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在教育问题上,中国父母再一次完美地碾轧了世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刀说话

正文共1800字,阅读时间5分钟

在教育问题上,中国父母再一次完美地碾轧了世界

汇丰银行发布了一份全球教育支出调查报告。

小学到大学的教育花费上,中国香港以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三倍的13.2万美元高居榜首,中国台湾和大陆分别以5.6万、4.3万美金位列第五和第六。

报告还显示,82%的家长已经做好为孩子的成功做出牺牲的准备,超过三分之一的中国父母已经完全丧失了自己的个人时间。

可即便如此,仍然有超过七成中国父母担心自己还没有为子女做到最好。

倾家荡产几乎成了中国式教育的代名词。夹缝中的中国家长,要么逼孩子,要么逼自己。

互联网上有一个很火的游戏,叫《中国式家长》。中国式家长,活得好像一条“狗”啊···

这是一款“云养娃”的游戏。

在游戏中,玩家扮演父母,通过安排孩子的学习时间,辅助孩子成才。

意外的是,不少年轻人玩过游戏之后,一个个从吐槽父母的孩子,变成了自己口中的“中国式家长”。

不久前,看到这样一个问题:

“哪一瞬间,你突然懂得了父母抚育我们的艰辛?”

有人说,是“自己有了孩子的那一刻”。

也有人说,是“自己挣钱还不够花,他们挣的钱一大半还用在我们身上”的时候。

还有人说,是读到一句话——“你现之所以觉得容易,都是有人在承受着你的那份不容易。”

曾经,有人总结了中国家长的“十宗罪”,仿佛他们是现代妖魔。

但总有一天,孩子会长大,会和自己的父母和解。

因为中国式家长,是全天下最不容易的人。

“在北京你有无数条路线通往五道口,在毛坦厂只有一条狭长的小路走出大别山。”

在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镇,这里的一切都只为了高考而生。

这里坐落着“亚洲第一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仅2017年,这个中学送考的考生人数就近2万。

同时,这里也聚集着数量庞大的“陪读家长”。


毛坦厂中学的大门口,家长给孩子们送饭。

拥挤破旧的出租屋,人声鼎沸的菜市场,摩肩擦踵的校门口,这些构成了陪读家长的全部生活。

还有一些家长,在陪读时还需要兼顾生计。

可对于这些家长来说,赚钱是其次,照顾好孩子的衣食起居,让孩子能没有后顾之忧投入学习,才是重中之重。

饭菜的质量,决定了孩子的成绩,甚至决定了孩子的命运。

在这里,压力无处不在,有学生跟妈妈嚷嚷:“饭烧不好,会影响我周考成绩的!”

在枯燥的生活和巨大的压力下,陪读父母还要时刻谨记“陪读铁律”:

不要给孩子施加压力,也不要过多的刻意关注,以免给孩子造成严重的心理负担。家长也要注意调整好自己的心理状态,如果家庭氛围过分凝重,孩子的心中也会抑郁和沉闷。

陪同孩子学习,这样的画面,出现在每一个有孩子的家庭。

在中国,为了陪读,夫妻两地分居,在学校旁边租房照料孩子并不少见。更加疯狂的家庭,早从孩子上小学便开始漫长的陪读生涯。

或许,不是中国家长在逼迫孩子学习,而是生活在逼迫着中国家长。

《请回答1988》里有一幕,平日里倔强的父亲难得在孩子面前低头道:“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第一次当爸爸”。

很多时候,父母在子女面前就如同一座坚挺的大山,习惯了风吹雨打,日晒雨淋,习惯了什么都独自消化,苦累自己扛。

中国式家长,表面上犟着脾气,硬着脖子,内心深处,却是“小心翼翼地我想更懂你”的渴望。

在游戏《中国式家长》开始,有这样一幕画面。

作家王朔也在《致女儿书》中写道:“小的时候是怕他们,大一点开始烦他们,再后来是针尖对麦芒,见面就吵;再后来是瞧不上他们,躲着他们,一方面觉得对他们有责任,应该对他们好一点,但就是做不出来、装都装不出来;再后来,一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

或许,在中国的教育环境之下,比起原谅,用理解和体谅会更加合适。

现代互联网对于中国式家长几乎是一边倒的批判,充满控诉的十宗罪,让中国式家长成了谋杀孩子人格,禁锢孩子自由的罪人。

在西式尊重孩子意愿,崇尚孩子自由天性的教育承托下,中国式家长几乎被全盘否认。

但是,很多人却忽略了——

在中国这个拥挤到让人头皮发麻的社会中,竞争是如此之激烈,转圜的空间是如此之小。每一次输赢,在西方也许意味着自己的孩子胜过了十个人,未来多了十次机会;而在中国,这个数字也许要乘上二十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了二十倍好胜的父母,有了二十倍爱面子的亲戚,有了二十倍压力的童年。

大家都在期待完美父母,但也忽略了,家长也只是处处受制于生活,被挟裹前行的其中之一。

中国式家长,是孩子保障,是责任,是爱,唯独不是自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