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陈晶晶: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难点与出路

subtitle
新三农 2021-05-16 23:1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近有机会在沿海的农村调研,发现有一件事比较有意思。从县委书记到村里的干部,他们都着急地问着同一个问题:怎么发展集体经济?

探索集体所有制有效实现形式,这是一个新任务。应该说我们对“集体”有着复杂的感情。农村的集体所有制是中国革命和改革过程中衍生出来的独特制度。土地等生产资料经历了农民私有、农民合作化,集体所有的过程。“大包干”之后,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被确立为基本的经营制度。集体所有制作为基本的制度安排,集体作为国家和农民之间的中介,在工业化、现代化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农户和集体的关系,农民集体和政府的关系变化不单单影响着农民权益的分配,农村生产、生活的改变,更是对社会的改革发展起着重要的推动和激化的作用。现在农业、农村正面临着新的变化。农村的很多问题都可以归结到一个“散”字上。农民多是在城市和工业里才会被组织起来。在“以人民为中心的”新时代,农村如没有经济、治理和组织的基础,农业农村的现代化不可能实现。“发展集体经济”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

发展集体经济并不容易。2008年至2011年,笔者曾在四川的一个村里驻村工作过三年。因为汶川地震,一个基金会为支持这个村子的重建,捐了五百万元。资金除了用在房屋、道路和公共设施建设之外,基金会希望通过农民合作社这一机制,发展现代农业,为村庄的可持续发展打下一些经济基础。不过大多数村民们不同意。他们认为集体的事不靠谱,坚决要求分钱。“钱是会跑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谁的口袋里去了”,有人这么说。钱还是没有直接分掉,200多万的发展资金以股权的形式成立了农民合作社。农民们按股领到了股权证。合作社以捐赠资金为基础,对外招标农业规模产业项目,引进外部经理人,发展食用菌、獭兔产业。三年之后,规模种养殖项目都没有成功。发展集体经济的试点也没做成。

为什么发展集体经济就是这么难,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工作思路呢?

发展集体经济首先要有一个有机的团结的集体。现在的农村集体已经大不相同。在不少地方,存在这样的情形:土地上不能产生多少足够的农业收益。绝大部分青壮年都在外面打工。即便是年纪大的农民工要回到农村,也不能依靠农业获得维持生活的现金收入。集体公共的活动的缺失;大部分村庄已经没有集体可用的土地;集体资产又多闲置、转卖;涉及村集体的工程项目一般都承包给外来施工队;村民和集体缺少没有经济、文化上的互动,不再有像以前那样,有着紧密的关系。这些都使得村民对集体认同感下降。村两委干部的主要精力、责任又放在应付上级的各种检查和任务上。他们从政府领取“工资”,成为了政府的新雇员,不需要像以前那样先要向村民负责。要在这样的一个组织上生出新的经济来,并不容易。

发展集体经济需要有体制、机制的支持。有不少人对集体经济是持怀疑态度的。他们认为集体经济产权不清,没有效率,不过是干部经济,极容易滋生腐败;集体有钱了,反倒会害了干部。农村社区的公共服务投入需要的资金可以由公共财政负担。村庄可以社区化,农民可以转化为居民,没有必要再有一个集体。他们对发展集体经济并不热心。在法律层面,农村土地等资源由集体成员的集体所有。农民集体与村委会、农民合作经济组织的区别、权力的分割并不清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长期缺乏法人地位,无法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行使集体所有权。集体经济组织作为农民集体资产的代持者,所有者与经营者不分,更缺乏市场经营的需要的人才、资金储备。农民集体经济组织又不可能破产,需要利用公司、合作社等组织形式参与经营。体制、机制的缺失也制约着集体经济的发展。

发展集体经济不能只搞农业生产。大多数农民都不可能靠种地致富;大多数村庄也不太可能通过发展农业项目壮大集体经济。过去很多集体经济发展得好的村庄是抓住了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土地的增值收益。现在很多贫困地区的产业扶贫项目,都是上规模种植、养殖项目,还要有好看的硬件投入,以便符合大家对现代农业的想象。这里面其实有很多误区。增产、增收在改革开放初期比较明显。现在大众农产品普遍过剩,如不能解决好销售问题,增产减收倒是常态。政府支持的产业项目要从市场需求端出发。公共部门需要为产品的销售、设计、市场流通、质量保障等方面提供配套支持。乡村经济的活力藏在城乡之间。土地的收益;农村集体资源资本化的增值;新的特色农产品、手工业产品,新的服务和生活方式的供给;财政支持对农村公共服务的投入,都是壮大集体经济好的来源。

发展集体经济要培养乡村的社会企业家。发展集体经济,最缺的是人才。现有的环境已不可能再培养出陈永贵式的发展集体经济的带头人。发展集体经济,需要在市场经济这个环境下找到新路,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培养新一代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能和农民一起工作的社会企业家。这样的人对农业、农村要有感情;经历过市场的波浪,懂得经营;能够组织人,赢得农民的信任,还要有共产党员般的初心。不靠经营,乡村没有生命力;不服务农民,乡村振兴容易走形式;不抱利他的精神,乡村的工作不可能持久。全社会要为乡村社会企业家的成长提供支持。乡村振兴的实质是乡村居民生活的更新,这一工作和人才的培养与发展是一体的,不可分割。

(作者单位:国仁乡建 温铁军工作室 )

转自福建日报(2018年5月16日第三版),略有改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