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史上那些至妙至狠的经典话术:个个都是段子手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5-15 09:42

文/刺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话术,顾名思义,说话的艺术。

尽管人人张口便能说话,看似轻松简单,但却包含着做人做事的技巧,安身立命的法门,甚至平步青云的官道,治人控场的手腕。同权术,心术,并称“安身三要术”。

话术依心而生,或谦和或苛责,或诙谐或粗俗,或狡黠诡辩或怼死人不偿命。

没错,怼(正确用法应该是“㨃”),亦是话术之一种。

今儿个,咱就来扒一扒史上那些怼言怼语究竟有多妙,多狠。

01

春秋时期,楚国熊通是个狠角色。

公元前741年,熊通杀侄为君,史称楚武王。随之奉行铁腕政策,强势复兴楚国。

与郑庄公、齐僖公并称“春秋三小霸”。

公元前706年,楚国兴兵,拓疆辟土,大举讨伐随国。

见熊通要动真格的,不似闹着玩,随侯慌道:“我一没得罪你,二没犯啥错,干吗打我?”

熊通哈哈笑道:“我蛮夷。”

我是流氓不讲道理,就打你怎么着?

见《史记·楚世家》:

三十五年,楚伐随。随曰:“我无罪。”楚曰:“我蛮夷也。”

02

元丰二年(公元1079年),御史何正臣等上表弹劾苏轼,暗讽朝政,乌台诗案遂发。

因遭构陷,苏东坡困窘落魄,人人避其如瘟神,生怕招致牵连。

不过,观文殿大学士兼老友章惇倒是个例外。

朝堂之上,宰相王珪上奏道:“苏轼对于陛下有不臣之意。”

宋神宗听言,蹙眉问道:“你是咋知道的?”

王珪道:“苏轼曾作《桧》诗,有语‘根至九泉无曲处,岁寒唯有蛰龙知。’他糟践你是蛰龙,飞不起来,还要下九泉。”

听听,这分明是将苏轼往死里整的节奏!

退朝之后,章惇指责王珪:

“你这么整也太损了。是想灭苏氏全家吗?”

王珪讪讪:“嘿嘿,这是舒亶说的。”

“舒亶的唾沫你也吃?原汁原味、椒盐味还是麻辣味的?”

03

五代十国,后蜀。

彼时,后蜀末帝孟昶有个宠妃,姿容冶艳,才品出众,尤善作诗,别号花蕊夫人。

可惜生不逢时,北宋兴起,连克荆、潭二州。孟昶又惊又怕,在挠痒痒般对抗几下子后,索性递了投降表。

公元965年正月,自宋伐蜀至孟昶投降,前后共计六十六日,也算六六大顺吧。

亡国后,花蕊夫人被押送开封。

赵匡胤早便听闻花蕊夫人颇有诗才,亲自召见道:“来,给朕做一首诗听听。”

国破家亡,愤懑于心,花蕊夫人脱口而出: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后蜀投降将士听罢,皆羞得无地自容。

04

杨素,字处道,隋朝权臣,一生战功累累。

侯白,字君素,生性诙谐且博学多才,隋朝第一段子手。

一日,两人喝茶聊天扯闲篇儿。

聊着,扯着,杨素憋了个坏招。

杨素:小白啊,打个比方,如果我挖个坑,至少有几百尺,让你跳进去,你咋出来?

侯白:简单。找根针,先在脑袋上扎个洞。

杨素:扎洞干吗?

侯白:把里面的水哗哗一放,我就一阵狗刨,游上来了。

杨素:你脑子里为啥会进水?

侯白:我脑子要没进水,干吗跳你那么深的坑?

敢情,骂一个人脑子进水,是这么来的。

05

周忱,明初名臣,江西吉水人。

宣德五年(公元1430年),获授工部右侍郎,巡抚江南,总督税粮事宜。

一日,突然有人跑来报告,嘚啵嘚啵,说有个男人生了个儿子。

周忱没有接这茬,只是扫视全场,盯着手下人郑重叮嘱道:

“今后,你们可要小心了啊。”

呵呵,有点小黄。

见《古今谭概·雅浪部第二十六》

国朝周文襄在姑苏日,有报男子生儿者。公不答,但目诸门子曰:“汝辈慎之!”

06

公元前369年,周烈王姬喜病亡。

彼时,周王室已日薄西山,曾经跟在屁股后混的一众马仔,也一个个不再拿大哥当回事。

这不,在周烈王的葬礼上,齐威王便姗姗来迟。

参加追悼会都能迟到,你拿周王室也忒不当回事了。于是,周王室发出严重谴责:

“王死如天塌地裂,田婴你个东藩之臣竟然轻慢,理当处死。”

齐威王听罢当场翻脸,开创了问候别人老妈的先河:“滚犊子,你妈是贱人!”

据推测,齐威王骂出的,当是那句最粗俗的国骂。

不然,也不会“卒为天下笑”。

见《战国策》:

周烈王崩,诸侯皆吊,齐后往。周怒,赴于齐曰:“天崩地坼,天子下席。东藩之臣田婴齐后至,则之!”威王勃然怒曰:“叱磋,而(通尔)母婢也。”卒为天下笑。

07

三国时人王广,字公渊,曹魏太尉王凌之子。

及至适婚之年,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王广与诸葛氏拜完天地高堂,欣欣然入了洞房。

这诸葛氏,绝非小门小户之女。老爹诸葛诞,在魏从政,官至征东大将军;蜀汉丞相诸葛亮,便是其族叔。

且说洞房花烛,叽叽咯咯一通闹腾,王广微觉有些遗憾。

新娘子的颜值倒还不赖,只是,

“只是啥?”诸葛氏追问,“别吞吞吐吐的。”

“你啊谈吐气质,和岳父不在一个档次。”

“哼,好意思说我?你还没你爹长得英俊帅气呢。”

嘿,看上公爹了?

见《世说新语》:

王公渊娶诸葛诞女。入室,言语始交,王谓妇曰:“新妇神色卑下,殊不似公休(诸葛诞)。”妇曰:“大丈夫不能仿佛彦云(王凌),而令妇人比踪英杰?”

08

春秋,郑国。

卿大夫祭仲权倾朝野,先后将郑庄公的四个儿子扶立为木偶国君,想废谁就废谁,可谓牛叉闪闪。

郑伯不甘受摆布,便暗中联络朝臣,意欲弄死祭仲。

焉料,其中有个大臣是祭仲女婿,典型的PTT(怕太太)一族。嘀咕完一到家,便把整个计划全告诉了老婆。

得知亲爱的老公要灭亲爱的老爹,这个女人犯了难。

思来想去,就回娘家问妈,老公和老爹哪个重要?

“这还用问吗?”娘家妈回得嘎嘣溜丢脆,“在这世上,爹只有一个,可老公有滴是,谁都能当!”

此即成语“人尽可夫”的由来。

《左传·桓公十五年》:

祭仲专,郑伯患之,使其婿雍纠杀之。雍姬知之,谓其母曰:“父与夫孰亲?”其母曰:“人尽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

09

魏晋名士、“竹林七贤”里的刘伶,好老庄之学,追求无为逍遥,平素又嗜酒不羁,人称“醉侯”。

一次,老刘又喝多了,脱光衣服嘿呦嘿呦满屋子裸奔。

恰巧被人撞见,自是一番冷嘲热讽:

“老刘,你也太不像话了吧?有伤风化。”

“像画,早贴墙上了。”

刘伶硬邦邦回怼:“我以天地为房,茅屋为裤,你们钻进我裤裆里干啥?”

够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