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反腐英雄”后人起诉公安机关不作为,被法院驳回起诉

subtitle
时代封面 2021-05-18 15:19

首席撰文:张喜斌

程序编辑:朱向锋

备受关注的河北“反腐英雄”郭建民之子郭会增、外孙郭超起诉邯郸市肥乡区公安局“不履行保护人身权法定职责(行政不作为)”一案,终于有了结果:2020年10月30日,肥乡区人民法院作出裁定,驳回了郭超、郭会增的起诉。

1982年,在河北肥乡党代会期间,时任县委书记意外落选。时任肥乡县常耳寨公社书记郭建民发现选举中存在不正常的违反民主选举的现象。于是,他向新华社如实反映,揭露了选举内幕。经深入调查,在掌握大量详实材料后,时任新华社记者赵德润写了一篇内参迅速上报中央,引起党中央高度重视,中央领导也为此作了批示,中央成立专案组进驻肥乡。最终,几十名县(乡)级领导干部因此受到严肃处理。在中央的介入下,肥乡事件得到妥善解决,落选的县委书记恢复了职务。郭建民也由此被称为“反腐英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右一为郭建民)

不过,肥乡事件两年后的1984年,郭建民却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停发工资。直到1986年,经他本人不断申诉,才被调到县农业局技术站工作直到退休,停发的工资也全部补回。到了1987年,在肥乡县委宣传部的党组织会上,郭建民的党籍才恢复。此外,郭建民的女儿郭桂芳因支持父亲反映问题并常帮父亲写材料,也曾被所在单位辞退。更为蹊跷的是,1990年6月,郭桂芳在单位值班时突然神秘失踪,至今31年毫无音讯。

1

反腐英雄后人起诉公安局行政不作为

2019年10月,郭超、郭会增以“不履行保护人身权法定职责(行政不作为)”为由,将肥乡区公安局诉至肥乡区人民法院。

郭超、郭会增提出诉讼请求:1.出具公开1993年5月9日肥乡镇民有渠东、肥馆路北侧一坑井里发现的郭桂芳骨骸的尸检报告信息。2.出具公开被告于2017年9月14日,向郭会增作出的《答复书》中所称男尸的骨龄尸检报告。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郭超、郭会增表示,1993年5月9日,在肥乡镇北街民有渠东、肥馆路北侧一坑井内发现一具尸骨,当时的一些目击证人都一致认为是女尸。郭超的外祖母即郭会增的母亲蔡朋娥与郭超的小姨即郭会增的妹妹郭红芳,根据尸骨特征与遗物,当场辨认该女尸确系1990年6月16日失踪的郭超的母亲郭桂芳。

郭会增说:“妹妹和母亲去现场看过,说就是姐姐,回家通知父亲报案后,到现场却发现尸骸遗物都不见了”“肥乡区公安局取走遗骸后称这是一具男尸,并拒绝公开相关信息。近些年来,郭家人多次请求当地公安局对郭桂芳失踪进行立案侦查,并公开枯井遗骨司法鉴定结果,均被对方回绝。”

为此,2016年11月15日,郭会增曾向肥乡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请被告肥乡区公安局出具公开尸骨鉴定相关信息。2017年8月14日,肥乡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冀0428行初31号行政判决书,判令被告肥乡区公安局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对郭会增提出的司法鉴定申请,予以答复。2017年9月14日,肥乡区公安局作出《答复书》称,1993年我局共受理两起无名尸体案,其一是:1993年3月27日,在元固乡发现一名无名女尸,尸长为146米,年龄70岁左右,不符合郭桂芳的特征。其二是:1993年5月9日,在肥乡镇北街、肥馆路北侧一坑井里,发现一无名男尸,尸长为168厘米,更不符合郭桂芳的特征,所以,1993年我局的两起无名尸体案中的两名尸体均与你姐姐郭桂芳无关。

郭会增提供的一份行政起诉状显示:诉请被告出具公开所称男尸的骨龄鉴定信息。郭会增说:“2017年9月14日被告《答复书》既未公开男尸的年龄,又未公开尸检报告信息,因为郭桂芳被害时32岁,身高168厘米与男尸相同。如果被告没有弄虚作假,为何坚持不能公开尸检报告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郭会增称,其曾于2019年8月16日用特快专递向肥乡区公安局寄出《公开尸检报告申请书》。郭会增说:“肥乡区公安局一直没有履行职责,故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请肥乡区公安局出具公开男尸的尸检骨龄信息。”

2

公安局辩称诉讼请求不属向其公开范围

2019年10月15日,肥乡区人民法院受理该案并向郭超、郭会增出具了“河北省人民法院诉讼费专用票据(预收)”。票据信息显示:该案案号为“(2019)冀0407行初31号”,“案件受理费、申请费50元”。

2019年10月23日,肥乡区公安局作出答辩状。内容显示:我局于1993年5月9日,在肥乡镇民有渠东、肥馆路北侧一坑内井里,发现一名无名尸体,尸体为男性,尸体长168厘米。根据《公安机关执法公开工作指南》第四章规定,向被害人或者家属公开的具体内容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办案单位名称及联系方式;刑事受案、立案、不予立案、撤案、鉴定意见、移送审查起诉等情况。综上所述,两原告所诉是要求公开郭桂芳尸检报告信息,郭桂芳为女性,而1993年5月9日发现的无名男性尸体,与原告无特定的关系,其尸检报告信息也不属于向原告公开的内容。因此我局认为,两原告的诉讼请求,不属于我局向其公开的范围,恳请肥乡区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判决书显示,肥乡区公安局为支持其主张,曾向法庭提交现场勘查登记表复印件一份,用以证明1993年枯井里发现的尸骨是男尸。现场勘查登记表显示:尸体为男性、168厘米、年龄是25到30岁。表格右上角标注着勘查时间:1993年5月9日8时。

据媒体报道,在法庭上,郭会增急切地接过勘查登记表。郭会增当庭举起登记表,环顾四周,怒问:“没有现场照片,没有其他信息,一起命案就一页纸?这是一起命案啊!”报道称,在庭审最后,激动的郭会增还表达了一个请求:希望法官公正审判。

判决书显示:肥乡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告所提交证明材料不能证明1993年在枯井中发现的尸骨为郭桂芳以及尸检报告存在,故原告起诉要求被告公开1993年5月9日肥乡镇民有渠东、肥馆路北侧一坑井里发现的郭桂芳骨骸的尸检报告信息,缺乏事实根据。

法院认为,郭会增向公安机关申请公开事项与诉讼请求不一致,应认定为未向被告提出相关申请;另外,郭超未向本院提交曾向被告提出公开申请的证据,故应当认定原告郭超、郭会增在向法院提起诉讼之前,未向公安机关提出“公开《答复书》中所称男尸的骨龄尸检报告”的申请。

2020年10月30日,肥乡区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0407行初31号行政裁定书。裁定:驳回原告郭超、郭会增的起诉。

3

郭家人坚信当年发现的尸骨是郭桂芳

(郭建民爱人蔡朋娥及女儿郭桂芳)

2015年1月,肥乡县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袁晓雷曾对媒体表示:“郭桂芳失踪一案发生时间太长,等情况了解清楚了再给答复。”当年4月,其回复称:郭桂芳失踪案至今没有立案,不过没立案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87条规定,该案件已过了20年追诉期。

同时,袁晓雷还表示:“我们查了,没有发现该案的报案记录,我们认为当事人家人当年没报案。也可以说,该失踪案发生的20多年间,郭桂芳的家人就没有找过公安局,公安局不知道此事。”

不过,据郭家人回忆,1990年6月16日晚,郭桂芳安顿好她不足3岁的儿子后,到县农牧局值夜班,第二天神秘失踪。当天,郭建民及其爱人蔡朋娥就到肥乡县公安局报案。郭会增说:“女儿失踪了家人不着急、不报案?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从1990年至今,全家人已经坚持了31年,我一定会继续依法维权,永不放弃。”

郭会增及其家人坚信,当年发现的尸骨就是郭桂芳。郭会增说:“2017年9月14日肥乡区公安局作出的《答复书》中称枯井里的是男尸,但是却没有公开男尸的年龄,也没公开尸检报告信息。”

郭会增说:“姐姐郭桂芳身高168厘米,与公安局透露的男尸体长恰好吻合。因此,其认为肥乡区公安局拒绝公开尸骨鉴定信息的理由存疑。公安局涉嫌作伪证造假,涉嫌渎职和刑事犯罪。”

(此前报道视频)

此外,据媒体报道,当年在枯井尸体案案发第一现场的多位目击证人曾称:从死者的穿着(女性黑丝袜、高跟鞋、女士皮带、裙子等)来看,可确认其为女性。还有人称,死者生前应该有腿部残疾,因为当时看到其腿部粗细不一致。

郭会增说:“姐姐郭桂芳小时候确实患过小儿麻痹症。2018年8月,肥乡区公安局相关领导在与其谈话时也提到了这一细节,对方告诉他:你姐姐是被一辆黑色轿车拉走了,她的腿还有点残疾。是从卷宗里看到的。”

郭会增还说:“此前,某位区领导也曾对我说:我家案子的证据大多数已经丢失。”这些信息都让郭会增坚信,公安局所说的那具男尸就是其姐姐郭桂芳。

郭会增提供的资料显示:近些年来,郭会增及其家人曾向国家信访局、最高人民检察院、全国人大办公厅信访局等多个部门反映此事,并得到了上级部门的关注。2012年,中央联席会议办公室督察组、河北省联席办、邯郸市联席办均曾发函对此案表示关注。

此前系列报道(部分):

(一)肥乡“反腐英雄”家属起诉警方,因勘查记录不足20字当庭发怒

刊发于2020年7月13日

等了30年,郭会增终于拿到那起发生在邯郸市肥乡县油棉厂后侧枯井中的命案的现场勘查登记表。当法警把那一页纸送到他手上的时候,想象中的“如释重负”反而变成了愤怒,他脱口而出:“这是什么东西?”

拖了30年的命案,勘查记录不到20个字,自己被这样草草“打发”,郭会增丝毫没有掩饰不满情绪,他直接把目光转向法官:“您当了这么多年法官,有哪起命案的卷宗就这一页纸?这不是开玩笑吗!”

郭会增诉公安局申请信息公开

郭会增是“反腐英雄之女失踪案”的受害人家属。姐姐郭桂芳于1990年失踪,1993年,邯郸市肥乡区油棉厂后侧的一枯井中发现一具尸体,经郭桂芳的母亲和妹妹确认以及围观者的描述,该尸体是女尸。多年来,肥乡区公安局坚称这是一具男尸,并拒绝公开相关信息。

7月13日下午,郭会增起诉邯郸市肥乡区公安局行政不作为一案在肥乡区人民法院开庭。

原告郭会增按照法官要求阅读了行政起诉状,请求公开1993年5月9日肥乡镇民有渠东、肥馆路北侧一坑井里发现的郭桂芳骨骸的尸检报告信息;请求出具公开被告于2017年9月14日向郭会增作出的《答复书》中所称男尸的骨龄尸检报告;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作为被告,肥乡区公安局工作人员出具的答辩状称,肥乡县油棉厂后侧枯井中的尸体为男性,与郭桂芳无关。关于被告郭会增提出的尸检报告信息公开请求,公安局认为不属于公开范围。

举证环节中,原告郭会增在法庭上提供了1990年《邯郸日报》寻人启事、1990年秦皇岛公安局北戴河分局认尸函,立案申请书、公开尸检报告申请书以及大白新闻关于该案系列报道等十项证据。肥乡区公安局质证时,均以与郭桂芳案无关而否定。

2019年,大白新闻赴邯郸市对此案调查采访,从不少于四名第一目击证人处证实,从死者的穿着(女性黑丝袜、高跟鞋、女士皮带、裙子等)来看,可确认死者为女性。还有人分析称死者生前应该有腿部残疾,因为当时看到其腿部粗细不一致,符合郭会增所言“姐姐患过小儿麻痹症”。大白新闻采访后进行了公开报道,并留存相关采访视频资料。法庭上,郭会增将这份视频资料递交法官,并当庭播放,被告完整观看了视频。在质证阶段,被告肥乡区公安局也以新闻报道不能作为证据为由予以驳斥。

不到20字的勘查报告惹怒原告

让郭会增没有想到的是,被告肥乡区公安局提交了肥乡县油棉厂后侧枯井中的命案的现场勘查登记表,不到20字的勘查记录显示,尸体为男性、168厘米、年龄是25到30岁。这一页记录的右上角标注着勘查时间:1993年5月9日8时。

郭会增急切地接过勘查登记表,这是他等了30年的重要证据,但寥寥几字,除了尸体的性别、身高、年龄,一无所获。郭会增当庭举起登记表,环顾四周,怒问:“没有现场照片,没有其他信息,一起命案就一页纸?这是一起命案啊!”

法官宣布择日宣判

庭审最后,无比愤怒的郭会增还表达了一个请求:希望法官公正审判。

被告肥乡区公安局则希望法官驳回郭会增的诉讼请求。

法官宣布,择日宣判。

(二)反腐英雄之女失踪近30年未立案,枯井骨骸已交予公安部鉴定

刊发于2019年6月28日

反腐英雄郭建民之女郭桂芳失踪近30年后,郭建民之子郭会增在枯井处挖出疑似人骨残骸。6月27日,郭会增带着郭桂芳的儿子在邯郸市肥乡区公安机关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抵达北京。28日早上,一行人将骨骸交予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鉴定相关DNA信息,鉴定工作正在进行中。

该案在取得重要进展的同时,郭会增表示,邯郸市肥乡区公安局仍不予立案,亦不承认郭桂芳家属曾报过案。他说,发现郭桂芳失踪当天,父亲郭建民、母亲蔡朋娥就去公安局报了案,还在电视台和报纸上发布寻人启事。对此,当地公安局回复郭会增称,该案件已过20年追诉期,因此不予立案。

反腐英雄之女失踪近30年,家属挖出疑似人骨

姐姐郭桂芳失踪近30年了。郭会增称,1990年6月16日晚,郭桂芳安顿好她不足3岁的儿子,到农牧局值夜班,第二天神秘失踪。当日,郭建民及其爱人蔡朋娥就到肥乡县公安局报案。

在郭桂芳失踪的第三年,即1993年2月,在距离郭桂芳家和县农业局大约2公里左右的油棉厂后侧的一个枯井中,发现了一具女性尸体,尸体上还压着一个磨盘大小的石头。蔡朋娥觉得尸骨上的皮带以及身形和头发都很像自己的女儿郭桂芳。蔡朋娥还发现尸骨与郭桂芳“标志性虎牙”相同的位置上,少了一颗牙。问及围观群众,他们说那颗牙被公安机关“撬”走了。当天下午,蔡朋娥和郭建民再次去辨认尸体时,尸体已经不见了。

此前在枯井尸体案案发第一现场,不少于四名第一目击证人向大白新闻证实,从死者的穿着(女性黑丝袜、高跟鞋、女士皮带、裙子等)来看,可确认其为女性。还有人分析称死者生前应该有腿部残疾,因为当时看到其腿部粗细不一致。

郭会增称,姐姐郭桂芳小时候确实患过小儿麻痹症。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8月7日,肥乡区公安局与郭会增谈话时也提到这一细节,公安局局长告诉郭会增:“你姐姐是被一辆黑色轿车拉走了,她的腿还有点残疾。”

2016年10月底,郭会增向邯郸市肥乡区公安局法制办公室申请公开1993年2月在肥乡棉油厂后侧枯井中发现的尸骨(郭家人认为现场的尸骨系郭桂芳)司法鉴定的相关信息,以此来确定该具尸骨的身份。在向政府部门申请信息公开已超过相关规定期限并未获回应后,2017年11月15日,郭会增以行政不作为为由向肥乡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出具公开司法鉴定信息。

对此,被告邯郸市肥乡区公安局称,一、当年,我局未接到原告郭会增及其家属关于郭桂芳失踪的报案,故我局无报案材料及记录。二、1993年我局共受理两起无名尸体案,其一是1993年3月27日,在元固乡西贤店村北曲魏线东侧发现一无名女尸,尸长146厘米,年龄70岁左右;其二是1993年5月9日,在肥乡镇北街民有渠东、肥馆路北侧一坑内井里,发现一无名男尸,尸长168厘米,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无名尸体案。因此,郭会增要求公开其姐姐郭桂芳尸骨鉴定相关信息,而我局1993年的两起无名尸体案中的两具尸体均与原告郭会增无关。根据公安机关办案公开范围,我局没有义务向郭会增公开相关信息。

最终郭会增胜诉,但公安局拒不执行。

邯郸市肥乡区公安机关赴公安部做骨骸鉴定

两个月前,郭会增来到当年枯井处。大白新闻在现场注意到,如今枯井已经杂草丛生,堆积了厚厚的废弃物。郭会增费时一天一夜,调来挖掘机在枯井深处挖出疑似人骨遗骸。

经媒体广泛报道后,郭会增带着郭桂芳的儿子在邯郸市肥乡区公安机关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抵达北京,6月28日早上,一行人将骨骸交予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鉴定相关DNA信息,鉴定工作正在进行中。

公安机关否认家属当年报过案,失踪近30年不予立案

郭会增坚称,事发当天,郭建民及其爱人蔡朋娥就到肥乡县公安局报案。2014年10月,肥乡县公安局还抽了郭桂芳儿子和丈夫的血样,并把郭桂芳的有关信息录入了全国失踪人员信息系统。之后,公安局却否认家属曾报过案。

2015年1月12日,曾有媒体向肥乡县公安局求证,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公安局没有发现该案的报案记录,当事人家人当年没报案,“该失踪案发生的20多年间,郭桂芳的家人就没有找过公安局,公安局不知道此事。”

郭会增则称,姐姐郭桂芳刚失踪的那几年,电视台和报纸上都登了寻人启事。后来其他地方发现女尸,就会通知我们家。县农业局曾派人和我父亲一起到张家口、北戴河、秦皇岛、北京、石家庄等地寻找姐姐下落。1990年,秦皇岛市公安局曾通知郭建民及其家属前往秦皇岛确认一具女尸是否为失踪人口郭桂芳,结果得到否定的答案。

对于郭桂芳失踪案一直未立案这一情况,肥乡区工作人员的答复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87条规定,该案件已过了20年追诉期

(三)反腐英雄之女失踪29年未立案,公安局:达不到立案条件

刊发于2019年2月19日

时至今日,反腐英雄郭建民女儿郭桂芳已失踪近29年,公安局一直未立案,也没有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公安局曾告知郭建民之子郭会增称:根据法律规定,此事达不到立案条件。据大白新闻报道,此前该公安局曾向郭会增透露:“你姐(郭建民女儿)是被一辆黑色轿车接走的。”

公安局不立案,家属索要不予立案通知书未果

这起失踪案可追溯至29年前。据郭建民之子郭会增讲述,1990年6月16日晚,郭桂芳安顿好她不足3岁的儿子,到农牧局值夜班,第二天神秘失踪。郭建民强调,事情发生当天,郭建民及其爱人蔡朋娥就到肥乡县公安局报案。2014年10月,肥乡县公安局还抽了郭桂芳儿子和丈夫的血样,并把郭桂芳的有关信息录入了全国失踪人员信息系统。之后,公安局不承认家属报过案。

2015年1月12日,曾有媒体向肥乡县公安局求证,某工作人员表示,公安局没有发现该案的报案记录,当事人家人当年没报案,“该失踪案发生的20多年间,郭桂芳的家人就没有找过公安局,公安局不知道此事。”

近日,邯郸市肥乡区公安局卢局长再对此解释称,根据法律规定,该失踪事件达不到立案条件。但郭会增向其索要不予立案通知书未果。

此前报道:公安局称失踪人口被一辆黑车接走了

郭会增告诉大白新闻,2018年8月7日,肥乡区公安局与自己进行了谈话。“当时公安局卢局长和公安局纪委张书记、公安局信访科郝科长都在的。卢局长跟我说,你姐姐是被一辆黑色轿车拉走了,她的腿还有点残疾。”郭会增称,姐姐郭桂芳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一般情况下与平常人无异,只有跑的时候才能看出来。“说明公安局是经过一定的调查的。”

近日,郭会增透露,以上情况是卢局长在卷宗上看到的。其不解道:既然29年未立案,何来卷宗?大白新闻据此联系卢局长,对方没有回复。

当年现两起无名尸体案,公安局拒绝公开信息

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公安局称,1993年,其共受理两起无名尸体案。其一是:1993年3月27日,在元固乡西贤店村北曲魏线东侧发现一无名女尸,尸长146厘米,年龄70岁左右;其二是:1993年5月9日,在肥乡镇北街民有渠东、肥馆路北侧一坑内井里,发现一无名男尸,尸长168厘米,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无名尸体案。

为此,郭会增申请公开其姐姐郭桂芳尸骨鉴定相关信息,公安局认为两具尸体均与此事无关,根据公安机关办案公开范围,其没有义务向郭会增公开相关信息。经法院判决,公安局应向郭会增提出的申请予以答复,公安局拒不履行法院判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7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