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绿氢“成本比灰氢还低”不是梦

【能源人都在看,点击右上角加'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低利用率使绿氢的每千克氢气的资本成本高于蓝氢。绿氢的生产成本明显高于蓝氢。生产绿氢的成本将低于灰氢。

灰氢是通过化石燃料(例如煤炭)燃烧产生的氢气。这种类型的氢气约占当今全球氢气产量的95%。灰氢还包括在电解水制氢的过程中,使用的电力由化石燃料产生(存在碳排放)。绿氢是利用可再生能源(例如太阳能或风能)发电后通过电解工序制氢,其碳排放可以达到净零。蓝氢也由化石燃料产生,主要来源是天然气。与绿氢相比,蓝氢电力需求较低,且配套了碳捕集与封存(CCS)技术。由于CCS技术需要相对罕见的地质条件,因此在全球范围内蓝氢比绿氢更难获取。

在炼油或氨生产中,约有80%的专用氢气生产(氢气也作为其他过程的副产品产生)用作原料。天然气制氢最常用的方法是蒸汽甲烷重整,从重整过程中释放出高浓度的二氧化碳,而从天然气燃烧中排放出浓度较低的二氧化碳。将碳捕集、利用与封存应用于蒸汽甲烷重整工艺流程,是制备蓝氢的方法,其二氧化碳排放量比灰氢少50%~60%(从产生的每千克氢约10千克二氧化碳到每千克氢约5千克二氧化碳)。

当前,蓝氢的生产成本随着二氧化碳储率的增加而上升。碳捕集使灰氢的成本每千克增加0.25美元 ,这意味着减排成本约为每吨二氧化碳50美元,相当于2020年美国环境保护署使用碳的全球社会成本估算值。此外,从废气中捕集二氧化碳,将使每千克氢气的生产成本增加0.40美元,每吨碳减排成本将超100美元。

随着碳捕集设备成本下降和基础设施扩大、从蒸汽甲烷重整到自热重整的转变(过程和燃烧排放结合在一起),蓝氢的成本可能会降低。据预测,到2030年,自热重整产生的蓝氢将捕集高达95%的二氧化碳排放,每千克氢气的成本为1.25美元,仅比低排放的每千克氢气高0.20美元,超过如今的低端蒸汽甲烷重整成本。

绿氢的生产成本明显高于蓝氢,尽管蓝氢的固定成本高于绿氢。氢气具有相似的能源效率,生产成本的差异是两个因素造成的:首先,电力的能源成本远高于天然气。以能源为基础,天然气每百万英热单位为3.5美元,相当于电力每兆瓦时12美元,相比之下,补贴前的风能和太阳能成本为每兆瓦时30~40美元。其次,由于绿氢的生产受到零碳能源可用性的限制,它只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运行。因此,尽管每兆瓦绿氢容量的投资成本低于蓝氢,但低利用率使绿氢的每千克氢气的资本成本高于蓝氢。

降低绿氢成本取决于更低的电力成本和更低的资本成本。在最佳位置上,太阳能和陆上风电的成本可能会在2030年降为每兆瓦时25美元左右,到2050年降至每兆瓦时15美元。利用率的提高受到风能和太阳能容量因素的限制,但在发电情况互补的地方结合风能和太阳能,或电池储存,可以帮助生产更多的绿氢。尽管核能将提供连续的能源,但因为太昂贵而没有价格优势。每千克氢的成本也会随着电解槽成本的降低而降低,这可以通过扩大生产规模和自动化而降低。到2050年,电解槽的成本预计下降90%,如果实现,生产绿氢的成本将低于灰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中国能源网,所发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全国能源信息平台联系电话:010-65367702,邮箱:hz@people-energy.com.cn,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