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滁州红色故事│小岗村油画

subtitle
美好滁州 2021-05-16 10:5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风起的地方

——小岗村油画

2019年10月1号,具有小岗元素的安徽花车缓缓的从天安门前驶过,这一刻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小岗村,而四十多年前小岗也发生了一件不平凡的事情……

▲小岗村油画

1978年也是这个初冬时节。地处淮河流域的凤阳小岗村早早就下了1978年的初雪。时近黄昏,灰蒙蒙的天压得很低,风呼呼地,整个村子就像是住在风口袋里一样。

其中一个茅草屋里一盏小小的煤油灯忽明忽暗,这,是严立华家,里面坐着18位庄稼汉,他们一个个眉头紧锁,有的唉声叹气,有的埋头抽着旱烟,没有人说话。

过了很久,生产队副队长严宏昌率先打破沉默:“这样不行啊,咱们小岗村有那么多土地,大部分都撂荒了;解放这么多年了,咱还吃不饱肚子,要一起想个办法啊!”“能有什么办法?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一个村民说。“是啊!我们又不楞又不傻,年纪轻轻去要饭,遭了那么多白眼,真丢人啊!”……一打开话匣子,大家就议论开了。

严宏昌突然提高了嗓门:“如果大家愿意,咱们就分田单干”。“分田单干?会不会坐牢杀头啊?”一个反对的声音道出了大家的顾虑。严宏昌说:“咱们不能等着饿死。要不我们偷偷地分,大家都不要往外说。分了以后,大家下劲干,秋天把公粮交了,集体提留也交了,剩余的粮食都是自家的。你们看怎么样?”“如果能这样,当然好了”“我早就想这样干了”“这样干是非法的,要被抓去坐牢怎么办?”短暂的沉寂后,一位社员大胆地说:“你们如果被抓去坐牢,我们大家一起把你们的孩子养到18岁!”

是的,“分田单干”在当时就是这么危险,提出“分田单干”需要这些人带着“坐牢”的思想准备,带着“托孤”的决心。那是文革十年浩劫刚刚结束的1978,是谈“私”色变、极左思想主导的年代,也是人越干越懒、地越种越荒、粮越收越少的年代。来的时候,这18位庄稼汉子没敢和家里人说,但“分田单干”的决定都“铤而走险”地暗暗在心里。

大家商量到深夜,严宏昌总结:“如果你们同意,就分田单干。愿意的就画押、按手印,保证不说出去。”18位庄稼汉子一个接一个地表态:“能”“行”“好”。说着,严宏昌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空烟盒,拆开铺平,写道:“我们分田到户,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以后能干,每户保证完成每户的全年上缴和公粮,不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如不成,我们干部坐牢杀头也甘心,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十八岁。”随后,18位农民一一在这张契约上用力地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大包干,大包干,直来直去不拐弯,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清晰的责权利划分,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

18个红手印的壮举,原本是想擦一根火柴相互取暖,却意外点亮了一个璀璨的世界,掀开了农村改革的序幕。40多年砥砺奋进从跟跑到并跑,从并跑到领跑;从小岗到深圳,从深圳到雄安;从农村到城市,从“一带一路”到“乡村振兴”;这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仍在继续,改革创新、敢为人先的小岗精神仍在延续。

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惊雷第一声风起小岗村。

来源:滁州市委宣传部

初审:邓忠航

审核:郑安杰

审签:计芳

2021.5.16公益广告

重要通知:

点亮转发扩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