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拒绝停火,杀疯了?不,他是在为哥哥报仇

subtitle
本星事 2021-05-19 19:41

【本星事】系网易新闻网易号与【读懂本星球】联合出品,内容独家发布在网易号平台,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6年7月4日凌晨,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南部的恩德培国际机场,爆发了震惊世界的一次劫机救援行动。

这场行动被称为恩德培行动,以色列突击队营救了犹太人质。在这次行动的一周前,一架由以色列飞往法国的飞机被恐怖分子劫持,并最终停靠在了乌干达恩德培机场。劫机者扣留了105名犹太人作为人质。

恩德培行动是一次完美的营救,以色列特种部队奔袭了4千公里,将劫匪全部歼灭,并救出103名人质。

参与恩德培行动的以色列特种部队中仅有1人牺牲,他的名字叫乔纳森·内塔尼亚胡,是现任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哥哥。

▲现任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哥哥乔纳森·内塔尼亚胡

1.为国服役

1946年3月,在美国纽约,一个犹太裔的大胖小子呱呱落地,这是这对年轻夫妻的第一个孩子,他们给这个婴儿起名乔纳森·内塔尼亚胡。

父亲安息香·内塔尼亚胡是一名犹太历史学家。而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他是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积极推行者。

作为一名研习犹太历史的学者,安息香对自己的民族爱的深沉;作为犹太复国主义活动家拉比的儿子,安息香将犹太复国的梦想视为己任。

▲2007年的安息香·内塔尼亚胡和儿子本雅明·内塔尼亚胡

安息香·内塔尼亚胡是1940年前往纽约的,他在美国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游说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犹太人建立自己的国家,他在来到美国的当年就成为了美国新犹太复国主义组织的执行董事,并一直担任此职至1948年。

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国正式宣布成立。安息香·内塔尼亚胡带着家人回到了这个百废待兴的国度。

随后的几年里,这个家庭又新增了两名男孩,他们是1949年出生的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以及1952年出生的伊多·内塔尼亚胡。

▲内塔尼亚胡三兄弟

在孩子们的青少年时期,为了让他们既熟悉和了解自己的故土和犹太文化,又能在美国感受最新的思潮以及传播犹太文明,这个五口之家一直在以色列和美国之间不停地搬家。

在耶路撒冷,男孩们见证了圣城的历史和变迁;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郊区的切尔滕纳姆镇,男孩们学得了一口费城口音。

兄弟三人手足情深,尤其是大哥乔纳森与二弟本雅明,受到父亲的影响,他们也一直致力于为新生的以色列国做出自己的贡献。

▲小时候的乔纳森与本雅明

先后从美国的高中毕业后,两兄弟都选择了回到以色列加入以色列国防军。

1967年,哥哥乔纳森已经在以色列国防军服役满三年,他回到美国哈佛大学就读;同年,弟弟本雅明高中毕业,接过哥哥的接力棒,进入以色列军营。

本雅明,还特意选择了哥哥曾经服役的以色列马特卡尔特种部队。

塞耶特·马特卡尔特种部队是以色列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是以色列军队精英中的精英。

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就这样在以色列国防军服役了5年,参与了并参加1968年的“礼物行动”和1972年的“同位素行动”等多项军事行动,直到1973年才重新回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深造。

“礼物行动”和“同位素行动”都是在民航机场的军事行动。“礼物行动”中,内塔尼亚胡和战友们突袭黎巴嫩首都的机场,摧毁了停在这里的12架民航客运飞机和2架民航货运飞机(没有伤害到人员)。“同位素行动”则是一次恐怖劫机的救援行动。

哥哥乔纳森心中一直存有军人的铁血与荣光。在哈佛大学和以色列的希伯来大学就读期间,乔纳森常常梦回吹角连营。

学业完成后,乔纳森立马再次回到了他和弟弟曾经服役的马特卡尔特种部队。

不畏强敌敢较量,这或许是内塔尼亚胡家族血脉中的壮志。

乔纳森在给远在美国麻省理工读书的本雅明的书信中写道:

“我们正在为战争做准备,很难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很肯定的是,一辈又一辈人会在这里坚守下去。我们选择继续生活在以色列,而不是成为其他国家的犹太人,因为我不愿意将来对我的孙子们讲,二十世纪的犹太人,还是向数千年来的犹太人一样,在全世界流浪。我打算定居在以色列。”

本雅明收到了来自哥哥的家书,但他没有想到,一场变故悄然而至,改变了内塔尼亚胡兄弟的命运。

▲军营中的乔纳森·内塔尼亚胡

2.痛失爱兄

1976年6月27日,一架法国航空的空客200航班由以色列特拉维夫飞往法国巴黎,飞机在希腊雅典经停,重新起飞后不久就被7名恐怖分子劫持,他们来自“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这个组织此前已策划过多起针对以色列的恐怖袭击。

飞机最终停落在了乌干达的恩德培国际机场。很显然,恐怖分子得到了乌干达政府的暗中支持。

恐怖分子释放了除了犹太人以外的其他旅客和机组人员,他们劫机的意图很明确,要求以色列当局释放40名被关押的巴勒斯坦囚犯。

在痛苦的抉择后,以色列政府决定用武力手段来营救被扣押的人质。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恩德培行动。

此时,已晋升为中校的乔纳森·内塔尼亚胡作为指挥官之一,参与了恩德培行动。

恩德培行动进行得非常成功,在曾参与恩德培机场设计和施工的犹太人的帮助下,以色列军方掌握了机场的绝大部分细节。

7月3日夜里,3架满载280名特种兵的“C-130大力神”运输机和一架F4鬼怪式战斗机从以色列秘密起飞,通过超低空飞行,他们躲过了乌干达的军事雷达监控,悄然抵达恩德培机场。

以色列军队如神兵天降。他们到达机场后的特种兵分为两个小组。一组负责救援,特种兵闯入人质被扣押的旧航站楼后,用希伯来语大吼“趴下、趴下…”,在听懂母语的犹太人立刻趴下之后,特种兵们立即通过扫射的方式,击毙了全部恐怖分子。

▲1994年拍摄的恩德培国际机场旧航站楼照片,1976年突袭时的子弹孔仍然可见。

乔纳森·内塔尼亚胡中校所在的二组负责与乌干达守备军进行战斗。交火中,以色列特种兵虽然炸毁了停在机场上的全部11架乌干达米格战机,但乔纳森却不幸中弹身亡,成为了恩德培行动中唯一一位牺牲的以色列军人。

恩德培行动的伟大和悲壮,就在于一个国家,不惜派兵前往3000多公里以外的国家,不为国家荣誉只为公民安全。乔纳森的壮烈牺牲,一度让全世界犹太人忾愤难平。

▲以色列特拉维夫本古里安机场欢迎获救的乘客

3.成为总理

哥哥乔纳森阵亡时,本雅明还在麻省理工学院读书,哥哥的死让他备受打击,甚至中断了在学校的学习。在美国波士顿咨询集团短暂工作一段时间后,他选择回到了以色列。

此时,他的心中已埋下了复仇的种子,为了死去的乔纳森,也为颠沛流离千年的犹太人。

要现实复仇,需先掌握权力,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将目光钉在了以色列总理的宝座上。

此刻,内塔尼亚胡最重要的资源有两样,一是哥哥乔纳森留下的政治遗产;二是和美国的人脉关系。前者可激发以色列国内应援;后者可获取国际支持。

在1976年回到以色列以后,他先是利用哥哥乔纳森在英勇事迹和威望,在以他哥哥名字命名的乔纳森反恐研究所担任执委。

▲1986年内塔尼亚胡(右)看望在恩德培行动中受伤并永久瘫痪的士兵索林·赫什科

后又凭借自己长期在美国学习的优势和经历,先后担任了以色列驻美国使团副团长和以色列驻联合国代表、以色列外交部部长等职。

1996年,以色列首次直选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此时已贵为利库德集团党魁,并且他当选的呼声很高。

大选前,以色列遭受到了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而内塔尼亚胡对“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强硬的态度,又为他赢得了更多的选票。

1996年5月26日,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成功当选以色列总理。从踏入政坛,到成为总理,内塔尼亚胡用了20年。

4.总理的复仇

从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到内塔尼亚胡总理,比以色列国晚四年诞生的内塔尼亚胡,从出生之日起就在巴以冲突的困境中长大。

在内塔尼亚胡眼中,巴勒斯坦几乎就是与恐怖主义划等号的。所以,在他掌权后,以色列的安全成为了他的首要关切。

聪明如他,当然不会为了复仇直接发起战争而灭掉对方,他的战略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摩擦和武装冲突中蚕食巴勒斯坦的领土。

内塔尼亚胡执政时期的以色列,依靠着几十年来在科技和经济上的腾飞,从经济到军事都已经甩开巴勒斯坦一大截,这给了内塔尼亚胡在面对巴勒斯坦时的底气。

▲1998年内塔尼亚胡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和巴勒斯坦总统阿拉法特一起会谈

他坚决反对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并反对在约旦河西岸出现任何外国主权势力;他强调,以色列可以根据需要在任何时间和地点使用以色列国防军和安全部队,以应对恐怖活动。

他强烈主张耶路撒冷是一座不可分割的城市,以色列拥有这座城市拥有绝对的主权,决不允许在这里筑起“柏林墙”。

“以色列必须拥有完整的耶路撒冷,就如同美国不能失去费城一样。”内塔尼亚胡这样解释自己的主张。

(费城是美国独立宣言发布地,美国宪法也在这里制定,是曾经的美国首都。因而被称为美国的诞生地。)

内塔尼亚胡的第一届总理任期只有短短的3年,因受到竞争对手的举报,内塔尼亚胡受困于婚外情的丑闻和腐败的指控,虽然因证据不足,被检察院免于起诉,但民意的下跌让他在1999年的大选中败下阵来。

大选失败的内塔尼亚胡并未改变他从政的初衷,在以色列某通信设备制造公司短暂任职后,他重新杀入了以色列政坛。

内塔尼亚胡重新任职以色列外交部长,后来又任财政部长,他把在美国人身上学到的“本国利益最大化”这一点用到了极致。

他多次强调,戈兰高地是以色列最重要的国家水源地,维护以色列在戈兰高地的主权是同周边国家任何协议协商的基础。

内塔尼亚胡实施了一系列的经济政策,通过精简公共部门的规模、简化税收方式、攻击垄断企业等方式让以色列经济保持了蓬勃发展的趋势,失业率也大大降低。与此同时,内塔尼亚胡的民众支持率再次上升。

2009年2月,内塔尼亚胡再次当选以色列总理。

巴以冲突是历任以色列总理必须面对的问题。内塔尼亚胡再次掌权后,他延续了以前的施政方针,以色列一直在开拓领土。

但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特别是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对以色列武力扩张支持力度减弱,他不得不避开约旦河西岸的敏感区域。

直到,特朗普给了内塔尼亚胡勇气。

▲2017年5月内塔尼亚胡于在耶路撒冷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

特朗普上台后开始大力支持以色列,并在2018年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到耶路撒冷,并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还共同推出了“中东和平新计划”,宣布了以色列拥有对约旦河西岸地区定居点的主权。

在此之后,巴以冲突再次升级,边境冲突、大规模空袭成为了加沙地带的家常便饭,就连去年开始全球暴发的新冠疫情也未能阻止。

今年5月以来,内塔尼亚胡仿佛杀红了眼,在武装力量超出对方一大截的实力面前,以色列一波又一波的袭击像是在虐杀对手。

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除了美国)都站出来指责以色列的暴行时。也许,只有内塔尼亚胡明白,他是在复仇,为了哥哥乔纳森,也为了犹太民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9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