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探秘深圳鞋圈:有人曾月入8万,也有人能亏掉一辆宝马

subtitle
深圳微时光 2021-05-17 08:1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70后炒股,80后炒房,90后炒币,00后炒鞋,10后炒盲盒...

在这个“男孩一面墙,堪比一套房”的时代,一双用来走路的鞋子,卖出天价已经不是新闻。例如上个月,一双原价1499元的李宁球鞋,就暴涨至48999元。

炒鞋一时爽,一直炒鞋一直爽吗?我们的未来,真的会白头“鞋”老吗?

在深圳球鞋圈中,球鞋业务从业者阿泽感慨真香定律的强大;鞋贩子葛东通过卖鞋得以全款买了大G,但转眼也能输掉一辆宝马,而球鞋爱好者东伟,虽然通过卖鞋拥有了40双鞋,却打算金盆洗“脚”...

新疆棉事件50多天后,本着“鞋穿不炒”的前提,我们与几位从业人员交流之后,依然能看到这个行业充满着说不完的故事。

01

· 毕业前月入数万?球鞋,真香·

家住福田的阿泽,是在大二时被师兄带入行,如今从事球鞋业务已有6年。

尽管起步时有资源相助,但连续一星期没成交一单,还是让他从底气十足变成了自我怀疑:“大家都只是隔着屏幕生活的人,人心是最难看透的。”

调整心态后,他开始慢慢入圈。直到大学毕业,他每月能稳定月赚2万元左右,几乎学院里喜欢球鞋的人,都会找他买鞋。

“我们基本只做耐克和阿迪。颜值、市场热度、平台销量以及客户反馈是囤货的标准,普款和爆款都会囤,普款稳定畅销,比如“空军一号”那款,既不大跌也不大涨,利润稳定,至于爆款,进货成本虽高,只要一旦火起来,利润也很可观。”

做球鞋这行,货源是命脉,随着人脉和资金的越发成熟,阿泽决定把盘子做大,不只做球鞋,衣服也做,“国外品类和价格有优势,比如supreme等奢潮服饰在国内就没有专卖店,有些鞋子在国内也买不到,找买手是很必然的事情”,把盘子做大之后,阿泽月入稳定在8万左右。

图:阿泽的部分鞋子

在阿泽看来,卖好鞋不如挑好鞋。“鞋子颜值必须到位,人都喜欢好看的东西,最好是有热度,可能是大牌或者名人的联名、又或者某某顶流明星代言,这就相当于社交货币,意味着排面。”

市场是最不靠谱的东西,囤再多货也得被市场支配。2019年8月,他成功依靠活动实现了月赚五六万的突破,但过了一年多,他也因为屯错了限定款,直接血亏几万。

图:阿泽朋友圈截图

当然,每一行都是机遇与风险并存的。“有些人平日会伪装自己货源足、渠道多的样子,等收到货款就拉黑跑路,像我曾经就被套路过7万多”。

比可预知的套路更无能为力的,往往是“突发”事件。几个月前,阿泽为即将到来的球鞋旺季囤了几十万的耐克和阿迪,成交喜人,信心满满。

但没多久,新疆棉事件如同当头棒喝,一方面是对耐克官方的气愤,另一方面又时刻关心市场的种种变化,还得纠结着仓库里那几十万的货砸在手里。

图:新疆棉事件前,阿泽囤的部分耐克鞋子

没多久,他们也收到了部分顾客的“质疑”,更加让他陷入谩骂和亏损的泥淖中,“虽然我能预感到会有刺耳的声音,那几天铺货铺的少,但基本每条朋友圈都会涌入一些评论,一水的辱骂发国难财或者威胁拉黑。”

不铺货就意味着亏损,铺了就要被喷到自闭,“那几天我一直失眠,那些数字不停徘徊在脑海里,全民抵制意味着热度降低,继而价格就要跌,部分降幅甚至已经高过预期利润,谁也不知道持续到什么时候,为保资金流通,只能降价卖掉,亏损在所难免。”

不过,阿泽很庆幸自己只是小亏几万,比起同行亏了几十万算是轻的。讽刺的是,拯救他的恰恰是起初高喊抵制大旗的那波“老主顾”。随着事件热度下降,他们转头也开始不断询价买鞋,阿泽只能无奈地说:“小亏就是大赚,亏损和止损都源于情绪,只能说没有人能够抵得过真香定律。

如今,李宁、安踏等国货鞋有崛起之势,但阿泽仍然处于观望之中。“不止我,很多同行其实都还不怎么囤国货。虽然国货近几年的认可度是起来了,但设计、营销、创新比不了耐克、阿迪,品牌溢价率太低,有些鞋款甚至还会低于原价,比起耐克的AJ、DUNK小则几百、多则数千的溢价实在不够看,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的。

谈到对国货的期许,阿泽觉得只有一条路,耐心做好产品,尤其先把设计和创新搞上去,因为有些鞋款目前跟耐克阿迪的鞋不能说毫无关系,只能说一模一样

02

· 卖鞋“赚”了30万,但我打算不干了·

“坦白讲,我玩鞋始于喜欢,盛于卖鞋,即便我曾经有点抗拒,但架不住喜欢”。玩鞋11年的东伟说。

东伟如今有40多双鞋,他对鞋子的故事、设计、配色很挑剔,既有大闪电、ow芝加哥、倒钩等市价轻松破万的联名款,也有几百块钱的vans,用他的话说,“以如今的市价而言,加起来差不多30万,不过我一双都不会卖。”

科比系列是他最喜欢的系列,买得也最多,说起为何对自己的第一双球鞋Nike Zoom Kobe 5最有感情,“没有谁愿意被恶心的数学题支配,而且还是接连两个月,初中那会特讨厌数学,但我那时想这鞋想到发疯,不过后来每次穿它打球,状态都出奇的好。”

图:东伟部分科比的鞋子

在还没有真正参与到卖鞋之前,东伟大多都要“委屈”自己来满足对球鞋的热爱,尤其是到了大学以后,一天之内打三份兼职都是常有的事,不过东伟反倒乐在其中,“得不到的才最珍贵,太容易反而食之无味。”

随着球鞋知识的越发丰富,攒钱自然赶不上喜欢球鞋的速度,而“以鞋养鞋”作为圈内人尽皆知的东西,东伟起初并不想去触碰,“这其实是一种捷径,我不愿碰,是不想鞋子的意义因太容易得到而变得淡薄。”

只不过打破他偏执的,恰恰是两次“欧皇附体”:

15年发售AJ11大魔王,线下以及一发售就挤不进去的官网,他都双双中了,刚好自己又是最贵的黄金码,转手一双就赚了1000多。

次年又在官网被挤爆的情况下,侥幸抢到了当时一鞋难求的NMD初代,转手又赚了几千,一下子加快了攒钱的步伐,得以更快得到当时市价1万多出头的AJ1大闪电。

图:AJ1大闪电 图源网络

好运的眷顾让东伟尝到了甜头,让他下定决心去加入其中,虽然跟自己的初衷有些许背离。“我喜欢球鞋,无奈喜欢的往往都贵,所以才需要以鞋养鞋”。

后来,凭借多年泡圈积攒下来的心得,东伟锚定稍低于自己心理预设的鞋子,一抢到立马放到某平台上卖,平台上卖家可以自由出价,平台只显示最低价,考虑到平台会扣除手续费等,所以一般平台价格减去50-100就是鞋子正常的市场价。而后来认识一位从事球鞋业务的朋友,当对方准备囤货时,东伟也会象征性地投资一点。

就跟基金买入买出一样,得看准时机,最好是有话题性的事件,在被誉为炒鞋元年的2019年,因为大量鞋款短时间内出现暴涨,恰好我投资的鞋款都在其中,于是抓紧时间抛出赚了4万多。”东伟说。

之所以如今不加入朋友的卖鞋行列,东伟表现得很克制,“那是一座围城,进去了你时刻都要被亏损所裹挟,这行的水太深,我不想掺和,我只是一个球鞋爱好者而已。

谈到未来,东伟的心态很是淡然,“这两年很少有那种让我非买不可的球鞋了,打算收心,我有本职工作,这纯粹是为了爱好,不至于靠它吃饭。 ”

03

· 买得起奔驰,输得了宝马·

家在南山的葛东,2016年作为交换生去了英国读研,从大学开始本就对球鞋产生浓厚兴趣的他,在那惊讶地发现一些国内的热门款,在英国这边要么码数齐全,要么干脆放在折扣店里摆卖。

可能是因为欧洲足球氛围更浓的原因,他敏锐地感觉到欧洲对球鞋的追捧不比国内,这让他意识到了商机,“当时Nike有一双大air,在国内大概是1700左右,而英国的折扣店价格差不多只有900,起初不敢博大,就从一整年的生活费里拿了几万出来,搞了几十双以1500的价格卖回国内,卖得还不错,小赚了几万。”

初次涉水就小有收获,他索性铁下心投身其中,在跟父母简单聊了自己的想法后,父母很是支持,给了几万的“创业基金”。

“我一般先会去了解国内什么款式比较热门,然后周末就去周边的折扣店扫货,再卖回国内,有点类似于买手,虽然偶尔要被海关爆锤,但只要款式和量起来了,可以忽略不计。”

在英国读研的那两年,销售额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有几十万,差的时候十几万,到他毕业回国,当初父母给的几万创业基金早已翻了十几倍

毕业回国后,葛东 又去了某国货品牌工作了一年,虽然不是李宁,但也积攒了一定的人脉和资源,加上在英国读研期间搭建起来的渠道,后来干脆索性辞职回到深圳,专门从事球鞋生意。 “一般根据时下的趋势来囤货,耐克和国货都囤, 其商业模式本质就是 赚差价。 ”

图:李宁韦德之道 图源网络

拿国货举例,他能直接从李宁工厂进货,这样品牌动向能够第一时间了解,而正常一双球鞋到消费者手中,基本都要进行多次流转,而他就属于第一手供应商,不管是同行还是消费者找他买鞋,都属于二三手, 正常 一双李宁鞋的 利润空间在 标价的 1/ 3上下浮动 。

不过因为品牌的原因,他不能直接拿到网上卖,大多都是加价批发给同行或者单独售卖给消费,加价的范围一般会参考市价来定。

耐克相对就自由一点,批发卖给同行居多,“现在的淘宝店铺标明现货库存,明明地址显示是这里,但发货却不是同一个地方,有些就是从我这代发的,量大的话会给一个优惠”。

几年下来,葛东凭借供应链优势,生意还算红火,19年的时候全款买了一辆奔驰大G。

当聊到给自己的定位时,葛东表现得很坦率,“真要说的话,我就是圈内人常挂在嘴边的鞋贩子,但我不会去恶意炒作市场。”

在他看来,这一行本质就是供需不平衡,凭借资源和渠道,靠自己双手赚钱吃饭,既不偷又不抢,没啥不对的,换做任何人拥有这样的资源都会这么做,这很现实,而这些年球鞋因为天价而出圈,导致谁都想进来分一杯羹,客观上风气也确实不行。

图:葛东囤的部分鞋子

虽然葛东拥有让别人艳羡的资源,但商业模式决定了囤鞋固然可以带来高溢价,但也得被风险毒打,亏损是常有的事。

“今年最让我心痛的,莫过于陈冠希的「死亡之吻」,这鞋15年前就被炒到快1万,后来得知要复刻,毕竟有陈冠希作为噱头 ,当时网上预售大概在3000左右,我以低于网上预售价四五百的价格囤了上百双,没想到这次货量很大加上后来的抵制事件,直接暴跌到原价左右,没去具体算过,亏掉一辆宝马3估计跑不了。”

好在如今的“国货热”多少能让葛东弥补损失,在新疆棉事件还没发生之前,葛东平均每个月大概要卖出去六七百双李宁,事件后的一个月里销量直接翻倍。

图:韦德之道9

不过,李宁为避嫌也抬高了给葛东这些经销商的价格,压缩了利润空间。“举个例子,原先三四百块成本的鞋子,如今进货价都直接翻倍。”

谈到李宁等国货的未来,葛东还是比较乐观且看好,“短期来看还是会涨,国货这些年的设计、做工和品牌都在往上走,跟耐克、阿迪差距虽然还不小,但只要坚持做好产品,早晚也会跟上来,反正我耐克、国货都做,也会视情况调整。”

在采访的最后,当被问这些年的经历教会了自己什么,他爽朗地笑道,“想要搞钱,就得先搞心态,不要因为一时的得失就要死要活,在市场面前,没有谁是稳赢的。

备注:

应受访者要求,东伟、阿泽、葛东均为化名。

文/S

图/受访者提供 部分来源网络

本文由微时光原创发布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你对炒鞋怎么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