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宾阳文学】村夫:木薯曾经陪伴我们渡过度日如年的四月天

subtitle
宾阳印象 2021-05-15 19:5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木薯与四月天

村夫

不记得在哪读到林徽因写的一句“最美人间四月天”的诗了。我当时就嘀咕,这是富家小姐不知愁,不挨饿滋味罢了。我们农村人,以前最怕就是四月天,农历四月后,日长夜短粮食不够吃,餐餐都是吃参杂杂粮的稀饭。因此我的记忆里,最怕、最难熬过的就是农历四月天。

以前农村过完清明,就像大难临头前的一阵狂舞之后,归于平静的那种感受。去年收下的粮食,已经所剩无几了。父母们开始在食物里加入杂粮。当时的杂粮主要是红薯干粒,红薯干粒拿来泡水后,参杂进米一起煮饭。木薯粉参杂煮粥。有些家庭有那种,我也不知道名称的黑色麦子(我们叫它“蓊”)。

食物参杂杂粮最多又最不好吃的,就是木薯粉参杂的木薯粥。自我懂事,木薯都是四月天我们不得不吃的食物,不吃饿死,吃又很难下咽。

我家的木薯都是冬干十月过后才收拾回来的。收回来的木薯,先去皮,然后装到空着的猪笼里,或其他不至于被水把木薯推散的工具里。让木薯在水里泡上十天半个月,然后把木薯捞上来,洗去污物切成两三厘米厚薄的薯片,或一节一节的薯块,挑到山腰平地,有时是坟墓的前面平台里晾晒。晒干了的木薯才拿回家藏起来,待到食用时才加工成木薯粉。不得不说,我父亲对木薯是否晒干透,有他独特的鉴别方法。就因为这个,我家的木薯,从没有因未干透而发霉的。

吃木薯,最怕吃木薯粥,就是把木薯粉在粥已经煮得滚开时,加入木薯粉(事先用水泡好),充分搅拌,让木薯和稻米一起煮熟并散发均匀,样子很像贴标语都浆糊。木薯粥之所以不好吃,是木薯粉粘性很大难以下咽,但当你在粥里加入盐,大概是一分多钟,粥就变得稀疏异常,用我家的土话说就是“粥归粥路,水归水路”。吃这样的粥,走在路上,可以自己听见粥在自己的肚子里来回冲撞而发出“梆梆梆”的声音。这粥特别的不顶饿,两泡尿后,人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有时我母亲是把木薯粉用凉水弄成糍粑的模样,待到粥滚开时,把木薯糍粑馍,一个一个丢进粥锅里,与粥一起煮熟。煮熟的木薯糍粑如果熟了,它们会自动上浮到粥的上面。母亲就把木薯糍粑捞出来,撒上点清明时余下的红糖。这样吃木薯算是比较好的吃法,但没糖是经常的事,只好放盐弄匀了吃。

偶尔吃木薯的一种方法,也有在今天看来,也属于奢侈的吃法。做法是先把木薯粉弄成糍粑粉团。然后把一团一团的粉团均匀地摊开(与擀面差不多),大的面积有四十公分大小,圆圆的,薄薄的。然后把这些生饼放到大锅里煎熟。趁热撒上事前准备好的红糖粉再把木薯饼卷起来,像糕点店里卖的花卷。再用菜刀把木薯卷切成四五厘米长的,类似日本寿司的木薯糍块。吃木薯这样吃,真的好吃,甜甜的糖已经热化成糖油,因为吃得急,糖油常常从嘴角边流出来,弄得人顾此失彼,丑态百出,但因为饿,这种丑样就顾不了那么多了。这样的机会不多,近乎苦中作乐。

有时天下雨或空闲时间,母亲也用木薯做主食。就是把木薯粉弄成粉团状,然后拉伸成成人脚拇指大小的长粉条,用菜刀切成成人拇指大小的糍粒。然后煮上一锅汤,汤里经常放的是韭菜等蔬菜,增加香气,改善口感,运气好的有几粒五花肉沫。凭着诱人的肉味,我们那时都是松裤带了才吃木薯糍……

吃木薯的方法多种多样,我小时候只有两种木薯在种植。一种我们叫“白木薯”,刮皮后,木薯的表皮是白色的,这种木薯苦味浓,听说有毒。另一种叫红木薯,刮皮后木薯表面呈淡红色。

木薯有毒。吃木薯主要是吃它的块茎,块茎中含有一种叫“亚麻苦苷”,这种包含在木薯里面的物质,吃进肚子后,与胃酸反应,生成一种叫“氢菁酸”的毒质,会给人带来麻醉感,重者昏迷休克,抢救不及时就有生命危险。我小时候的一个伙伴,就是吃了没有经过水浸泡,直接以火煨熟的木薯死亡的。

木薯的毒素经过水泡,晒干或放置几天后再食用,毒素就没有什么危害了,我们那时候的木薯都是先切片,用水煮熟,再用水泡上两三天,其中每天换一次水,留做木薯粉的拿到河里泡上十天半个月的才晾晒。

从小到大,木薯年年都要吃到,记忆深刻。改革开放后木薯渐渐退出了家庭的食谱。但我父亲勤劳,开荒种了好多木薯。年年收完晚稻,就是收木薯了。父亲去把木薯拔起来,我老婆去挑回来,然后一家人忙碌着去皮,泡水晾晒。有时直接卖给木薯加工企业。我们村的土质非常适合木薯生长,且木薯的淀粉含量,比别的地方的木薯每百斤高出两三斤呢。

木薯与番薯一样,是外来物种,是上世纪二十年代从巴西引进种植的。木薯怕低温怕霜冻,所以木薯的种植,只在我国两广、云贵川、福建、海南有种植。有资料说,木薯是世界上六大粮食品种之一,现在木薯主要作为工业原料使用。有一次我去金光农场探亲访友,得知以木薯为原料,已经开发出两千多个以木薯为原料的产品,最高卖价达到几万元一吨。

更主要的是,木薯属于贱生物种,不择地,易栽培。岭脚,地头,山边,随便找块地,种下去,它都能茁壮成长。木薯属于无性繁殖植物,当年收木薯后,把木薯的主杆收留捆好,在地边挖个坑,把木薯杆放进去,盖上稻草或薄膜,再覆盖泥土,待来年农历三月挖出来,砍成一截一截长约二三十公分的小段,种到地里就行。期间追一两次肥料,基本没有虫害。木薯耐旱,像我家里,从没有过木薯因天气干旱而绝收的事。

小时候,到了秋天是虫豸繁殖发情季节,这种虫豸多数在红薯地,木薯地造穴而居,公的虫豸鸣叫时,翅膀弹开的,像成人脚拇指形状的一个凹坑,很容易辨别。公的虫豸叫声清脆,并且好斗。我们村小伙伴们常常结伴去抓虫豸,抓到公的虫豸,就让它们打架,相当于古代宫廷里的斗蛐蛐,很好玩。这些虫豸特别爱吃木薯叶,所以我们抓回的虫豸常常活个十天半个月没问题。

木薯曾经陪伴我们渡过物质匮乏的,令人度日如年的四月天。

作者简介:村夫,原名黄树雄,宾阳人。早年做过中小学教师,后进入政府工作。2002年提前退休,爱好文学阅读创作。

▍今日责编51

图文编辑 :51

▍内容审核:东东

▍内容来源 :宾阳写作沙龙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航拍宾阳

黎塘|南山寺|甘棠|贵隆高速通车|北马水库|龙德村|宾阳中学|新桥中学|古辣|六随村|露圩圩逢节|王灵 |宾阳湿地公园|宾阳服务站|邹圩夏天|和宾彰泰小学|宾州镇|思陇凤凰滩 |宾阳城东新区|大桥秀峰塔|六蒙村|重返校园|领方古城|回风塔|宾阳水乡|黎塘梁村|吴门农氏婆|大桥石壁|新桥白岩|宾阳西|宾州电子信息产业园|古辣稔竹|邹圩印象|清水河提水工程|大浪塘村|百合水库|大桥江|谭家小洋楼 | 山井庙|勒马|卢炎山故居|鲁班村|黎塘三中迁建|暗山庙|高荣村|那宁村|丰山书院|老职高|虞李蔡

人物故事

槐花粉工艺|精神病患者自述|宾阳女皮匠|黎塘女工|山村生儿|宾阳女大学养猪|一代美女林黛|宾阳乡愁|张翔宇|周柏林|李再江|宾阳消防MV|宾阳联合国维和警察|思陇痴情男|宾阳大学生打工|宾阳大力士|宾阳母亲卖串串|乡村医生九妹|冠军邓雨欣|党员邓四书|谭湘光|刘三姐黄美秀|阿梦|小学生陆世运|101岁老奶奶|陈倩倩|劳雪娥|汪小菲|万能杂货铺|新桥女生|宾高40岁|蹭饭情侣|夫妻修补摊|女警叶梦芸|夫妻补胎店|云南姑娘|做秤人|卖果人

2021宾阳热点

大桥爆炸案|药店下架感冒药|宾阳城门被毁|万能小卖部|勒马烂路|女子跳楼|宾阳撤县设市|槟榔事件|幸福里停工事件|中山公园发大水|石牛冈车祸|宾阳垃圾场

走近宾阳

王灵圩|美丽和吉|新桥朱村|河田圩|太守圩|新桥圩|思陇圩|新桥牛皮市场|黎塘圩|龙公村|黎塘冬至|大仙圩|新宾圩|古辣圩|大桥圩|宾阳山歌|陈平踏春|新桥桥丁圩|古辣酸味|太守公园|武陵抗日史|石牛冈|孟村草席|武陵圩 |宾阳芦圩由来|安城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