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庄子和斯多葛学派:大多数人的痛苦,只源于这一个原因!

subtitle
小播读书 2021-05-18 10:47

大家好,这里是小播读书,今天我们继续分享道家思想经典《庄子》这本书,今天我们讲《庄子》外篇的第一篇《骈拇》,这个字可能很多人并不认识,“骈(pián)拇”是指合并在一起的脚趾,就是脚趾旁边多长的脚趾,本意是指人体上面多余的部分,而庄子的隐喻是指身体多出来的部分并不可怕,而多出来的欲念才是可怕的和真正多余的。

庄子说:天生万物,各有其性,也各有其命。真正的善,不是仁义,而是善待自己所得的一切,包括接受自己本性的缺点和不足,正确看待外在的一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种思想和前面我们在庄子的内篇《德充符》中讲的“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讲要接受自己,并正确认识自己。这不是一种退而求其次,或者说消极的处世态度,而是一种高级的智慧。为什么?让我们细细来说。庄子是怎么论述这种思想的呢?

庄子说“故合者不为骈,而枝者不为跂;长者不为有余,短者不为不足。”

合在一起长出来的不能说是并生,分歧而出的也不能算是多余,本来就是长的,不能说它是多余的,本来就是短的,不能说是不足。庄子说,你看野鸭的小腿虽然很短,非要给它截上一段,就会让它很痛苦;鹤的腿虽然很长,如果截去一段,就会造成极大的悲伤。所以,事物原本就很长是不可以随意截短的,事物原本就很短也是不可以随意续长的,这样各种事物也就没有必要去排除忧患了。

庄子还说“意仁义其非人情乎!彼仁人何其多忧也”,我想仁义恐怕也不是人类的本性吧!否则,那些所谓的提倡仁义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多忧愁,并且还在不知疲倦地追求呢?正确看待“自然”的东西,这正是符合道家思想的“自然本性”的思想,从身体上看似多出来的一个脚趾,庄子讲到了其实“仁义”才是真正多余的?

其实在这一篇中,庄子除了讲要善待自己的一切以为,在后半部分,他对儒家所提出的“仁义”进行了质疑和批判。庄子说“夫小惑易方,大惑易性。何以知其然邪?自虞氏招仁义以挠天下也 ,天下莫不奔命于仁义。是非以仁义易其性与?”,小的迷惑,足以改变人的方向,大的迷惑,足以改变人的本性。怎么知道会是这样的呢?庄子说,自从虞舜标榜仁义搅乱天下以来,天下的人们就都为了仁义而争相奔走的,难道这不是用仁义改变了人原本的真性吗?

庄子还说,从夏、商、周三代以来,天下人都因为外物,而错误认识了自己本性。小人为了私利而不惜舍弃生命,士人不惜冒生命危险去追求功名,大夫不惜生命来壮大自己的家业,圣人为了天下不惜生命。这四种人,虽然所从事的事业不同,名声也各不一样,但是他们不惜生命去损害人的本性,却是同一样的。在道家看来“利、名、家、天下”,都是外在的东西,“小人、士、大夫、圣人”也都是一样,人们为了追求外在的名利和地位,不惜失去自然的本性,这些在道家思想看来,都是不值得推崇的。

庄子还讲了一个故事,庄子说,臧与谷两个人一起去放羊,结果两个人都把羊弄丢了。有人问臧当时你在做什么,臧说他当时在读书;又问谷当时在做什么,却说是在玩投骰子的游戏。虽然这两个人所做的事不一样,但是他们把羊弄丢这件事却是同样的。所以庄子认为,不管是什么方式,失去了自然本性,都是不合适的,都不是庄子所说的真正的“善”,真正的善不是仁义,不是名利,而是善待自己的一切而已,尊重自然在道家思想里面是一种至高的德性,也是一种智慧。

在西方的古罗马时期,有一个哲学流派是斯多葛学派,其实也秉持了类似的价值观。斯多葛学派的一个重要主张就是,接受你无法改变的,改变你可以改变的。他们主张用理性去克服对外在环境的依附和厌恶,你就可以在任何环境下保持泰然自若。

斯多葛学派的一个哲学家叫爱比克泰德,他出生在一个奴隶家庭,他常年遭受主人的殴打和折磨,身体受伤,成了一个瘸子,他又穷又瘸,而且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家人和自由。后来,有幸他师从斯多葛哲学家鲁佛斯学习哲学,并获得了自由,还在罗马建立了自己的斯多葛学园。

爱比克泰德说,作为一个奴隶,你随时都会遭到痛打、折磨,甚至被处死。作为一位斯多葛派哲学家,你也总是面临着被囚禁或处死的前景。那么,在这样不确定和受压迫的状态下,当他们控制自己命运的能力受到这样的妨碍时,一个斯多葛派怎样才能保持冷静和坚强呢?他们怎样才能希望一直做“他们的灵魂的队长”?爱比克泰德的回答是,不断地提醒你自己,你能控制什么,不能控制什么。爱比克泰德列了一个长长的清单,哪些是我们无法控制的,比如身体、财产、名声、工作、父母、朋友、天气、过去和将来,以及我们必将死去这一事实。那什么是我们可以控制的呢?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的信念。

爱比克泰德说,看起来我们能控制的非常少,但是正是这个小窗口,才是人类自由、自律和独立自主的基础。因为没有人能够真正强迫你去相信违背自己意志的东西,爱比克泰德说:抢劫你的自由意志的人是不存在的。但另外一方面,我们对外在世界发生的事情,只有很有限的控制能力,我们必须接受这一点,不然我们就会生气、害怕,大部分时间还过得很悲催。人类大部分苦难都源自两个错误:

第一是,试图去控制无法控制的;

第二是,没有承担起我们能控制的责任。

比如,一个有社交焦虑的人变得沉迷于别人对他的看法。他们变得焦虑、偏执、愤怒和无助,全都是因为他们彻底地执迷于他人的看法,而这是在我们的控制之外的。同样,一个抑郁的人会经常把他们的坏情绪归罪于外界因素。他们会指责过去,或他们的父母、他们的同事。他们总是丢掉他们对自己的信念和感受的责任。这只会使他们感到更加无助、失控和抑郁。爱比克泰德说,通过提醒自己什么是我们能控制的、什么是我们不能控制的,我们能够克服我们的无助和绝望感。

庄子说:“今世之仁人,蒿(hāo)目而忧世之患;不仁之人,决性命之情而饕(tāo)贵富”,当今世上,那些自以为是“仁义”的人,他们往往忧虑人世间的祸患;而那些不仁义的人,会不顾本性去贪图富贵,这两种情况都是没有保持自我的本性,都是不可取的,关注点都在外在那些我们无法控制,而不是我们自身。

好了,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小播读书”或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