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永远不要指望威权与民粹会带来善政 | 风向书单210119

subtitle
回响编辑部 2021-05-17 11:0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Populista!中记录了包括卡斯特罗和查韦斯在内的,拉丁美洲六位威权统治者所经历的背叛,阴谋,政变,腐败丑闻,暗杀,残破不堪的宪法以及胜利的复出。这是一次雄心勃勃的尝试,试图还原1999年至2016年拉丁美洲左翼民粹主义领导人的“粉红色浪潮”。作者Grant也竭尽全力,从十多年来对拉丁美洲的报道中汲取了教训,试图理解拉美社会为何会孵化出这样的政治生态。

在所有这些国家中,不少人其实都在认真地努力消除不平等现象并改善数百万人的生活,当然,卡斯特罗和查韦斯被视为反对帝国主义的象征。这些领导人发动的政治飓风继续席卷这些国家,Grant指出,尽管这六个人和他们所领导的国家的发展轨迹各不相同,但却都有一个共同特征:他们以一己之力引爆了一场运动,整个国家的政治都建立在他们个人的政见之上。在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真实的故事中,他们的民粹主义无论出于什么意图,都没有带来善政。所有这些人都以某种形式成为狂妄自大的受害者,但最终,一切的恶果还是得由公众来买单。

除了这本试图还原当代拉美政治的¡Populista!,本期书单还有思考民权运动未来的Begin Again;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导致埃博拉病毒在非洲失控的Fevers, Feuds, and Diamonds;解答为何白人女性也主张性别歧视的Sisters in Hate;质疑唯口才论的Words Fail Us……

(文末可打赏支持,谢谢各位~)

Begin Again:

James Baldwin’s America and Its Urgent Lessons for Today

重新开始:詹姆斯·鲍德温的《美国及其今天紧迫的一课》

Eddie S. Glaude Jr. / Crown Publishing Group (NY) / 2020-6

·这是对美国种族不平等所提出的灼人的起诉书,并逼问所有人,更公正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样的?

作者重温了民权运动家詹姆斯·鲍德温(James Baldwin)的人生和作品,这是对美国种族不平等所提出的灼人的起诉书,以帮助我们了解当前的危机,并想象新的未来的形成。

对于詹姆斯·鲍德温而言,在民权运动之后,美国种族主义又卷土重来,民权运动家马尔科姆·X和马丁·路德·金最后都死于谋杀。鲍德温被称为“革命的诗人”,在1963年《下一次将是烈火》出版之后,他成为了一位政治作家。没过多久他又一一种新的面貌出现,面对幻灭和绝望继续前进。现在的美国正处于十字路口,作者Glaude从Baldwin的著作中汲取了见识和灵感,教我们如何在已然破灭的诺言中寻找希望和指导。Begin Again无缝结合传记与历史,并对当下做出了深刻的分析,揭示了美国种族难题的真相。这是一次艰辛的探索,编织了由种族和创伤构成的记忆之网,并逼问所有人,更公正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样的。

Fevers, Feuds, and Diamonds:

Ebola and the Ravages of History

热病、仇恨和钻石:埃博拉病毒和历史的破坏

Paul Farmer /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 2020-11

·正是数百年来的剥削和不公正待遇,导致西非的长期医疗资源的缺失和埃博拉病毒的失控

2014年,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遭受了史上最严重的埃博拉疫情。病毒在医疗设施稀缺的地区肆无忌惮地蔓延,这成为现代医学的一次重大悲剧。危机为何会发生,它留给我们哪些教训?著名医生和人类学家Paul Farmer是这次埃博拉疫情的亲历者——他创立的“健康伙伴”是国际救援组织之一。他通过本书描述了病毒令人窒息的快速传播过程,讲述了受害者的悲惨故事,同时说明了为什么医疗反应缓慢。他驳斥了关于埃博拉病毒起源以及为何如此迅速传播的误导性说法,将西非的长期医疗资源缺失追溯到数百年来的剥削和不公正待遇。在殖民统治下,遏制疾病是重中之重,但医疗保健并不是殖民者优先考虑的问题,这一地区医疗保健状况的逐步恶化,最终给农民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Populista!:

The Rise of Latin America's 21st Century StrongmanPopulista:

¡民粹主义!:21世纪拉丁美洲强人的崛起

Will Grant / Kindle Edition / 2020-11

·民粹主义无论出于什么意图,都不曾带来过善政

这本¡Populista!中出现的人物都栩栩如生,富有个性。这本书记录了包括卡斯特罗和查韦斯在内的,拉丁美洲六位威权统治者所经历的背叛,阴谋,政变,腐败丑闻,暗杀,残破不堪的宪法以及胜利的复出。这是一次雄心勃勃的尝试,试图还原1999年至2016年拉丁美洲左翼民粹主义领导人的“粉红色浪潮”。作者Grant也竭尽全力,从十多年来对拉丁美洲的报道中汲取了教训,试图理解拉美社会为何会孵化出这样的政治生态。

例如,如果不了解1980年代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也就难以理解查韦斯的崛起;缅因州号在古巴沉没,导致美国对拉美数十年的干预,这一点无疑也塑造了卡斯特罗。美国也深度地影响了拉美的政治:出没在玻利维亚的中央情报局,古巴的导弹危机,1912年至1933年对尼加拉瓜的占领,秃鹰行动,毒品战争……

在所有这些国家中,不少人其实都在认真地努力消除不平等现象并改善数百万人的生活,当然,卡斯特罗和查韦斯被视为反对帝国主义的抵抗的象征——这是历史的初稿。这些领导人发动的政治飓风继续席卷这些国家,Grant指出,尽管这六个人和他们所领导的国家的发展轨迹各不相同,但却都有一个共同特征:他们以一己之力引爆了一场运动,整个国家的政治都建立在他们个人的政见之上。在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真实的故事中,他们的民粹主义无论出于什么意图,都没有带来善政。所有这些人都以某种形式成为狂妄自大的受害者,但最终,一切的恶果还是得由公众来买单。

Veblen:

The Making of an Economist Who Unmade Economics

凡勃伦:颠覆经济学的经济学家

Charles Camic /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 2020-11

·凡勃伦颠覆了公认的经济学理论,揭露享有经济和社会特权的人如何从社会的生产者手中掠夺财富

Thorstein Veblen是美国对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最具洞察的分析家之一。但他并不像人们普遍认为的那样,是他描述的社会世界的局外人,他推翻了人们长期以来接受的一种观点,即他的思想,包括他对消费和有闲阶级的见解,源于他作为社会局外人的地位。他以经济学家的身份跻身学术精英的行列,并出版其开创性著作《有闲阶级论》《企业论》等,参与了经济学领域中有关财富分配的辩论。凡勃伦颠覆了公认的经济学理论,揭露享有经济和社会特权的人如何从社会的生产者手中掠夺财富。这本全新的传记,讲述的就是这位经济学思想家的故事。

Kill Switch:

The Rise of the Modern Senate and the Crippling of American Democracy

杀戮开关:现代参议院的崛起和美国民主的瘫痪

Adam Jentleson / Liveright / 2021-1

·曾经被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议事机构”的参议院,已经由不成比例的保守派控制,成为了民主最大的威胁之一

在越来越多元、自由、女性占多数的美国,每一项重大决定都有美国参议院的印记,不过,这个机构里绝大部分是白人男性,并由不成比例的保守派控制。虽然他们并不代表大多数美国人,但共和党参议员拥有阻止大多数立法的权力。本书认为,曾经被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议事机构”的参议院已经成为民主最大的威胁之一。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参议院内部人士Adam Jentleson认为,参议院远没有反映制宪者的愿景,几十年来,参议院被少数顽强的白人保守派所改变,他们的主要武器就是“鞭策者”,这一特点超出了最初设置参议院时的构想。允许少数人坚决阻碍联邦政府工作时,已经违背了制宪者的意图。

在作者看来,这个时代的许多重大挑战——党派分化、黑钱、制造愤怒的媒体文化都在参议院内汇集,同时,他也对那些奠定现代参议院基础的参议员进行了精辟的描述,并最终明确指出,除非我们立即大幅度改革参议院的规则和做法,否则美国将面临由顽固保守派长期统治的结果。

Sisters in Hate:

American Women on the Front Lines of White Nationalism

仇恨中的姐妹:

白人民族主义前线的美国女性

Seyward Darby /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 2020-7

·她们如何走上了自我歧视之路?

人们总是倾向于支持有利于自己的观念,而反对不利于自己的观念。似乎并没有。支持极右翼势力、主张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的美国人确实以白人男性为主,但其中不乏白人女性活跃的身影。那么问题来了,她们为什么会如此积极地支持歧视自己的主张?为了解开这个谜题,记者Seyward Darby从大量女性白人民族主义者中挑选了三人,她们都生于1979年,都是在9/11之后成为白人民主主义者。从这三个案例中,我们看到了美国种族和性别议题以及政治极端主义的另一重面向。

I Hate Men

我恨男人

Pauline Harmange / Natasha Lehrer / HarperCollins / 2021-1

·既然厌女大行其道,那么厌男作为一种对抗性别歧视的方式,也是理所应当的

女性主义者和女同性恋最常被贴的标签是恨男人,为了能正常陈述自己的主张,争取自己的权利,她们通常的做法是首先要撕掉这个标签。但法国女性主义者Pauline Harmange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公然宣称自己就是恨男人。既然厌女大行其道,那么厌男作为一种对抗性别歧视的方式,也是理所应当的。而且,Harmange认为,这种姿态也是一条通往喜悦、团结和姐妹情的道路。

这本不但在法国没能封禁反而大卖甚至还被翻译成多国语言的小册子,现在也有了英译本。

Words Fail Us:

In Defence of Disfluency

话语使我们失败:捍卫不流利

Jonty Claypole / Wellcome Collection / 2021-1

·口语表达的流利程度和一个人的创造力并没有关系,沉迷于流利的口语反而阻碍了创造

这是一个口才为王的世界。不幸的是,Jonty Claypole在经历了长达15年的挣扎后,被断定为患有不可治愈的口吃。也就是说,在人生还没有展开的年纪,他就被断定此生不可能成功。但是,无法流利说话,真的就意味着与成功无缘吗?在《话语使我们失败》中,Claypole挑战了这种唯口才论的观念,认为口语表达的流利程度和一个人的创造力并没有关系,过度沉迷于流利的口语反而阻碍了创造。是时候为口吃、失语症、妥瑞症等口语表达有障碍的人群夺回取得成功的权利了。

The Fourfold Remedy:

Epicurus and the Art of Happiness

四重拯救:

伊壁鸠鲁与幸福的艺术

John Sellars / Allen Lane / 2021-1

·不要惧怕上帝,不用担心死亡;好东西很容易得到,可怕的是由俭入奢易

为了幸福地生活,我们需要什么?

今天,我们倾向于将“Epicurean”一词与美食和美酒的享受以及颓废的自我放纵联系在一起。但是,正如作者John Sellars所表明的那样,这些事情与伊壁鸠鲁令人愉悦的生活的世界相去甚远。伊壁鸠鲁和他的追随者更加关注精神愉悦和避免痛苦。简而言之,他们的目标是过上宁静的生活。

John Sellars以生动、优雅的散文向我们介绍了伊壁鸠鲁主义的历史,从古雅典的私人花园到古罗马的街道,探索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来思考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和死亡的意义。The Fourfold Remedy 借鉴了古老的智慧,为思考我们生活中真正重要的事物提供了新的思路。

John Sellars专业地阐述了伊壁鸠鲁思想,伽利略,牛顿和马克思所钦佩的原子唯物主义自然哲学,关于友谊和痛苦的观点。John Sellars选择了一些鼓舞人心的个人话语来回馈沉思:“友谊在世界各地共舞,召唤我们每个人唤醒我们的祝福。”在伊壁鸠鲁写下过300多份作品中,只有三封的信件得以完整幸存,其余的吉光片羽被收录在不怎么可靠的传记作家Diogenes Laertius的作品和两部格言集中。18世纪发现了因为维苏威火山的喷发而碳化烧焦的纸莎草纸碎片,上面记载了一些哲学家对伊壁鸠鲁的思考,书名The Fourfold Remedy来自Sellars对这些莎纸内容的总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49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