家渡牛骨头,都还行。

红军不是原来那个红军,原来我们一去菜都不用点,只要跟老板说几个人就可以了,现在钱赚到位了,老板都很少出现了,完全没有当年的味道!!!牛骨头现在最好吃的是江滩口子附近的胡氏牛骨头,想吃的起早,只有早餐,早上十点半过后只有去碰运气看还有没有!

我印象中蔡甸的牛骨头应该是龙家巷的杨婆做的最好,实惠。不过近几年感觉没有以前好了。这家店子从我父亲到我几十年在吃,也见证了蔡甸从破破烂烂到现在的新样貌。估计做吃的,且还一直名气,分量,实惠,兴盛,口碑,历史还存在的在蔡甸也就这么一家了吧。愿这个我记事起就知道,也爱吃的小店勿忘初心,永远开下去。

还有一位讨论牛鞭的兄才——把牛鞭说得那么神乎,小时候乡里叔叔宰牛卖,牛鞭吃了不少,牛鞭,牛筋,腿骨打断取骨髓,用沙罐放灶里用柴禾盘起来,烂熟。吃不完的晒干了挂床头说可以避邪,头骨敲开取牛脑炸了吃像豆腐,炼牛油当蜡烛,全村人都吃过,以至于身上有股牛油味,现在还能闻到牛油味吗?

说起牛鞭,我有点想念武昌江滩元银甲餐厅的甲鱼烧牛鞭了,至于牛骨头嘛,早已经成了我喜欢的汉味美食之一,而当年的方红军早已经不再是苍蝇馆子,转身为敞亮大店了。

作者:舒怀

图片:舒怀

更多武汉美食请加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