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6岁男孩在幼儿园被孤立,老师说他自作自受?看完才觉得老师没说错!

subtitle
英国那些事儿 2021-05-14 07:22

话说,小孩子因为心智尚未成熟,经常做出一些恼人的举动,

而一些家长又因为偏袒和溺爱,不去为孩子树立正确的榜样,反而指责周边的环境和其他人员,造成各种各样的矛盾....

最近,在reddit上,有一名幼师遇到麻烦,

她向网友请教:“我告诉家长,她的孩子因为自作自受才遭受‘虐待’,我是混蛋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27岁,女)是一名幼师,有个叫Connor的6岁学生。

如果有小朋友坐偏了几厘米,Connor就会跑来给老师们告状。

要是有人在桌子上洒了滴牛奶,他也要告状。

别人路过时不小心蹭到了他,Connor觉得,这是对方‘故意把他推到地上’。

有一次他差点被自行车撞到,他非说骑车的那个人是故意的,还轧了他的脚趾,让他痛得要命....

和小朋友一起画画时,Connor竟然因为女同学用了一支‘他正准备要用’的笔而大哭起来,

如果有人玩了Connor想要的玩具,那更是不得了,他会原地撒泼,直到对方受不住,主动把玩具给他。

这一件又一件事堆在一起,谁还敢跟他玩,所有人都躲他躲得远远的,在校外也一样。

为了能让他在学校里融入集体,我们想了无数办法,也和他谈了很多次话,但都没什么用。

孩子们说,跟他在一起必须要小心翼翼,特别累人(孩子们的原话)。

我们都数不清为此开过多少次会,每次家长都在场,但他们根本就不把我们的担忧当回事。

检查也带他去做过了,他没什么缺陷,也不存在任何残障,健全得很。”

(接上)

“事情因为Sarah过生日彻底闹大,她邀请了班上的所有人为她庆生,唯独把Connor排除在外,

Connor理所当然地非常郁闷,哭个不停。

如我们预想的一样,转天他妈妈就杀来学校,发了一顿邪火,告诉我们不管以什么方式,都必须强迫Sarah邀请她的儿子。

放学后的事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之内,我们当然也不会顺着她的意思给所有家长开会,逼着人家让自己的孩子和Connor玩。

听到这样的回答,她气得一愣一愣。

好巧不巧,她还见到了Sarah本人,甚至想冲上去当面问问这个小女孩,

我们立刻拦住她,不允许她同Sarah讲话。真是太可怕了。

转天,一直都很善解人意的Sarah妈妈告诉我们,Connor妈妈给她打了电话,大骂自己不邀请她儿子。

这让Sarah妈妈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直接把Connor请来,可女儿和她的几个朋友都特别要求过不要Connor到场。

我说,无论她最后做怎样的决定,我们都会给予支持和尊重。

Sarah在昨晚庆祝了生日,最终Connor还是没被邀请。

今天他妈妈又来了,我们一起去聊了聊。

聊到半截,她又歇斯底里起来,我真的受够了,想着要不要叫保安过来。

她大嗓门嚷嚷着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有错,她说我们这些老师无用又无能,在她无辜的孩子遭到‘感情虐待’时什么都没有做。

我忍无可忍,直接告诉她,她们家孩子根本就不是完全无辜的,我们已经谈了很多次,想知道他为什么遭到排挤,不如去看看他平时是怎么对待别人的,

根据我们的所见所闻,其他孩子不和他玩完全可以理解。

这下她更控制不住情绪,厉声说我的饭碗要保不住了。

最终我还是叫来了保安,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想问问,说这个孩子不被邀请是他自食恶果,我会不会太过分了?”

首先,网友们判定,楼主并没有做错:

“你和家长已经开过会了...没有效果。

你被他妈妈骂了那么多次...进展为零。

你也试过和孩子以及家长一起努力,但没人领情。

这真的很可悲,错不在孩子身上,而是在教育孩子怎样做人的父母身上,

他们正在教他成为一个可怕的人。

在这件事上,你不是混蛋。”

“你不是混蛋。

他的行为很有可能是从家里学来的,满足他妈妈的期望或解决他的问题并不在你的职责范围之内。

基于他妈妈对待老师和同学家长的恶劣态度,如果你有能力,将他从学校里除名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不是混蛋——这位母亲本身就认为自己是一个绝对正确的人,现在她也要把儿子培养成一个同样自认为绝对正确的人。

他们两个都糟糕透了,每一个不幸要和他们相处的人也感觉糟糕透了。”

也有人现身说法,表示自己就曾陷入与Connor相仿的困境之中:

“你不是混蛋。

这个故事深深击中了我,因为我就曾是那个不被别人邀请的小孩,我的情绪非常饱满,容易激动,又难以自控,我也曾因为行为恶劣,与其他孩子玩不到一起。

如果现在的老师能够伸出援手,尝试解决这种问题(孩子们极有可能是因为在家里被父母忽视,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来引起注意),就已经远远超越了我那个时代的做法。

我为这个小孩感到难过,希望他能在走向愤怒的自我毁灭道路之前清醒过来。”

另外,还有一些有着相关经验的网友,给了楼主一些建议:

“我也是老师。不知道这个能不能帮到你,我也觉得孩子们爱打小报告的情况让人很抓狂,以至于在教书的第一年,我就想出一个办法,训练孩子们在打小报告之前先好好思考一下。

每次听到孩子们那种特有的语气,你就知道他们要告状了,比如说:

‘老师!Daniel他又.....’

这时我就会说:‘等一下,我先来问你几个问题。

Daniel做没做伤到你或可能让你受伤的事?没有吗?

Daniel做没做可能会伤害到别人的事?没有?

Daniel有没有做可能会伤害他自己的事?也没有吗?

Daniel弄坏学校的设备了吗?没有?

我有没有问你Daniel在做什么?还是没有?

如果都没有,你这就像是在打小报告,在学校里,我们不要这么做。’

很快,孩子们就把这些问题烂熟于心,有时问到一半,我会停下来问他们‘用不用继续问下去?’,孩子们会说‘不用了’,因为他们已经无法从中打小报告这件事中感到快乐。

这种方法让孩子们能够清晰分辨到底哪样的事应该向老师报告,

我非常清楚地告诉过他们,‘伤害’不仅存在于肢体,也包括言语。”

“Connor是个孩子,是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6岁小孩。

以下是我作为一个同样在上幼儿园的6岁男孩母亲的观点,

我还和很多幼儿园小朋友打过交道,因为每周,我都要为儿子班级上的‘户外探险俱乐部’组织活动。

对这个孩子,你必须要持有同情心,他被自己可怕的妈妈所连累,有这个妈不是他的错。

Connor有两个问题行为:

一是把根本没严重到‘需要通知大人’的事儿打了小报告,

二是用谎言把事情的真相编织成另一个样子,所以它们就变成了‘需要报告给大人’的事儿(身体伤害,等等)。”

(接上)

“不如和孩子们一起动手做一个写有‘告诉大人’的纸板,再让孩子们想出一些情境,

给出‘自己解决’、‘告诉大人’和‘我不知道’三个分类,然后把这些情境对号入座。

无论是随便想出来的还是真正会发生的情境都要有,比如说‘别人玩我想要的玩具’、‘有人骑车轧我的脚’、‘有人洒了一滴牛奶’等等。

可以以这个标准来制定新的班规,

举个例子,Connor打小报告说Sarah洒了一滴牛奶——而‘洒一滴牛奶’这件事是被归类到‘自己解决’之中的。

所以,Connor无论就此向谁告状,对方都必须非常肯定地告诉他,他自己就能解决掉这个麻烦。

他要学的,一是接受失望(没有拿到想要的笔和玩具,就撒泼打滚,向老师告状,逼得别人不得不屈服),

二是容忍恐惧(因为差点被自行车撞到,他害怕极了,所以才编了一个他觉得你会去安慰他的故事)。

如果你对Connor有信心,帮他建立自信,那么将会给这个孩子带来长远的影响,

只有自信起来,他才不会在想要的笔被别人用的时候不知所措,

另外,也要帮他认清他对于此事的感受(难过?还是愤怒?),

生出这种情绪后,他又做了什么(哭?还是向老师告状?),他还能做些什么?

你还可以帮助他,学习情绪复杂时如何更好地去应对。

Connor需要有人站在他这一边,但他妈妈不是那个人。”

看来,想要将熊孩子变成小天使,

最关键的,还是大人们如何去引导啊.....

ref:

https://www.reddit.com/r/AmItheAsshole/comments/n8j4kt/aita_for_telling_a_parent_that_its_my_students/

各位小伙伴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