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古有五鼠闹东京,二十八年前“铁老鼠”闹泸州,还有人记得吗?

subtitle
江阳沽酒客 2021-05-14 11:32

喜欢看武侠小说或者听评书的朋友,应该对《三侠五义》、《包公传》之类的古代公案传说故事不陌生,其实包公手下有一位玉面郎君南侠展昭,又被皇帝封为御猫,这个事情却让同样在江湖上有点名气的五鼠之一的锦毛鼠白玉堂不高兴了,于是伙同几个难兄难弟大闹当时的东京,这个东京可不是日本的东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东京,是北宋首都的“京号”,地处黄河母亲河畔中原腹地的七朝古都开封,在数千年中华文明史中不同的历史朝代曾名东京、东都,是华夏民族、中华文化的核心发源地,为中国历史上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科举、教育中心。中国五代和北宋时首都汴梁又称东京或汴京。现为河南省开封市。当时开封称东京。

当然最后五鼠服气了展昭,也归顺了包公,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实际上,当年这五个人绰号叫“老鼠”,显然不是什么正经人。大家都知道一句老话“耗子过街,人人喊打”,说明老鼠常常比如那些做事见不得光的人,比如小偷之类。

九十年代初期,在酒城泸州,也曾经出现过一帮被叫做“铁老鼠”的团伙,他们可不是什么侠义之辈,这是一伙小偷,正在夜晚打扰这酒城的静谧。

九十年代初期的初春一个夜晚,当年的泸州还没有今天这样好的城市建设,有些地方未必灯火通明,而且也没有那么多监控和天眼,寒风陡峭的春夜,还没有那么多爱夜里潇洒的人们,除了电视的娱乐消遣,大多数人都早早睡去。

你到街上也只有星星点点的街灯在夜幕中闪烁,泸州小市的一些晚间小吃也陆续收拾摊子,凌晨两点后,泸州的安静是今天的人无法再体会的,但是在这个三月初接连几个夜晚,在麻沙桥一带发生了12圈共1200公斤4号铁丝被盗案,第二天接到群众报案后,该辖区派出所人员立即出动进行现场侦查,就在第一个案件还在侦破中的时候,接下来几天,小市和市中区(当时泸州没有三区四县,只有市中区和其他五个县)多处又接连发生了建筑器材夜间被盗的案情。

这帮盗贼团伙,被人们愤慨地称为“铁老鼠”,为了保卫泸州多处建筑工地和有关厂矿,该辖区派出所的公安干警们已接连几夜在进出小市的四个路口进行潜伏侦案,准备将这群专门偷钢盗铁的“铁老鼠”一网打尽。正义和邪恶的较量拉开了序幕。

但是狡兔三窟,接连几晚上的出警和辛劳并无任何收获。这帮人好像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突然按兵不动了。

当年泸州小市是许多批发商和几个汽车站的集中地,别看不是主城区,却认为生意人起早贪黑,即使半夜也比较热闹,因为有人气,所以当年半夜也有不少小吃摊子,跟今天纯粹的娱乐消遣不一样,那个时候还有一点大家补充能力的意思。

这是寒风料峭的静悄悄的春夜,只有星星点点的街灯在夜幕中闪烁,泸州小市的一些晚间小吃也陆续收拾推子了。然而市中区小市派出所的20多位民警和联防队员却仍坚守在岗位之上。自从3月2日凌晨2点在麻纱桥一带发生了12圈共1200公斤4号铁丝被盗案,该所龚晓波等已赴现场作过侦察,紧接着在小市和市中区多处又接连发生了建筑器材夜间被盗的案情。但接连几晚上的出警和辛劳并无任何收获。

当时那里还有个泸县邮电局,门口有一个麻辣烫摊子,摊主老K,经常遇到一位约40岁左右的女顾客,成为了常客。可是这个女的显然不是做生意的,却出手阔绰,而且打扮入时,就是她在夜幕中间向老使用了金钱的利诱让他也参与盗窃,就是她在夜色迷离中鼓动自己同乡的农民v以及其它进城的农民一个个成了向她廉价交售4号盘元、黑铁丝、搭脚手架的铁管、扣子等赃物的“铁老鼠”成员之一。

老K的小火锅摊子,自然也成了这帮“铁老鼠”们的联络站了。在这群“铁老鼠”周围,还衍生出一批介乎人鼠之间的获利者:一些废品收购公司的收荒人和几个只需抬一抬钢材上车,几分钟就能领到5元大票(九十年代初期,五块钱确实是大票儿了)的木工。

其实,多次的廉价收购和高价装车实际已使他们在怀疑物品来路不正,无数条鼠尾已经露在眼前,然而金钱的诱惑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处事准则,使他们长时间假装糊涂,甘为“铁老鼠”守口如瓶,他们为盗贼扯起了一层严密的烟幕,使得当时小市派出所的干警们一下寻不到蛛丝马迹。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突破口居然是因为,离泸州一百多公里外的某县城。

金钱当然能蛊惑人心,虽然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确实对很多人来说万万不能,不是有句老话吗?有钱男子汉,无钱汉子难。但是也有人受不得良心的责备,做出正义的选择。

就在那年的3月下旬,一位曾经在小市一家木工厂打过短工的F,向一位钢材失主透露了他在多次领取5元装车费时所见到了一些可疑迹象。但是这位打短工的F,据说已经离开泸州在一百多公里外的某县城谋事去了。

当时的小市派出所的吴子荣所长等三位领导得知此情后,下了最大决心:“即使F已远在天边,也要不任何代价从他那儿查询出有关线索”。3月26日在该所副所长郭建生带领下,三人乘北京吉普急奔那个县城。通过许多周折,终于在27日寻访到了F本人。在问出了一些情况之后,尽管当时正好遇到乌云压顶山雨欲来,他们仍旧立即返回泸州小市,要知道当年的交通可比不上今天。

回到泸州,已经是晚上9点,而且又下起了雨来,但是为了不延误时机,当夜该所又来个全体出动,迅速传叫来了七、八个曾经帮助装车的有关人员,分头追问。通过这些艰苦地外围突破,终于探明鼠穴而且迅速地抓到了偷盗犯廖某和税某,一位经主犯先某挑唆、利诱而走上犯罪道路的外号“乔老爷”的拾破烂的中年妇人也已落入法网。

如当年参加过此次侦缉的老同志回忆,如果将侦案被盗现场、小市潜伏、远程追踪、连夜传唤、先后捕获几名要犯算在内,小市派出所为扫荡“铁老鼠”已出击了23次之多了。

对“铁老鼠”团伙的内幕业已基本査清,该团伙共有铁鼠8只,有先某挑唆其中七人通过夜间偷盗工地、仓库、工厂向她提供廉价的建筑器材。所偷赃物有时暂藏回龙湾竹林以内,有时暂存于小市一处木工厂内,然而大部皆由她经手售出。

该团伙采取白天踩点,夜间翻墙潜入,或撬锁开门、绳索吊装、板车搬运的方式,已先后在小市多处以及沱江桥以南的北城南极子、南城的精神病院、消防专勤点、当年的亚细亚火锅甚至长江大桥附近等处工地作案,从1993年元月至2月共已偷盗6号盘元1万余斤、黑铁丝1万余斤、搭脚手架的铁管4200斤,所盗各种建筑器材,价值3万余元。

最终通过干警们的不断努力,让这些“铁老鼠”一一伏法,保卫了酒城的平安,几十年过去了,泸州的城市建设也越来越好,泸州的治安情况也跟二十八年前不可同日而语,但是正是这是公安干警们的默默付出,一代又一代地传承,才有了今天的成果,如今沉浸在幸福平安的酒城人民,不会忘记他们的辛劳付出,这些值得被记住的酒城卫士们,再次向您们致敬吧,无论是退休还是今天依然在工作岗位的民警们,谢谢您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