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五名中国人偷渡到越南,伪装成货物藏在纸箱内乘车

subtitle
缅甸中文网 2021-05-18 08:31

近日,越南同奈省警方发现5名非法入境的中国人,伪装成货物藏在纸箱内乘客车从北江省到胡志明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月17日下午,同奈省警方对过往保证车辆进行检查,由于北江省已经成了疫区,交警对一辆北江牌照的车辆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出人意料的是,车上放货物的纸箱内竟然藏着五名中国人。

这五名中国人无法出示相关证件,并承认他们此前从中国经高平省偷渡到越南,随后从北江省乘车准备到胡志明市,担心怕被警方发现,于是伪装成货物藏在纸箱内。

目前,五人已经被送往集中隔离区接受隔离并进行病毒检测。

相关报道

朋友相约偷渡去缅北“发财”,不幸落入电诈集团,交了5万才脱身



“他们就是为了骗钱,不交钱就让你去搞诈骗,不听话就要挨打!”近日,在常德市桃源县公安局理公港派出所执法办案区,理公港镇男子朱某向民警讲述着此前偷渡去缅北,却误入电诈集团被恐吓勒索的可怕经历。

在朱某的印象中,在缅北的“公司”,时不时会听到惨叫声。不仅如此,门外都是拿枪的雇佣军,“进去容易出来难”。“噩梦”,朱某这样形容在缅北的生活。

梦想“发财”与朋友昼伏夜行偷渡缅北

2月底,张某通过微信给朱某发来消息,称“有个好事,出国到缅北从事网络传媒和游戏推广工作,不辛苦,还包往返机票,包食宿,保证能赚大钱!”

此时,朱某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张某是朱某在云南认识的朋友,两人认识已有五年。想到两人相互知根知底,对方不可能骗自己,考虑到能发家致富再好不过,朱某怦然心动,和张某相约一同前往。

半个月之后,3月15日,朱某瞒着家人,怀着发财梦,满怀憧憬地从常德飞往云南昆明,与张某汇合。到了昆明后,两人又坐大巴车前往沧源佤族自治县,再与接头的人汇合。

朱某回忆,负责接头的“蛇头”是缅北佤邦人。“‘蛇头’皮肤很黑,普通话说得很流利,我们都管他叫‘老黑’。”朱某说,3月17日晚,“老黑”带着两人徒步翻山越岭穿越丛林,昼伏夜行走了两天,3月19日早上偷渡到了缅北邦康县。这时,朱某才发现,同行的还有30余人,都是准备去缅甸“赚大钱”的,并且互相之间都不认识。

每人交了5万元才从“公司”逃脱

刚进入缅甸境内,一行人就被当地军队抓获了。“‘老黑’和军队那边交涉后,我们每人交了5000元的罚款才放行。”朱某说,在另外一个“蛇头”的接应下,大家坐了十几分钟的车,被送到了一个工业园内,到了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公司”。“那边到处都是高墙,门口还有雇佣军持枪站岗。”

朱某说,一到“公司”,对方人员就将一行人的证件和私人物品全都没收了。第二天,“公司”开始组织培训。“培训的内容都是怎么使用电话和网络去诈骗别人的钱财。”这时,朱某和张某才发现,这哪是什么好工作,就是搞电信网络诈骗。“我俩基本的是非观还是有的,实在不愿也不能干这种非法的勾当。”

思索了一番后,两人决定向“公司”提出回国的要求。“‘公司’的头目告诉我们,偷渡出境时,他们帮我们出了钱,如果要回国,我们每人要先交4.5万元,之后才能离开,不然就必须留在这里‘做事’,如果不听话还要挨打。”

在“公司”的这几天,朱某见证了天天都有人被打得血肉模糊,时不时还会听到惨叫声。“想到待在这里不仅赚不到钱,搞不好还会把命都给丢了,我俩只好联系家里人,每人通过支付宝转了45000元。”3月25日,两人把钱交给“公司”,“公司”才放了他们回国。

回国后仍心有余悸,把经历讲出来让别人“引以为戒”

一离开“公司”,朱某和张某两人就急忙打的,赶到中缅边境孟连县隔离点孟阿通道自首。“这时候,我们才发现‘公司’离口岸也就半小时的车程。”朱某说,两人在这里待了三天。3月29日,两人被国内正式接收,在孟连县勐马镇要求隔离14天后,又到偷渡出境辖地景东县公安局接受处罚。4月15日,两人才各自被民警通知家人接回老家。

回想起这一个月的经历,朱某说只能用“噩梦”来形容。“我和张某都感到后怕,不仅一分钱都没赚到,还各自赔进去5万。”朱某说,自己家里条件本来就一般,这下更是雪上加霜。

隔离期间,两人遇到不少一起从缅北回来的人,大多都和两人经历类似,有的还更加悲惨。“回来后我才知道,短视频平台上早就有这样的案例,缅北的电信诈骗集团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朱某说,现在想来,包括“蛇头”、“公司”以及当地武装都是串通一气的,目的就是为了搞钱。“我俩真是太天真了,之所以要把这段经历讲出来,就是要提醒广大想出境‘赚大钱’的人,要引以为戒。”

来源:潇湘晨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范钰洁_NBJS14951
49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