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此人逃匿为何被最心爱的女人泄密?临刑前做一事却被法警取笑

subtitle
松子说 2021-05-14 12:34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寇侵占了南京,大搞所谓的“以华制华”,建立傀儡政府,一些不惜卖国求荣的汉奸纷纷跳出来甘当日本人的走狗,成为民族的耻辱。其中,有一个名叫梁鸿志的老牌汉奸,更是多次做出令国人愤慨的丑事。

抗战胜利后,一些汉奸随之受到国民政府的制裁,但梁鸿志却迟迟未被抓获,到处都找不到他的踪影,犹如人间蒸发了一般。

那么,他究竟躲到哪里去了?最终又是如何被抓获并处决的呢?说来有意思,梁鸿志最终难逃法网,竟然跟一个女人有关,而且是他最心爱的女人。

1945年10月的一天,秋高气爽,阳光明媚。在一列上海开往苏州的火车上,一位美貌的青年女子正在专心致志地对着镜子补妆打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时,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正好经过,不禁向那女子望了几眼。猛然间,他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他就不动声色地在附近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监视着那个女子。

列车到苏州站,那女子下了车,招手叫了一部黄包车,扬长而去。中年男子见状,赶紧也招手要了部黄包车,尾随而去。

黄包车在姑苏城里东转西拐,最后在一座深宅大院前停了下来。那女子下得车来,向四周望了望,便径直上前,轻轻地拍了几下门,大门拉开了一道缝,她便闪身走了进去。跟踪而至的中年男子急忙抄下门牌号码,飞奔而去。

原来,那位美貌女子是伪立法院院长梁鸿志心爱的小妾颜美莹,这次是从上海办完私事返回苏州。而那中年男子原是伪维新政府小职员,认识梁鸿志和颜美莹。这次在火车上发现了颜美莹,便匆忙赶到苏州的南京先遣军司令部报告。于是,在苏州藏匿多日的梁鸿志束手就擒。

梁鸿志是福建长乐人,出身于诗书世宦之家,毕业于京师大学堂。后经友人推荐成为段棋瑞的幕僚,并为段组织安福俱乐部。直皖战争后,大总统徐世昌下令通缉安福系十祸首,梁鸿志也列名其中。梁鸿志只好逃往天津租界,隐匿起来。

1924年段祺瑞再度出山,担任北洋政府临时执政,梁鸿志出任执政府秘书长,显赫一时。北洋政府垮台后,梁鸿志只得灰溜溜地退出政坛,先后蛰伏于天津、大连、上海、杭州等地,做起了“寓公”。

抗战爆发后,上海、南京相继沦陷,日本华中派遣军准备在其占领区建立傀儡政权,便辗转托人找到梁鸿志,而梁此时早就蠢蠢欲动,于是双方一拍即合。梁鸿志落水做了汉奸,出任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行政院院长。此人为了讨好日本主子,曾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了日本人,还曾从亲戚手中骗得唐代大画家阎立本的名作《四夷朝贡图》献给日本人。

汪伪政权开场以后,梁鸿志又转任伪监察院院长、伪立法院院长,可谓炙手可热。

日本投降后,梁鸿志自知罪孽深重,幻想采用隐匿的办法来躲避搜捕者的耳目。他明白,在南京、上海两地他的知名度太大,于是携了新娶的小妾颜美莹前往苏州,租赁房屋,隐居起来。

本来,那时的户籍管理并不严密,苏州又有很多深邃的旧宅大院,要是潜伏的话,兴许真能蒙混过关也未可知。可是人非物品,总不能深藏不动,结果颜美莹去上海办理私事,在火车上被人认出,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梁鸿志被捕后,送往上海,被军统局上海办事处关进福履理路楚园,当了“楚囚”。又因为他在被囚禁者中地位最高,受到特殊优待,一人独居二楼亭子间,且有家人每天前来照料。

然而好景不长,国民党政府迫于民众严惩汉奸的舆论压力,遂于1946年4月3日,将梁鸿志等71人由军统看守所移交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该院设在上海),梁鸿志被押上了审判席。

在法庭辩论中,梁鸿志出示了行政院院长孔祥熙的一封亲笔信,说梁在抗战期间通过地下人员向重庆提供过情报。企图以此来减轻罪责,并一厢情愿地认为有了孔样熙的证明,法庭在量刑时定会从宽处理。

6月25日,法院开庭到决,宣布判处梁鸿志死刑。闻判后,梁当即脸色发白,举止惊慌。口中喃喃有词,表示对判决不服,请求上诉。

10月18日,最高法院驳回梁鸿志的上诉,作出“原判决核准”的终审判决。

11月9日上午,检察官向梁鸿志宜读了最高法院的判决主文,并告诉他今天将要执行。

梁鸿志万万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处决自己,便向法官提出要回到监狱去整理一下遗物。法官不同意,说你如果有什么遗言,可以当庭书写。

梁鸿志无奈,只得照办。他慢慢地磨好了墨,用毛笔写了满满三张纸的遗言。法官以为他完事了,催他去刑场。梁鸿志却说:“不不不,我还要给蒋中正写一封信。”接着他又磨磨蹭蹭写完了给蒋介石的一封长信。做完这两件事,时间已经耗去了一个小时零十五分钟。

但此时再怎么磨蹭也无法改变既定事实,法警们一阵忙乱,拥着梁走出临时刑庭,来到刑场。

梁鸿志平日自命风雅,喜欢吟诗作赋,曾著有《爱居阁诗》共十卷。临死前,这个文人汉奸仍没忘记作诗,但因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百感交集,拿着一支笔抖抖索索,吭哧半天却写不出一首完整的诗来。执刑的法警等得实在不耐烦了,便取笑他说:“文人作诗,简直又酸又臭又磕巴,还不如老子拉一泡屎痛快!”

早就等着不耐烦的法警开枪了,“咔嚓”一声,原来是子弹卡住了。梁鸿志听到枪声,吓得向前跳出几尺远,就在这一刹那,枪响了,子弹精确地击中了梁鸿志的后脑,他应声倒地,抽搐了几下,魂归黄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