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公公去世,亲和的婆婆忽然视我为仇敌,去趟医院我才知原因

subtitle
鲸鱼惊语 2021-05-16 09:1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故事已由作者:经纬有度,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下了班,我火急火燎地赶到菜市场买了一只叫花鸡,又风风火火地冲到家里,鞋都来不及换就把叫花鸡装到盘子里,敲了敲婆婆的房门。

没有得到回应,我轻轻推开房门,走到婆婆床前,轻声喊了声妈,“我给您买了您爱吃的叫花鸡。”

婆婆坐在床边,端详着公公的遗像抹眼泪,看到我进来,二话不说,抄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水杯朝我砸过来。

我躲避不及,杯子稳准狠地砸到我额头上,顿时鲜血直流。我辛苦买的叫花鸡一口没吃,直接掉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我老公白宁下班回来,看到我额头上还没有结痂的伤口,心疼不已。

不用问他也知道,这是他妈的杰作。

白宁给我包扎好伤口,又抱了抱我,起身要去找他妈给我出气。

被我拦下了,“别去,她心情不好,就别去刺激她了。”

“那她也不能对你动粗啊,你这样忍气吞声她只会越来越过分。”

白宁还是决定找婆婆好好谈谈。

公公去世后,不知什么原因,婆婆越来越看我不顺眼。

白宁再去找她替我出气,估计婆婆会把我拆了。他这样做只会火上浇油,我心里一急,站起来想抓白宁,结果眼前一黑,晕倒了。

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里,已经是后半夜了。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不多时,白宁握着手机从外面进来,看到我醒了,马上问我,“好点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然后他又找来医生给我检查一番。

最后确定只是轻微脑震荡,没别的大碍,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我就出院回家了。

2

我们到家的时候,婆婆在餐桌上吃饭,旁边摆着公公的遗像和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公公生前就喜欢吃婆婆煮的面。

桌子的另一边,同样也放着两碗鸡蛋面。不用猜也知道,是给我和白宁吃的。

我心里的感动只冒了个头,就遭到婆婆的一记眼刀。

接着,她冷幽幽地对着公公的遗像说,“老头子看到没有,杀人凶手回来了,她害死了你,我也不会让她好过。”说罢,又拿眼睛剜了我好几眼。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公公本身就是突发脑溢血不治身亡,婆婆却将公公的死怪到我头上,非说是我害死了他。我真是有理说不清。

自从公公死后,她没给过我一个好脸色,每次见到我就开始指桑骂槐,话里话外都是一个意思,我是天煞孤星,不祥之人,害死了她老公,甚至闹着白宁跟我离婚。

好在白宁拎得清,并没有因为婆婆的挑唆而为难我。

我一直觉得婆婆伤心过度,她总要找个人出出气,等她缓过这段时间就好了。所以,无论她怎么对我,我都可以不计较。

直到昨晚,她拿水杯砸我头上。这是有多恨我,才会往死了扔。

白宁说得对,如果我一直这么忍下去,这次她拿杯子扔我,下次可能会拿刀子捅我。

所以,我决定不再惯着她了。

“妈,您不带这样的,爸在大街上走着突发脑溢血,救治不及时才没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您怎么能把这事怪到我头上呢。”

我不开口还好,我一出声,婆婆像疯了似的朝我扑过来,对我又掐又打。

她一个老人,又是长辈,我不能还手。

可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不胖,力气却很大。我头上受伤,本就不能剧烈晃动,又挣不脱,被婆婆这么一刺激,我又头晕了。

要不是白宁护着,我都不知道会被她打成什么样。饶是如此,我胳膊上还是给她挠出几道血道子,火辣辣地疼。

“够了。”白宁冲着他妈大喊,“当着我爸的面闹,我爸看到你这样,他还怎么安心的离开。”

一提到公公,婆婆又一屁股蹲到地上拍着大腿痛哭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老头子,你尸骨未寒,他们就合起火来欺负我呀,他们这是也要想我死呀。”

婆婆的哭声回荡在房子里,听得我头痛欲裂,心头堵得难受。此刻实在没精力讲话,白宁没有管痛哭的婆婆,搀着我回房休息。

把我安顿好,他才出去安抚婆婆。

3

我躺在床上委屈至极,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我和白宁相亲认识,属于一见钟情。加上两人年纪都不小了,三个月后,我们领了证。

我们有自己的婚房,因为装修不满意,只好又重新装修。所以婚后,我们小夫妻一直和公婆同住。

婚前,我也来这里吃过几次饭。

那时公公还在,婆婆对我也不是现在的态度。

老两口的感情非常好。用白宁的话说,他爸妈从没红过脸。

小时候,白宁家条件不好,白宁爸要去很远的地方做工,赶回家的时间自然也晚。但无论多晚,他妈都会等他爸回来一起吃晚饭,给他爸打洗脚水,做按摩之类的。

白宁爸也是,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先紧着他妈吃,然后才轮得到他。

有一次下大雨,白宁爸后半夜还没回来,把他妈急得团团转,生怕路上出什么事。

最后实在等不了了,就把睡着的白宁锁家里,自己一个人披着雨衣去接他爸。

结果刚走到门口,白宁爸出现了,自行车车把摔歪了,他爸一身的泥巴,下巴那儿还蹭破了皮。

白宁妈心疼得直掉眼泪。第二天说什么也不让他爸去那么远的地方做工了,就在家门口找个活干。

白宁爸说远就远点,好歹赚得多,每个月还能给你扯块布做新衣裳。再说又不是天天下雨,之前不也一样好好的。

白宁妈不依,说不要新衣服只要你。

那个年代的人,夫妻间几乎是不表达爱意的,可白宁妈偏偏脱口而出。

为此,街坊四邻把这事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笑话了他们好久呢。

4

白宁的爷爷奶奶一直想让他们再要个孩子,可白宁妈生他的时候大出血,幸亏抢救的及时,才捡了条命回来。

半年后,他爸突然去县城做了结扎。为这事儿,白宁的爷爷奶奶很不待见他妈,认为是他妈挑唆的。明里暗里总找他妈麻烦。

为了护老婆,白宁爸跟他爷爷奶奶大吵了一架,说是自己心疼老婆自愿去结扎的,你们要恨就恨我好了,就算我不结扎,我们也不生二胎,我不会让我老婆再遭第二次罪。

见儿子护妻心切,白宁的爷爷奶奶反倒消停了。

后来,白宁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他们一家也搬到了城里。白宁爸爸脑子活,用手里攒的钱盘了个小店面卖起了水果。

因为价钱合理,白宁爸嘴巴又会说,水果店的生意很快火爆起来。随着经济发展,他们家的水果店开成了连锁店。

那时房价还没像现在这么贵,白宁爸妈一合计,用多年攒的钱买了两套商品房,还盘下了沿街的一间门店。一家人,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5

我跟白宁第一次见面就确定了关系。第三天,他就带我去见他父母。

我妈常说,一个男人值不值得嫁,要先看他父母的感情。如果父母感情很好,爸爸知道疼爱老婆,那这家的儿子多半错不了。

这也是我认识第三天就愿意登门去见准公婆的原因。

说实话,第一次见到公婆我是有点吃惊的。公公身材高大,面容慈祥,一看就是个好相处的老人家。

婆婆更是面色红润,身材保持得也好,接人待物十分得体,说话声音不大不小,让人听了很舒服。她每次看公公时,会露出小女人的娇羞。

我心里感慨,这哪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啊,说五十也不为过。果然还是爱情最滋养人。

婆婆做了一大桌子菜,饭吃了一半,我才发现一桌子都是我爱吃的,其中有一份水煮鱼。

前一天,白宁还问我爱吃什么菜,我说了一大堆,后面又加个水煮鱼。

然后白宁就笑,他说,“我妈也爱吃鱼。”

一桌子饭菜,公公一筷子没动,先夹了块鱼,又把刺挑干净,才夹到婆婆碗里,还轻声叮嘱婆婆慢点吃,怕挑不干净。

公婆语气,表情十分自然,完全不像第一次。

白宁也是一脸坦然地低头挑鱼刺,然后把没刺的鱼夹到我碗里。

当时我心里特别高兴,看到公婆那么恩爱,嫁给白宁准错不了。

谁知命运弄人,我和白宁结婚不过半年,公公就脑溢血去世了。

6

事发突然,婆婆因为伤心过度,愣是把公公的死算在我头上。这让我有苦说不出。

白宁特意请了假在家陪我,他怕婆婆再对我做出疯狂的举动。

他安慰完婆婆坐在我身边,轻轻拉着我的手,满脸愧疚,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公公走了,婆婆又这个样子,我还受了伤。原本幸福和谐的生活因为公公的离开,变得鸡飞狗跳。

我知道这段时间他才是最苦最累的人,白宁肉眼可见消瘦憔悴,我不想他忍着苦涩还要反过来安慰我。

再说,公公在世时,公婆对我跟亲女儿一样,我到底不忍心责怪一个刚痛失挚爱的老人家。

我捏捏他的手,“我没事,你别担心。”

“老婆,让你受委屈了。”白宁眼眶红了。

“我没关系,真的。你别太难过。妈情绪好点了没有?”

白宁叹了口气,“你说妈是不是魔怔了,刚才还对你喊打喊杀的,她一不见你,就拉着我问,圆圆呢,怎么不见圆圆,我给留了她爱吃的桂花糕。”

白宁从兜里拿出一块桂花糕放在我面前。

“这是妈特意给我留的?”我有点不敢相信。

白宁同样一脸凝重看着我。

公公离开也三个月了,按说不管多伤心,情绪也该平静一点了,可婆婆却日渐严重。一个不好的念头在我脑子里来回闪烁。

我担心地问,“要不带妈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别回头真受了什么刺激。要是没事更好,我们慢慢宽慰她,万一......早点发现可以早点治疗嘛。”

白宁觉得我的担心有道理。

当天下午,白宁就带婆婆去了医院。

我和白宁商量,我先走一步去挂号,这样可以节省时间,也免得婆婆看到我又不高兴。

挂了个精神科的专家号,医生说婆婆是伤心过度,情绪郁结,有躁郁症的倾向。

公公去世,亲和的婆婆忽然视我为仇敌,去趟医院我才知原因

7

来不及难过,我和白宁又带婆婆去了最好的心理中心做治疗。为了不刺激婆婆,都是白宁陪在婆婆身边,不上班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去,不同的是,我悄悄地在后面跟着,尽量避免跟婆婆正面接触。

每次,白宁带婆婆去治疗,回来的时候总会带一块桂花糕给我。

白宁说是婆婆特意买给我的。我知道,心理中心旁边有一家店桂花糕做得最好吃。每次经过那儿,我都会买几块回去。这事公婆都知道。

拿着桂花糕,我心里酸涩难忍,婆婆都病成这样了,心里还惦记着我。让我又心疼又感动。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婆婆情况明显好转。我和白宁非常开心,我还是开玩笑说,我终于可以走在阳光下了。

当我挽着白宁一起去接婆婆时,可不知怎么,原本好转的婆婆一看到我,整个的状态又回到了治疗前,对我恨得咬牙切齿,又差一点没对我动手。

心理师也纳闷,她安抚好婆婆的情绪后,和我们单独了解情况。

我跟白宁回忆,公公出事的前一天,我们夫妻去了我妈家吃饭。晚上回来的时候,白宁跟公公通了电话。

然后,白宁随口问了句,“家里还有车厘子吗,圆圆想吃。”

心理师说,“这就对上了。”

“什么对上了?”我和白宁不解地看着她。

心理师问,“你们不知道老爷子那么晚出门干什么去了吗?”

我们摇头。

当时家里只有公婆二人,公公不在了,婆婆急火攻心晕了过去,再醒过来,问她什么都不说,慢慢地就变成这样了。

我也纳闷,婆婆是突然有一天视我为仇敌了,还把公公的死算到我头上。

心理师说,“老太太说,老爷子去店里拿水果,结果水果没拿到,老爷子就突发脑溢血倒在了大街上。当时是晚上十点,街上行人少,所以才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

这么说,公公是为了给我拿车厘子,所以才出的事。

我的泪水瞬间蓄满眼眶,我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白宁抱着我,没有说话。

8

婆婆一开始之所以不愿意说出真相,是怕我心里有负担。

可她心里是怪我的,她又不能发泄出来,时间一长,她对我的感情就变得很复杂。既怪我,又不忍心伤害我,她把一切痛苦都埋在心里,生生把自己憋病了。

所以,她才会看不见我的时候念叨我。见到了我,就会想起公公的死,又控制不住恨我。

我内心愧疚万分,抱着白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一个劲儿地责怪自己,大晚上的为什么要吃车厘子,想吃就自己去买点,干嘛要劳烦公公去店里跑一趟。

我后悔得要死,白宁一边给我顺气,一边安慰我说,“爸的死跟你没关系,是我打电话提了一嘴,我跟他说我们在外面买点,是爸不让,他说咱自己家的好吃。”

就算白宁把过错揽到自己身上,我还是无法原谅自己。同时又恨自己小心眼儿,婆婆两次对我动手,其实我心里是有点怨她的,凭什么往我身上撒气。

得知真相后,我恨不得婆婆多打我几次,跟婆婆受的伤害和公公的生命相比,我被砸一下算得了什么。

一晃三年过去了,婆婆的情况时好时坏。

直到儿子出生后,婆婆抱着小家伙的那一刻,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

她看到我从产房出来,赶紧把小家伙往护士怀里一塞,赶到我身边来,对我说,“圆圆你受苦了。”

这几年,我和婆婆还住在一起,但为了不惹她不开心,我尽量避免跟婆婆正面接触,就算不小心碰上了,我也以最快的速度消失。

刚才她朝我走来,我心里是忐忑的。

当婆婆跟我说辛苦了,我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汹涌而出。

婆婆又赶紧帮我抹掉眼泪,又叮嘱我说“月子里不能掉眼泪,不然年纪大了眼睛疼。”

婆婆从护士怀里抱过孩子给我看,又用手指刮着儿子的脸说,“你爸知道了不知道要多开心。”

提到公公,我和白宁神色暗了暗。这些年,为了不惹婆婆难过,我和白宁约好不再提起公公,尤其在婆婆面前。

我和白宁正担心婆婆会不会再次失控,过了几秒钟,婆婆面色平静,她也很快意识到自己失言了,马上转移了话题,“小崽子,长大了一定要疼你妈妈呀,为了你,她可是吃了苦头的。”

就算眼睛瞎掉,我也控制不住流眼泪。我紧紧握着婆婆的手,开心的不知道说什么。白宁大手包裹住我和婆婆的手,我们一家人哭了笑笑了哭。

我知道,有了新生命,婆婆对公公的离世已经释然了。我们一家四口会好好的生活下去。(原标题:《公公之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