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沙特宗教警察,只手遮天 | 地球知识局

subtitle
地球知识局 2021-05-15 11:5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924-沙特宗教警察

作者:重光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每当提到伊斯兰教宗教警察,头戴红白格子头巾、留着大胡子、身着大袍子的沙特宗教警察形象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人们的脑海中。

坐拥圣城麦加的沙特

再西化也得维持其伊斯兰教的本质

(图: Yasser Alghofily/Flickr)▼

作为沙特的特色团体之一,沙特宗教警察为维护沙特家族建立的政权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影响力甚至远超沙特警察与军队。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纵横沙特社会数十载的强力部门,如今却“日薄西山”,影响力日渐衰微?这是发生了什么?

政教合一

沙特家族之所以可在数次被击败后东山再次,并最终建立现代沙特阿拉伯王国,与其和瓦哈比派宗教学者结成的政教合一联盟不无关系。

沙特家族及王国也不是一开始就有今天的规模

也是经过数百年时间,才击败圣裔家族控制麦加

如今在民族国家保持一个君主国,也很不容易▼

瓦哈比派主张以《古兰经》为准绳裁定世间万物,净化信仰,将其余的伊斯兰教教派都认作是“异端”,并禁止大量娱乐行为,如音乐、舞蹈、饮酒、吸烟与赌博。在社会治理方面,瓦哈比派反对政教分离,主张完全应用沙里亚法(阿拉伯语音译,即伊斯兰教法)来作为国家的法律。

经即是法,法即是经

神即是王,王即是神

(图:wiki)▼

而选择了这般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教派的沙特家族,也自然通过“宗教复兴运动”建立了自己的统治合法性。毕竟伊斯兰教已在阿拉伯半岛生根发芽了一千多年,绝大多数半岛上的阿拉伯人都是穆斯林。在此情形下,用宗教作为笼络人心的招牌,号召回到先知穆罕默德所在的时代,以此吸引各部落追随自己打天下、治天下对沙特家族而言是最有效的做法。

毕竟手上掌控着麦加、麦地那

在世俗程度较低的中东

把宗教倾向填满的收益仍然非常高

(图:shutterstock)▼

当然,这一前提是“国家意识形态”瓦哈比派要被推广至每一个阿拉伯半岛居民的心中。

为此,沙特家族早在统治德拉伊耶酋长国时便组建了宗教警察部队。据1806年的一份记载,彼时吉达城内的宗教警察(Mutawwiin)不单单是“公共道德”的维护者,而且还担任传教士的职务,甚至还要在清真寺每周五的聚礼上宣扬瓦哈比派的教义。

现在倒不需要宗教警察定时演讲了

不过举行宗教活动时常有警察在场

既能维持秩序,也能起到一定的威慑力

(图:shutterstock)▼

彼时的宗教警察不仅人数众多,而且他们还被沙特家族赋予了强制民众每天参加五次礼拜的权力。为此,每当礼拜时间一到,宗教警察便密集出动,在街上向民众大喊大叫,若有人不从,他们会对其破口大骂,甚至直接抓住他的肩膀拖进清真寺。

就是等着做礼拜,做礼拜,做礼拜

(图片:wiki)▼

1932年现代沙特阿拉伯王国成立后,时任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在首都利雅得与圣城麦加成立了两个委员会,负责监督宗教警察的执法力度。1976年,两个委员会统一为劝善惩恶协会(CPVPV),并由部长级官员领导,直接听命于沙特王室。由此,沙特现代宗教警察正式出现了。

对于新建国家来说,如何维持秩序是首要任务

在阿拉伯半岛,还能有什么比伊斯兰教法更有用呢

(阿齐兹及儿子 图:Wiki)▼

从宽入严

值得注意的是,上世纪70年代及以前的沙特宗教警察虽然存在,且确实对民众的生活有一定的影响,但是其影响力远没有像之后那般渗入沙特社会的每个角落。

麦加宗教警察负责人,伊玛目谢赫·艾哈迈德·本·卡西姆·嘎姆迪回忆道:“1979年之前,我几乎没听到过有人煽动仇恨,号召驱逐国内那些信奉其他宗教、教派,或是文化背景不同的群体。那时的沙特社会还是相对宽容与开放的。”

嘎姆迪坦言,那时的沙特女性不受“不可理喻的服饰与行为规范束缚”,“那时的沙特女性才算是真正活出了自我。”

此时宗教警察的管辖范围还是有限的

开始与西方接触后,也吸纳了相对开放的思想

(向左滑动查看阿富汗,伊朗及埃及等国1979年前的女性穿搭)

(图:albawaba.com&lifo.gr)▼

然而,这一切自1979年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1月,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力主西方化的巴列维王朝轰然倒塌,以霍梅尼为首的什叶派神职人员建立了政教合一的神权共和国。

极大改变了中东的内外局势和历史进程

(图:wiki)▼

这给予伊斯兰世界的什叶派莫大的鼓舞,造成沙特东部什叶派聚居的卡蒂夫地区动荡不安。同时,伊斯兰革命引发的美国驻伊朗大使馆人质危机,又让美国政府陷入外交困境。

1979年11月在什叶派集中的

沙特卡蒂夫和哈萨爆发了起义

从此以后,反对王权和逊尼派的冲突就没断过

(图:Wiki)▼

沙特国内外的混乱状况都被瓦哈比派极端分子看在眼里。出生在伊赫万游牧民武装(曾因政治立场被沙特家族强力镇压)家庭的朱海曼·欧泰比(Juhaymān al-‘Utaybiy)在1979年11月20日率领多达600名武装分子冲入伊斯兰教圣地——麦加禁寺,杀死守卫并劫持了数百名朝圣者作为人质。

其认为沙特家族的统治过于腐败和西化

违背了伊斯兰教的本质,不配坐拥王国和圣城

(图:Wiki)▼

朱海曼·欧泰比

一个从此被禁止提及的男人

(图:wiki)▼

由于彼时哈立德国王因健康问题无法理政,而拥有实权的法赫德王储与国民警卫队指挥官阿卜杜拉王子均在国外旅行,且人质劫持事件在沙特很少发生,沙特政府并无相关对策与经验,在麦加这个神圣的宗教圣地发生的武力劫持事件更是前所未闻。这使得沙特政府陷入了相当大的宗教法律和道德困境。

禁寺不仅象征着统治的合法性

其复杂的建筑结构也很适合干一票

(图:shutterstock)▼

束手无策的沙特政府被迫向外国求助。

由于美国正忙于处理对伊事务,沙特找上了法国与巴基斯坦。在两国特种部队的帮助下,沙特国民警卫队与内政部的安全部队出动上万人的庞大兵力,在两周的时间内对禁寺发起了数轮围攻,在付出了127人阵亡,451人受伤的惨痛代价后才夺回禁寺。

一方是600多人,一方是上万人

可以想见双方的战斗力了

(图:Wiki)▼

事后,包括朱海曼在内的63名武装分子被公开斩首。至于如何应对沙特国内日益汹涌的瓦哈比派运动,吃过一次亏的哈立德国王没有再采取其父强力镇压的作法,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开始赋予宗教学者与保守派更大的权力,“解决宗教动荡的方法很简单:更多的宗教。”

首先,沙特全国的报纸被禁止刊登女性的照片,电视上也禁止出现女性的画面。随后,全沙特的电影院与音乐商店被关停,性别隔离的范围也日益扩大,连最不起眼的小咖啡店也需要做到男女隔离,最后学校的课程也进行了改革,宗教学习的时间被大大延长,而其他诸如非伊斯兰历史的“无关课程”被取消了。

即使是面对火灾,委员会也能坚持教法为死神送人头

不戴黑纱就别想逃出来

(图:archive.aawsat.com)▼

这一切,都由权力被大大拓展的沙特宗教警察来监管。宗教警察的管控伸入了沙特民众生活的每个角落:包括酒精在内的非清真食品不得买卖;妇女上街须着罩袍;民众不可过情人节等“洋节”;商家不得出售红玫瑰、红色贺卡乃至其他红色礼品。

至于违反沙特宗教警察规定的人,不论其是沙特公民还是外国人,均会遭到严厉的惩罚:公开鞭打,没收乃至摧毁私人财产……还有警察在被宗教警察驾车追捕时死亡。

呼吁宗教自由的巴达维(Badawi)被施以公开鞭刑

连伦敦市民都看不下去了

(图:wiki)▼

进入21世纪后,愈来愈多的新生事物开始进入沙特。对此,沙特宗教警察出台了日益严格的限制措施:2001年,《宝可梦系列》动画与游戏被禁,包括芭比娃娃在内的时尚玩偶也被禁止出售,宗教警察认为上述事物“是对伊斯兰教构成道德威胁的消费品”。也不知道皮卡丘招谁惹谁了。

不过还可以玩替代芭比娃娃的芙拉娃娃

促进穆斯林价值观,做全世界穆斯林女孩的榜样

(图:ryan powers/Flickr)▼

教练,我也想要Pokémon

(图:Twitter)▼

2006年,沙特宗教警察甚至发布法令,禁止吉达与麦加出售猫狗等宠物,因为它们也是“西方影响的标志”。

2010年,沙特宗教警察更是发起了声势浩大的“猎巫运动”,将沙特国内“行巫术与黑魔法”的人抓出来,不少算命者与信仰治疗师因此突遭飞来横祸,甚至有人因此被处决。面对用户数日渐增长的社交媒体平台,2012年,沙特宗教警察的负责人阿卜杜勒-拉提夫·阿卜杜勒-阿齐兹·谢赫直言:“所有浏览诸如推特等社交网站的人,他或她的今世与来世都没救了。”

用户魔法打败魔法

(图:flickr)▼

鸟尽弓藏

然而,谁也未曾料到,当沙特现任国王萨勒曼于2015年登基后,曾经不可一世的宗教警察却受到了愈来愈大的限制。

2016年4月14日,沙特政府内阁发布了一项新法规,对宗教警察的执法权作出了极大的限制。

王储萨勒曼限制了宗教警察

但也会采取更残忍的手段镇压不满的声音

(图:shutterstock)▼

新规共有12条,其中最重要的如下:宗教警察履行责任时必须像先知穆罕默德那般“善良而温柔”;宗教警察若在巡逻时发现可疑情况时有责任向警察报告,但随后包括逮捕、审讯与拘留等执法行动则要交由警察处理;宗教警察不得向他人索取身份证件。

除了维持社会治安的常规警察

还有负责情报和维护王室统治的“秘密警察”

被交到哪个组织里,还得要看“违法程度”

(传说中的乌来沙监狱 图:GoogleMap)▼

新规落地,宗教警察开始变得束手束脚。而沙特王室这么做自然也和国内外大环境有关,眼下早已不是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那个泛伊斯兰主义运动风起云涌的时代了,在彼时那波浪潮中诞生的“基地组织”当下也成了万人唾弃的恐怖组织,瓦哈比派虽然仍是沙特国内不可小觑的一股势力,但其形象与影响力已因与之有关的恐怖主义活动而大不如前。

与此同时,沙特人口结构的变化也越来越不利于沙特家族借宗教警察维护统治了。

2016年,沙特70%的公民年龄不到30岁,这些年轻人自然对于自己没法和其他国家的年轻人过上一样自由而开放的生活颇有微词。同时沙特经济又因油价下滑而陷入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多达30%的年轻人没有工作,全靠各种补贴混日子。

2015-2017那三年油价持续走低

给靠石油生活的沙特造成了很大影响

不过也刚好是推动改革的契机▼

据预测,若不及时做出一些改变,沙特年轻人的失业率到2030年时会高达42%。让这么一大群年轻气盛又终日无所事事的人天天吃人家柠檬,心怀愤恨是要出事的,何况沙特经济已经养不起这么多闲人了,沙特王室自然也懂这一点。

吃吃喝喝玩玩难道不好吗?

很好,但也快养不起你们这些平民了

(图:shutterstock)▼

正因如此,宗教警察在完成其历史使命后便成了沙特改革的对象。

“在1979年之前,我们沙特和其他海湾国家一样,过着相当正常的生活。女性不仅可以开车,而且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沙特也到处都是电影院。那时我们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民众没什么差别,直到1979年的一系列事件改变了沙特。”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2018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道。

沙特女性能不能开车,还不是王室说了算么

(图:shutterstock)▼

“当今沙特的政治领袖正有意识地作出重大决定,允许妇女驾车、改革教育体系、消灭极端主义与暴力团体,重启电影院,并开展诸如NEOM之类的大型经济项目。”嘎姆迪说道,“这表明沙特阿拉伯民众的生活正在恢复其真正的精神。”

老国王们听见这些话,不知作何感想

(图:shutterstock)▼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对沙特王室来说,宗教警察只是一堆用于维护政权稳定的工具人,要用的时候就扶持一下,不要用的时候就打压一番。

而随着宗教警察势力的衰落,其背后瓦哈比派宗教学者等保守势力的日子在将来或许也会愈来愈难过,毕竟王储为了实现“2030愿景”而推进的改革需要他将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原先与沙特家族共享权力与财富的这些既得利益者很有可能步宗教警察的后尘。

一切尽在掌握!

(图:NEOM/twitter)▼

参考文献: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mmittee_for_the_Promotion_of_Virtue_and_the_Prevention_of_Vice_(Saudi_Arabia)

2.https://www.arabnews.com/node/1558176/saudi-arabia

3.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saudi-police-idUSKCN0XA24Y

4.https://www.middleeastmonitor.com/20200213-saudi-arabia-prepares-for-first-legal-valentines-day/

5.https://en.wikipedia.org/wiki/Grand_Mosque_seizure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