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心酸!武汉大哥独自喝酒,五味杂陈,邻桌点20份烧烤悄悄相送

subtitle
我们的光 2021-05-14 15:13

生活是一场修行,尽管所有人都在为更好的明天做着不懈努力,但世事沧桑,生活中的辛酸与凄苦,总是存在、不能避免。近日,湖北武汉一家地摊上,就发生了一起让人感慨的生活事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日某夜晚,武汉一网友和家人一起在街边散步,随后路过一家大排档,人们来来往往,有许多顾客在这里吃着烤串、喝着啤酒,男子和妻子也找了座位坐下来,点了一些吃的东西。排挡的桌边人声喧哗,大家都是其乐融融的聊着天,看上去都是开开心心的样子。

然而,男子和妻子坐下来没多久,两人就发现了邻桌边一个中年男子有些异样——男子面色十分凝重,正独自一人喝着啤酒,杯子举起来,又长时间停住,目光涣散无神、凝视远处,似乎在想着什么烦心事,随后又低着头,很疲惫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是生活遇到了什么困难。好心夫妻看见他面前的桌上,也没什么下酒菜,于是偷偷叫来了服务员,为其点下20串烤串。

男子提醒服务员,告诉大哥,就说是经过的一个路人给他点的、不用他买单。随后,服务员把烤串上了过去,大哥神情疑惑,不明就里,一直左右环顾,想找到给自己点菜的那个人,期间,还有一对母子从他身旁经过,大哥还温和地抬起桌子,给人让路。

随后,独自喝酒的大哥也迟迟地不肯动手吃东西,表情比刚才更加凝重了,不时往嘴边送一口啤酒,眼泛泪光,又忍住不流,不知道遇到了什么麻烦,看起来有些哽咽和心酸。此事在网上曝光后,引起热议。

世事茫茫,被认为是顶天立地、无所不能的中年男人,他们身上扛着的压力,也是我们无法想象的,需要我们的理解。好心夫妻偷偷为其点餐,顾全了大哥的面子,也为其送去了善意与安慰。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容易,希望我们能够彼此善待,也祝福这对善良的武汉夫妻,好人有好报,相信他们也会被更多人喜欢和帮助!

对此你怎么看?欢迎留言!

延伸阅读:

父亲和儿子双双患癌80后男子不堪压力深夜街头痛哭

“老天啊,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这样对待我的家人,请把灾难降到我的身上吧,不要折磨我的家人。”昏黄的路灯下,郑州街道一角一年轻男子仰天大吼划破了夜的宁静。紧接着,男子压抑心中和苦闷和委屈和着泪水而出……

经了解,男子叫薛垂斌,今年34岁,家住河南省焦作市修武县五里源乡李固村,薛垂斌是一位煤矿工人。2016年11月10日,二儿子薛玿琪的出生本应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可是一家人却高兴不起来。就在不久前,薛玿琪爷爷被查出口腔癌正在住院治疗。经过三年治疗,后于去年12月在郑州做了下颚切除手术,病情也稍稍好转。就在一家人稍微松口气时,一场更大的灾难正不知不觉的向薛垂斌家袭来。

今年2月,小薛玿琪突然说腿痛、腰痛且伴有低烧。妈妈庞红艳急忙带他去当地县医院做了血常规,没有什么异常,医生怀疑是病毒感染,就开了抗病毒的药服用5天,病情不见好转,且反复发烧。这中间又做了3次血常规检查,直到最后一次血常规检查时,小薛玿的血项出现异常。医生建议到大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2020年3月3日,在当地市医院再次通过血检和骨穿,儿子薛玿琪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B型白血病。

当接到医生诊断书的那一刻,爸爸薛垂斌瞬间石化了,无声的眼泪顺着脸颊肆意的流着,手中的诊断证明滑落在地板上,庞红艳哭喊着且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医生称,孩子必须马上进行化疗来控制病情。而通常,这种病情况好的话通过两三年可以治愈,如果基因出现问题,就要进行骨髓移植来续命。当时的庞红艳跪求医生哀求:“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如果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医生建议到上级医院治疗,而彼时,薛垂斌的兜里只剩下5000元。他一边安排儿子住院,一边打电话向朋友借钱,而小玿琪就地开始化疗。期间,毒性巨大的化疗药物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把好细胞也一起杀死。小玿琪开始经历生生死死的考验。翻江倒海的呕吐,两天两夜的水米不进。小玿琪哭喊说:“妈妈,我要回家,我不打针。”当薛垂斌看着儿子被化疗折磨的哇哇大哭时,悄悄避开儿子躲到街边放声大哭。

2020年3月17日,小玿琪在当地市医院做了一个化疗后转到郑州某医院,15天后骨穿,没有缓解。33天后骨穿结果显示基因是MLL,医生说这种基因人们叫作“死亡基因”,如果仅做化疗有90%的复发率,必须要做骨髓移植。骨髓移植进仓要准备30万到50万,还有后续的抗排异治疗费也在30万到50万不等。听了医生的话,薛垂斌坚定地说:“不管花多少钱,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治好儿子的病!”

薛玿琪家7口人,爸爸妈妈哥哥和爷爷奶奶,还有一个未出嫁的姑姑。患口腔癌手术后的爷爷本应在医院继续化疗,为了省钱给孙子治病,爷爷放弃化疗,在家吃中药维持。奶奶在家照顾爷爷和上六年级的哥哥,姑姑刚考上教师上岗不久,妈妈在医院照顾小玿琪没有工作。一家人主要靠在煤矿上班的薛垂斌挣钱。

如今的薛垂斌每天带着精神压力坚持去煤矿上班。为了多挣钱,除了正常10个小时的班外,只要有加班任务,薛垂斌抢着上,每周要加3到4个班,多数时候,疲惫不堪的薛垂斌一坐下来便倒头就睡。父亲和儿子的双双患癌,让薛垂斌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三年来给父亲治病花了30多万,欠下13万多的外债。而今,给儿子治病除去报销又借10万多,真的是旧账未还清又添新账。眼下,对于薛垂斌而言,迫在眉睫的是儿子的移植费用依旧没有着落。尽管心中十分惦记儿子,但他却一刻也不想耽误。

目前,薛垂斌每月算上加班费能挣6000多元,但仍不够儿子一周的治疗费用。薛玿琪已经做完第5个疗程的化疗,但各项指标还不见缓解,医生催促几次要尽快准备移植,可几十万的移植费用迟迟筹借不齐,鉴于其家庭状况,当地政府为孩子办理了低保。平日里为了挣钱,薛垂斌看望儿子的次数也极少,他既思念儿子又惦记父亲的病情,只有拼命的干活来排解心中的郁闷。尽管前路非常艰难,薛垂斌说:“一定尽快凑齐移植费,尽快给儿子做骨髓移植……”

生活不易!中年男子街头哭泣 接到交警递的水后放声大哭 不断作揖感谢

从不喝酒的男人醉倒在街头

2020年4月4日下午6点左右,杭州交警西湖大队文教中队接到一位外卖小哥的求助报警,说在黄姑山横路黄姑山路口,一名男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怎么回事。

接警后,交警立马赶去了现场。刚一靠近,浓烈的酒气便扑鼻而来,往旁边再一看,身边已经有好几摊呕吐物。

男人约摸35岁左右的年纪,此时,他已经稍微有了意识,自己爬起来倚着墙坐在地上,头埋在手臂里。见到交警过来,他勉力把头抬了起来,面露尴尬,“唉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

男人告诉交警,中午自己跟公司领导同事出去应酬。因为领导喝了,过意不去的他硬着头皮也喝了不少酒。

下午散场以后,他一个人走回家,结果越走头越晕,就想找个地方坐一会休息一下。没成想,这一坐下去,醒来已经是傍晚了。其间的事情,他啥都不记得了。

“我平常不喝酒的,真的不喝的,这次实在没办法...”,他把头埋在臂弯里,不断叹气,反复跟交警韩江科说。看得出来,男人极其懊悔。

因为刚吐完,男人脸色也不太好,交警便让同事先帮忙照看着,自己跑到旁边的便利店买来了矿泉水、湿巾纸和糕饼。“当时他吐得满身都是,人看着也很虚,我想着让他清理一下,再给他垫垫饥。”

看到交警买的水和纸巾,男人突然崩溃痛哭,“再也不喝了,这酒就是傻子水”。

东西买完后,交警回到原地,把纸巾和水递给对方。“身上都脏了,擦一擦吧,水也喝一点,肯定渴了。”

然而,让韩江科没想到的是,看到自己递过来的东西,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居然一下子大哭了起来。这一次,他把头再次深深埋下去,双手合拢作揖,不停地向交警拜谢,“谢谢,谢谢…



看到他这样,交警韩江科心里也不是滋味。“当时真的是无奈又心酸。感觉他人也挺老实的,应该也是身不由己,没办法才喝的酒。就算醉成这样,没发酒疯,没乱讲话,就一个劲向我们道歉。”

用纸巾把脸擦了一把后,男人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不好意思,真给你们添麻烦了”,他捂着脸,嘴里继续不停说着抱歉。

韩江科则继续好言宽慰,“没事的,每个人都会遇到困难。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管你的,下次再碰到这种事,不要勉强自己。毕竟身体是自己的。”

男人连连点头,“它(酒)就是傻子水,喝完满大街发疯。再也不喝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男人的情绪也在不断恢复中,他打了电话通知妻子来接自己,并说自己可以回去,让交警不用再操心了。

虽然如此,韩江科等人却没有离开的意思。“我们要等到你媳妇过来接你,不然也不放心啊”

过了一会,男人手里的电话又响了,是妻子打来的,说自己快到了。听到电话里妻子的声音,他立马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想要去找人,“来了,来了!”


但因为头还晕着,他刚一站起来身子立马又歪了下去。眼见男子脚下趔趄,韩江科赶紧朝他喊“你别急,坐着坐着,我来跟她说。”

两三分钟后,妻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丈夫。一见面,男人上前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媳妇,在她的怀里再次痛哭。

“怎么回事啊,以前都不喝酒的”,看到老公醉成这样,妻子一下子也很心疼,不停地轻拍着丈夫的后背。

就这样,夫妻俩在路边抱了好一会儿,丈夫头靠在妻子肩上,妻子双手环着他,轻声安慰。

“你一来,他全都释放了。刚才他很坚强的,一直都讲不要麻烦我们,”看到夫妻俩这样,韩江科也是感慨不已。

随后,妻子打了辆网约车和老公一起坐车回去了。

“以后别再喝啦,”车子发动前,韩江科朝夫妻俩挥了挥手,最后喊了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305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