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资本内逃,一场不为人知的财富保卫战

subtitle
包不同 2021-05-16 20:0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本外逃这个概念相信大家都非常熟悉,是指一种由于经济危机、政治动荡、战争等因素,导致本国资本迅速流到国外,从而规避可能发生的风险的现象。

概念本身所指的资本外流并非全都非法,在一定的政治经济条件下,资本外逃也属于合法、正常的对外投资。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除了资本外逃,还有一种相似的流动形式——资本内逃。目的和外资一致,都是为了规避风险,资本最后落脚的地方不同,一个是国外,一个是国内。

最近几年,受到经济下行以及货币扩张的影响,保住手里的钞票不变毛,成为大家首要考虑的问题,如果能有一点增值就更好了。

在这个需求下,一场财富保卫战,已经打响。

01

楼市大分化

回顾2020年到2021年初,中国内地的地产销售开始出现了反弹,房价逐步走高。

不过这次的房地产热度呈现出更明显的集中化的趋势,地域分化更为明显。

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是“三省两市”,即浙江、江苏、广东(包含深圳)、北京、上海。这些发达地区占据了中国GDP的33%以上,人均GDP也是各地区里最高的。

根据统计数据,2020年中国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增加2.6%。其中,经济最发达的“三省两市”就拉动了2%,其他地方加起来仅0.6%。

具体来看,深圳的二手房同比上涨34%,上海涨幅达8.4%。广东、浙江、江苏等地区的其他城市也是在去年经历了过热行情。

但是在前几年,情况却并非如此。

2017-2019年,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的楼市的销售量和房价上涨幅度均不如内地二三线城市。因为经济发达地区楼市价格相对更贵,限购措施更为严格。

2020年的新冠疫情爆发,造成全球性的经济危机,中国也逐渐走向内循环经济。

在百业萧条的情况下,政府加大经济刺激,释放大量流动性,社会融资增加;从而造成海量资金流入房地产,也使得发达地区与其他地区的楼市,呈现出完全不一致的发展态势。

2020年哪怕是受到疫情影响,中国的社会融资不降反升,显然是受到经济刺激的影响。

更重要原因是经济萧条带来的恐慌,让国内资金选择逃向相对安全,更能保住财富的一线城市和东南沿海,进行内部避险。

02

资本内逃,保财

类似的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而是呈现周期性的特点。

通过观察中国各个地区房屋销售在最近十几年以来的变化,可以发现,经济最发达的三省两市在三个时间段都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分别是2009年、2015-16年、2020年至今的三个时段。

时间点刚好都是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2009年是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刚刚平息,中国推出4万亿提振经济。

2015和2016年则是中国的大股灾和资本大量外逃的时段,发达地区的楼市出现了逆势上涨。

再来去年原本应该遭受经济危机打击的楼市,出现逆势上涨。

经济危机一出现,发达地区楼市就火爆,这个早就是中国经济内在的规律,只是有很多人并没有看清规律。

楼市销售火爆的背后,是资金从全国各地逃向这些城市寻求资产安全。

资金流向主要参考的数据是存款余额,代表该区域内金融机构存款的总量,也是社会资金流向的重要标志。

之前说的京、沪、粤、苏、浙三省两市在每一次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存款余额都是大幅增加。

根据统计,在2019年年底,这些区域的存款余额占到中国整体的比例是41%。到了2020年底,上升到近44%,其增幅明显高于中国其他地区。

每一次市场出现恐慌情绪,一线和沿海城市的楼市就会创新高,资金用脚投票。

历史数据最能够说明问题,资金恐慌式的逃向这些城市和楼市,说明了中国的发达地区城市在和其他地区争夺资源,其他地区的经济情况确实不容乐观。

我们经常说中国进入了内循环,经济进入了一个存量博弈的时代。这个内循环和存量博弈,就意味着不同地区之间的资源抢夺争夺会白热化。

在经济危机的阴影之下,人们的投资意愿是不断下降。

在货币中,M1代表流通货币和企业短期存款,M2代表M1加上长期存款,那如果M1的增长率低于M2就代表经济风险大,企业不愿投资。

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以来,中国的M1已经是低于M2的增长量。说明企业的投资意愿已经是连续两三年处于非常低迷的状态,市场上也缺乏优质的投资机会。

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资金大量的进入发达地区城市避险保值。那么这些城市凭什么有这个避险的功能呢?

因为相对于中国的其他地区来说,中国一线城市和东南沿海城市有更好的法治环境和营商环境,人口素质也相对更高,市场化程度也更高,产业结构倾向于金融、互联网和其他新兴经济。

资本最需要的东西,一是充分的市场,二是较为完善的市场规则。

毫无疑问在中国境内只有一线城市和发达地区能够提供这样的条件。

03

发达地区的“马太效应”

现在发达地区正在形成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

中国各地的人均GDP不同地区的差距是非常巨大的。2020年中国人均GDP最高的地方是北京和上海,分别达到167640元和159385元。而人均GDP 最低的地方包括吉林、广西、黑龙江、甘肃等,人均只有三到四万元。指标不仅代表地方经济发展的质量,更是预示着资金流向、人口流向和房价走势。

人均GDP越低的地方,代表个人创造的财富越少,也意味着就业机会少。地方上的劳动力就会倾向于外出打工,去那些产值更高的地方工作,造成了人口外流。所以人均GDP低的地方。人口外流都非常严重。

现在和未来的现金流和人口都会聚集在这些发达地区。在这个情况下,房价可能不涨?

实际上中国大城市正在对于中小城市进行全面的残酷的收割,或者说中国内部的博弈一直都是“赢者通吃”的规律。

中国A股上市公司主要是集中在北京、上海、广东、江浙,其他地方比例非常低,上市公司越少,就说明获取融资的能力就越低。

地方经济的发展就会进一步受限。股市搞不到钱,就只好采取原始的债权融资,大量发债。

所以中国的地方债、城投债的总额正以极快的速度膨胀。

2013年以前,地方债和城投债总量只有不到15万亿。而在2019年,债务总量就突破了60万亿,2020年可能超过70万亿。几年时间就翻了好几倍。

本来就面临着劳动力流失、产业附加值低等问题的中小城市和落后地区,在经济萧条的环境下还增加债务杠杆。

最后的结果就是增加债务风险,造成频繁的债务违约和爆雷。

如自从去年11月永煤违约以来,河南省城投债融资就持续受阻,至今仍然是处于信用修复期。债务较高的省份发行地方债、城投债的势头也是大不如前。

所以,人均财富越高、经济越发达,建立起先发优势的地方,房价必然更稳,甚至有不错的增值空间,这是一个必定的趋势。

如果你是有钱人,哪怕做着国外的生意,很多财产也是要放在国内的吧?那你会放在什么地方呢?

相信绝大部分人都不会选择三线四线城市,而是最保值、最安全、经济最有活力的一线城市。

要保住财富,就要尽量的让自己的资产和那些既得利益者的资产在同一条利益链上形成一种同谋的关系。这样对于自己的财富安全也是最大的保障,

所以每逢经济出问题的时候,一线楼市就涨,一线的资产就火热。

一句话,虽然没有资格割韭菜,但是你可以选择站在这边,看他们割那边的韭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5赞

植富资本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