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600首“唐诗”穿越千年而来,写的却是我们当下,诗人身份也成谜

subtitle
陈洪标写字说画 2021-05-13 20:39

陈洪标|文【全文字数共5288字,图片35张】

600首“唐诗”穿越千年而来,写的却是我们的当下,诗人与李白称兄道弟,恩师是白居易,无人知晓他是谁,更无人能定义他是何门何派,身份至今成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600首“唐诗”穿越千年而来

600首“唐诗”之美,美到令人心醉。

无论是这首低吟浅唱,而忘记时间的《瑶琴颂》:“夜半红月寂照时,壁上瑶琴最相知。天地人弦齐为乐,鸡鸣五更未觉迟”;

还是这首坐在窗前一边思念家人,一边又独自安慰自己的《元宵吟》:“大雪如花梅如雪,明月似玉灯似月。此心若向光明去,何时何处非佳节”;

还有这首回到故乡,纵情高歌到天明的《故乡月》:“江水无心月有情,素裹银装万物新。故乡今夕十六夜,百曲琴歌换天明”;

以及思念至极,故乡入梦乡的《江南》:“昨夜好梦飞江南,小桥流水万重山。堂前新燕翩跹飞,琴舍书剑齐交响”;

这600首穿越千年而来的“唐诗”,饱含真情,憾人心扉。尤其诗里诗外洋溢着诗人内心浓郁的深情和细腻,以及率性和豪情,而令人陶醉。

这些诗,我总以为是出自唐朝的哪一位诗人的传世佳作。

它们中有五言绝句,更多的是七言绝句,还有七言律诗和词,以及两首长诗,其中一首多达132句。

而且按唐诗的派别分类,山水田园诗派、边塞诗派、浪漫诗派、现实诗派,全都有。

比如写山水田园风景的,“轻雾袅娜锁寒江,白雪森森盖两岸”的《雪泳》,“柳影婆娑凤池凉,秋风缠绵皱细浪”的《晚秋》,“夕阳依依别杨湾,秋风徐徐递清凉。青山劝我纵情游,东坡湖上宜放浪”的《秋泳》。从诗情画意到诗情画意,连绵不断,无缝对接,炉火纯青。

写率性浪漫的,“风尘万里图一闲,飘然身躯天地间。浮生偏爱水中乐,奔波逐浪花丛眠”的《游泳》,和“樱花羞涩海棠红,回眸银月恋岸柳”“星月多情伴我泳”,以及“蝉蛙夜半为谁唱”。浪漫多情,笔触细腻,连遐想都写得那么可爱可亲。

写边疆的,“塞上夜来白雪厚,三杯红茶两盏酒。抚琴轻唤明月来,一曲关山飞杭州”的《雪夜琴歌》,“背井万里孰言苦,风雪兼程初心路。十年春风度玉门,塔河绿洲映红都”的《浙疆》,还有“昆仑北去天山南,大漠雄风出边关”的《南疆行》,“战鼓震天向南去,一骑绝尘战群雄”的《一师行》,都是气宇轩昂豪情万丈之作。

还有写现实的,“五万农场遍四方,三百亩地一人忙。乡村风光无限好,佳肴美味当共享。”的《农场》,“黄沙蔽日遮满天,今朝谷雨浥轻尘。真爱大漠杨柳色,春风到处太动人”的《喜雨》,发现了别人没有发现之美,并赋予了柔情诗意。

这些穿越而来的“唐诗”,哪一首都朗朗上口,别有情趣,气韵雅致,回味无穷,令人遐想。最大的特点不仅画面感强,而且一气呵成,生动自然,毫无“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娇柔做作和无病呻吟。

尤其是诗人兴致所至,投身其中的率性之作,有着很强的感染力。诗人将天地之悠、自然之美、山水之胜、草虫之灵,糅进了感官体验和瞬间哲思,达到天人合一,水乳交融的境界,延展了诗歌的纵向深度,让意境得到了升华,从而产生了巨大的张力。

比如诗人一边游泳一边在水中作诗,这本来就充满了诗意:“暇日盘桓水中央,粼粼瑶波花怒放”,再来两句“一簇浪打两行诗,佳句缠绵忘归岸”,诗人陶醉到忘记了上岸回家的地步,让读诗的人更是羡慕得要死。这样的绝句有着直接的代入感,让读者身临其境,眼前一亮。

而在水中高歌的场景,简直是神仙的生活:“旭照野滩浪微微,躺卧碧波人易醉。好歌满怀须酣唱,佳句偶拾含笑归”,以及“南龙大脉隐秀湖,百里森林游人疏。浮波遥看苍穹净,低吟浅唱忘归途”的逍遥更让人享受。

读他的诗没有最享受,只有更享受:“若非林野虫声起,疑似道仙游琼宫”,真不知道这是怎么的一种仙境,让凡间世人无端生出无数的羡慕。

2、写的是我们的当下,诗人身份却是个谜

600首“唐诗”,看似诗情画意,离我们的现实生活很遥远,细读之下,其实写的就是我们的当下。

比如写《区块链》的“比特币卷千重浪,区块链接万里远。须将智慧报家国,一诚破尽天下难”,还有写《数字阿拉尔》的“新疆昆岗起风雷,西部开发号角吹。换道升维新丝路,数字联动显神威”,以及写湾湾《大选》的“彼岸一国分两党,你方唱罢我登场。笑问民主为何物,恰似顽童闹学堂”。

这是不是让人很困惑?距今一千多年前的唐诗,会写出区块链这样的超前内容?

翻遍历代诗词名家,也不见有此人。

在49000多首《全唐诗》中传世的2536名诗人中,没有他;在流行的《唐诗三百首》中也没有这位诗人。

诗人在诗中与李白称兄道弟,难道是李白同乡?他在《太白兄》一诗中说:“子夜漫步遇诗仙,鹤发红颜下云天。闲谈戏说大唐事,笑问今夕是何年。”

在另一首《第一楼》中,自称“夜访恩师白居易而作”:“小寒时节访太守,夜半相邀醉白楼。绝妙盛情从未过,千年依然诗不休。”

在《白甫易》中,又称李白、杜甫、白居易三人是“师友”:“太白倚剑太空游,子美夜半呡浊酒。乐天时运好李杜,仙圣魔仨乃师友。”

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其实,这不是唐朝诗人所写的诗歌,而是当代人所写的。

写出这600首“唐诗”的作者,叫“白甫易”,但他的身份却是一个谜。

3、没有人能定义他是何门何派

他似乎注定是为写诗而生的,是天生的诗人,更是写景高手:“袅娜白云飘山间,红墅青舍绕林田。绿地如茵棋盘布,蓝河弯弯伴客眠”,如此《初见》,就是不想再离开。

而写《村庄》更妙。“墅房错落绿丝上,碧水静流湖泛光。清雾爱追丘林去,玉镜无染照雪山”,先静后动,不动声色地描绘了一幅意境深远的水墨画。

更绝的是这首《野趣》,“人浮碧波跌宕游,胡杨含笑伴沙洲。大漠夕照忘言语,但闻长空雁声悠”,他把景色写成了情趣,把情趣变成了互动的景色,尤其这“大漠夕照忘言语,但闻长空雁声悠”,比王维的山水名篇《山居秋暝》中的名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要美出了一个层次,写出了千古绝唱。

艺高人胆大。他写诗不拘一格,比喻大胆,气势过人,而常常有奇效产生。比如写《昆仑》的这一首:“万山老祖无一草,数千里地藏国宝。西域云天腰际过,足浴东海矗群岛”,诗人把“万山老祖”昆仑山脉当作一个巨人来写。

虽然无一草一木,但地上地下全藏着国宝,而它的伟岸高大,不只是山海相连,延绵数千里,就连“西域云天”只够着它的“腰际”,东海在它面前也只是一个足浴盆,它的脚就是矗立在群岛之中的巍巍高山,可见整个昆仑山脉又有多雄伟。

伟岸高大的抽象概念被诗人形象化具体化了,以从万米高空俯视昆仑山脉的广阔视角,将其尽收眼底,所以写出来的诗也是如此气吞山河。

在他眼里什么都能写,什么都能入诗,就连别人厌恶的沙尘暴天气,他也能发现它的好处,还觉得“沙尘天是一幅绝美风景,令人浮想联翩感动不已”。在“南疆春来天地摇,风沙浪漫雪雨啸”的时刻,在诗人看来是“净土含芳日如月”,而且还可以“和光同尘静修道”(《沙尘天》),心胸宽广,能接纳万物,奇思妙想,还可以和沙尘暴一起“静修道”,简直是神奇之人。

同样,沙漠在他眼里是一个有故事的主,只是不轻易言说这“万年”“唏嘘事”,所以只有杨和柳忍不住才在自言自语讲述沙漠的历史,这神来之笔都写出了影视效果,把死寂沉沉的沙漠写活了。这就是他笔下的《沙漠颂》:“曾经碧海今荒莽,黄沙殷勤盖宝藏。万年多少唏嘘事,惟余杨舞柳浅唱”。

他在诗情中闪现的哲思同样令人惊讶。在他眼里,世间万物,存在就自然有其合理性,这也是不管什么都可以入诗的原因。所以就连我们日常中的垃圾,他都要赞美一番:“鞠躬尽瘁遭遗弃,物以类聚性相惜。恰如凤凰涅槃后,却将光热馈大地”(《垃圾赞》)。最关键的是,他对垃圾的这种赞美拿捏得恰到好处,都让你无法不认同,不得不敬佩诗人的才情。

从他所写的诗歌中,因为涉及广泛,而又多元化,所以很难确定他是怎样的一位诗人。

他或许是一位豪情万丈的壮士,有着《担当》中“忠勇诚灵品自高,骇浪汹涌独弄潮。能者横扫万千敌,我将无我仰天笑”的洒脱和豪迈。

或许是一位“策马扬鞭万里近,青春无非诗梦想”(《青之春》)的江湖侠客,“敢教大漠换新生”(《归来》)。

也或许是一位文弱书生,如《闻鸡而作》中所写“竹林鸡鸣三更月,书生剑舞满地雪。寒窗苦读烛花泪,修齐治平望未绝”。

毫无疑问,他有着《望星空》中“我拿青春赌三千,换取山南一蓝天”的踌躇满志;

有着“晨来鱼虾伴书声,月落乌啼梦未央”(《乡村之恋》)、“勤学善思如期归,丘壑满胸书锦绣”(《中秋》)的好学爱读书的率真秉性;

也有着《忆先生》中“南师如去若干年,春风化雨犹昨天。庙港当年问大学,醍醐灌顶润心田”的幡然醒悟,又有《游泳偶书》中“万千胡杨雄奇立,怆然涕下谢子昂”的触景生情,潸然落泪的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

他还是一个爱思考的智者,有着《陆游》中“满腹经纶偏不中,赵家天下难兼容。秦公有才多误国,婉妹无辜香消融”的探究,也有《治理》中“善制未必酿好果,究竟行者虫或龙”的直奔问题本质,还有《开会》中“舞台闹热看台静,好客云集几人听。翘首曲终会散时,如雷掌声为谁鸣”的追问。

他或许是《煮茶》中“暗淡旧茶轻如翼,三泡难醒客生疑。六巡酒红琼浆出,奇香直冲九天际”的隐士,又或许是《奔波》中“一日三省四地飞……苍茫人海觅智慧”的主公,或者是“授教长治久安策,润疆固边正奇谋”(《座谈会》)、“匠心独运天下事,善者必将大梦酬”(《治理》)的将军。

但他至少能成为你的战友,“送君只恨千杯少,剑马行空何时归”(《送别》),甚至是你一生的知己,“独行万里君莫愁,善者终将初心守”(《莫愁》)、“劝君莫弃杯中物,水清火热诗远方”(《忘情水》)。

他是“妙哉众生独我笑”的温文尔雅的谦逊君子,又是“号角声声催人起,万千将士杀敌忙”的雷厉风行的战士。

他是“游子飞万里,星月仍当空”的海外游子,客居异国他乡,如《卢塞恩》中的借景寄情:“悠悠廊桥今尚在,伤感卧狮尤动人”?

还是“依依山水六千里,铿锵逐梦大漠西”(《乡亲们》)的离家同乡?无奈“故乡隔万里,夜半星辰稀”(《家思》)。

他既有《神龙》中“驾得神龙逛沧海,揽月擒鲨一壸茶”的倜傥,又有《云端》中“白云作床易入眠,仰望天中一色清。汹涌雪山蜃楼里,缝隙俯瞰笑人间”的不羁。

看似一位文人骚客,实为修心养性的高人。是《闭关》中“人机别离整三天,今夕不知是何年。红尘消息尽断绝,惟余明月笑窗前”的好静之人,懂得把控自己的欲念“私心微动腐即来,邪念顿起败成空。险滩何时绝官道,薄冰随处切从容”(《自律》)。

他更是智山乐水的歌者,“闲暇独爱逐水游,碧波浪尖度春秋。晨观日出暮赏霞,窃喜月悬紫竹楼”(《泳之乐》),明明是在写游泳,却写出了“月悬紫竹楼”的另一种仙境,这才是真正的诗情画意,怎能不“窃喜”呢?

总之,谁也无法准确地给他定义为何门何派的诗人。

相由心生,诗即心声。只有一点可以确定,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行吟诗人,走到哪里他的诗就写到哪里。

你说他是当代的徐霞客也好,还是古代游侠,当下的驴友也罢,反正东南西北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而有他的足迹地方,就有他的诗,他是一位用脚写诗的人,每一个脚印,就是一首诗,说不定还是能传世的佳作名篇。

至于他究竟是什么身份,至今无人知晓。

不过,他是一位能让“千事万物入梦来”的诗人。或许他就近在你的眼前,或许与你擦肩而过,或许远在天边。

“好诗行行流传奇”,只要读他的诗,他的一切就在诗中。

4、读这些“唐诗”受影响的人还不少

尽管诗人的身份成谜,但这些诗所产生的效果,一点也不比唐诗差。

很多读过这些诗的人,包括一直在写现代诗的诗人,受其影响都想改弦更张,去写绝句律诗了。

同样,很多人读了这些诗,结束了之前宅在家里的生活,抬脚走出户外,去享受大自然,去野外呼吸新鲜的空气;有的计划假期出游,去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去发现美,去领略美,去享受美;有的更想去北疆南疆,去美丽的草原上仰望星空……

还有的读者说,读了这些诗,突然发现生活中,真的有属于自己的诗和远方,只要打开心扉,走出自我,奔向大自然,就可以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哪怕青春已逝无法重来,但青春的梦想可以再续。

我没有读这些诗之前,和你一样也不敢相信,这穿越千年而来的600首“唐诗”会有如此神奇的效果,对一个人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甚至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和对待这个世界的看法!

但是,当我花了两三个月,陆续读这些诗的时候,我常常被诗人带入这些诗所描绘的画面中,而不愿回到现实中来,因为诗中的那个世界,不止有桃花源,还有人间仙境,更有治愈心灵的神秘空间。

最惊讶的是,其实它们就在我们的身边,就在我们的现实中,只是我们没有发现。

谁不向往美丽的大自然?谁不爱美如梦幻的仙境?谁不想身临其境,一饱眼福?谁不想聆听天籁之音,尽享如诗如画的美景?

我们不缺明亮的眼睛,我们缺的是温暖的诗情。

通过这一首首诗,我多多少少享受到了一些,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一些变化,以及也改变了很多想法。

不知道你读了这些诗,有什么感受,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欢迎留言,发表你的看法。

本文系【陈洪标写字说画】原创,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传记作家、书画评论家陈洪标撰写,图片来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