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V举报上市公司操纵股价,18只“叶飞概念股”走出庄股行情?业内人士:圈内常见黑吃黑

subtitle
新京报 2021-05-16 16:45

中源家居打算100万收买我闭嘴!”

近日,私募大V叶飞凭借一则“声讨文”成为网络红人的同时,多家上市公司相继陷入股价操纵漩涡。5月15日,叶飞称,如今手握18家上市公司“坐庄黑幕”,并公开9家公司名称。其中,除被爆“坐庄赖账”的中源家居外,还涉及众泰汽车、维信诺、昊志机电、华钰矿业等。

连日来,叶飞不断用爆料刷屏。5月14日,他放出中源家居“市值管理”的第一段录音,并称资料大概要有几百个G,涉及链条上的上市公司、券商、公募、私募、券商资管等。次日,其再度公开多段录音,并设置付费观看。

“有散户粉丝说要我爆公募基金接盘!可以,得加钱!爆料费五万!众筹!”叶飞爆料未有收手之意。

5月15日,叶飞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源家居、昊志机电以及维信诺的盘方都曾委托其找下游公募、券商进行“市值管理”,昊志机电的盘方虽不像中源家居一样欠他钱,但在报酬点数上“坑了他”。

谈及自曝基金接盘“黑幕”,叶飞表示,自己不会再做中介,将把精力放在股市上。“这件事之后已经没有人找我做中介了,我也不愿意干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叶飞还原讨债变炮轰

“只收到盘方10万块”

此次上市公司操纵股价风波,还要追溯至叶飞5月9日的一则爆料。

彼时,叶飞通过微博发文称,今年3月份,中源家居委托的操盘方(简称:“盘方”)蒲菲迪通过中间人刘鹏找到了他,希望其作为中间人联络下游机构代持股票。双方约定,叶飞帮助盘方联络下游公募基金及券商资管的资金做市值管理,并约定公募及券商资管在3月31日买入中源家居股票,按约定锁仓,并拟将股票拉升30%以上。

然而,事件并未按预期发展。到3月31日盘间,中源家居高开约5个点以后,盘中一度跌停,叶飞找的两个代持方中公募没有买入,券商资管买入1543余万元股票,此后中源家居连续两个一字跌停,券商资管出于风控要求平仓止损。

谈及整个过程,叶飞5月15日告诉记者,按照双方此前约定,中源家居应该支付6.5个点的好处费,叶飞会按照行规拿0.5个点,其余6个点分配到下游机构。

“1500万多抽6.5个点就是100多万。”叶飞说。

叶飞告诉记者,自己只收到中源家居委托盘方支付的10万块钱定金,这笔钱他也全部打给了下游机构。直到4月1日,仍未如期拿到尾款 。因此,他找到盘方“蒲菲迪”催款,双方协商过程中甚至报警,因此也就有了公开爆料一事。“因为我的下家一直问我要几百万尾款,我又没有收到上家的费用。”

采访中,叶飞称手上握有中源家居盘方提供的中源家居前200名股东名册等证据,待时机成熟都会交给证监会。

叶飞此次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称,自己长期经营旗下私募基金,在行业内拥有很多人脉,不少上市公司的“盘方”因此都试图找他做中介。

随着此次曝光事件不断升级,叶飞称,不会再做中介,会把精力放在股市上。“这件事之后已经没有人找我做中介了,我也不愿意干了,好好的去做我的股票就行了。”

叶飞是谁?

6年前操纵5只股票,曾被罚2600多万

叶飞,一位拥有105万粉丝的财经博主,曾被称为“民间草根私募的代表”,1994年凭借着2万元进入资本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叶飞于1994年踏入证券市场,2010年创办倚天投资,投资风格上偏爱短线操作。倚天投资旗下的“倚天雅莉3号”曾斩获2015年全国阳光私募半年度冠军,后以333.90%的收益在年度收益排行榜上获亚军。

叶飞对外常公开称“私募一哥”徐翔为偶像,巅峰时曾运作数以亿计的资金“打板”。2015年有报道称,叶飞的操作风格属于典型的快进快出型,他曾公开表示其股票持仓一般不会超过5个交易日,除非特别看好才会持有10天至15天。

2010年倚天投资成立,叶飞担任公司总经理,开始了私募基金财富管理之路。4年后,便辞去倚天投资总经理职务,2020年8月,退出法定代表人职位及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备案,张文珂为新任法定代表人。

5月14日,记者通过中基协查询看到,叶飞旗下的倚天投资已于2019年5月24日被协会注销。私募基金管理人名单中也未见叶飞的身影。

记者看到,倚天投资官网仍记录着他的“辉煌战绩”,2015年,叶飞管理的倚天雅莉3号基金上半年累计收益达351%,为全国阳光私募基金半年度冠军。不过,也就在叶飞迎来高光时刻的这一年,一系列“暗箱操作”也将其拖下神坛。

2015年9月,证监会通报,叶飞于2015年5月13日至6月30日,以集中资金优势在尾盘阶段连续买入的方式,操纵“信威集团”、“晋西车轴”、“江淮汽车”、“奥特迅”、“中青宝”等5只股票价格,合计罚没2600多万元。

到了2016年8月,证监会通报2016年上半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执法情况,叶飞及其旗下的倚天投资出现在被采取行政监管措施的名单,而叶飞也是此次专项检查中唯一被通报采取监管措施的个人。

此后几年,叶飞因起诉以及承诺兜底炒股赔钱,与客户对簿公堂。记者梳理看到,其部分财产曾被法院冻结,公司被监管层要求整改,本人也被监管约谈。

大股东减持套现需要找人接盘

私募、公募“保股价”收20%保证金

叶飞爆出惊天大瓜,A股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的潜规则随之浮出水面。

叶飞在“声讨文”中称,3月底,中源家居市值管理找的盘方通过几个中间人找到他,要求找资金配合锁仓,锁仓代持保底给保证金,盘方拉升30%以上。在他找了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买了这只个股后,这只个股却上演“惊魂”行情,三天跌了30%。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叶飞5月14日发布的视频文件看到,整个过程涉及中介颇多,包含叶飞在内至少5个中介,但股票连续下跌,中间人均推脱不肯负责。“当时他们很诚恳的,说是就买1500万。而且从头到尾没说接货,承诺7个点。”

所谓市值管理,在资本市场就是操纵股价。业内人士王磊(化名)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上市公司进行市值管理是业内常有的现象,不少公募、私募都会给别人接盘。而中源家居这种手段,还是属于生态链中比较拙劣的玩法。

“通常上市公司大股东要减持套现时,会引入所谓的市值管理团队,找私募、公募达成合作,不让股价下跌太多。”业内人士张青(化名)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上市公司这种玩法,主要是担心大股东抛股票时没人接,可能面临股价下跌甚至跌停,所以需要有人往上托。

张青介绍,大股东减持最好的解决办法是通过大宗交易,由公募来接,然后进行锁定,但这种交易会有所打折。所以业内常见做法是找一些私募,双方约定先把股票往上拉一波,拉升到一个合适的点位,往往是20%或30%的时候出货。

“做这种事儿的人都是散兵,一个人会有很多账户。”张青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这种操作逻辑并不复杂,“我找你做市值管理,你说你能买一个亿,那我要验资,看到你确实有钱和账户,然后给你打保证金。正常来讲,你接货以后要给我截图或是我从股东名册中看到你确实接手了,然后给你代持费等。”

对于保证金多少,一般在20%左右。张青举例称,一方要出3000万元的货,就要打600万元的保证金。“我出货的时候,你要接,接完之后,你是走还是留下来在市场消化筹码都行,等你把筹码洗没了,这个交易就完成了。”

对此,王磊称,帮助上市公司进行市值管理收费有高有低,需要看具体的标的质量、流动性等情况,大概在5%-20%之间。

黑吃黑很常见?参与方较多难讲“武德”

“有人收了保证金,股价拉到10%就跑了”

据业内人士透露,玩市值管理的圈子很小,风险很大,黑吃黑是常有的事。

“往往有些时候,中介找了几家机构进入,其中可能会涉及老鼠仓,有人立场不坚定,你刚一拉股价,它就跑了。比如,大家约定拉升30%的时候出货,有人收了保证金之后,可能拉到10%就跑了。”张青称,各方出货比较频繁或集中的时候,容易形成踩踏,造成有些人亏损较大,然后就会找大股东要补偿。

对于参与者,张青介绍,尽管公募、私募都有,但是私募更多。一般公募参与进来后会持有一段时间,对于公募基金的操盘手则意味着巨额灰色收入。

“如果你是公募操盘手,我让你接个票,我会给你15%、20%左右的保证金。操盘手可能通过亲戚朋友把钱收了。”张青坦言,保证金是保证对方基本不会亏,大股东有的时候承诺兜底,但现实中大多结果是一地鸡毛。“你赔了,他不给你补,你也不敢去要,因为事件本身就不合规。”

“这就是拿不到桌面上的事,整个链条有很多风险和不确定性,有的就是靠信任。”他表示,有的私募不讲武德,收取保证金后并不接盘也是常有的事。“保证金也不退,这也是黑吃黑,可能回头还说自己亏损了,找你要钱。”

业内人士指出,进行股价操纵的标的多呈现总市值偏小,流动性较差的特征,比如一个20亿盘子的中小股,每天交易千八百万。

张青介绍,徐翔曾属于圈子中大佬级别的人物,资金雄厚一般能托得住,也就能跟上市公司深度合作。比如一个股票卖十块钱,在上市公司利好消息等配合下,能拉到五六十块,点燃散户情绪然后出货。

“小私募玩的相对来说是一锤子买卖,中间套点短线利益,甚至说,我今天接了,明天差不多可能就走了。”张青说。

事实上,监管层态度十分明确。5月14日,对于微博大V爆料某上市公司与盘方合谋进行市值管理,证监会发言人回应称,5月13日,上交所即启动排查相关账户,并于当日下午向公司发出《监管工作函》,要求公司进行自查,并如实披露相关情况。我会派出机构已约谈公司及相关各方,并启动核查程序。

证监会发言人称,对于以市值管理之名实施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行为“零容忍”,依法予以严肃查处,涉嫌犯罪的,及时移送公安机关。一旦发现上市公司及实控人、私募基金、公募基金等相关机构从事或参与相关违法违规活动,我会将一查到底、依法严惩,并及时向社会公布。

“现在监管得严,类似现象相对少一些,大家处于保守和谨慎状态,也都开始转型。而且圈子里很多人都玩黑了,要不是没钱了,要不是三角债,你欠我钱,我欠他钱等。”张青说,随着监管从严,包括减持等规定的约束,当前市场朝着向好的趋势发展。

18只“叶飞概念股”

中源家居、维信诺走出庄股行情?

叶飞的爆料名单仍在更新。

5月15日,叶飞宣称手握18家上市公司的“坐庄黑幕”,并公开点名9家公司,包括众泰汽车、众应互联、法兰泰克、隆基机械、维信诺、昊志机电、华钰矿业等。这些也被股民戏称为“叶飞概念股”。

5月13日晚,中源家居收到证监会监管函,被要求就媒体报道相关事项予以核实。

当日晚间,中源家居公告称,经自查,自上市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均未直接或通过第三方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有关盘方购买公司股票,开展“市值管理”,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也未接触或与蒲菲迪、微博大V“叶飞私募冠军直说”相识。

5月14日,中源家居报18.5元/股,同比下滑3.14%,对应市值14.8亿元。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看到,5月14日晚间,昊志机电、维信诺、隆基机械先后收到交易所的关注函,要求其就媒体相关报道进行自查并说明相关报道是否属实,是否存在与第三方合谋和单独操纵公司股价、坐庄等情形,是否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投资者利益情形。

关注函还要求其说明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董事会秘书、其他相关人员是否与其他第三方签订市值管理相关协议或存在类似安排,是否存在不当市值管理情形。

截至5月15日,上述三家公司尚未对此进行回应。根据媒体报道,昊志机电、维信诺均表示未接触过叶飞,不存在相关情况。

如今,当事方各执一词,上市公司“坐庄”疑云待解。

值得一提的是,贝壳财经记者梳理注意到,被点名的几家公司股价均经历震荡走势。

从盘面来看,中源家居2019年起经历了三轮“惊魂”行情。2019年4月至5月期间,中源家居从30.96元一度涨至48.04元,很快股价又跌破30元。2020年3月至5月期间,中源家居从22元附近一度涨至39.27元,此后又跌破23元。到了2020年8月至9月,其股价从24元附近一度涨至36.98元,但同样短时间内又跌破25元。

“底部放量,中间缩量,高位放量,与之前查出的庄股亿安科技走势极为雷同”。某私募人士李芳(化名)称。

记者看到,在雪球及股吧平台上,不少投资者也将中源家居打上了庄股标签。

相比之下,维信诺股价盘面走势虽没有中间“缩量”过程,但同样短期内经历过暴涨暴跌。2019年1月下旬开始,维信诺股价曾在短短3周内从7.5元左右暴涨至13.6元。2020年4月,维信诺股价再次上演过山车行情,从11元附近一路上涨至7月初的17元左右,随后开始下跌,5月24日股价为8.8元。

记者注意到,2015年11月,西藏知合从维信诺前身黑牛食品原控股股东林秀浩处受让5094.56万股股票,同时辅以表决权委托,王文学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控人。

王文学还有一个市场更为熟知的身份——华夏幸福(600340.SH)的实控人、董事长。

李芳认为,庄股一般业绩很差,这样庄家才能在低位建仓(因为这样就没人和庄家抢底部筹码),底部放量吸收筹码后,继续上涨,股价会缩量,表明庄家已经控制了筹码,不需要很多成交量就能推升股票。当庄家想出货的时候,会通过自买自卖,做大成交量,制造繁荣景象,诱骗散户进场。

游资机构资深从业人员张帆(化名)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庄股的特点是成交量低、分时乱、走势奇怪,走势基本没有波动。所谓走势奇怪是指分时跟牙齿一样,犬牙交错,走得比较乱,没有规律,下影线或者上影线特别长,都有闪崩或者涨停。

“波动小,高位波动那就是出货,低位波动有可能吸筹,但是吸筹过程一般是猛烈抬升,到高位才会换手,庄一般都很难出来,所以坐庄到最后都很难。”张帆告诉记者。

对于昊志机电股民来说,去年12月份股价崩盘的经历恐怕还心有心悸。

2020年12月8日,昊志机电早盘整体在-4%到0范围内弱势震荡,下午开盘后,股价突然跳水,当天下午两点之后,直扑20%跌停,最终以跌停价14.72元/股收盘,全天成交金额约2.78亿元。

此后12月9日、12月10日两个交易日内,昊志机电股价继续暴跌,上演了一出瀑布式走势。

5月15日,叶飞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称,自己曾参与昊志机电的“跌停”。“这是刘鹏找我当中介的第一单,做完昊志机电后,我信任刘鹏做了第二单中源家居。”

叶飞告诉记者,昊志机电虽然按约定照付了欠款,但实际上被“坑了一把”。根据叶飞描述,去年12月份,昊志机电曾找到方姓人士作为盘方,并经过刘鹏找到叶飞。“我们(叶飞找到的下游券商和公募基金)买了大概1000万还是2000万昊志机电股票,约定3个月要涨多少,然后(我们)拿了股票两三周,大概20天左右跌停了,说明他们在骗我们。”

“当时给的好像只有5个点还是6个点,按理说出货要给9个点或10个点,那肯定是盘方,也就是中间人拿了大头。”叶飞认为,一个月内几个跌停的不健康走势,昊志机电只要一查就能被查出问题。“下周二左右,我会把盘方交易时的银行流水打出来交给媒体”。

5月15日,对于叶飞这一说法,贝壳财经记者先后致电、发函昊志机电,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应。

此外,贝壳财经记者梳理这几家公司业绩看到,表现并不优秀。2020年,昊志机电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5002.9万元,同比增长143.13%;维信诺扣非后净利亏损7.4亿元,同比增长21.34%。

拉长时间线来看,昊志机电2019年扣非后净利润曾巨亏1.76亿元,其业绩走势自2012年以后再未回到巅峰;维信诺则从2016年以来连续7年出现亏损,经统计,7年累计巨亏超36亿元(扣非后)。

值班编辑 吾彦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