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喂不饱的极兔:200亿能烧出一个快递新霸主?

subtitle
伯虎财经 2021-05-16 15:3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网络

伯虎点睛:整个行业中每家的市场份额都被极兔瓜分了一部分。

一只飞速奔跑的兔子,搅浑了快递江湖水,用时仅一年。

它的A面,是资本的宠儿。弹药源源不断,高瓴、红杉、博裕资本纷纷下注,令这家成立仅一年多的快递公司估值达到78亿美元,反超韵达圆通申通等多个“元老”。

资本助推之下,它用疯狂的“价格战”策略,虎口夺食。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2021年3月在电话会上表示:“2020年四季度极兔的占比迅速提升,整个行业中每家的市场份额都被极兔瓜分了一部分。”

它的B面,是加盟商又爱又恨的对象。有的人携几百万入组被拒之门外,有的人已血亏关店,倒在极兔冲击发展的路上,而还有的人,光转让代理资格,已经入袋上千万。

他们说,这是典型的“用互联网思维做快递”。换言之,加盟商要有亏钱持续投入的觉悟,赚钱还早。现在,极兔已经突破3000万的日单量,可是,加盟极兔,你后悔了吗?

伯虎财经试图解开极兔奔跑背后的秘密。



有的OV系代理商已经赚千万离场了

外界盛传极兔的崛起离不开拼多多的订单扶持,理由是极兔创始人李杰与拼多多黄峥同属步步高段永平门徒,李杰甚至让企业员工背诵段永平语录。也有线索表明,段永平是拼多多和极兔的早期投资人。

明面上,拼多多已经数次发表澄清声明:我和极兔没关系。

当然,这很难让人信服,怎么解释极兔90%以上的订单都来自拼多多呢?

没有直接投资占股,不代表没有“打招呼”。退一万步,有这么一个快递兄弟,拼多多和淘宝干架也算是补足了短板。

快递要做大,订单、资金,是关键。订单有拼多多暗渡陈仓,极兔的资本从哪来就是个很值得深挖的问题。

李杰曾在OPPO工作,担任OPPO苏皖地区总经理期间,常常问鼎区域冠军。2013年他自主请缨前往海外市场,将OPPO在印尼的市场份额提升了20%,并且通过市场调研提了价,仗打得不错。

而后来在印尼创办“J&T Expresses”,也是借着OPPO手机经销网络起网,快速占领了东南亚快递市场。

一开始,有人就说,极兔不容小觑。它不是像别的新玩家一样从零起步,无论经验、资源、还是资本。

只一年多时间,极兔就穿越了日均2000万单的“盈利生死线”,惊掉了很多人的下巴,也重挫了包括顺丰在内一众快递公司的股价。

众人都在猜测极兔与拼多多的干系,但这只是冰山上面一角,更大的托底者位于水下。极兔之所以“重资产”全国起网,近百亿的资金主要还是来自OPPO总部、厂商与一级代理商的直接投资。

发达省市如北京、金华、广州、深圳、杭州等地由总部100%投资直营。其他重要省市,皆由总部与一级代理商共同出资,分别占股51%和49%。

而部分网点,则直接从步步高系的OPPO、VIVO门店转化而来。

早期,极兔在重点地区采取直营战略,且由原OPPO、VIVO系团队负责统筹,也正因“近水楼台先得月”,OV系老人优先划走了产量最肥的地盘,其它加盟商只能拿到小产量区。

后来,李杰招商宣讲时提出,有些OPPO加盟商拿走一个地市级,自营网点太多了,这不是好事,肯定需要拆分,都要想办法加盟出去,越早越好。

于是,有些高产量区的OV系加盟商拿下代理权,又直接以1000万的价格转让出去,赚了快钱离场。

也正是这样,后来的加盟商直接成了“接盘侠”。



有的代理商被“自然淘汰”了

一位与李杰打过数次交道的加盟商说,李杰很能喝,白酒一斤起步。

他还听过李杰的酒后真言:加盟商先准备好亏两年。

都知道极兔快速抢占市场的利器是“价格战”,但实质上为价格战买单的是加盟商。

阿甘本来是做物流生意的,他于2019年12月加盟了极兔,在广东河源下设一个县级网点。

选择极兔,阿甘原以为这是个新平台,对于加盟商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扶持。但事实并非如此。

从2019年12月参加培训,到2020年3月,极兔正式起网,阿甘承包的快递点才开始有货。按照派件每单1.2元,起初他还能有点收益。可是没多久派件价格被压缩,甚至还会被罚款。

派件可够覆盖成本,发件才是主要利润点。哪怕一单只赚几毛钱,量大的话,利润也还是可观的。可是不巧,选点问题,阿甘所在区域总是无货可发。

收入没起来,但成本又避不开。极兔的加盟费因区域而不同,部分县级代理的加盟费2万元,押金1万元;在有的地区,一个网点的承包费用需要31000元,这其中包括1万元加盟费、1万元押金,5000元的装修押金和6000元的系统使用年费。

除此之外,每个快递员得配一辆电动三轮车,约为2650元,每月租电瓶的费用为150元,再加上加盟费、场地费、库房、办公设备、人员工资等,各种费用算下来,压力不小。

坚持了10个月之后,阿甘的快递点依然是派件多、发货少,加上快递员也不好招,亏了几十万,他不再坚持了,决定关店。

对阿甘这样的加盟商,极兔的态度其实是“自然选择,适者生存”。强者愈强,弱者只能自灭。对一些经营不善的网点,极兔会启动强制退出机制、收回代理权。

今年3月23日,湖北省十堰市一极兔网点的员工们拉起横幅,横幅上赫然写着“极兔速递卸磨杀驴,还我血汗钱”。



继续收割?

和阿甘不一样,陈贵对前期亏损是有预期的。

因为此前已经有加盟其他家快递的经验,陈贵很会精打细算。比如电动车的钱从快递员的工资里面扣,每个月扣一百多,扣完全款,电动车归快递员所有,快递员却还要每个月花70块向他租电瓶。

令陈贵头疼的是平台考核KPI。每个月派单3000单,揽收要1500单,完不成就会被扣钱。

“如何才能不亏损?”在某省招商现场会上,有人问省级代理。

“这是不可能的。”对方回答。

一级代理反正资本雄厚,亏得起,二级小加盟网点肯定是没有长亏的本钱的。

伯虎财经算了一笔账,极兔成立至今,已经至少投入200亿的资金。建场地、投车线、挖人组团队、价格战抢市场,都需要从零开始烧钱。

200亿能烧出一个快递新霸主吗?

一边是拼多多订单支持,一边是投资机构资金输入,还有二级加盟商身上薅到的羊毛,极兔似乎大有攻城略地的气势。

意识到这条鲶鱼的威胁,通达系,乃至顺丰旗下丰网都全面开始围堵,比如禁止蹭网,价格战同步对抗,联合给拼多多施压等等——严防死守中,极兔的增长难免将受到抑制。

李杰曾放豪言,2021年双十一,极兔日单量将闯过3500万大关。

有人分析说通达系的老幺百世可能要被吃掉了,但伯虎财经观察,极兔的野心可不止是前三,它这瞄准的妥妥是快递一哥中通的体量。

用3年时间,就干掉耕耘十多年的快递龙头?如果实现,那可真是缔造神话了。

只不过,现阶段抢速度的极兔,还完全无暇顾及它的口碑与体验,用户投诉不止,甚至跟商家点名如果发极兔就不买了。

一只没有好口碑的兔子,能跑多远呢?

参考消息:

1.腾讯新闻《潜望》:极兔快跑:段永平扶持的这家快递,如何成为三通一达最大对手?

2.Tech星球:价格战七伤拳,10个月亏200亿,极兔颠覆顺丰通达系行业格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