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名将羊侃离世,建康城下战况惨烈

subtitle
发带月亮 2021-05-15 15:4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荆州刺史、湘东王萧绎(梁武帝第七子)听说侯景包围了宫城,他马上宣布戒严,并写了檄文派人送给湘州刺史河东王萧誉(梁武帝之孙)、雍州刺史岳阳王萧察(梁武帝之孙)、江州刺史当阳公萧大心(梁武帝之孙)、郢州刺史南平王萧恪等人,让他们派遣军队进京援救。

随即,萧绎派遣自己的司马吴晔、天门太守樊文皎率领军队从江陵出发。

陈昕(陈庆之之子)被侯景抓获后,侯景与陈昕一起畅饮。侯景想任用陈昕,让他聚集起部曲,陈昕没有答应,侯景便派他的仪同三司范桃棒把陈昕关押起来。

陈昕趁机劝说范桃棒,让他率自己的部下袭击王伟、宋子仙并杀掉他们,然后到建康城去投降。范桃棒听从了陈昕的劝说,在夜间暗中将陈昕用绳子送到建康城内。

梁武帝知道这一情况后非常高兴,下令赐给范桃棒银券,上面刻着:“事情成功的那天,封你为河南王,立即拥有侯景的人马,并且赏赐给你金银、绢帛以及歌伎。”

太子萧纲担心陈昕欺骗梁武帝,对此事犹豫不决。梁武帝生气地说:“接受对方投降是常理之中的事,你为什么又突然疑神疑鬼的!”

太子召集公卿大臣们开会商议此事,朱异、傅岐都说:“范桃棒投降梁朝不一定是假的,他投降之后,叛贼侯景一定会惊慌,我们乘此机会攻击他,可以大败叛贼。”

太子说:“我们坚守城池,等候外面的援兵,等援兵到来后,叛贼何愁不平!这才是万全之策。现在如果打开城门接纳范桃棒,他的情况,怎么会那么容易就知道!万一情况发生变故,后悔莫及。事关江山社稷,必须再仔细地考虑。”

朱异说:“殿下若以国家危机为重就应该接纳范桃棒,如果您犹豫不决,我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太子始终不能下定决心,范桃棒又派陈昕启奏说:“现在,我只率领我的部下五百人前来,到达城门时,我们会全部脱下铠甲,请朝廷开门接纳我们。事情成功之后,我一定保证抓获侯景。”

太子看到范桃棒如此恳切地要求进城,就更加怀疑他。朱异捶胸顿足地感叹道:“失去这次机会,国家就完了!”朱异一生位极人臣,其实智谋过人,然而他作为奸佞大臣时的错误战略均被采纳,这唯一的一次正确意见却被否决,只能说是天意了。

不久,范桃棒被他的部下告发,侯景把他砍去四肢杀掉了。陈昕不知道范桃棒已经被杀死,仍旧按照原定日期从城内出来了。

侯景逼迫陈昕写书信射入城中,信上说:“范桃棒暂且轻装率领几十人先进入建康。”意图诱骗开门进行突袭,陈昕不肯顺从,决心一死,侯景就杀死了他。

侯景派萧见理(萧正德之子)和仪同三司卢晖略一起镇守东府,萧见理为人凶恶、阴险。夜里,他与一群强盗一起到大桁去抢劫,被飞来的流箭射中死去。

邵陵王萧纶(梁武帝第六子)率军进攻寿阳,已经走到了钟离,听说侯景从采石渡过了长江,萧纶便日夜兼程回军建康救援朝廷。渡过长江时,船到了江中心却刮起大风,落入水里淹死的,人、马有十分之一二。

于是,萧纶便率领西丰公萧大春(萧纲之子)、新涂公萧大成(萧纲之子)、永安侯萧确(萧纶之子)、安南侯萧骏、前谯州刺史赵伯超、武州刺史萧弄璋等人及三万步骑从京口向西进军。

侯景派遣军队来到江乘去阻击萧纶的军队,赵伯超对萧纶说:“如果从黄城的大路上去,一定会与敌人相遇,我们不如径直进军钟山,突然占领广莫门,出其不意出现在敌人面前,建康城之围一定会解除。”

萧纶采纳了赵伯超的建议,夜间行军,迷失了道路,多走了二十多里地,二十三日早上,在蒋山安营扎寨。

侯景见到这种情况十分惊恐,把他所掠夺来的妇女和珍宝全部运送到石头城,准备好了船只想逃走,同时又分兵三路攻打萧纶。

双方交战,萧纶的军队打败了侯景的军队。这时,山峰上还有寒冷的积雪,萧纶便把军队带到了爱敬寺,侯景把军队布置在覆舟山北面。

二十八日,萧纶进军到了玄武湖畔,与侯景对面摆开战阵,但没有交战。到了黄昏,侯景提出改到明天再战,萧纶答应了。

就在这时,安南侯萧骏看到侯景退兵了,以为他想逃跑,就与精兵一起追赶侯景的军队,侯景回军攻击萧骏的人马,萧骏战败逃走,奔向萧纶的军营。

赵伯超看见了这一情况,也带领军队逃跑,战局瞬息万变,侯景乘胜追击,梁军全部溃败。萧纶只收集到了将近一千残兵,逃进了天宝寺。侯景步步紧追,放火焚烧了天宝寺。

萧纶又逃往朱方,士兵们踩着冰雪前进,有很多人冻坏了脚。侯景把萧纶的物资全部收缴,活捉了西丰公萧大春、司马庄秋慧和主帅霍俊等人后返回原地。

二十九日,侯景把他所抓获的俘虏和斩杀的首级、铠甲、武器以及萧大春等人带到建康城下向城内展示,并对城里人说:“邵陵王已经被乱兵杀死!”

只有霍俊反驳说:“邵陵王只是遇到了小小的挫折,他已经率领全部军队返回京口,城中的士兵只要坚守城池,援军很快就会到来。”敌兵用刀殴打霍俊的后背不许他继续说,但霍俊辞色更加严厉。侯景认为他是个义士就释放了他,但是临贺王萧正德把他杀害了。

这天晚上,鄱阳王萧范派他的长子萧嗣与西豫州刺史裴之高、建安太守赵凤举等人各自率军救援建康,军队驻扎在蔡州,等待长江上游的各路人马。萧范让裴之高统领长江右边援军的军务。

侯景把住在秦淮河南岸的居民全部赶到了秦淮河北岸,烧毁了他们的房屋,沿河大街以西的居民房产全部被清除了。

北徐州刺史封山侯萧正表(梁武帝之侄,萧正德之弟)负责镇守钟离,梁武帝征召他前来救援,萧正表推托说船只和粮草还没有收集起来,不肯派兵前去。侯景任命萧正表为南兖州刺史,封他为南郡王,萧正表于是在欧阳设置栅栏以阻断增援朝廷的军队。他自己则率领一万人马,表面上声称进兵救援建康,实际上想要偷袭广陵。

萧正表写了封密信引诱广陵县令刘询,让他烧毁广陵城作为内应,刘询把此事告诉了南兖州刺史南康王萧会理。萧会理派遣刘询率领步骑一千人夜间偷袭萧正表,把萧正表的军队打得一败涂地,萧正表逃回钟离。

刘询收集了萧正表的残兵和粮食武器,交给了萧会理,并和他一起率领军队去救援建康城。

十二月初七,侍中、都官尚书羊侃去世,建康城里更是人心惶恐。侯景大造攻城器具,并把这些器具陈列在城楼前。战车高数十丈,一辆车有二十个车轮。侯景再次向宫城发动进攻,用蛤蟆车运土填平战壕。

湘东王萧绎派遣长子萧方率领一万步骑从公安出发前来建康救援,又派遣竟陵太守王僧辩率领一万水军,从汉川出发,用船运载粮食顺水东下。萧方等人才智过人,擅长骑马射箭,每次与人交战,他都亲自冒着箭林石雨冲杀,以为节义而死为己任。

十六日,侯景用载有火种的车烧宫城东南楼。材官吴景心灵手巧,他让人在皇城里面的地上建起一座楼。大火刚刚扑灭,新建的楼就立起来了,贼兵都认为是神灵相助建立的楼。

侯景趁大火燃烧的时候,偷偷派人从下面凿城挖洞,城快要崩塌的时候,城内的人才发觉。吴景让人们在城内修造了迂回曲折的城墙,它的形状好似半圆形的月亮,同时,还向敌人扔掷火把,焚烧了他们的进攻器具,敌兵这才败退。

太子派遣元孟恭率领一千人马从大司马门冲杀出去抵抗,元孟恭与随从人员却主动投降了侯景。

二十三日,侯景修筑的土山逐渐逼近皇城城楼。柳津命令士兵挖地道来掏空土山下面的土。城外的土山崩塌了,山四周的敌人几乎全被压死了。柳津又让人在城内修筑了一座飞桥,飞桥悬空笼罩在两座土山上。

侯景的人马一见有座飞桥远远地伸出,一片混乱,都争着逃走了。城里的人又向城外投掷雉尾火炬,焚烧了东土山,东土山的楼和栅栏全部被烧尽,敌人的尸体堆积如山。

于是,侯景放弃了土山,不再修建它,并自己把进攻用的器具也烧毁了。材官将军宋嶷投降了侯景,并出主意让他引玄武湖水来淹灌宫城,于是宫门前洪水滔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