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杭州杀妻案开庭!涉案房门封条仍在,中介称小区租金有所恢复

subtitle
南方都市报 2021-05-14 09:48

据新华社消息,备受关注的杭州男子杀妻分尸案,5月14日上午9时一审开庭。南都记者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现场看到,早上8时,法院外已聚集不少前来旁听的媒体和市民。据法院此前公告,杭州检方以故意杀人罪起诉被告人许国利,该案同时附带民事诉讼,起诉者为受害者来女士的两个女儿许某怡和余某。

5月13日,南都记者走访涉案的三堡北苑小区,案发10个月后,一些痕迹还留在涉案楼栋内:涉案房屋门外贴了白色封条,同楼层有住户在门外挂着镜子、艾草等。附近的房产中介表示,涉事小区为安置房,没有房产证,不自住的村民会对外出租。去年案发后,租金一度降低,现已逐步恢复。聚集在小区花圃的几位居民表示,不想再谈及此案。

为了防止外来人员拍摄,三堡北苑的侧门在开庭前一天突然被锁上。与侧门相隔不到10米的池塘,曾在案发时为搜寻相关线索被全部抽干,如今湖面平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涉案房屋门外贴有封条。

走访:涉案房屋门外贴有封条,邻居门外挂镜子、艾草

杭州杀妻分尸案再次走进公众视野。

据杭州中院公布的消息,该案5月14日上午在杭州中院第二法庭开庭,检方以故意杀人罪起诉被告人许国利,案件同时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为受害者来女士的两个女儿许某怡和余某。

据杭州警方2020年7月25日通报,据嫌疑人许某某交代,同年7月5日凌晨,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在杭州市江干区三堡北苑家中,趁妻子来某某熟睡之际将其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部分身体组织通过马桶冲入化粪池。

时隔10个月,5月13日下午,南都记者来到位于杭州江干区的三堡北苑,小区占地面积不大,15时许,小区里较为静谧,一些老人在花坛和亭子内坐着闲聊。

居民罗先生告诉南都记者,作为三堡村(社区)最早的回迁安置小区,三堡北苑建成年份早于2003年,“这里是当时是村里自建的,还规划了一个公园”。

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小区有6栋楼,均为一梯四户的格局,涉案楼栋位于小区最里侧。在涉案房屋楼层南都记者看到,涉案房屋门外贴了两张白色封条和一张安全检查通知单。同层的另一间屋外摆着鞋架、婴儿车等生活用品,显示有人居住。楼上楼下一些屋门外挂有镜子、艾草等。从涉案楼栋外面可以看到,涉案房屋的窗户关闭,依稀可见室内挂有窗帘,整个小区的入住率较高。

罗先生告诉南都记者,案发后确实有几户搬走了。至于邻居门口前挂艾草,他解释称,杭州人过端午节有挂艾草菖蒲挂在自家门外的习俗,“每年端午都会挂,这个应该与案件无关”。

小区内化粪池上方井盖。

走访时,南都记者看到,涉案楼栋的楼下即为停车场出口和小区后门,停车场出口有一处显眼的摄像头,停车场外的道路上有三个圆形井盖。南都记者走访了解到,这里即是案发后,警方通过化粪池抽取的地方。据杭州警方通报,警方曾在这里耗时25小时,对抽取的38车粪水进行冲洗、筛查,期间发现有疑似人体组织。

靠近小区停车场出口和井盖附近有一个小门,连接三堡北苑和东南面的公园,园内一处近1000平方米的人造池塘,是来家人案发后重点搜索的地点之一,池塘曾被抽干,如今恢复原样。从公园正门朝右走不到100米,是四季青派出所。当时,来女士的大女儿最早发现母亲不见,前往这里报案。

三堡北苑旁的公园水池在案发后曾被抽干寻人。

影响:案发后有租户提前退房,中介称租金已恢复

据杭州警方此前的通报,许国利交代称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女士产生不满。

罗先生说,对于矛盾起因,居民中流传最广的说法是许国利的儿子当时到了结婚的年龄,但还没有婚房。

针对案发后有大量住户搬走、房价下跌的说法,罗先生说,三堡北苑以村民自住居多,案发后确实有村民搬走,“但一般是另外分的一套大的房子下来了,这套就租出去。”他表示,小区内其他房子出租应该不受影响,“但这个房子(涉案房屋),按照传统观念,算是‘凶宅’,应该是很难租出去。”

在案发地景芳商圈租房行业服务了一年多的经纪人王先生告诉南都记者,案发后,有些快到租期的租客提前把房子退掉,案发小区景芳路三堡北苑的房租价格降低,“比如本来能租4000元的房子,刚发生(命案)的那段时间可能3000来块,现在差不多在3600元到3800元。”

王先生说,案发几个月以后,小区的房租价格慢慢回涨,截至今年5月,其房租水平接近杭州市场价,但比原先要稍微便宜些。

王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尽管有人提前退租,三堡北苑并没有因为命案的发生而发生住客的显著减少。王先生称杀妻案的发生属“内部因素”,与小区关系不大,其表示该小区的安保没有问题。

庭审:案件及民事诉讼详情将披露

受害者来女士在与许国利结婚前,曾嫁给三堡村村民余某某,在三堡村拆迁中分到房子。在这个重组的家庭中,再婚前,许国利有一个儿子,来女士有一个女儿,两人婚后共同育有一个小女儿。来女士居住的三堡北苑与大女儿所住小区,相隔不远。

对于来女士的前夫,与其熟悉的罗先生向南都记者表示,“很老实的人,会一门手艺,以前他还帮我家装过窗户”。

惨案发生后,许、来两人尚未成年的小女儿由谁抚养成为争议点。许国利的儿子、弟弟,来女士的大女儿、来女士的前夫,曾参与三堡社区与街道的协商会。在协商下,小女儿跟着来女士的大女儿生活,由三堡社区共同监护。

罗先生说,小区内的居民和保安在去年8月案发后一度很警惕外来者,这种气氛在案子开庭前重现。

5月13日这一天,在三堡北苑东南侧,为了防止外来人员拍摄,小区到公园的侧门临时被锁上。罗先生说,除了自己和少数与此案有关联的人,多数居民很少提及此案。聚集在小区花圃的几位居民亦表示,不想再谈及此事。

被告人许国利是否忏悔、他的作案动机及作案手法,以及民事诉讼的相关详情,5月14日的庭审将揭开迷雾。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黄驰波 实习生 王靖怡 发自浙江杭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