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国难当头,这次中国的几个邻居联起手来了

subtitle
8字路口 2021-05-14 07:0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十年来,中国的邻国日本每年都会举办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比赛。

这个比赛从2001年开始,叫“银发川柳”,说白了就是老年人的打油诗大赛。

都说日本人缺乏幽默感,那是你没看过这个比赛。

不少日本人用实际行动,颠覆了我们心中的刻板印象。不信你看:

——逗猫棒挥得太慢,被猫嫌弃了一脸;

——同学会上大家鞠躬道别,结果一起站不稳;

——别这样,我只是睡个懒觉,不用摸我脉搏;

——怀旧金曲都太新了,根本不会唱;

还有一位老人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人老了,打个喷嚏都要赌上性命。

然而,有很多日本人的性命,正寄托在这些老人手上。

一场国难,正逼近日本。不仅如此,中国的其他几个邻国也大多沦陷。

01

在日本,高龄却依旧还在工作的老人很多。

纪录片里《团块世代 悄然迫近的老年破产》里面有个叫宫崎重一的老人,退休前是日本最大的航空公司里一名飞行员。

65岁退休后,他又去了一家小一点的航空公司,因为那家航空公司很缺有经验的飞行员。

现在日本政府规定的飞行员限飞年龄是68岁,但议会已经开始提议延长到70岁。

这70岁开飞机,赌上的可就是全飞机乘客的性命了。

飞机也就罢了,问题是开车的也有很多老人。

2017年,日本爱知县有五百多万人拥有驾照,全国最多。这五百万人里,有五分之一都在65岁以上,其中更有三分之一也就是三十多万名司机超过了75岁。

日本的人口危机,已经严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日本的人均寿命长达84岁。也是从2017年开始,每四个日本人之中,就有一个是65岁以上的老人。

这个比例,日常生活中能见到多少老人就不说了。连日本的坏人都变老了。

最著名的黑帮山口组,只有不到5%的成员低于30岁;三个分部的一把手全部年过古稀。

本来应该是年轻热血的暴力团,现在普遍是白发苍苍的老古惑仔。60多岁还要拎着菜刀对砍,衣服一脱纹身都萎缩了,整得跟老年俱乐部似的。

怪不得这几年媒体不断报道说日本的黑社会越来越温良,开始提倡社会和谐文明礼貌。估计也有他们都上了岁数的原因。

去今天的东京街头溜达一下就会发现,人群放眼望去,很多都是白发或者秃顶。过个马路,好孩子都能刷出无数朵小红花。不过他们也没功夫等你扶,都赶时间去上班呢。

为了解决劳动力短缺,不仅老人们需要一再延迟退休,日本企业在吸引外国劳动力上同样煞费苦心。

比如在日本最常见到的罗森便利店,就在越南和韩国开设了培训机构,面向有意向赴日留学打工的当地人提供基本工作技能的培训。

培训这些地方的人倒比较容易。不客气地说,在去日本的飞机上看几部中国的抗日神剧,基本也就心里有数。

一拉下一马赛!我的,店员的干货!

但要培训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孟加拉人、乌兹别克斯坦人……就费劲了,所以录用率并不是很高,全家便利店在东京一场培训会80名留学生参加,最后也只录用了27人。

《朝日新闻》报道,截至2017年底,日本的外国人数量已经达到2561848人,创历史新高。这些人里,中国人最多,达到73万余人;其次为韩国人,达45万余人。

而这还只是登记在册的,不包括偷渡黑下来的。在东京有一种说法:三个店员里就有一个外国人。

2019年,日本总务省公布的适龄劳动人口也只是7507.2万人。换句话说:

日本4%的劳动人民已经是国际无产阶级。

2019这一年,全日本出生的婴儿不到87万人。

日本是从明治32年也就是1899年开始统计人口的,从那时起120年内,这是头一次出生的人口低于90万。而同一年却有130多万日本人死亡。

面对媒体,当时还是首相的安倍脸色铁青说了一句:

事态严重,可以说是国难。

而安倍自己竟然也没有一个孩子。官方说法是,因为夫人没有生育能力。

在九州宫崎县一所私立高中,2018年的新生中只有16个日本学生,剩下167人都来自中国大陆。

入学典礼上,校长不但用中文致辞,还带领全校日本师生演唱《义勇军进行曲》。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校长面对媒体采访时说,感谢这些中国学生的到来,要不然学校可能就办不下去了。对中国人民深表敬意!

话说回来,中国的国歌,跟日本还真是有缘。

1935年,受到国民党监视的聂耳先生打算去苏联避难,途经日本,最终在周公曾经求学过的一所学校完成了这首抗日救亡歌曲的终稿。

随后,他从东京把谱子邮寄回国,成为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曲,又成为国歌,传唱至今。

不知道,聂耳先生写出这首曲子的时候是否想到有这么一天。

02

但再过几年,日本招外籍劳工就越来越难了。

韩国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同样逃脱不了低生育率的规律。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韩国生育率2019年就已跌至0.92,成为全球唯一总和生育率低于1的国家。一年后,该数据进一步下降至0.84。在2020年全世界倒数第一。

就业,房子和教育成为韩国青年的三座大山。CNN报道,在2018年,韩国20-29岁的年轻人失业率高达10.7%。

与此同时首尔的房价均值,已经涨到折合人民币5万块一平米,成为近30年来最高。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成年人。搞钱才是你的首要任务,还生什么孩子。

生存压力可能是每个老龄少子国家的问题,但韩国的超低生育率还有一个根本原因,在于严重的女性歧视和男女对立。

韩国保健福祉部做过一项调查,数据显示超过40%的职业女性曾因为怀孕、生产或者育儿辞职,男性中这一比例仅为0.4%。

之前“韩国首尔发布孕妇指南”还上过热搜。

作为首尔官方设立的网站,怀孕分娩信息中心发布了这样一份孕妇指南:

不要拖延家务,这样即便你不做啥运动,也能进行体重管理。

记得去医院之前检查一下生活必需品的用量,不要让家人感到不便;

把冰箱里的剩菜扔掉,准备一些小菜和速食,因为他肯定不擅长做饭。

准备好住院期间丈夫和孩子们换洗的内衣、袜子、衬衫等,确认生活必需品剩余量……

这哪是孕妇分娩前注意事项,明明是一份保姆怀孕后如何伺候老爷的指南。

55岁的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主席候选人赵成旭,就曾经因为没生育被诘问。

一名男议员质疑她说:

你没有尽到对国家应尽的责任,没为国家发展作贡献,不是满分候选人。

作为韩国首位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的女性、首尔大学教授,赵成旭还能因为没生孩子被骂。韩国普通女性的生活地位可见一斑。

于是,韩国女性爆发出极度的抗拒,用不结婚、不生孩子来与男权社会的观念对抗。又要忙事业,又要伺候老爷,谁受得了啊。

此前韩国统计局的数据显示,韩国有超过309万女性独自居住,更多的女性反映自己不考虑婚姻。

15年前,牛津大学人口学家大卫·柯尔曼就有预言说,如果生育率依旧持续低迷,韩国或成第一个因人口问题从地球消失的国家。

而到了2015年,韩国国家研究中心通过人口模拟预测,把这个日子给精确到了年。

到了2750年,最后一个韩国人去世,然后韩国彻底灭绝。

之前韩国动不动说自己历史有六千年,九千年。现在,韩国历史到底是几千年前开始的不知道,但哪天结束倒是有明确答案了。

这么一把明晃晃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头上,韩国政府也慌。

在被柯尔曼点名之后,韩国政府开始了他们的自救之路。四个字形容这条路:

重金求子。

15年里,韩国投入了高达200万亿韩元(约1.16万亿人民币)来帮助提高出生率。

看起来不少,但实际上平摊到4000万韩国人头上,没几个钱。

去年发布的政策,就有一条:每月30万韩元(大概1800人民币)奖励生孩子。

不过这笔钱,在首尔也就是几个基本的下酒菜加一瓶洋酒,或者是吃一顿好一点的烧烤。

为国多生一个宝,奖励一顿小烧烤。

这个选择题是个人都知道咋选。巨大的房价压力、经济压力、女性歧视下,韩国年轻人的生育欲望靠一次性补贴是挽回不来的。

正应了那句话:_____ 是最好的避孕药。

03

其实,低生育率危机并不仅仅发生在东亚怪物房,更不仅仅发生在富裕的国家。

在八九十年代,毛熊国就经历过生育率雪崩式下跌。从1987年到1997年,短短十年生育率从2.22直降到1.2。

这里面看起来似乎是苏联解体造成人民生活水平降低,自然就没人愿意生孩子。

但真正原因其实早在五六十年代就初见端倪。当时美国正值婴儿潮,苏联却正在经历堕胎潮,一度堕胎数超过婴儿出生数。

苏联官方做了个大规模的调查,问了两万多个堕胎女性为什么不要孩子。

其中很大部分人的回答很朴实:

没地方住。

苏联老大哥的住房制度,经历过八九十年代的人尤其是我们280斤(此处数字删去)主编那样的东北人很清楚:住房分配。

国家建造大量标准化的宿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筒子楼,分配给有资格申请的人。

房子分配的结果,常常是一家三口就挤在面积不到20平米的火柴盒。 上世纪六十年代,苏 联 城市人均居住面积 7.15 平方米 ,农村 6.13 平方米,同时期的美国居民人均居住面积已经是 27.87 平方米。

住得这么憋屈,谁还愿意多生孩子啊。

起初,住房狭小并没有吓住苏联人民。他们曾经努力地为国家多生了很多孩子,但国家却辜负了他们。

70年代中期,一个妇女从乌克兰几次来莫斯科上访,甚至威胁说要在红场上自焚。她有6个孩子,这次带来了4个,把另外两个留在家里。他们一家人住的,是一间只有11平方米的房子。

最后,克格勃副主席亲自过问,把这一需求转给乌克兰的地方领导人,才让她分到了房子。

这位副主席在回忆录中写道:

我经常想,为什么要把一个人挤兑到这个地步?

其实大部分“上访专业户”的情况都大同小异。挑拨是非的坏人则刻意利用官吏们的渎职行为,而这些人背后往往是西方势力!

为了应对人口危机,苏联和东欧各国也各出奇招:

苏联推出了无子女税,从四十年代一直收到解体;

波兰则是只罚男的,搞了“公牛税”,不结婚的男性就交钱吧;

最离谱的是罗马尼亚,发明了“月经警察”,挨家挨户检查适龄女性是否来生理期,以及是否怀孕。

只是这些严厉的政策,现在看来大多收效甚微。

普京接手俄罗斯之后也是为人口问题愁没了头发,选择换个思路,罚不如奖。

从2007年开始,俄罗斯向生二胎的家庭支付“母亲基金”,普京签署法令把金额提高到46.6万卢布(约7500美元)。

对比自己一个孩子没生的安倍,普京可是身体力行,拯救国难。

“普京不为人知的女儿们”

2013年向全世界宣布离婚之前,他就跟第一任夫人柳德米拉生了两个女儿。

(略)

04

其实,国际上有个普遍现象,经济水平越高,生育率就相对越低。

人均寿命上去了,房价物价上去了,女性权益也觉醒了,人就会越来越少。

现在世界人口排前十四的国家里,生育率还能达到2.1的,只剩印尼、巴基斯坦、墨西哥、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菲律宾、埃及。

你有没有发现什么规律?

在生育率这块,第三世界国家兄弟可以说拿捏得死死的。

像前面那些国家遇到的问题:住房分配(没房子分),老龄化(活不到那么老),就业压力(没班可上),房价压力(房地产过热),女性觉醒(用不婚抗议男权)……

他们可以说是躺平就全绕过去了。

联合国2017年的《世界人口展望》报告提到,世界人口数量预计在2030年达到86亿,2050年98亿,2100年达到112亿。

现在世界人口是75.8亿,可以预见,到2050年,这多出来的22亿,将全是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

并且成为各国主要移民来源。

教员那句话不但经典,还揭示了人类的本质命运:农村包围城市。

这几天,携程的老板梁建章提出一个建议,上了热搜。

他的建议很简单:每生一个孩子,奖励100万元。这100万的奖励可以是现金、所得税和社保减免、房价补贴等多种形式。

凤凰周刊随后就发起了一项调查:你觉得这100万应该谁拿?

3.6万人参加了投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