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她被老板指名接见一大客户,推门发现是离婚3年的总裁前夫

subtitle
说故事的小张 2021-05-15 09: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故事已由作者:九天凉,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许则铭一手揽着林逾静的肩,一手拿出房卡靠在门锁上。“叮”一声,房门被打开,他将房卡插在墙壁的卡槽里,整个房间瞬时亮了起来。

是暧昧的暖黄色,就着昏黄的光,能看见玻璃窗上映出的一对暧昧的身影。林逾静娇小的身躯软软地靠在许则铭臂弯里,脸颊通红,原本可爱的脸庞又带着点小女人的娇羞,许则铭低头看了她一眼,喉结滚动。

这对身影要放在三年前,怎么看怎么都没问题,可是现在,一个是对方的前夫、一个是对方的前妻,怎么看,都能脑补出一场足够登上明天八卦头条的故事。

许则铭将林逾静安置在床上,整个身体陷入了舒服的被窝里,林逾静砸吧了一下嘴,紧缩的眉头稍微放松,睡得正香甜。

“还是这么没心没肺,这样都能睡得安稳。”许则铭看着这张曾陪过自己无数夜晚的睡脸,忍不住低语道。

他抬起手,抚了抚她的眉眼,又轻柔地碰了碰她的眼睛,终是忍不住长叹一口气。就在他准备起身时,床上的女人却伸出胳膊揽住了他的脖子,许则铭没有防备,就这么压了下来,嘴唇轻轻碰到了她的唇角。

他本也是饮了酒的人,如何抵得住这样的诱惑。双臂撑在身下女人两侧,眼里逐渐涌起一股情欲之色,就在他极力控制的时候,林逾静喃喃着一个名字,许则铭贴耳去听:“陆航。”

“陆航”是谁?这么快就有人代替了我在你心里的位置?

本是一连串疑问句,可是念一想,明明先说离开的人是他啊,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她心里住进了其他人。

他将她的手放进被子里,替她掖好被子,然后站起身,走到酒店的阳台上抽烟。

火红的星子在他指缝间一跳一跳,他双手撑在栏杆上,思绪也陷入了回忆,明明是他爱了那么多年的人,明明是同他一起面对爸爸反对的女人,他就这么把她弄丢了。

还记得三年前,去民政局拿离婚证的时候,他的脚在那阵子有些受伤,走起路来不再平稳自如。她拎着包,小小的身子一跳一跳的,在他身后笑嘻嘻地学他。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说,怎么看他俩都不像是来领离婚证的,倒像是来领结婚证的。

出了民政局的大门,她还同他开玩笑:“要不是看你把钱都留给了我,我才不会跟你离婚。”

他回她:“就知道你可能不会离,所以我把钱都留给了你。”

是他提出离婚不假,可是她也从来不会伤心不是么?不会因为失去他而伤心,谈离婚的时候也只是“吧嗒吧嗒”掉眼泪,都不肯开口挽留他一句。

她若是肯开口,他肯定会有其他打算的。

第二天,林逾静醒来的时候,许则铭正坐在椅子上看报纸。

头疼欲裂,她敲了敲脑袋,看了看跟她同处一室,坐在椅子上悠闲看报纸的男人,惊得一个激灵:“我们昨晚没发生什么吧?”说完,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完好无损的衣服,长吁了一口气。

许则铭掀了掀眼皮:“好像我们没发生点什么,有点令你失望。”

“是呀!”林逾静从床上坐起身,“毕竟你身材又不错,长得也不赖。”

许则铭冷哼一声,理都不想理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她。要是真有了点什么,恐怕她就不再是这副模样了。

只是,她从起身,到将自己收拾得妥妥帖帖,都没有半分不适,也不曾有过半分情绪变化。恍惚让他觉得,他们还是一对夫妻,只是因为各自忙工作,许久不曾见面。又仿佛,他们只是久未谋面的普通朋友。

见她利索地站在自己跟前,许则铭终是忍不住问道:“林逾静,你没有心的么?”

“谁告诉你的?”林逾静对他这个疑问感到很好奇,忍不住笑道,“没有心的话温柔多金又优质的异性住哪里?”

听到这个回答,许则铭扯了扯嘴角,是她熟悉的林逾静。他随手将报纸叠好,放在身旁的桌子上。

“我还要上班,先走了。”林逾静拿上包,冲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许则铭说道,“不用再联系我了,我不会回消息的。”说完,似觉差了点什么,她又补了一句:“不过,转账的话就另说。”

2

出了房间,林逾静才卸下脸上强撑出来的笑。

怎么会没有一点波动呢,毕竟是陪了她六年的人。他一站在她面前,他们之间所有欢笑与悲伤的画面,都纷至沓来。

他会与她重逢,不过是因为工作上的接触。以前他们原本在一家公司上班,她是策展人,而他随心所欲地画画,然后公司拿去拍卖。

他们离婚后,他就辞职了,这次能遇见,不过也是因为工作上的接触。

他所在的公司正在挑选为他策展的合作公司,林逾静的公司也参与了竞争,且她作为策展主任,亲自出面。

来之前,她已经搜集了无数资料,打了无数腹稿,怎样简短又鲜明地将自己公司的优势表达出来,然后拿下此次合作。

可是当她看见推门而入的许则铭,且此次就是为许则铭策展时,她突然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她被老板指名接见一大客户,推门发现是离婚3年的总裁前夫

许则铭气定神闲地坐在会议桌的一端,戴着眼镜,原本精明干练的模样中又透露出几分儒雅,抱着手臂,眼神怔怔地、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他对面的林逾静。

会议上其他公司的负责人争了几个来回,做决定的时候,许则铭指着林逾静说道:“就她的公司吧。”

全场震惊,因为全程林逾静没有参与过一次发言。

而当林逾静说出:“对不起,你的画的展览我策划不出,能力有限。”全场再一次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当中。

“你策划不出,那就让你们公司其他人来。不过我更希望你能亲自接手。”许则铭根本就没有因为林逾静惊为天人的回答而感到恼怒,反而就是盯上了她。

林逾静准备再说点惊天地、泣鬼神的东西出来,一旁的小助理赶紧拉了拉她:“静姐,李总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过的,一定要拿下。”

“我怎么不记得了?”林逾静跟小助理咬着耳朵,小助理是近两年才跟着她的,应该不知道林逾静从前跟许则铭的关系。难怪李总信心百倍地将这份工作交给她,他肯定早就知道对方是许则铭。

“静姐。”小助理继续苦口婆心地劝,“别啊,要是搞砸了,李总就是不降你职,也要扣你工资。”

一想到跟自己的经济收入有关,林逾静赶紧刹住了脚。只能在心里把她那个顶头上司慰问了一千八百遍。

等电梯的时候,许则铭也来了。不过林逾静压根儿不想跟他有什么接触,上看天花板,下看鞋子,就是不看他。

“装,我看你继续装。”一连看了林逾静好几分钟的操作后,许则铭才缓缓说出这句话。

林逾静不太愿意地给了他一个眼神:“装啥?我又不像你,是只垃圾桶。”

许则铭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走进电梯后,他才又继续说道:“让你赚我钱,你还不愿意。”

“你看我像是缺钱的人吗?”林逾静翻了个白眼,但一向娇巧的她只是把这个动作做得娇憨可爱,“你难道不知道,三年前我离了个婚,就一夜暴富了。”

出了电梯,林逾静带着小助理飞速离去,没有管那个还在电梯里的人。从他俩的聊天内容中,小助理嗅到了一丝丝不同寻常的味道,也终于知道林逾静为何敢这么嚣张地回话了。

后来,在那次画展上,林逾静作为承办方负责人,饮了不少酒,就有了酒店里的那一幕。

林逾静刚出酒店的门,就接到了陆航的电话。

“在哪里?”电话听筒另一端传来陆航熟悉的声音。

林逾静四下望了望,犹豫了几下要不要告诉他,最终还是报出了地名。

陆航点开导航,说到:“好,在那等我。不堵车的话十来分钟就到。”

陆航来的很准时,林逾静打开副驾驶的门,就看到座位上放着热腾腾的早点。她拎在手里,坐上副驾驶。

浓郁的豆浆味在嘴里化开,她咬了一口包子,熟悉的味道充刺着她的味蕾,是她最爱的那一家。想起昨晚的事,虽然什么也没有发生,但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愧疚,所以说道:“许则铭回来了,昨天的工作跟他有接触。”当然,为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她还是选择性地说了一部分。

“哦。”果然,陆航的情绪有了些变化,透过车里的镜子,林逾静看到他镜片下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干嘛?”车里突然的安静让林逾静有些不适,赶紧笑嘻嘻地调节气氛,“你不自信,感觉自己干不过他?”

话刚说完,便遭到陆航一记冰冷的眼神杀。林逾静识相地闭了嘴。

3

陆航是在林逾静同许则铭离婚一年后出现的,那时林逾静和她的朋友在一家清吧小酌,陆航那晚也和他的朋友来了,恰巧他俩的朋友还互相认识,一来二往,林逾静和陆航也就熟识了。

陆航是一家开发公司的总经理,海归博士,家资殷实,容貌亦与许则铭不相上下。唯一差点的是,从未谈过恋爱的陆航自带冰冻三尺、生人勿进的技能。

也许是因为每一次林逾静出现,都一脸笑嘻嘻、没什么烦恼的样子,也也许是有意无意对陆航开玩笑的言语撩拨,这个单身了三十多年的职业精英男,竟对林逾静动了心。

有一次,喝醉的林逾静躺在后驾驶座上熟睡。陆航开车,透过车内后视镜,看着那个一脸红扑扑的小女人,突然开口:“我怎么总觉得,她不像表现的那么快乐。”

林逾静的朋友丹妮被他突然来的这句话惊讶到,忍不住看了看这个朋友口中的直男陆航一眼,说道:“是啊,她离过婚。腊月二十八男方突然就提了,财产全留给了她。她自愈能力和抗压能力算强,但再怎么也是自己用整个青春去爱过和陪伴过的人,怎么可能不伤心。”

陆航握方向盘的手紧了紧,薄唇微抿,透过后视镜又看了林逾静一眼,不再言语。他不曾想过,这个看起来娇小的女人,还有这样一段往事。

但自那天过后,陆航再没和林逾静见过面,甚至连联系都很少。

林逾静看着自己发过去的“圣诞快乐、顺问冬安~”的消息犹如投进水里的石头,惊不起半点涟漪。

她忍不住跟丹妮吐槽:“你又断了我情路,虽我对陆博士也没多喜欢,但好歹闲暇下来能有个人说说话。”

丹妮也没料到事情会这样,照理说,知识、情商越富足的人,越不会在意这些东西啊。但也说不一定,毕竟连恋爱都没谈过的陆博士,条件摆在那儿呢。

林逾静也难得去想了,转而又全身心投入进了工作。

可就在她忘了这回事的时候,元旦节的前一天,陆航给她发来消息:“明天有不有空?一起过节。”

看到消息的那一刻,林逾静的惊喜程度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她竟不知道,陆航竟悄悄在她心里占了一方位置。

但是林逾静怎么可能是随叫随到的人,别说你还只是陆博士,你就是吴彦祖,林逾静该甩的脸色一个也不会少甩。

所以,过了十几分钟之后,她悠哉悠哉地回了两个字:没空。

“明天呢?”

“也没有。”

“那你什么时候有?”

“都没有,最近忙。”

然后,过了十几分钟后,陆航发来一串省略号。

后来陆航再也没有同林逾静联系,林逾静也按兵不动。心想,谁说陆博士直呢,欲擒故纵这一套玩得比她都熟。

元旦节的那个晚上,林逾静被丹妮带到了一家西餐厅。这家西餐厅在本市口味算正宗、装潢也很豪华,平常人气都很盛,节假日更难排得上号。

林逾静心想,丹妮这是意识到她造了自己感情上的孽,准备放次血弥补自己一下?

可刚一走进去,丹妮人就溜了,并指了指靠窗边的那个位置。

林逾静抬眼望去,西装外套搭在一侧,只穿了一件衬衫的陆航正坐在那翻着菜单,桌子上点着蜡烛,跳跃的烛光将他的下颚勾勒的棱角分明,虽然还是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但林逾静此刻竟觉得他冰冷的有些好看。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缓缓吐出一口气,换上职业般的微笑,往餐桌走去。

“陆博士约人吃饭的方式真独特。”

陆航抬头,就见林逾静站在自己面前,今晚的她稍加打扮过,粉红色的抹肩连衣小短裙将她衬得妩媚又娇羞,陆航竟有一瞬间失神。

他似乎不觉得盯着林逾静看有何不妥,回话到:“毕竟常人的约人方式在你身上行不通。”

“陆博士又不是常人,怎知行不通?”林逾静接过他递过来的菜单,笑嘻嘻地说。

“油嘴滑舌。”不解风情的陆博士只扔给她四个字。

林逾静发誓,她要不是被他的美色所吸引,这顿饭她一定进行不下去。

4

吃完饭,陆航又带林逾静去看了一场音乐剧,演的是一对年轻男女的爱情故事,三十出头的林逾静看完,竟对这些情情爱爱有些动容。

走出剧院,陆航送她回家。

外面有些冷,车里开了暖气后,玻璃窗上升腾起一层乳白色薄雾。陆航脱掉外套,打开车里的音乐、发动引擎。

是苏芮的《牵手》:

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

没有风雨躲得过/没有坎坷不必走/所以安心的牵你的手

林逾静默默在心里腹诽,不愧是博士,听歌的品位都让人自叹不如。

街边的光景如电影倒带般往后退去,车内安静的很,林逾静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便开始没话找话:“没想到陆博士还有些情趣,我以为你会约我泡图书馆,然后给我讲一堆理论呢。”

陆航丢给她一记眼神杀,林逾静接收到后如芒针在背,赶紧闭了嘴。林逾静自己也搞不懂这是为何,她可从来没有怕过谁啊。

随后,陆航便回话到:“我是找女朋友,又不是找学生。”

林逾静再一次震惊于他的直男式调情:“哦,所以说不联系我的那半个月是去找女朋友了呗。”

“林逾静!”陆航踩了一个急刹车,因为惯性,林逾静身体向前窜去。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撞到眼冒金星的时候,一只手臂揽住了她,将她拉回了座位。

林逾静低头一看,因为暖气足,陆航挽起了衣袖,小麦色的手臂全是肌肉,并不如林逾静想的那般,是个只懂读书的陆博士。她咂巴了一下嘴。

“看够没有?”林逾静的小动作被陆航尽收眼底。

林逾静眨了眨眼,一向厚脸皮的她此刻脸上竟窜上一抹粉霞。

“林逾静。”陆航拔高声音喊了一遍她的名字,“你能不能靠谱点,不要跟你谈什么都这么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突然转变的聊天风格让林逾静有些猝不及防,脑子还属于蒙圈状态、陆航又进行了下一段谈话:“那半个月,我都在做决定。我从丹妮那知道,你受过伤。我没有谈过恋爱,我怕自己做的不够好,不能爱护好你。”

“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无论能不能,我都想认真试一试。所以,你愿意做我女朋友、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吗?”

这是被表白了?林逾静还是处于脑子和肉体分离的状态。

过了很久后,林逾静才犹犹豫豫地说:“我考虑一下。”然后打开车门,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等一下。”陆航叫住她。

林逾静也十分听话地顿住了脚步,回头。

“过来。”陆航冲她招招手。

林逾静听话地走过去,探进车内一个脑袋。

陆航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微微一笑:“别考虑太久,我很抢手。到家告诉我。”

林逾静这一考虑,就足足考虑了半月。

期间,陆航曾几次让丹妮探口风,林逾静都“嗯嗯啊啊”敷衍过去。后来丹妮算看明白了,林逾静这是在报那半月的仇呢。

有天下午,林逾静收到一束玫瑰花,是陆航送来的。

随后,公司就进来一位英气非凡的男人,他跟门卫说,我找女朋友。

林逾静正在给组员安排工作,陆航抄着手在旁边看她,然后指给门卫看:“喏,那位就是我女朋友。”

组员都窃窃私语地笑,林逾静才反应过来说的是自己。她回头,就见陆航穿着一件黑色大衣,围着一条灰色围巾,站在不远处看他。林逾静走过去:“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你考虑的太久了,现在已经失去考虑的机会了。”

林逾静没想到那个陆博士还有这样一面,只是震惊了一会儿,便带着娇俏和蛮横说道:“今晚想吃泰国菜,等我下班带我去。”

“好。”陆航温柔地说到,眼底隐藏着藏不住的笑意。

5

陆航对林逾静是极好的,记得她喜欢吃的每一家店铺、每一道菜。节假日的礼物一样也没有掉过。

他也许没有许则铭那么懂她,但他比许则铭更爱她。

林逾静突然明白许则铭为何会跟她离婚了,谁不希望被爱着呢?可是也有人愿意不计成本和回报地对她好啊,说到底,就是够不够爱,和愿不愿意吧。

林逾静看着专心致志开车的陆航的侧脸,仿佛一束光照进她被阴霾覆盖许久的心房。

“陆航。”林逾静轻声唤到。

“嗯?”

“好爱你呀。”

得知林逾静跟许则铭接触的陆航本一脸不爽,但林逾静突然的甜言蜜语让这块万年冰山开始慢慢融化,嘴角扬起一抹遮掩不住的笑。

晚上,陆航跟林逾静去他俩第一次约会的西餐厅吃饭。

林逾静边走边手舞足蹈地跟陆航讲她在工作上遇到的一个奇葩客户,没看路,就直直撞上了一个人。

林逾静捂着吃痛的脑袋连连往后退了几步,抬头一看,正是许则铭。林逾静顺着搭在他手臂里的手望去,一位穿连衣裙套大衣的女子,正紧紧偎在他身边。年龄与林逾静不相上下,容貌甚至比林逾静差一点,但胜在成熟、温柔。

看见林逾静被许则铭撞到,她紧锁眉头,一脸关切地问:“您没事吧?真是抱歉。”

“没事。”林逾静回以一个微笑,“你和你先生很恩爱。”

听至此,女子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望了许则铭一眼,说:“是的,我们已经在一起五年了。他很爱我,我也很关心他。”

五年?林逾静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她望向许则铭,许则铭目光躲闪。林逾静感觉心被戳了一个洞,有风透过,空落落地疼。

他们在一起五年了,而她和许则铭,明明才离婚三年啊。所以,许则铭是婚内出轨了。

陆航明显感觉到身旁的人身体变得僵硬,他紧紧将她揽在怀里,林逾静望向陆航,才感觉到自己此刻是那么脆弱,这一个拥抱,又来得多么及时。

陆航镜片下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与许则铭对视一眼,转而对他身旁的女子说:“下次让你先生小心一点,撞伤我太太,我会心疼的。”

他伸手摸了摸林逾静的额头,带着一脸宠溺的笑:“走吧,带你去吃你最爱的那道菜。”

一晚上,林逾静都食不知味。倒不是对许则铭还有什么未割舍的感情,只是想不到她曾精挑细选的许则铭、曾让自己爸爸妈妈都放心的许则铭,也会出轨。

“强撑着干什么?”陆航切好一块牛排,递到林逾静嘴边。

林逾静没有吃,愣愣看着窗外:“只是没想到,我这么轻易就被人干掉了。”

“他不跟你离婚,你怎么有机会遇到我这么优秀的人。”

林逾静本来还有些郁闷,但看到陆航一本正经地夸自己,又有些好笑。张嘴吃掉他喂过来的牛排,冲他傻傻一笑。

是啊,错误的人即使相遇也会挥手作别,正确的人再多兜兜转转也会相逢。去深究是非对错,不过是作茧自缚,珍惜当下,便是给过往最好的答案。

6

只是她没想到,许则铭会在今晚去找她。

他原是给她打了个电话的,她没有接。他又给她发了一条微信:在你家楼下。有些话想说。

林逾静从窗户探了个头出去,果真下面停着许则铭的车,许则铭靠在车上抽烟,低着脑袋,看不出来在想什么。

林逾静本不想再同他有什么纠葛,但想着自己又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有些事情有些话,当面说清楚,也算是善终。

所以她套了件外套,还是下了楼。

深冬的夜,有些冷,天空窸窸窣窣地落起了雪,在昏黄的路灯的烘托下,更显静谧。

不消一会儿,许则铭的肩上便落了薄薄一层雪,虽已三十好几,但仍美好得像个从画中走出来的少年。从前爱你的时候,觉得你千般万般好,如今不爱,再看恍如隔世山海。

林逾静走出楼道,站在与许则铭相隔一米远的地方。

许则铭抬头,有些憔悴。

许久,许则铭说出三个字:“对不起。”

还记得他们刚离婚的时候,还有联系。

林逾静跟他说,用不来耳机,气得我恨不得扔了,快救救我。

许则铭回:打开蓝牙界面打开耳机盖子。前提有电。

林逾静试了之后还是不行,说:总连不上。

许则铭回:山寨的。

不久后,许则铭便搬家了,不跟林逾静说地方,说怕她去找他。可她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啊,她始终不想离婚,但他若是觉得会更好,那她就同意。

“三年前都没有的道歉,现在也不必有。”林逾静没有接受他的道歉,毕竟那么难捱的时光自己都一个人熬过来了。

三年前,他们所有人都没想通他为什么突然要离婚。林逾静也想不通,千般万般不愿,她也不想追究,他若真有什么计划,让他实现不就行了,误会不误会,都是他自己的安排。

“有些话还没问,心中便已有答案。但还是想亲口问一次,逾静,我们之间的感情和相交汇的人生,真的结束了吧?”许则铭从前也觉得,年纪越大、他会越来越需要关心、陪伴与爱。可是,他重新选择了预想的人和人生之后,才发觉他只有在爱着的时候,才是有灵魂的。

“许则铭。”有些冷,寒风直往脖颈里灌,林逾静拢了拢大衣,莞尔一笑,“三年前你便懂及时止损的道理,如今又为何忘却。”

许则铭也低头一笑,有些苦涩。男人总是这样,给不了感情还觉愧疚的人,便会用金钱去弥补。三年前他便选择好了要过怎样的人生。但有选择就一定会有遗憾,因为你选择了一个,就必定舍弃一个。

许则铭抖了抖身上的雪,对林逾静张开了双手:“最后拥抱一下吧,我要离开重庆回东北了。”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毕竟这里曾让他挂念的人已有其他人照顾她的余生。

林逾静迟疑了一下,还是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还是令她熟悉的味道,还是让她熟悉的感觉,一些画面从她眼前一闪而过。在她失意时、在她高兴时,他都曾拥抱过她。如今诀别,也是一个拥抱。

林逾静睁开眼,有雪花在她睫翼化成了水珠。

自此,六年的爱恨纠葛,终是画上了句点。

林逾静回家后,久久未能入眠。许则铭的车,也在她家楼下停到了凌晨五点,那晚,他在她家楼下抽了一整夜的烟。掐灭最后一根烟头,他发动引擎,驶向了回家的路。

天边渐渐放亮,过了一夜,又是崭新的一天。就像人生,翻过错误的序幕后,会迎来新的篇章。

八点半的时候,陆航的车准时在林逾静楼下等她。

她曾上错过一辆人生的车,幸好,及时下车,而对的车,也终于出现,对的人,迟早也相逢。

而关于许则铭,此生已致过他一程,多少明媚也好,失意也罢,也算无悔青春、无憾人生。(原标题:《此生已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