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买NS,就是为了玩计算器。”

subtitle
3DMGAME官方号 2021-05-14 19:44

我和他之间,一定有一个有问题。

说起最近最火的NS游戏,你能想到什么?

大概没人能想到,继《怪物猎人:崛起》和《New 宝可梦随乐拍》之后火起来的,竟然是一款发售于5月12日的10美刀(约合人民币64元)游戏,《计算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的,它的名字就叫做《计算器(Calculator)》

在第一眼看到这款“游戏”的时候,我已经在心中,对它的性质作出了定义——这可能是一款用计算器页面来叙事,带一些解谜要素和碎片玩法的“实验游戏”,通过计算器上这不多不少的键位,讲一个故事,光是想想就感觉有点酷——

但要真是这样,这款“游戏”还真不一定能火起来。


本“游戏”甚至还支持“TV模式”

实际情况就是,它真的只是一款单纯的“计算器”,带加减乘除功能的那种。在商店界面下方的游戏简介中,有着这样的产品描述:

“简单易读的多行显示计算器,可以帮助玩家解开那些数学上的难题,结合时髦的外观与实用性于一体,一定会受到所有学生与工程师们的欢迎。”


顺带一提,这是iOS系统的计算器设计风格变化

不得不承认,这可能算是我在近十年,看到过对计算器最“炫酷”的描述了。

一旦购入了本作,你的NS便会活动一次史诗级加强,什么无法解开的数学难题,在它的面前都将变得不堪一击,区区10美元,在这样的功能支撑下确实不算什么。不过考虑到我既不是学生也不是工程师,而且它也“不支持中文”,所以我应该并不是本作的“目标用户”。


“We Need Chinese”

不少外国玩家在抱着好奇的心态购入本作后,也确实被它“丰富”的内容“惊艳”到了,隐藏在加减乘除之间的超高“自由度”,从“1+1”到三角函数间,顺滑而极具可挖掘深度的“难度曲线”,让无数玩家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照这个进度下去,争夺“年度游戏”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计算器》是我玩过最好的游戏之一。”

好吧,说正经的。但凡是个逻辑正常的玩家,都能看出这事情有多不对劲,其全程透出的沙雕和离谱气息,甚至让我一度怀疑,这是不是某次迟来的“愚人节整活”,或者“社会性实验”,毕竟10美刀能买到的正经游戏多了去了,更别提它就连视觉风格,都是完全照搬iOS的自带计算器,只要有一名玩家因为好奇下手,基本上一场只赚不亏的买卖就敲定了。

而如果要说它有什么优点,那大概也就只有支持NS“触屏功能”这一件事了,如果把两边的JoyCon拆掉,说不定还真能在你的课堂上蒙混一下老师。


“游戏”的图标也极其简陋

就在国内外NS玩家正在用各种方式,对这款“游戏”进行阴阳怪气的同时,也有不少玩家产生了疑惑,究竟是什么样的“游戏厂商”,才能把这样的软件扔上eShop。而当人们顺着游戏的发行信息,找到这个叫做“Sabec”的制作组,之前制作的游戏时,方才发现“计算器”不过只是他们的常规操作。

简单来说,这个Sabec早就在eShop上,上架了大量成本低廉,滥竽充数的游戏,类型囊括了当下流行的所有游戏类型,而且定价还清一色的全压在了10美元上。


乍看之下还像是普通的小游戏作坊

他们早期制作的游戏以运动和益智类为主。虽然画面简陋、玩法肆意抄袭,但至少还有游戏的样子,如果“垃圾游戏”也有评级的话,那大概就该将这些游戏归类在“平平无奇”中,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会愿意花上10美元,在NS上买上一款玩法单一的台球,或是扑克游戏。


按他这个定价方法,《世界游戏大全51》大概值510美刀,任天堂可真不会做生意

也许是接受了自己“只做垃圾游戏”的角色定位,Sabec的行为在之后变得更加过分起来,一面继续制作着规则单一的运动游戏,一面又开始盘算着,搬运一些成本更低的东西过来。
其中打头的,是他们在2020年发布的一款叫做《钢琴!(PIANO!)》的游戏,就和《计算器》一样,这款游戏真的就只是单纯的“钢琴模拟器”。更离谱的是,为了强行对应TV模式,它只给玩家提供8个琴键,甚至还不支持多点触摸,就是想在十年前的手机上,找到一款比它还差的“钢琴模拟器”,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它的唯一存在意义,是让我想起了任天堂“Labo”的纸盒钢琴有多好玩

但就算《钢琴!》再烂,它好歹给了玩家操作的空间(不管是多是少),相比之下,另一个叫做《夜视仪(Night Vision)》的游戏,就是真的有点“意义不明”了。

顾名思义,《夜视仪》就是一款可以夜视的“拍照软件”,具体玩法就是用JoyCon下侧的红外摄像头,将绿色的画面传递到屏幕上,而除此之外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一张好像劣质恐怖片的截图,分享到朋友圈去,让别人误以为你在弄什么行为艺术。


我上次看到用到这个机能的游戏,还是《脑锻炼》中的“包剪锤”

顺带说一下,包括红外线摄像头的用法,以及“夜视仪”玩法本身,其实也出自于任天堂“Labo”,《夜视仪》所做的只是将其中部分机能照抄了出来而已,而且还要卖上10美刀,等他们赚到了钱,便又可以开始下一款“垃圾游戏”的开发。

如果你是一名稍有些资历的游戏玩家,也许不会被Sabec的这套滥竽充数商法所骗(除非你是故意“上当”),毕竟他们玩的东西,在之前的PC与手机游戏界,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而这种商业模式多么有害,也早已经被证明了无数次。

几年前,Steam平台曾经有过一个叫做“青睐之光(简称“绿光”)”的玩家筛选机制,好让没钱的小成本开发者们,拥有更好的发行与曝光渠道。而那几年,也正好成了优秀的独立游戏井喷之年,在这其中“绿光”的作用不可否认。


但在不久之后,“绿光”的弊端也慢慢显现出来,盗版游戏、违规内容、刷选票的垃圾游戏,开始侵占本该留给正经创作者的空间资源,让包括G胖在内的V社管理者们,都对“绿光”逐渐失去了信心。五年之后,“绿光”的功能完全关闭,Steam的游戏上架机制才变成了现在,我们熟悉的“100美元”审核模式。

即使是现在,每天有大量良莠不齐的独立游戏被搬上Steam平台,其中仍不乏一批仅仅依靠“裸露内容”,或是“猎奇”吸引玩家的劣质游戏,他们存在的目的就和《计算器》一样,只要卖出去了就能赚钱。

但关键问题在于,如果玩家仅仅是出于好奇,或是受到了误导购买了游戏,Steam的两小时内退款机制,便成为了最好的“保护屏障”,反正你一款计算器,怎么也花不掉我两个小时的时间吧。


可放到eShop和NS上,事情的性质就有点不太一样了。

消费者虽然拥有自由选择权,但他们的选择意向,却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平台监管者的误导,作为游戏玩家,我们想当然地相信,封闭性更高的平台商店,也该拥有更加严格的监管,但现实情况却总是正好相反,如果你真的不幸中招了,除了阴阳怪气,可能也就没有其他排解手段了。

进入Switch时代后,任天堂对于小成本、或是独立游戏开发者们,总是保持着极度友善与开放的态度,除了支持独立游戏的研发,更是推出了名为“独立世界(Indie World)”的游戏直面会,为不少优质的独立游戏带来了曝光度,而受惠于NS“可手持”的硬件特殊性,更是成为了不少玩家心目中最好的“独立游戏专用机”。


2020年,为了最大可能支持独立游戏开发者,任天堂开通了名为“Nintendo Developer Portal”的服务,任何成年人都可以在这里,注册成为NS游戏开发者,步骤算是非常简单明了了(当然,你还是要自费购入开发设备和签订商业合同的)。


“成为NS游戏开发者的步骤”

在开放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缺乏专业性,以及职业道德素养的开发者,也开始大量混入其中。

去年中旬,eShop日本上,就曾经有过这样一款讨论度极高的韩国游戏,中文名叫做《最终之剑》,而它之所以能在日本市场引起那么高的话题性,一是因为这个游戏做得实在太烂了,二则是因为它在游戏发售仅仅四天后,就被任天堂出面下架,创下了史无前例的“下架记录”,被网友们戏称为“传说中的粪作”“本格派粪作”。


这款游戏售价1980日元(折合人民币111元),在独立游戏中也不算便宜

但可惜的是,本作下架的理由,并不是因为游戏本身质量太烂,而是由于它触碰到了任天堂的“逆鳞”——版权。

《最终之剑》涉嫌直接盗用“塞尔达传说”系列中最经典的BGM之一,《塞尔达的摇篮曲》。说实话,敢这么玩儿,却没有被告一个倾家荡产,真可以算得上奇迹了。

在这件事情中,尽管做垃圾游戏的厂商最终遭到了报应,但却只是个例中的个例,面对更多起像《计算器》这样,不存在版权风险的无良垃圾游戏时,任天堂却又显得沉默无言,毕竟eShop可不支持退款,如果他不能担当好价格监管的职责,让玩家被迫和无良的游戏厂商,玩起“周瑜打黄盖”的游戏,那么还有谁可以保护用户的权益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